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股事2010:2010年不得不说的六件事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31日 11: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交易时间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进入[交易时间]>>

    年终特别节目:股事2010——事

    2010年不得不说的六件事

    计渝:各位上午好,这里是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正在为您直播的交易时间,我是主持人计渝,昨天我们栏目播出了这个年终特别节日《股事2010》,昨天我们聊的是不得不说的六只股,今天我们要和在上海,深圳演播室的同事,以及我们的嘉宾一起来说一说在2010年,让我们不得不说的六件事情,我们来说说这六件,让我们印象深刻的事情。今天在北京演播室的嘉宾是昨天在我们节目做客的嘉宾,《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先生,水皮先生你好,欢迎来到演播室。我们首先要关注2010年第一件事,什么事呢?

    股事2010-地产调控

    计渝:地产调控,水皮,我们知道,地产调控其实并不是今年的事,一段时间以来都是大家关注的一个话题,我们觉得在2010年,这件事为什么不得不说,把它列为第一,是让我们觉得在2010年,让人非常非常纠结的一件事情,你看地产在调控,房价没有下来,交易量我们看到下来的,但是它效果怎么样?我们等了一年,没有看到确确实实的效果,但是我们在看到股票市场里的房地产板块这些个股,可是着着实实从上楼跌到楼下,你对这个市场怎么看?

    水皮:这个事情是这样,房地产调控不是今年才开始的,宏观调控2004年开始针对的就是房地产,房地产调控是相对长期的事情,但是在今年,股市跟股市上上市公司的股价,包括房地产公司的股价,跟整个指数体现的整体股价,和房地产调控却是密切相关的,因为很大程度上,房地产股大幅度的杀跌,跟房价的上涨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所以大家觉得非常纠结,比如万科去年8月份的高点15.98元,今年的低点是6.68元,万科有的楼盘在一年过程中房价涨了一倍。

    计渝:所以有人说在2010年应该买房不买股票。

    水皮:万科自身的交易量是过了千亿的,就公司本身而言,质地还是不错的,但是股价却跌剩一个零头,这个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只能理解股市还是一个最讲政治的地方,中国股民恐怕是最讲政治的人民群体,你看房价没跌,我们首先在股价上反应出来了。

    计渝:我们反应了宏观调控的预期,最近我们看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表示,他是有信心,在他的任内,要让房价回到合理价位上来,对这点你觉得传递了一个什么样的市场信号?下一步会对于房地产市场调控,特别是对于A股房地产板块的影响会是怎么样?

    水皮:我觉得更多的是政策延续性的表达,是一种愿望的表达,至于能不能让房价产生很多人想象中的回落,恐怕从实际情况看,因为到了年底,就像你刚才说的房地产又是温和回升的,我一直觉得,房价这个问题,的确很难界定什么是高,什么是低,政府的调控主要是做好政府该做的事情,比如保障房的供应要做,另外一方面,我一直在呼吁,在中国的国家,应该呼吁禁止炒住房市场,把住房市场如果当成投资品做,任何调控都没有用,社会财富有二八现象,20%的人掌握80%的财富,中外都是这样,这20%的人如果把80%的财富,作为投资的资金投到房地产市场来,这个市场你是没法调控的,所以我一直呼吁住房市场应该禁止炒作。

    计渝:住房市场应当禁止炒作,好,水皮先生,我们再稍适停一下,我们回头看一下我们记者对于2010年房地产市场的调查,看一个短片,回头我们继续来聊这个热点话题,我们请导播放一下这个短片。

    把2010年起个名字叫“地产调控年”,应该说一点都不为过,财政,金融,监管,政策利剑高悬,直指高房价,房地产上市公司的股价应声下跌,再加上一轮又一轮的重压,地产这个大家庭溃不成军,最高跌幅达到了36.1%,成了资本市场名副其实的“重灾区”,频频出现的疯股,更是让地产板块走进被人们遗忘的角落,然而,与股价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拒绝下跌的高房价和不断创新高的成交量,房地产上市公司的盆里碗里继续有肉有汤,业绩继续超预期。

    夏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方向是什么?应该确立以消费品为主导的房地产市场,而不应该是作为投机投资来炒作的对象。

    站在2010年的岁尾,地产大家族的估值已经处于有史以来的低位,万科两年来唯一的一次封上涨停,似乎想向人们证明地产股的存在,但是,地产股还会有春天吗?

    计渝:地产股还会有春天吗?这是我们记者在短片中向大家提出的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究竟应该向谁提出来呢?我们想问问水皮先生,你觉得地产股还会有春天吗?

    水皮:我觉得地产股,首先反应了宏观调控预期,它是一个提前反应,大幅的调整已经留出了今后春天的空间和机会,我觉得未来还是有机会的,春天还会来。

    计渝:我们今天是最后一个交易日,本年度最后一个交易日,马上就要跨到2011年了,我们说现在是严冬中,春天还是不远的。

    水皮:我觉得这个春天可能会来的晚一点,可能不是在第一季度,可能在第二季度以后,我觉得房地产的春天应该会明朗,明年第二季度以后,房地产的春天会明朗。

    计渝:好,水皮先生,我们稍适休息一下,我们把下面的节目交给在上海中心站的老左,请他来主持下面的节目,老左你好。

    左安龙:计渝你好。

    计渝:我们刚才点评的是第一件事,2010年不得不说的第一件事,地产调控,刚才水皮先生做了一番点评,我想听听你们那边的观点是怎么样的,老左。

    左安龙:好的,我们下面时空转移,转移到央视上海演播中心,我们和财经评论员叶檀来交流一下,刚才北京谈到房地产,房地产不光中国关心,全世界都关心,你如何来评价中国的房地产?我们想听听看。

    叶檀:两句话。

    左安龙:好。

    叶檀:第一句话是房地产的春天已经过去。

    左安龙:什么?说慢一点。

    叶檀:房地产市场的春天已经过去,小阳春可能还有。房地产市场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

    左安龙:黄金时代也过去了。

    叶檀:白银可能还有。

    左安龙:白银还有,你这话都是进一步,退一步,但总体上你感觉到好象高峰已经过去了,照你这么看,对中国的房价,你认为对它的调控你还是很有信心的?

    叶檀:最高的高峰已经过去了,因为现在不调也不行,调了必须要有用,要不然它关系到中国未来整个经济的命脉,所以我觉得这次中央的决心非常大,一定要调下去,但是作用会一步一步的显现,现在已经显现在证券市场上。

    左安龙:一定要调下去,调下去,可是我看了一下,很多政治上都讲,要遏制住过快上涨的房价,没有说把它调下去?

    叶檀:现在问题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的房价保持不动,水平保持不动,但是我们其他的物价,或者我们的GDP上涨,我们CPI每年上升3%,4%,上相当于房地产价格就下去了。

    左安龙:有道理,所以现在回过来看,有人说调控没用,你看看,调控了房价还是涨,其实我是要反过来看,如果不调控呢?

    叶檀:对,我一直想说,事实上我们看到调控有反复的,12月份地王又频出了,但是,事实上你如果不调,今年整个全年的房价有可能能跟2009年持平。

    左安龙:就是,如果不调控,房价就疯掉了,亏得调控遏制住了,这个目的起到了。

    股事2010-期指起航

    左安龙:下面回过来,我们来谈下个问题,谁都知道,作为我们中国资本市场,今年有一件大事就是开出股指期货,开出股指期货,你别以为这个说它大事,各个方面都可以讲,但是我完全从经济环境来讲,你想想看,中国今年是什么年?总理怎么讲的?2009年最困难的一年,2010年是最复杂的一年,也就是说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在最复杂的一年的情况下,开出了股指期货,以前是猜测,预测,遐想,现在变成现实了,我们现在跟叶檀交流一下,叶檀,期指开出之后,4月份到现在,怎么评价?

    叶檀:确实是最复杂的一年,因为我觉得期指开出来之后,一开始是投机者的乐园,然后是空头的恶梦,然后又变成多头的恶梦,谁也不敢双向操作的时代正式来临了。

    左安龙:等一回,我们先看一下记者的片子,我们再全面了解一下,来看一下短片。

    2010年4月8日,有一个事件注定将会计入中国资本市场的史册,酝酿十年,筹备四年,股指期货终于成为我国资本市场的新成员,但是几天之后,A股市场便遭遇了极为悲壮的年度暴跌,三个月,指数蒸发了四分之一还多,残酷的事实让那些把中国股市稳定的希望,寄托于股指期货的人们倒吸一口凉气,于是有人放眼,这都是股指期货惹的祸。

    朱玉辰:(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因为股指期货本身它既不是天使,也不是诺亚方舟,但也不是魔鬼,它是一个中性管理工具。

    时至今日,人们不曾忘记,美国在1982年推出股指期货以后,股市却走出了20多年的大牛市,但是我们的股指期货推出之后,人们所期望的蓝筹行情并没有如期到来,这不由得让那些对股指期货抱有幻想的人们不禁唏嘘感叹,不要迷恋它,它只是个传说。

    左安龙:好,大家看完短片,我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感觉,我看完短片以后,刚才解说词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叶檀,深刻的印象,说美国开出股指期货以后,迎来了20年的大牛市,对不对?怎么我们会是这样呢?奇怪了,怎么会是这样?你对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叶檀:我打个比方,有一个人,他艳阳高照他拿把伞出去,本来想遮遮太阳,没有想到过了5分钟以后下雨了,他说你看我拿了伞之后他下雨了,他以为下雨是因为他拿伞,我们股指期货也是这样,事实上美国的大牛市,完全不是股指期货带来的,中国的股指期货也不可能带来大牛市,它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我们来说美国的道指,我们拿道指来说,它1000点争夺,争夺了多少年?争夺了17年,才真正站稳1000点,然后向10000点进发,10000点从1999年开始到现在还没有站稳,对不对?你说当时股指期货它1982年推出,为什么会有大牛市?因为石油危机过去了,通货膨胀过去了,美国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全都过去了。

    左安龙:就是经济环境造就了它的牛市。

    叶檀:就是宏观经济,所以你看这时候,刚好股指期货推出来,你说股指期货是有用的,事实上股指期货只是那把伞,有可能做一个预备而已。

    左安龙:好,这个关系说的非常精彩,美国的牛市是因为经济环境造就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又恢复到股指期货它原来的功能,它是抑制暴涨暴跌的,对股市来说,它平稳的,所以回过来看中国的股市今年一年,总体走的非常平稳,你说它跌,它没跌破1664点。

    叶檀:对,我们股指实在是太平稳了今年,你说是股指期货作用也好,或者说是我们融资再融资也有力量在里面。

    左安龙:还是得从经济环境里找。

    叶檀:我想股指期货我们说有好有坏,但是,糟糕的方面也要说一说,因为一开始,后来我们改正了,一开始它也有一个很短的差价,然后拼命的做,一天做几百次,对不对?甚至有的做上千次,拼命的在那挂篮子,这个也有的,但是我们也看到,后来改了之后,总体来说还算比较成熟的,但是,应该看到,很大一部分资金跑到股指期货那去了。

    左安龙:这也是我们后来慢慢体会的,我有一次在会上碰到刚才中金所的总经理朱玉辰,他就很简单,时间很短,他肺腑之言,他说老左你看看,我们股指期货开出来之后,ST连续涨停的还有没有?就很少了,我们把投机资金从主板里拉出来,这么一来,让投机资金由暗处变到明处了,这就是投机的,统统到这里来投机。

    叶檀:这个话应该这么说,总的来说是空头的恶梦也是多头的恶梦,你做过度了,总会有人找差价去反做,但是有一点,我们说并购股,重组股恐怕还是中国特色,这个不是股指期货能改的了的。

    左安龙:好,正因为股指期货有这样一个功能,就让我们感觉到监管太重要了,因为如果消息一旦走漏,就要被投机资金利用股指期货来运用,对不对?

    叶檀:对,是的,我们现在这个每天的交易手数受限制之后,投机性质大大降低,这个确实是,不监管是不行的。

    左安龙:好,因为时间关系,按理说这个还可以展开谈一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股指期货开出之后,尽管它是一个工具,但是开前与开后,市场的状态大不一样了,我们想作为投资人,作为我们管理层,都要密切加以关注,情况变了,我们怎么样应对?这是一个新课题。好不好?我们今天上海中心就讲到这,接下来我们把话题交给深圳演播室的罗晓芳,晓芳你好,这就交给你了。

    罗晓芳:好的老左,谢谢。我们知道,股指期货,有人说这个东西真的非常重要,为什么重要?因为以前中国的老百姓只习惯股市上涨能赚钱,股市下跌就不能赚钱,有人就打了比方,就像一辆车只有前进档,没有后退档,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这是一个什么车呢?这是一个机制不完善的车,大的机构如果没有投资工具,比如说公募基金,他没有办法进场,因为没有避险工具,就像车子没有安全气囊一样,所以这样的车你敢开吗?所以股指期货真的很重要,对股指期货的问题,我们再来跟国世平先生沟通一下,国先生,您怎么看待股指期货带来的是与非?

    国世平:股指期货被本来是一个中性,我们在选择股指期货推出的时候,要选择的比较巧妙,如果股指期货在去年推出,因为我们整个的去年股市不差钱,我们知道去年赵本山演的小品就是《不差钱》。整个中央投入4万亿资金,加上各地投入的资金,18万亿,但是我们去年执行投资11万亿,在这种背景下,如果你推出投资股指期货,市场憧憬股市上涨,它有利于股市进一步上涨,今年就不同了,今年我们赵本山原来演的小品就是《就差钱》,整个宏观调控还是转向了,特别是对房地产那么严控的打击的时候,市场憧憬市场开始变坏,资金比较少,在这种时候推出股指期货,做空的动能马上就会显现,我要做空,做多的动能可能低,所以,这个选择的时间是一个比较敏感的时期。

    罗晓芳:您看有人就提出一个质疑,你为什么不在2005年市场跌到最低的时候,998点的时候推股指期货呢?你为什么不在2008年的时候,市场跌到1000多点的时候推出股指期货呢?假如那时候推,是不是大家就会觉得,股指期货一推出来股票就涨了,而且涨了那么多,这股指期货就给大家创造很多财富,所以这个股指期货推出的时间应该是非常关键的,但是我们看到,实际上管理层选择了一个,他们认为比较中性的点位,就是3000多点的时候,他们觉得是一个比较均衡的点位,因为到6000点跌到3000多点,跌掉了50%,这时候比较均衡的推出来,这时候可能对市场的震荡,影响比较小,所以负面作用比较小而已,所以我们确实应该比较中性的看待股指期货,不要让它有太多的负担,因为股指期货本来就是一个中性的工具。

    股事2010-创业板成长

    罗晓芳:好,说完股指期货,接下来再来关注一下创业板市场,我们来看一个短片。

    时间不长,事情不少,对于创业板来说,这一年是在暴涨暴跌,酸甜苦辣,是是非非中度过的,创业板诞生之初,人们期望的是高成长,高科技,高风险的三高,然而市场给出的却是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估值,此三高非彼三高,这一年中,创业板在造就400多位亿万富豪的同时,却有近七成的投资者赔钱,而伴随着创业板一路走来的,还有严重超募,一夜暴富,高管辞职,套犁变现,成长不高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这些事情,让人看着眼热,听着发慌,引起人们的质疑,倒也怪不得谁。不过话又说回来,作为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一环,谁也不能说创业板没有为高成长企业送来及时雨,谁也不能说没有掀起一股举国上下的创业大潮,然而,面对新的一年,你我最为关心的还是,创业板还会上演没有最贵,只有更贵的传奇吗?

    罗晓芳:好,这个贵不贵,我先请国世平先生评价一下,您觉得贵不贵?

    国世平:创业板从理论上讲,刚刚发行的时候是贵,但是我觉得未来的发展应该说创业板不会太贵,因为它这个创业板,它高科技企业,很难讲它贵,比如美国的微软,苹果,都是非常贵的股票,关键看你的业绩支撑怎么样,你的未来持续性和成长怎么样?如果没有未来业绩支撑,没有持续增长,很难讲,所以我是同意,没有最贵,但是有更贵。

    罗晓芳:我这有一个数据,我跟您说一下,您看,我们关心一下数据,我梳理了一下,沪深A股中有百元股差不多有10几只,因为股价是不停变化的,所以我们这个数字不能确切的看是多少只,10几只左右,其中主板最贵的一只超过两百块就是洋河,另外贵州茅台也一度到了212块钱这么一个高价,这几天调到180多块钱,创业板也有几个一百多块的,比如说汇川技术,比如说最近上市的汤臣倍建,一个130多块钱,一个140多块钱,有人认为,茅台涨到两百块,应该,洋河涨到两百块,好象也有理由,但是汤臣倍建和汇川是不是太贵了?反正大家把焦点都集中在创业板上,您认为它是怎么贵?它是上市之前发行的时候市盈率高了贵?还是它现在二级市场贵?

    国世平:我倒是觉得,就是发行的贵,发行的时候太贵了,因为你这个定价,最好的定价应该让市场来检验,市场能不能接受你的高的价格,你不能说你开始估价这么高,估价高就带有很多主观的意志,老百姓可能不解说接受你这个价格,你出来,就好象中石油的悲剧,就是这样的,因为你要知道,创业板一个最大的问题,一般的高科技企业,它开始是需要钱的,在需要钱的时候,它整个的业绩不一定很好,这是科技行业的概念,你说它正在赚钱的时候,他已经不需要钱,我们搞创业板目的干什么?就是给它融钱,他在创业,他的利润并不高的情况下,我们给他钱支持,它的后续,等到一支持业绩爆发,股市就上升了,这样才是合理的,我们一开始等它成熟了,最需要钱我们不给它钱,一上市给它钱它又不需要钱了,为什么很多创业板拿着钱不知道怎么用,因为我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创业板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他不知道怎么用钱,太多了,因为他最需要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罗晓芳:但是有一个问题,您说发行的时候不要太贵,上市的时候贵一点,但是承销商就说了,为什么不要询价更有效?如果发行的时候70块,比如说像汤臣倍建,上市之后140,大量的认购新股的资金全部都到一级市场去认购资金,这样对二级市场还是失血,所以他觉得与其这样,还不如发行的时候就发一个好价钱,这样缩小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差价,这样不是更好吗?

    国世平:问题是你在发行价格太高的情况下,市场有先入为主,因为绝大部分投资者不知道它的价格机制在哪里,所以他一开始,而且在中国,很少有股票跌破发行价,一开始,人们的概念中,从中国人坚定的信念,我买新股一定赚钱,这种概念很清楚,所以说,导致我们很多人盲目追风,羊群效应非常清楚,如果中国市场是非常成熟的市场,投资者非常冷静,他这种做法很可能跌破发行价,所以很多人觉得,你一高就开始买高,反正它会拉上去,这里拉到一个平台,接着就下去,我觉得这样不好,而且也不好看,一个公司它是一个慢慢上去,不要一开始上面突然掉下来,就非常麻烦,这个市场给人家的信心就不会太足。

    罗晓芳:好,我们说贵不贵,我们再来放眼一下国际,我们看看国际上一些公司它是什么价格?昨天我查了一下百度,百度30号的收盘价是98美金,贵不贵?挺贵的,还有苹果,苹果是325美元,还有谷歌,我们看到收盘也是非常贵,差不多601美元,如果再乘以汇率相当于是多少钱?600块一股,1900块一股,3700人民币一股,您觉得贵不贵?所以有反方就说,您觉得中国的创业板公司贵吗?因为它有价值,我就是中国的苹果,我就是中国未来得谷歌,所以我现在的价格根本不贵,所以你依然可以买,对这种观点您怎么驳斥?

    国世平:我觉得因为所有的股票中间,我们不能够随便它,如果市场能够接受它,如果它的市盈率在一定合理的价位的情况下,应该说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你要让市场检阅,最厉害的就是我们的股票不要凭主观意志判断,要市场最终检验,比如说微软,比如说苹果,美国的苹果,这种股票它从市场上来检验,比如为什么香港的汇丰银行的股价都是非常高,市场都能够接受,因为它的业绩能够支撑,而且能够持续的支撑,我最担心的就是我们讲的股价,你能不能够长期支撑,你不能今年可以支撑,明年可能跌到谷底,这样的话这个股价就不是完备的,我觉得一个市场要经过慢慢的检验,而且长期固定在这个位置,你有不断的业绩在支撑这个,你比如说,你什么时候看到微软的股价突然暴跌?是什么时候看到苹果的股价暴跌?什么时候汇丰银行跌了一下,由于去年金融危机跌了一下,大部分时间都是非常稳定的,所以为什么很多人说,买股票,买香港的汇丰银行不会赔钱,它是非常支撑的,我最担心的就是,我们很多的股票就是昙花一现,这样投资者的风险很高,我们不鼓励这种股价,我们希望它是比较稳定的,持续发展的股价。

    罗晓芳:所以你认为,它的高股价应该和它的高科技含量,高成长性,应该联系在一起,假如没有这个,剩下的可能只剩高风险。说到高风险,我们知道深交所推出了一个,正在酝酿退市制度,这四个字很沉重,退市制度,实际上在国际上是一个非常通行的方式,但是它涉及到交易规则,退市标准等等,方方面面的非常复杂的工作,所以,我也跟宋总沟通过,他说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可能估计还需要时日,需要一个推出的时日,难度也是比较大的,实际上我们看到,美国的市场是有退市制度的,我们知道纽约纳斯达克的退市,每年差不多8%的公司退市,还有英国的AIM市场退市率是12%,中国您认为,如果推出退市制度,会不会棒喝没有理由的高价股?会给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国世平:我相信可能对整个投资者要非常冷静,因为我们知道退市的时候我们看怎么样,如果让高管,本身持有这个股票的人把股票卖掉,他再退市,因为他知道这个市场会怎么样,他知道公司怎么样,他就会提前把自己的股票全部卖掉,真正受到影响的,就是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真正投资这个股票的投资者会受到损失,所以我觉得退市制度建立,一定要让股票的持有者,就是股票的发行者要承担连带责任,如果不承担连带责任,一旦我把我的公司上市之后,我把它透支完了以后,我就提前卖掉,因为管理者是他自己拥有这个股票的投资者,他知道我们公司会出什么问题,他就会提前跑掉,真正的退市风险就砸在一般的老百姓手中,这个都不公平。

    罗晓芳:但是有了退市制度之后,当然您说的这个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是和我们谈的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谈的退市制度是不是能够保证我们市场,上市公司整体品质和质量?如果有退市制度之后,一些老百姓在跟风的时候要小心,一些私募,公募在接股票的时候他也要小心,因为万一最后一棒砸在你手上,这不是一个你能等,等它反弹就能反弹的,因为它退市就消失了,你的资产就变成零了,这是一个瞬间死亡的事情,所以谁也开不得这个玩笑,有了这个紧箍咒之后,是否可以保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能保证质量?

    国世平:应该保证,非常重要的保证质量,现在就是最大问题,很多人都把创业板理解为一个圈钱的板块,我辛苦了很多年,比如说国外最需要资金的时候上市,我们国家是最不需要资金你上市的时候。

    罗晓芳:也是需要资金的时候。

    国世平:很多的创业板就是一上市以后,它第一感觉我可能要推出来,我推出来可以另外组建一个公司,如果这样,就对高股价,一开始发行,就还可以从市场上回笼很多的钱,是一个问题,你不能这么办,所以要让市场来检验,比如一段时间检验,如果你是比较稳定,有一个退市机制,有一个接盘机制,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一开始一上市以后马上退出,比如南科科技,高管都全部跑出来了,我怎么敢做,你达到你把钱圈出去的目标,你这么做对投资者不公平,所以这个退市机制一定要防止它出现什么一开始高股价,高兑现,高风险,这是我们要做防范的。

    罗晓芳:好的,中小投资者在投资创业板的时候,其实要注意关注一下是否还有核心团队,继续留在这个公司中,公司的基本面是不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这都是在退市机制即将推出之前,我们要对创业板非常审慎的这一点上,当然有一点也不可否认,创业板目前有比较高的价格,可能对创业是一种鼓励,毕竟这种创富效应鼓励了更多的人来投入到,对于新经济模式的探讨中,还有一个就是自主创业的过程中,可能这也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影响。

    国世平:对,就是说对于创业板,确实一定要考虑它的资金需求,为什么?因为高科技是确实需要很多的钱,我们要跟它投入很多钱,扶持它的高科技发展,这点是最重要。

    罗晓芳:要鼓励那些。

    国世平:最需要钱的时候给它钱,这也是创业板它真正需要的目标,不是等它已经,我们一开始觉得,一开始就很高的市盈率,很高的回报的时候,它已经过渡到最需要钱的时候,这个就不是雪里送炭,而是锦上添花,这个锦上添花很容易到市场套现,功成名退。

    计渝:创业板,我们知道,水皮先生,它是一个我们证券市场的新生事物,新生事物也就带来,给这个市场,给投资者带来一个新问题,我们知道对人来说,目前有三高,高血糖,高血压,高血脂,放在创业板市场我们恰恰也有三高,就是我们大家通常说的高市盈率,高发行价还有高风险,但是我们看到高成长性,我们似乎在这个市场中间并没有大面积的看到,这些创业板公司真的具有成长性,我们看到的是大家争论的一个焦点,创业板公司发行价格贵不贵?目前的市场价格贵不贵,而不去考虑它的成长性究竟怎么样,这个问题怎么看?

    水皮:因为成长性一定在市场里面发掘出来的,所以大面积的有高成长性这是不现实,只可能有少数成长成大公司,这才叫创业板,这才叫高风险,但是问题现在我们的发行价过高,市场价格也定的过高,这主要是因为失衡的市场化造成的,表现在哪里呢?它价格是放开的,但是资源是缓滞的,你能不能上市,不是市场说了算,而是发审委说了算,发审委每年只给你这么高的额度,所以供不应求,在一定时间中,造成小盘股供不应求,所以价格虚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作为投资者来讲,心中一定要有定力,我提醒大家巴菲特之所以成为巴菲特,是因为巴菲特没有死在互联网泡沫过程中间,在互联网泡沫,也是纳斯达克泡沫那一次,他是坚定的绝不做自己看不懂的投资,实际上现在创业板很多个股行情也是这样,你是看不懂的,很多人也会去做,因为什么?他总是有侥幸心理。

    计渝:觉得有赚钱效应,跟着进去了,最后被套。

    水皮:侥幸心理往往是这样,一时能够得逞,不可能永远得逞,所以最后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计渝:自己要有定力,在市场的剧烈波动当中一定要有定力。

    水皮:一定要有定力。

    股事2010-抗击通胀

    计渝:好,我们刚才聊的是创业板市场的问题,我们回头再看看2010年整个市场环境,其实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什么大的变化?就是一个涨字,我们看到在2010年,随着中国经济高速成长的时候,我们看到市场里的许多产品,商品,无论是各种商品,都出现了大幅上涨的走势,我们来看一看,伴随着2010年各种价格飞速上涨市场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来先看一个短片。

    给力,无疑是2010年最火爆的新生词汇,但是还有一些词汇的火爆程度,也绝对不亚于给力,“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糖”高宗,“苹”什么,“油”你涨,真是一个比一个更给力,也是一个比一个让人更无奈,这些新生词汇的背后,是各种产品的价格击鼓传花似的大起大落,从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大豆,大蒜,绿豆,生姜,白糖,种子,棉花等等,到与生产紧密相连的水泥,多晶硅,尿素,黄金,有色金属,再到能源类的煤炭,石油,天然气,借着各种雷人的理由此起彼伏,轮番发难,国家发改委10月份监测的31种产品,几乎80%都在涨价。

    李林林:尿素价格近一个月以来,上涨了大概20%到30%左右,上涨来说是非常之快的,平均上涨幅度大概是在200元每吨左右。

    李进(豫棉集团董事长):(棉花)价格上是一路走高,由年初的元月份1万3千多,1万4千多,到1万6千多到7月份开始1万8千多。

    好象时不我待的涨价,让消费者叫苦不迭,也让投资者嘻笑开颜,几乎沾边的上市公司的股价也都抓紧时间火了一把,股市一个个相关概念也抓紧时间翻云覆雨,成为2010年股市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所有这些,让把民生看的重于泰山的政府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于是调控出台,抗击通胀,部分产品的价格应声回落,可是,站在2010年的尾巴上,消费者和投资者,都会不禁想问一句,2011年你还涨吗?

    计渝:2011年,你还涨吗?一个涨字让我们大家牵动了一年的心,这一年我们注意到,水皮先生,从农产品,资源品到工业品,没有不涨的,有人说,我们看了一个统计数据,31种商品80%上涨,而且上涨幅度都比较大的,对于这样的市场现象,它又反应到我们的资本市场里,我们也看出资本市场里跟随各个板块轮动开始出现上涨的走势,你对下一步市场你的判断怎么样?

    水皮:我觉得不是说2011年还会不会涨,你要问2011年跌的下去跌不下去?我总体感觉来讲,很难跌下去,是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些轮番上涨的背后,是流动性过剩,而流动性过剩,跟我们过去两年大规模的货币投放是有密切关系的,像我们前一年投入了9.59万亿,今年投了7亿,8万亿之间,因为最后数字还没出来,明年我估计,因为货币投放是一个刚性指标,你前面上了规模,后面就下不来了,明年估计也在7万亿左右,这两年,或者三年加起来这么多的货币投放量,表现在物价上面,它一定是在每个地方是要反应出来的,你比如我们刚才第一块个环节谈到房地产,房地产当然房价上涨一倍,有的楼盘上涨了一倍,所以大家对于房地产高房价比较愤怒,但你要知道,如果不是高房价或者房地产领域吸收了那么多的流动性,物价就会出现恶性通货膨胀,所以某种程度上,高房价是通货膨胀的一个替代品。

    计渝:你刚才说到这也是类似于周小川行长池子论,周小川行长说,股票市场是吸收热钱的池子,你刚才说,房地产市场也是一个池子,吸收的是流动性。

    水皮:它第一步就是去的股市,第二步去的房地产,股市在去年到达高点,大家知道,房地产在今年到达高点,接下来当然是一波一波的,你看今年就是什么?今年下半年,尤其是后面一段时间,就是农产品,因为农产品这个市场,远期现货市场跟电子盘没有受到很好的监管,所以导致虚拟价格就产生混乱和操纵,反应到现货市场价格就飞涨,农产品价格的暴涨,跟房地产还不一样,所以这个一定是触及到大家根本的,所以它是不被许可的,也是不能被炒作。

    计渝:这点也是在2010年当中政府比较头痛,比较心焦的事情。

    水皮:但是也是花大力气治理的问题。

    计渝:下面我们要把这个内容交给在上海中心站的老左,由老左继续我们下面的话题,老左你好。

    左安龙:计渝你好。

    计渝:刚才我们聊的是2010年不得不说的第四件事情,关于一个涨字所引发的抗击通胀的话题,下面内容交给你了,听听你的点评。

    左安龙:好,我们下面跟叶檀再来交流一下,这个通胀涉及到千家万户,天天要买菜,买菜就知道,今天菜怎么样?米怎么样?是不是?我就想问一下,老百姓也担心,通货膨胀怎么样?会怎么样?

    叶檀:我觉得最痛苦的还不光是通胀,最痛苦的是投资者,因为他有双重痛苦,一方面是通胀,一方面是紧缩。

    左安龙:刚才你说房地产的时候,是黄金时期过去了,就是基本上可以稳住了,那通胀呢?通胀是不是也稳的住?

    叶檀:很难,因为通胀它有一个滞后期,如果我们2008年,2009年的货币,除了2010年要进行消化,2011年也要进行消化,所以它还会在高位运行,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政府已经开始抗击通胀,这就意味着紧缩政策开始了,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两次加息,然后再贷款的利率也上升了,毫无疑问进入紧缩周期,我们看到,证券市场,房地产市场资金减少,所以最近价格有所下跌,债券格有所下跌。

    股事2010-政策紧缩

    左安龙:叶檀,我知道你是专门研究金融史的,咱们也来请教请教,据说,从国际情况来,一部国际经济史就是一部经济通胀史,有这个说法,我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叶檀:尤其是到了近代之后确实是这样,我们就拿美国来说,1929年到2009年,80年的时间,美元实际购买力下降了94%。

    左安龙:现在回过来看,我就想既然有通胀,我们就要有防通胀的措施,对冲,现在对冲,不对冲怎么行?因为我发现央行这些领导都讲了,经济要发展,肯定多发一点货币,多发货币就有通胀,从历史长河来看,只要温和通胀对经济推升是有好处的,对不对?

    叶檀:我觉得有失偏颇,我不能认可这样的观点,你的货币发行必须跟你的经济发展的增速是一致的,要不然就是通胀了,通胀肯定是不好的。

    左安龙:那温和通胀呢?

    叶檀:温和通胀,最好也不要有。

    左安龙:那怎么可能,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怎么可能,问题是我们的政策如何对冲。我们接下来看一个短片,看看我们在政策上怎么样抗通胀,对不对?请看短片。

    对于2010年的货币政策,人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莫过于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了,存款准备金率又上调了,如果非要加一句补充,那一定是什么时候还会加息呢?2010年,一个接一个产品的价格轮番飞涨,让老百姓实实在在感受到通胀的脚步已经来到我们的身边,而有学问的人都认为,这是席卷全球的流动性惹的祸。   

    朱民(国际货币经济组织总裁特别顾问):在今天这个情况下,全球的流动性,甚至超过危机以前的水平。

    于是,央行先后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里,还在10月20号按下三年来早已生锈的加息按纽,内行人一看便知,这是政策紧缩的信号,果不其然,12月3号,积极变为稳健的货币政策就摆到台面上了,然而临近年关,正当大家以为2010年的调控已经盖棺定论的时候,12月26号央行导演了一出好莱坞式的最后一分钟营救,宣布再次加息,话又说回来了,一年中准备金率的靴子掉了六次,加息的靴子却只掉了两次,面对门里通胀的压力,和门外热钱的躁动,资本市场难免就饭不思,茶不想的朝思夜想着,下一只靴子还会落地几次呢?2011年这个息还会怎样加?这是个问题。

    左安龙:好,我想在收看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在接着讲正题之前我想告诉大家,现在的指数是2772点,估计今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能会拉扯第三根小阳线,小红点,也可能,大家看到了,咱们插一段,听我们讲快忘了,我告诉你可能会三根小阳线,希望下午再加强一点。好,回过来,通胀肯定是大家已经知道实实在在,谁都知道要生活,要生活的人除非你不买东西,买东西就知道通胀实实在在我们面前了,但是我们要抗击它,防止它恶性通胀,所以要不断的加这个,加那个,货币政策要调整,下面我们想跟叶檀来交流一下,能不能就可以断言,现在可以断言,以前老说不行,现在中国的加息周期,货币政策加息周期实际上已经开始了?

    叶檀:应该说紧缩周期我认为已经开始了,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说六次上调存准,两次加息,还不算的话,那什么叫紧缩周期?很明显的是一个紧缩周期,紧缩,现在我们要说的是,稳健到底是什么标准?紧缩,紧缩到什么程度?这是我们应该关心的,不要探讨紧不紧缩,已经紧缩了。

    左安龙:你接着讲紧到什么时候?你估计大概是对的,对冲上了,有没有一个标准?

    叶檀:我看了2003年以来的一连串的经济数据,我们说的稳健的货币政策,其实它的范围是比较大的,一般来说,信贷增量在14%左右,广义货币发行量在15%到17%之间,狭义货币发行量在11%到14%之间,全部都叫稳健的货币政策,范围非常广,但是有一点要注意,它的几个核心指标是不变的,第一GDP不变8%,9%,CPI是不变的,3%左右,整个的工业增加值不变,只要这几个数据不变,政策怎么调都是稳健的。

    左安龙:好,我们现在口号也变了,从积极的,从宽松的货币政策到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要说到这我跟央行也说两句,当初你在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其实有一段,你实行了超宽松货币政策,你得承认这一点,对不对?当然了,是有种种历史原因咱们就不去纠缠了。

    叶檀:我跟着你批判一下央行,他除了嘴巴上说,这个是宽松,其实是超级宽松,嘴巴上是说稳健,其实已经是宽松,然后还有,他老是出其不意,让人家猜他,老是打宏观经济学家的耳光。

    左安龙:就要问你了,为什么央行在执行货币政策,尤其这次,在人们都意想不到,认为过年了,估计是平安无事了,可以休息一下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来,央行为什么这么出?他有没有什么政策意图?你是经济学家,你研究这个的,你给我们分析分析看。

    叶檀:不敢当,我觉得央行主要是因为要过年了,大家其实已经无心市场的时候,来偷袭你一下。

    左安龙:那为什么呢?要防止什么呢?是防止热钱吗?还是什么?

    叶檀:你要知道,现在中国的市场,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对世界影响太大了,中国市场一跌,亚太市场,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市场肯定跌,如果中国市场一涨,全球市场基本上很多市场也会跟着涨,第一它拉动作用非常强,还有一个,其实中国的市场跟以前有所区别了。

    左安龙:好,既然这样咱们索性问你一个问题,比较敏感,在这种经济政策的情况下,明年的中国经济情况怎么样?当然重点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情况怎么样?人们对这个问题很关心。

    叶檀:从我听到的跟朋友交流情况来看,现在就是证券市场,从业几十年,十几年的那些专业人士,都认为明年是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市场,非常难,很多人说,明年上半年是通胀,下半年就会比较好一点了对不对?我认为情况恰恰相反,有可能所有人的预测,这些大多数人推测都是错误的。

    左安龙:咱们来一个智力测验好不好?马上新年贺词,我们国家领导人要说话了,我连续看了三年,2009年是最困难的一年,灾难来了,2010年是最复杂的一年,你预测一下,估计2011年领导人会说是什么的一年?

    叶檀:我真的不能揣测领导人怎么说,但是我觉得有一点可以肯定,2011年应该是最坚定的一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调控下去,都要转型下去。

    左安龙:有道理,最困难不是我们造成的,是他们造成的,最困难,2010年是最复杂的一年,总理这一句话是最精彩的,我不知道石油将涨到哪里去,我不知道美元将贬到哪里去,确实搞不清楚,后来才知道,这里面有规律好寻,我也就对着来了,你这么来,我这么去,所以你刚才我们将会是最坚定的一年,我们看清楚,可以这么讲,假如这样。时间关系,我估计不好再跟你讲下去了,怎么样计渝,我们讲精彩不精彩?我们没时间了,只能把这个话回到北京演播室,计渝。

    计渝:好,谢谢老左,谢谢老左。下面我们要请罗晓芳继续主持我们下面的节目,刚才我们听到叶檀的点评非常的精彩,晓芳,下面节目交给你了。

    罗晓芳:好的,我们再接下来谈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实际上老百姓不管你政策怎么样,是紧缩还是放松,还是怎么样紧缩,怎么样放松,趋势怎么样,老百姓最关注的就是2011年,比如我的房贷,我每个月要多交多少钱,如果加息会加几次息,加的幅度是多少?这个问题我想请国世平先生讲一下,毕竟您是深圳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的所长,对这个您预测一下,老百姓会多置出多少房贷利息?

    国世平:我预计,明年的大概加息,大概会有四次加息,至少四次,四次加息大概就是加息一个点,使我们国家的利率还接近于为正利率,还是为负利率,四次加息,我预计如果你贷100万的钱,可能每个月可能多付600到700块钱,也就是100万的钱大概多付600到700块钱左右,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央政府的选择中间,我们无非就是两个选择,一个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一个是加息,因为银行存款准备金到今天已经到18.5%,18.5%很高了,已经在全世界都是很高的,商业银行的有效资金运作是很少的,你想,如果明年再提高一次银行存款准备金0.5,提高0.5存款准备金,冻结了全国资金大概是3000多亿,3000多亿都是基础货币,整个冻结基础货币是可以创造货币的,整个冻结的钱大概到两万多亿,这样如果再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对银行的运转我觉得可能有问题,所以中央能够选择调控的手段,已经不多了,但是我们就是非常难的,如果我们加息,又面对国际热钱又会进来,本来我们是要防止国际热钱进来,但是一加息国际热钱就进来,再一个还有一个问题,拉升人民币的升值,因为我们最怕人民币升值问题。

    股事2010-疯股频现

    罗晓芳:好的,对于这个加息的问题我们先探讨到这。接下来我们进行我们2010中国股市最后一件事,我们谈谈疯股的问题,首先来看一段视频。

    2010年上半年的股市并不疯狂,房地产调控使得众多地产股颜面扫地,大盘也用一根根巨大的绿柱刻划着上半年的日历,然而,万绿丛中一点红,一只名叫德赛电池的股票却一鸣惊人,成为上半年的大牛股,紧接着,锂电池概念席卷股市,7月6日,成飞集成一纸增发公告推着股价一直往上涨,直到翻倍。

    祁先生(投资者):没想到开盘一个涨停板,第二天又往上冲,板没封住,我就赶紧卖了没想到连续这么涨,所以心里挺后悔的。

    接下来,成飞集成的上涨之快,之大,不由得让人高呼疯股已成妖股,不到50个交易日,股价已涨3倍,从此,疯股便一发不可收拾,从锂电池概念转战到有色金属,一只只股票沾点火星就着,凭借稀土概念,包钢稀土,广晟有色这哥俩当仁不让,直接冲击百元大关,国庆节后的“煤飞色舞”,更是造就了国阳新能,江西铜业等一大批疯股群体。就在煤还在飞,色还在舞之际,苹果公司劲爆的业绩,让一大批触摸屏概念股激动不已,莱宝高科更是傲视群雄,独领风骚,而被人称为独行侠的中航精机,复牌后连续9个涨停,想来把人们都看傻了,不知该用给力还是无语来形容,2010年那些事值得铭记,2011年哪些股还会疯狂?

    罗晓芳:说这个股票疯,傻,有一个词挺有意思,就是有一段歌词,我不知道看过没有,就是《还珠格格》里面有一段,什么你是风,我是沙,陪你到天涯。咱们2010年的股票,这个股票,一个疯子后面一群傻子,好几个股票,后面一大群傻子,为什么说是傻子?傻子说我一定都不傻,你以为我搏杀不知道,这个股票搏杀以后还能继续涨,我是有机会的,我只要不做最后接棒的人就可以了,疯和傻的故事,国先生怎么评价?

    国世平:对,其实我觉得,对股票来讲很难讲,比如说今年最疯的疯股,其实我觉得有时候股票在发展中间,我认为出人意料,所以我觉得会对中国今年的股票,我觉得最出人意料的,或者最令人震惊的概念就是海普瑞这个股票。

    罗晓芳:您觉得海普瑞比较疯是吗?

    国世平:非常疯,因为海普瑞在深圳成长,因为我们对深圳的研究,我们从来就没有听到一个海普瑞这个公司,而且我相信可能省里,市里的领导,或者主管机关也不知道海普瑞这个公司,突然冒出来,一下成为中国的首富,一发行价格就是140多块钱发行,一下子,令全国震惊,就是由于自己一上市一举成名,令全世界震惊的股票,我觉得就是这只股票,很多股票没有达到这种效果,你说原来谁都不知道有一个海普瑞,也不知道有一个姓李的老总,但是突然他成为中国的首富,这个是全世界震惊的,所以这种股票创造了一个奇迹。

    罗晓芳:但是没关系,人家就说这个创业板就是创造奇迹的地方,如果市政府领导知道了,或者您事先知道了,可能这个股票已经是用传统的模式发展了,可能就市场化了,正好是价值发现,比如有人说,八年以前当苹果公司的股价是7美元的时候,你没有发现它,现在你发现它真的很好,这个市场说了算。

    国世平:对,但是我觉得它就是一下子这么出来,就是感觉肯定有问题,如果他做的好,它的业绩好,它上交税很多,市里应该是知道的,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个,它创造这么好的业绩,为什么它要一上市就保持那么好,前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这么好的公司都不知道,那么这个就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怪的现象。

    罗晓芳:您觉得很怪,2010年确实是市场主题特别多的一年,市场也有一些非常彪悍的表现,市场跟风的现象也非常的强,这个财富效应也非常的强,确实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一年。好,接下来我们把现场切到北京演播室,我们跟计渝沟通一下,就这个问题,北京方面有什么看法?

    计渝:好,谢谢晓芳,我们刚才都听到了国世平教授非常精彩的点评。确实是,2010年我们看到,整个市场大盘走势,我们刚才在节目一开始,也向大家报道了,中国股市整体上的表现,在全世界的各个地方的主要股市中间,表现是比较差的,但是,盘中个股疯涨,飙升的情况是屡屡出现,我们下面再来和水皮先生交流一下,水皮先生,如果我们刚才提到德赛电池,成飞集成,国阳新能,莱宝高科我们能数一堆,在大盘不好的情况下,个股疯涨的情况,如果你给它们找一个最疯的个股,是哪个?

    水皮:我觉得还是广晟有色。因为我觉得,从锂电角度来讲,我觉得根本不足以支撑它这样的表现。

    计渝:业绩不可以支撑。

    水皮:但它就是疯。

    计渝:疯的背后是什么?是概念是故事?

    水皮:其实每个股票都有故事,关键有资金,他踏准了这个节奏,有一批资金预先进入了这个股票。

    计渝:从您的分析来,实际上不应当是资金踏准这个阶段,而是资金提前潜伏在里面。

    水皮:或者有一批资金就是要炒作它,流动性这个市场不缺,中国市场不缺钱,大家对大盘之所以没有信心,因为受很多政策的影响,前景不明朗,包括几个支柱产业受压制比较厉害,比如房地产,包括金融股,包括银行股,因为受从紧政策的影响,阴影没有消退。

    计渝:大环境没有变化。

    水皮:它没有大行情,周期性的行业也没有大机会,钱又那么多。

    计渝:有些资金,特别是一些有“先知先觉”的资金,在市场中兴风作浪。

    水皮:这个是肯定的。关键是什么呢?我们管理层也要对这个现象有所察觉,在监管措施上更有力一点,比如我们说的莱宝高科,我现在就可以做一个小小的举报,莱宝高科最高价出现一个什么价格你知道吗?71.71元,盘面语言,吃吧吃吧,很简单,我就可以建议管理层有针对性的去查,这个价格怎么出来的?谁打出来的这个价格?你再顺藤摸瓜回去看一看后面究竟这个席位上的股票是怎么做的?

    计渝:背后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水皮:什么资金,什么机构,在做什么,有没有违规的?这个你就可以顺藤摸瓜查一查。

    计渝:好,谢谢水皮先生给我们带来的点评,我们今天特别节目《股事2010》和大家一起回顾了一下,马上就要过去的2010年中间,我们股市中间不得不说的六件大事,地产调控,期指起航,创业板成长,抗击通胀,政策紧缩以及疯股频现等等这一系列的情况。回顾不仅仅是为了做一个总结,更是为了要展望我们马上就要进入的2011年,我们大家都期望着2011年股市中间,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加完善的,更加公平的,更加公开的市场氛围,能够使得2011年的投资者,能够在这个股市中间获得更好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