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对话 >

感知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代表接受《对话》经济生活再调查:教育与收入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4日 1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CCTV《对话》供稿

    (本期《对话》节目《经济生活再调查——感知中国》将于2011年3月6日晚21:55在CCTV2财经频道播出)

    2006年-2010年,是历时五年的《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同步记录中国经济、感知百姓心态的五年,也是“十一五”规划从开局到收官的五年。历时十一年的“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有着“中国经济界奥斯卡”之称,用记录人物的方式记录着中国经济史,评选出的经济年度人物,是中国经济的动力之源和活力之源。一个是中国经济的风向标,一个拥有独家、权威的中国经济调查数据,《对话》将结合“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与“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两大品牌之力,推出两会特别策划“经济生活再调查——感知中国”。“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中同样的问卷内容,以独特新颖的方式在《对话》现场发布,接受调查的对象是四位“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明珠,中国航空集团公司董事长孔栋,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李东生,他们同时又是今年的两会代表,从年度经济人物的视角回望“十一五”,总结“十一五”中国经验,深度透视“中国这五年”的发展与变化;展望“十二五”,感知中国经济的脉搏。

    《对话》主持人:陈伟鸿

    嘉宾:

    李东生 TCL集团公司董事长

    孔 栋 中国国航董事长

    刘永好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

    董明珠 格力电器董事长

    3、经济生活再调查:年度经济人物PK教育观,谁是最民主的家长?

    陈伟鸿:在百姓的生活当中,其实除了刚才我们探讨过的消费和投资之外,保障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容,这五年的调查结果当中,我们看到老百姓最为关注的几个保障领域,分别是教育、医疗、就业、养老、住房,我们要问问我们的红蓝双方,你们对这几个项目的关注程度是什么样的?

    董明珠:我觉得住房更重要,我们如果没有住房的话,我们认为教育也是无从谈起的。我们特别是像企业,很多的员工到了这个企业住房都没有,特别在一些大城市,自己得寻找去租房,一个月拿的工资可能有一半都给了租房,他根本没有一个很好的心情。

    刘永好:住房不是说一定要买,我们买房是一方面,租房也可以,特别是这些刚刚毕业的小年轻,你刚刚毕业,你马上要买房不现实,所以这个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教育,你能够一个比较好的学校毕业,你能够有一个一生的本领,到哪里去都能够挣到钱。那个时候挣到钱你再买房是完全可能的。

    陈伟鸿:那接下来我们来看一看双方的选择跟百姓调查出来的结果,会有哪些不同或者说会有哪些相同,来,我们一块看一看。我们双方都认为就业大家最关注的这个问题,在这五年当中我们的调查当中,我们看到百姓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是逐年下降的,我看到过一个数据,全球每年会有12亿的青年人进入到劳动力市场,但是全球每年可以提供的新增劳动岗位只有三个亿,其实从这个数字对比当中也可以看到,很多人可能会因此失业,但是也许因为我们会有创业带动就业等等,很多的政策,所以让百姓在就业这个问题上不再那么烦恼了,但是现在大家最关注的反而是教育。

    孔栋:对你们做的调查,大家关注教育有点出乎我的预料。我觉得是家长对子女的一种期望值。

    陈伟鸿:您用什么样的教育观来面对您的子女?

    孔栋:我也是很民主的一个父亲,我和孩子是……

    陈伟鸿:无话不谈。

    孔栋:不是无话不谈。

    陈伟鸿:还是要有父亲的尊严。

    孔栋:孩子不太愿意跟我谈,主要是这个问题。还是交流的不太够,但是我不是这种很严厉的家长。

    李东生:教育这个话题不单指我们自己很关注,其实国外也是很关注,大家可能注意到,今年初在美国有一个华裔的妈妈,后来人家叫虎妈。

    陈伟鸿:虎妈。

    李东生:我有一个同事,他准备把他的孩子送到美国去上学,他太太就准备陪着他孩子去,因为孩子还不是很大,我是力劝他,不要,重新考虑这个决定,我就把刚刚看到的虎妈这个故事介绍他看一下,他们答应说看完之后再重新考虑这个决定。

    陈伟鸿:为什么你会劝阻他认真再考虑一下?

    李东生:认为美国的教育制度优于中国的主要的论点,就认为西方这种教育制度比较容易启发人的一种创新精神,但中国的孩子在专业的技术领域,普遍比较强。不要说中国本身,就是在美国,大的科技公司的,搞技术的,研发的,都是亚裔,特别是中国人占了很高的比例,所以盲目地去追求西方这种教育的方式,未必适合中国未来发展的需要。

    4、经济生活再调查:企业员工收入大PK,哪一家收入增长最快?收入最稳定?

    陈伟鸿:其实百姓的愿望都是相同的,都是日子能够越过越甜,当然这个保证日子越来越好的前提,是我们口袋里的钱能够越来越多,这就是老百姓都非常关心的收入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要就收入来做一个调查。四位别紧张,我们调查的不是你们个人的收入,我们关注的是你们所在的企业的员工,他们这五年来在十一五规划期间他们的收入发生了什么变化呢?来,李董您的这个从2006年一直到2010年,上升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我特别想找其中的一个节点,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席卷全球的,对制造业的影响其实是很大的。

    李东生:2008年是特殊,它是持平的。那一年的话我们的海外销售受到很大的影响,当时我们就做了一个决定,我们那一年大部分企业都没有加薪,但是我们尽量不裁员,从2008年第四季度开始到2009年,整个中国经济就很快走出这个低谷。所以在2009年和2010年工资增长也是比较快,大概从2006年到2010年这五年,我们的工资增长大概是40%。

    陈伟鸿:看李董他们非常了不起,在不减薪不裁员这样的基础之上,让企业度过了难关。2008年对格力空调的影响大不大?

    董明珠:2008年金融危机除了我们按照李总讲的不裁员不减薪,我们2008年的工资还增长了几千块钱一个人。

    陈伟鸿:早知道我们就从TCL跳槽到格力去了。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你愿意让员工的收入不断增加,可是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这一部分增加的工资可能会成为你的这个成本,你的成本就会增加,这个问题你们双方怎么考虑?

    李东生:企业的话你要招到你所需要的员工,你就必须按照市场的标准付他的薪酬,这是最基本的。另外的话,在企业的这种薪酬政策制定方面,你还要有一个对比,像我们公司的薪酬政策一般是按照行业的中位数再高一点,大概是在行业的。

    陈伟鸿。中上水平。

    李东生:就是75分位这样的水平来定工资,这样的话就希望能够招到相对能力好一点的员工。

    陈伟鸿:其实有的时候外部环境的影响,各个行业可能都会被波及到,不光光是制造业,咱们来看看航空业,趋势还是上涨的。

    孔栋:这里面,伟鸿我特别要解释一下,最值得我骄傲的就是,大家都知道我们2008年,由于为了要套期保值,国航的亏损达到了接近100个亿,90多个亿,在这一年里,我们一方面是在反思和检讨我们在套期保值中间的失误,但是从另一方面大家知道,2008年我们的国航是做得的非常出色的,我们在汶川地震,在包括保障奥运,我们在全球实现了单机火炬传递, 所以我们没有给员工减薪,还加了一点点,这样就使得在2009年我们一下绝地反击,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航空公司,当年的利润我们在全球是所有航空公司的第二位,在今年创造了更好的业绩。

    陈伟鸿:来,我们看看新希望的曲线图。

    刘永好:我们这个曲线除了2008年的时候国际金融风波,当时我们想你金融风波跟我有什么关系,人们照样吃鸡、吃蛋、吃鱼、吃肉,但消耗也不大,结果我发现错了,金融风波的时候我们的肉蛋奶的需求还是弱化了,后边我们认真分析发现什么呢,我们吃这些鸡、猪、鱼,最多的是什么呢,是买的很多的是一些企业的食堂跟馆子,这些馆子食堂里边的话,收入减少了,就业没保证了,或者是员工可能下岗了,他们就少吃肉了,这个非常明显,所以说你看那个时候我们往下,增长的幅度慢了一些。

    董明珠:我来补充一下,我们收入这一块我认为坚持就是企业发展,员工要享受成果,所以我们2006年这五年来,过去的十一五当中,我们的工资是稳定增长,而且是快速增长,我这个图表表示的是我们的一线员工的工资待遇,我们去年的员工拿到了,2010年已经拿到了四万六,平均工资。

    陈伟鸿:这些年来老百姓对于自己的收入预期其实也是不断地在改变的。我们来看看我们的红蓝双方,他们对于过去的这一年在收入问题上他们的内心感受是什么。红队贴在了甜和辣之间,蓝队呢?我们看看是贴在了酸和甜,你们俩人真是酷爱酸甜的一对,已经连续好几个选项都是酸甜的感觉。

    刘永好:这个甜对于更多的老百姓来讲,他们觉得工资不断在成长,是甜的,另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讲,工资付出增长了,这个时候考虑企业的竞争力和承受力了。刚才我讲到,我们公司六七万员工,去年的工资性的开支就是二十五六亿,光是年末的奖励大概是三亿多,我们是从事农产业的,照说是排在比较低的位置的,但是我们人均今年到年末算下的话,也是三万多了。这个时候对企业来讲,怎么样降低生产成本,怎么样再提高我们的劳动生产率,他们酸可能考虑的多。

    陈伟鸿:再来看一看红队。

    董明珠:我觉得甜应该是占主要部分,我们是来自于企业,我们掌管一个企业,辣字就是,我觉得不酸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觉得我们要具有这种挑战精神,其实制造业是一个很辛苦的行业,过去有人说一句话,前世造了孽,今世做工业,就是形容我们做工业是很辛苦的,不像搞投资,投资可能一夜之间我就发了财,但做制造业一点一滴地去把它做好,而且要为中国,我们企业的发展一定跟我们国家的强盛要连在一起,你比如说这次利比亚发生动乱,我们的中国人国家派了那么多车、飞机、船、海轮,把他们救回来。

    陈伟鸿:就你身旁的国航。

    董明珠:走在路上听到播音在说,一个男孩他回来,这次自己他说,我作为中国人今天感觉到我们后面有一个强大的中国,我觉得这一点讲得太棒了。

    孔栋:刚才明珠提到,第一个冒着巨大的风险就去到了利比亚的飞机,是我们国航的,我实际上是在凌晨四点钟,我去接了我们第一架飞机,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去的飞机能不能安全地回来,油能不能加上去,能不能把第一批我们滞留在那儿的侨民带回来,所以我说这个辣字就像我们都是一个企业的当家人,我们愿意为我们优秀的员工,他们的付出、他们的劳动、他们的心血,多给他们一点,这也是为人民谋福利的一个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