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消费调查频道 >

百万元虫草变废纸 邮政快递疑现内鬼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8日 09: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近年来,物流安全问题引发的社会关注度越来越高。国内民营企业物流安全令人堪忧,而邮政物流以其首屈一指的运输网络和“全心、全速、全球”的核心理念,一直被认为是总体服务最好的物流企业,其可靠性在业内有口皆碑,在提供普遍服务方面亦为和谐社会作出了突出的贡献。然而,随着物流业的高速发展,一些害群之马也开始悄悄渗入邮政队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若不加以严打,危害无穷。本期调查旨在提醒邮政物流亡羊补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赢得更多支持。

  汪百克发飙了。7月14日早上,广州生意伙伴马志航(化名)突然愤怒地打来电话:“你邮寄的废品收到了!”汪闻言脸色大变———7月12日11时,他从西宁市互助路邮局投寄出去的明明是十多斤的冬虫夏草(以下简称虫草),咋成废品了?难道投递员在变魔术?

  连日来,在青海发现虫草被掉包的,并不止汪百克一人。南方日报记者从西宁邮政、广州邮政、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等多个单位调查得知,6月底到7月中旬,从青海发往广州的虫草,有6单在承运过程中“出了事”,每批重量从一斤到十几斤不等,总价值达100多万元。

  中国邮政集团获悉后,立即成立专案组深入青海和广东两地展开调查。截至记者发稿前,5票已追回,1票已确认丢失。

  广东案例并不唯一。今年4月,一票价值20万元的虫草从青海寄往浙江,在温州“寄丢”,投寄人秦老板刚刚拿到理赔。殊料短短三个月,邮政特快专递(以下简称EMS)再起波澜。类似的物流安全问题为何屡禁不绝?快递企业如何才能让投寄人放心?

  掉包!一月内6单虫草出事,最少的0.5公斤,最多的6公斤,总重量10多公斤,价值高达一百多万元

  7月14日9时,马志航来到中山六路邮局投递站,青海那边两天前就通知有批货今天到。几分钟后,一个纸箱摆在他面前。就在他拿出身份证,正准备签收时,脑门神经突然一绷:“箱子包装不对劲!”

  “我们的箱子投寄时专门用塑料包装条绑住,单子粘贴的方式也跟别人不同。”马志航事后告诉记者,他当即要求工作人员过秤。一称,只有5.66公斤,比实际少了近3公斤。

  “货有问题,开箱验货。”他说他预感箱里没有虫草。

  投递员将信将疑,但还是割开了包装带。箱子“嘶啦”一声被打开:里面全是废盒废纸,哪有什么虫草!

  他马上拨通了供货商汪百克的电话,“没有错。”汪信誓旦旦地说,他交给邮局的就是虫草,营业员专门查验过才封箱的。

  听说马志航的箱子出问题了,与他同在海珠北路做虫草生意的尚老板和马穆清马上赶到邮局。他们从青海发的货也到了,开箱查看,里边居然只有几张揉成一团的报纸,见不到一根虫草。

  几乎同时,在青海做生意的江先生从西宁邮局发出的1公斤虫草,也在广州发现被掉了包。江先生告诉记者,他的箱子是由广州市白云区环市西苑投递站送达的。当时开箱验货,情况与马等人的遭遇如出一辙。

  同一天,广州虫草经销商文丽(化名)也遇到了同样的怪事。“我的货因为只有0.85公斤,投递员直接把箱子送到档口。”文丽向记者回忆,“从未想过EMS也会不安全,加上当时正有一批客人在店里,所以想也没想,就在回单上签了字,然后把箱子摞在一边。”

  投递员离开几个钟头后,文丽才打开箱子。这一看,她的头都要爆了。

  一连串的虫草掉包事件,不仅惊动了两地十多名利益攸关的商人,也惊动了青海当地的行业组织———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

  10天前,该会负责人就接到了会员商人冶学铭的投诉,说他6月30日从西宁市东关大街邮电局,给广州客户发去的0.5公斤虫草不见了。“情况跟7月14日连发的这5单完全一样。”

  加上冶学铭这一单,整个7月份在广州被发现掉包的虫草邮包已达6单,其中最少的0.5公斤,最多的6公斤,总重量10多公斤,价值高达一百多万元。

  由于涉及案发集中、涉及人数多、金额巨大,汪百克他们投诉到西宁邮政局后,引起了高度重视。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透露,当地邮局一位姓许的副局长表示,他们向中国邮政集团总部作了汇报,北京已经成立专案组对这一连串“怪事”进行调查。

  与此同时,广州有关部门快速反应。据广州邮政一位内部员工透露,事件发生后,广州市政府有关领导高度重视,责成广州市邮政部门深入调查,依法处理。

  同汪百克一起在西宁做虫草生意的秦老板,今年4月14日下午2时,在西宁邮局互助路分局向浙江苍南县发出了一箱价值22万余元的虫草,后来被寄丢了,经多次交涉后,邮局调查发现是内鬼偷的。

  内鬼?相关人士透露,广州查出掉包事件为两人共同作案,其中一人是邮政内部员工,有一定职位

  离奇失踪的十多公斤虫草到底去了哪里?

  文丽带着问题到邮局各个部门讨说法时,很多工作人员都一脸的不可思议。

  记者接触到的大部分邮政内部员工认为,邮政速递物流公司的生产作业流程管理科学,环环相扣,监督严密,根本不可能发生投诉人所说的那种掉包问题。

  马志航、马穆清和尚老板的货是当场开箱验货发现问题,投递人员对掉包的事实有目共睹,所以对马等人的利益诉求不敢推搪,承诺一定尽快给他们一个说法。

  投诉两个星期后,包括文丽和马志航在内的6个老板,都接到了邮局方面打来电话,其中5个老板的货都找到了,并要求他们立刻来认领。

  文丽实际领回来的货少了8克,并且因为保存不对,有损坏。“工作人员要求我签免责声明,才准领货。”

  不过,江老板的那1公斤虫草,邮局却反馈说再也找不到了,只能按7万元的全价赔他。

  那么,100多万的虫草到底是被谁掉包的,何时何地下的手?面对当事人的询问,所有工作人员均三缄其口。记者打通多位当初参与处理此事的邮政工作人员的电话,他们要么拒绝发言,要么搪塞“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案发至今,西宁市邮政局一直对事态发展保持高度关注。据该局一些员工透露,广州方面查出掉包事件为两人共同作案,其中一人是邮政内部员工,有一定职位。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有关负责人及其他多位知情人向南方日报证实了这一说法。至于掉包发生在哪一个环节,他们则不甚了解。

  一位邮政内部员工告诉记者。“整个作业流程当中,最薄弱的环节应该是在邮包离开邮局到收件人住所的投递过程,但分析这件事情,速递配送站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7月14日,马志航收到的那箱垃圾,全是带有广东本地企业标识的烂盒烂袋。如广州花都花泉牌豆腐花的盒子,佛山露光饮料的盒子等等。据此,马志航很肯定掉包就发生在广州。

  掉包事件后数日,马志航收到一张江老板运往广州环市西苑投递站被掉包后的邮包照片,一团垃圾中赫然可见原本绑在马志航那个箱子上的塑料包装条,还有原来贴在马志航箱子上的单子碎片。

  马志航估计,作案人员当初掉包时,把从他箱子上清出来的包装条和单子塞进了江老板那只箱子。“这充分暴露出,这几箱虫草是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被动手脚的。”马志航事后分析,“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广州处理中心。”

  发生在广州的掉包事件,引起了青海和广东两地数百虫草商人的关注。“如果不是广州有关部门和中国邮政集团的重视,这件事肯定没有这么快得到查处,一百多万元虫草很可能就要打了水漂。”马志航提起此事,至今后怕。

  (南都记者涂峰对此文亦有贡献)

  把脉物流安全

  侵吞财物已成行业潜规则

  中国快递业突飞猛进,物流安全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本报将针对快递相关话题推出连续追踪报道。如果您近期曾遭遇过托运物品被掉包或无故丢失,欢迎积极向本报提供线索。

  热线:020-87360888

  传真:020-87382304

  邮箱:fengshanshu@163.com

  据了解,快递行业近年来一直处于高速发展期。中国快递市场规模存量达640亿元,并持续以20%的速度增长。

  “随着物流业的快速发展,公安部门这几年接触的物流安全案件越来越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广州警员告诉记者,“其中以涉及民营物流公司的居多。”

  一位在物流业浸淫多年的老板分析,我国物流业目前尚未建立ISO标准。当下物流企业多采取加盟模式,准入门槛低,企业良莠不齐、管理混乱,使得不安全因素陡增。

  今年“3·15”期间,一名从事物流业的内部人士向媒体记者大揭行内黑幕,指称侵吞承运贵重物品,实已成为当下行业潜规则。而对比是非不断的民营物流企业,国字头的EMS一直被认为是较安全的快递方式。EMS全称中国速递服务公司,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直属全资公司,也是目前中国速递行业的最大运营商和领导者。

  但近年来,货物被掉包和被损坏事件在邮政物流企业里也并非新闻。

  2006年,一位广东汕头的老板在西宁购买的5公斤虫草通过EMS寄回老家时,就被掉包成了5公斤大米。近年来,此类有据可查的投诉不胜枚举。根据“3·15”消费电子投诉网统计,在今年上半年快递行业投诉量前十排名的企业中,EMS居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掉包和丢货投诉虽多,EMS却多采取“安内攘外”的做法。邮政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公司在查出问题后,对犯事者通常只是罚款调岗了事,以顾全大局,防止家丑外扬;就算被抓到了,员工在经济上也不会有太大负担,这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他们的违法成本。

  更重要的原因是,EMS近年来过量使用劳务工,弱化了对投递网络的管控能力。多份数据显示,EMS的一线劳动工人,80%属于劳务派遣工。

  一位邮政内部员工告诉记者,与正式工相比,劳务工基本工资和绩效奖金都要少一半,工作压力大,待遇低,使得部分员工对企业缺乏归宿感,也埋下了铤而走险、中饱私囊的野心。

  “多种用工形式在保证邮政投递网的正常运作、压缩企业成本开支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同时也存在管理不规范、投递质量不稳定等问题,特别是在大中城市等竞争激烈的地区,劳务工和委代办人员过多使得邮政对末端投递环节的控制能力逐渐减弱。”国家邮政局软科学研究院的黄莺直言,“这已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她建议,邮政应尽快实现真正的全员合同制,取消正式工和劳务工的“身份差别”,以工作业绩为主要考核指标,从而激活投递队伍,保证同工同酬,规范使用劳务工。

  □南方日报记者冯善书统筹姜玉龙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