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消费调查频道 >

疯涨的西红柿 从新发地到餐桌涨两倍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3日 09: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核心提示

  一车蔬菜,千里进京,价格始终波澜不惊,每斤获利不过一毛钱。然而在从批发市场到市民餐桌的“最后一公里”,其价格却“野蛮上涨”,连翻几个跟头。近日,北京晨报记者跟踪了一次西红柿的疯狂涨价之旅,发现蔬菜在“最后一公里”流通,至少要被扒五六层皮,由此也揭开了菜价“飙涨不落”的玄机。

  为稳定菜价,国务院昨天下发通知,提出了7项措施促进蔬菜生产,保障市场供应和价格基本稳定。

  疯狂之旅

  1元到3元 西红柿如何涨价?

  批发商:千里进京只赚2050元

  8月26日下午2点,新发地农贸批发市场西红柿批发专区,挂着冀、鲁、吉等省牌照的运输车辆分列在狭窄的过道两旁,成箱的西红柿摞得一人多高,批发商多坐在车的尾部,眼巴巴看着来往如梭的菜贩子。

  “你看这像缺货的样子吗?”来自吉林榆树市的郭先生顺手指了一下满地的西红柿说,“下午5点,如果还卖不完,就1斤九毛或1块钱处理了。”

  郭先生给北京晨报记者算了笔账,他每车总货量约18000斤,收购价为0.8元/斤。虽然运菜车不用交过路过桥费,但车是租来的,除去付给车主3000元运费,还要加上批发市场收取的进门费150元,再加上他们一行3人每天吃喝费用100元,按卖掉一车货需时两天计算,一车货到了北京,成本总价为17750元。

  “拿总成本除以总货量,每斤西红柿到达批发市场的成本价大约是1元/斤。”郭先生说,就按每斤西红柿卖1.1元计算,18000斤的货他最多能卖19800元,刨除成本17750元,剩下的就是此行的利润:2050元,“如果再刨除货物腐烂的损耗,我千里进京贩卖西红柿,每车货只能赚到1500元。”

  记者核算了一下,按每斤西红柿盈利0.1元计算,郭先生的利润率为10%,而如果按目前的终端消费市场上西红柿3元/斤计算,产生在“最后一公里”的2元利润总额中,他只占了5%。

  中间商:许多利润用来打点关系

  8月26日下午,在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北京晨报记者遇到了开金杯车的中间商刘先生。刘先生说,他是1.1元/斤进的货,总共540斤,价格为594元。“我一车货成本是744元,算到每斤西红柿头上,成本就成了1.3元/斤。”

  当日,刘先生以1.8元/斤的价格,将货卖给超市和菜市场,“这车货我能卖972元,刨除成本744元,赚228元。进价高,卖价也高,反正我也就加个五毛来钱的利。”刘先生说,说是每斤西红柿能赚5毛钱,但他花在“打点关系”上的钱,早已实质性地削减了利润。

  “超市的蔬菜区管事的,都是多年‘关系’,只要我送货,他们每天吃的菜,从来就没让他们自己花过钱,一两星期还得请吃顿饭,这不都是成本?”当记者质疑其“利润过高”时,刘先生如是说。

  记者计算的结果是,郭先生的利润率为38%,而其盈利占“最后一公里”利润总额的比例为25%。

  菜摊主:每斤加价五毛五才保本

  公主坟西一家菜市场内,被二道贩子刘先生每斤拿走5毛钱的西红柿,以1.8元/斤的价格,倒手卖给了摊主冯女士。记者注意到,该摊位西红柿的零售价为3元/斤。

  “你觉得我每斤西红柿能赚1块多?”冯女士对记者说,去年,她摊位租金是2400元/月,“四五月份,我租的房子涨到每月1600元,就连这个17平米的摊位,每月租金也涨了1000元,再加上水电费200来元、管理费600来元,我每斤西红柿赚个五六毛钱就算不错了。”

  冯女士说,她每天的出货总量约在350斤左右。而其日房租53元、日摊位费113元、日管理费20元、日水电费6.7元加起来,她经营此摊位,每天需付出约193元的成本,将这193元分摊到每斤菜上,她需在每斤西红柿的进货价上加价0.55元,才算不赚不赔。照此计算,她的进货价为1.8元,另加成本0.55元,这样,到了她这关,每斤西红柿的成本就成了2.35元,也就是说,冯女士可以从每斤西红柿上拿走0.65元的利润。

  记者计算了一下,按每斤西红柿盈利0.65元计算,冯女士的利润率为28%,占“最后一公里”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2%。

  超市经理:管理费租金分一半利润

  在丰台区六里桥南一家超市,西红柿标价是3元/斤。中间商刘先生给该超市送去5箱货,计150斤。

  该超市负责蔬菜区的贺经理说,由于超市也是租用的房屋,按西红柿摊位一平米计算,日租金约合30元,而水电费、用人的费用等综合管理费用,日均则约40元,“估算一下,每斤西红柿到了我们这,成本应该为2.3元。”记者估算了一下,该超市售出西红柿的利润率为30%,而其占“最后一公里”利润总额的比例,竟达35%。

  贺经理说,他此前在五道口一家菜市场做过经理,“菜市场虽然不直接经营摊位,但只靠摊位租金和各项管理费,就能占去一样蔬菜总利润的一半甚至更多。”

  流动小贩:小区抢生意一斤卖2.5

  8月26日下午4点,流动小贩魏先生从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中间商手里买了一箱西红柿,每斤1.5元。魏先生说,他是从河南新乡来的,住在石景山的一处半地下室内。魏先生称,在北京骑三轮卖菜已两三年,最近才摸清“门道”,“我进了货就往小区跑,往小区菜市场附近一放,价格低点,很容易抢生意。”他还要应付城管和保安,“我自己抽三块钱一盒的大前门,但我每天得备一两盒七八块钱的红塔山,遇上城管,实在跑不了,就塞一盒。”记者算了一下魏先生的利润率,按其1.5元的价格拿货,将房租、饭费等算进去,成本变成2元/斤,这样,他每斤赚5毛钱,利润率为25%,其占“最后一公里”利润总额的25%。

  一夜飙升

  3元 西红柿卖到雪天价

  8月22日,租住在西城区香厂路的陈先生,像平常一样,带了5元零钱去楼下的菜市场买菜解决晚饭,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这点钱只能让他买回了一把长豆角,剩下的钱连买一斤西红柿都不够。

  “一夜之间,菜贩子小摊前的标价牌‘巨变’,西红柿3元/斤,长豆角3.2元/斤。而一天前,这两样菜各买一斤,加起来都不会超过2.5元。”陈先生认为,如今的菜价不要说他们这些租房住的上班族受不了,就是那些有钱人,恐怕也会皱下眉头。

  8月26日起,记者分别在朝阳、海淀、西城、石景山、丰台、东城等区菜市场询问菜价,发现正如陈先生所说,8月23日左右,各区菜价都已完成“一夜飙升”,西红柿的平均零售价已至3元,黄瓜更是蹿到了3.5元。而这只是此次菜价狂飙的冰山一角。

  但8月26日下午,记者在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调查发现,各西红柿批发商的平均报价,仅1元左右。26日下午,当来自吉林榆树的批发商郭先生从记者口中得知,夏末的西红柿竟能卖到3元,不禁倒抽了一口气,“这是冬天下雪时才有的价!两块钱的差价都让谁赚了?这也太黑了!”

  菜价怪象

  批发价降菜价照涨

  ●说法1:曾经缺货

  来自河北张家口的西红柿批发商王先生说,此次西红柿售价飙涨,原因是自8月22日起,批发市场上的西红柿经历过短暂的缺货现象,西红柿的批发价一度达到2元/斤,“原因是:一来河北露天生长的西红柿受季节影响,产量变低;二来大棚的西红柿又没到成熟期。”

  ●说法2:商家追高

  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8月23日前后,本来要往上海等南方城市运输西红柿的批发商,闻听北京市场价格飙涨,立刻把西红柿往北京拉。此时,东北的西红柿大量上市,到了8月26日,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上,西红柿批发商看上去比买西红柿的都要多。

  ●说法3:堵车挡箭

  说到“京藏高速堵车导致运输难”,王先生不禁摇头:“确实堵,但没那么邪乎,我昨晚8点从张家口出发,到了今天凌晨4点多就进了京,也就花了8个多小时。这条路,平常也得走五六个小时。”

  ●说法4:攀比叫价

  8月26日,新发地等批发市场上,西红柿的批发价已降到1元/斤左右,但记者从朝阳、石景山、海淀多家菜市场了解到,西红柿售价并未“回归”,大多仍是3元/斤。对此,石景山菜贩魏先生的解释颇值得玩味:“我卖菜不是看批发价是多少,周围的菜市场都卖3块钱,我也只能这么卖。”

  业内分析

  为什么是“最后一公里”?

  ●原因1:成本增加

  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统计室工作人员刘先生称,蔬菜价格在“最后一公里”狂飙,原因在于蔬菜经营者的生活和销售成本一直在增加所致。

  ●原因2:供需矛盾

  中国社科院农政研究中心胡冰川先生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菜价在“最后一公里”价格飙涨,根本原因在于,北京市蔬菜需求与供应条件的矛盾所致,“蔬菜是低质、低价、易腐的商品,需要高效率的配送条件,但北京的菜市场却呈现出减少、缩小、缺失等现状,再加上在京配送蔬菜的运输成本,远高于蔬菜从产地到批发地的运输成本,近年来房租又不断飙升,最终造成了‘最后一公里’菜价远高于批发价。”

  ●原因3:垄断经营

  胡冰川先生认为,由于市民身边的菜市场小、少、无,导致一些菜市场可以在一定区域内垄断经营,而市民对蔬菜的需求是“刚需”,对菜市场的选择余地变小。

  ●原因4:配送率低

  胡冰川说,关键还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蔬菜供应效率的问题,如果配套菜市场建设到位,蔬菜配送效率提高,根本不会出现菜价涨起就难落的现象。

  除署名外 本版文字摄影

  晨报记者 张永生

  中央声音

  国务院:七项措施稳定菜价

  国务院昨日下发《关于进一步促进蔬菜生产保障市场供应和价格基本稳定的通知》称,近年来部分大城市蔬菜自给率过低、蔬菜价格大起大落、农民“卖菜难”和居民“买菜贵”并存等问题日益突出,为此,国务院提出了7项具体措施以促进蔬菜生产,保障市场供应和价格基本稳定。

  七项措施包括:强化“菜篮子”市长负责制,稳定和提高大城市蔬菜自给能力;加强蔬菜重点生产基地建设;改善蔬菜流通设施条件;完善“绿色通道”政策;提高蔬菜产销的组织化程度以降低营销费用;强化蔬菜信息体系建设;统筹抓好当前“菜篮子”产品生产供应。通知强调,11月底前,各省级人民政府要将本地区落实情况报国务院,相关部门要开展专项督查。

  商务部:短期回落可能性小

  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8月底的一周国内蔬菜价格延续上涨态势,整体涨幅1.9%。而综合过去的八个月来看,菜价上涨似已成常态。

  数据显示,自6月中旬开始,几乎所有菜价都开始上行,以圆白菜为例,上涨幅度超过60%。大蒜、生姜等易储存品种,自去年底以来,更是涨势不断,生姜目前的批发价是去年同期的一倍左右,而大蒜则接近两倍。上半年菜价持续上涨,往往被归结于天灾以及种植、运输成本上涨的原因。而自六月中旬以来的这轮涨势,不少舆论将矛头指向了游资炒作,而一些分析人士则认为,生产、流通环节存在的问题更为关键。商务部的数据估计,目前北方露天蔬菜进入尾声,南方蔬菜尚未大量上市,而9月开始大中院校陆续开学,蔬菜消费增加,预计后期回落可能性不大。

  晨报记者 周治宏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