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经济半小时]7·23动车追尾事故调查(20110725)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5日 22: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BF5A021C4624b72BDE2383AC802910D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主编:熊曼琳   编导:王海涛 赵晟 张秦思 丁高波 吴鹤 李磊 宫佳奇 蔡雪黎    摄像:李慧 景延 沈焱 陈晖 杨新征 张超 赵伟航

  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7月23日晚,上海铁路局辖内的甬温线上D301次动车组列车与D3115次动车组列车在温州市发生追尾事故,截至目前,事故已经造成了200多人伤亡。来看一下最新的情况。

  记者:我现在是在温州附二医院儿童医院的门口,昨天傍晚5点20分左右抢救出来的2岁半小女孩儿小依依目前就被安置在这家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刚才我们也从院方了解到小依依经过手术抢救目前已经各项生态体征比较稳定,他受到严重积压的左腿目前已经是保住了,刚才我们在四楼的ICU重症监护室也看到了很多关心小依依生命安危的人们,这里院方也提醒大家每天的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他们会向社会公布小依依安危的情况,也希望大家不要过多的打扰伤者的休息和治疗。

  卢医生 温州附二医院医生

  记者:依依主要受到什么方面的创伤?

  卢医生:他这个主要是受一个挤压伤,还有就是左下肢的肢体重伤。

  记者:现在有谣传说是要截肢,是谣传还是?

  卢医生:经过手术以后,从目前来看还是比较乐观的。

  记者:她什么时候清醒的?

  卢医生:她一直清醒的,从挖出来到现在,头颅没有受到创伤。

  院方告诉记者,虽然目前比较稳定,但小依依却并没有脱离危险。2岁半的小依依获救到现在跟医务人员也只有很少的语言交流。

  卢医生:但是她还有可能胃处伤,有可能有肝处伤,因为她刚出事,但是下肢如果目前毒素性色素不是很严重的话,应该说还是可以的,但是目前还没有。

  记者:那现在小依依清醒的时候有没有跟医护人员一个沟通吗?

  卢医生:没有表达,因为平时的语言能力不知道她怎么样,现在表达不是很好,

  记者:也就没有进行沟通是吗?

  卢医生:会说一点点,但不是很多。

  对于小依依以及所有事故受伤乘客的救治费用,卢医生表示目前都是完全放开治疗,至于最终谁来支付,他表示应该是政府部门。

  卢医生:费用就是一切按需供应,我们医院是完全敞开的。都是先治疗先安置,不讲费用。

  记者:这个最终费用会落到哪边呢?

  卢医生:这个我看政府部门会解决。

  从事故发生到现在,附二医院目前已经收治了29名受到伤害的乘客。目前这29名中还有两名为重症病人,除了小依依以外还有一名成人的女性乘客。

  记者:我是中央台财经频道记者宫佳奇,现在是7月25号下午两点十五分,我们再次来到了事故现场,现在我们能够看到在身后依然是拉着警戒线的,后面这个区域我们不能进入,现在这样望过去地面依然是有破损的车体存在的,现在大家可以看到,事发路段已经有一辆车刚刚通过,这个事发路段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通车。现在在这个高架桥下面季节破损的车体依然存在的,现场现在已经看不到大型机械的身影,我这样望过去现场也没看到工作人员,现在警戒线外还是聚集了很多的媒体,并且在旁边还是有义工为大家服务。

  现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上七点左右,事发路段就已经有动车驶过。在现场,记者还见到了十几名志愿者,为寻亲的旅客家属提供帮助。不过从早上九点到记者采访时止,没人前来登记。

  记者:就是过着来看还有没有人过来找人,然后让你们帮忙联系

  志愿者:嗯

  记者:到现在为止是没有的?

  志愿者:对,现在没有

  记者:我看这个单子是空的

  志愿者:对。

  除此以外,附近下岙村的的几位村民自发熬了绿豆粥,送给依旧在现场工作的人们。

  附近村民:大家辛苦啊,我烧了稀饭给大家吃

  记者:你们辛苦了。

  附近村民:没有事。

  记者:你们就是这附近的村民吗?

  附近村民:对,就是这附近的

  2011年7月23日20时38分,由北京南开往福州的D301次动车行驶至温州双屿路段时与前行的杭州开往福州南的D3115次动车发生追尾事故,造成D301次动车第一至四节车辆脱轨坠入桥下,其中一节车辆悬空,D3115次动车组列车第13至16节车辆脱轨。

  乘客:上面报了广播,列车马上进温州南,各位旅客请注意,这样都说好了,不到半分钟后面就砰的一声撞上来了,我们都被抖了好几下呢。

  刘先生 获救乘客 (电话采访)

  刘先生:当时就是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征兆,就撞一下感觉很大的冲击力,然后就没了,很快的。

  刘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坐在五号车厢,由于列车快到站,许多乘客都已经起身收拾行李,自己正坐在座位上等待火车到站,没想到列车突然之间发生剧烈震荡,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重重地撞在墙上,随机就被弹了回来,撞到那卧铺上面,然后又弹回来,后面跟前面都撞上了,我手上拿的那个MP3都从那个线上面脱下去了。

  刘先生说,当时车厢里一片混乱,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而自己则感觉头部一阵剧痛,已经站不起来了。

  刘先生:就是撞上去的时候,我感觉就是火车应该出轨了还是什么。然后我就撞了趴在地上,然后怎么也动不了,然后就听到很多人在外面哭。

  记者了解到,当事故发生时D301次列车共有编组16辆558人,D3115共有编组16辆旅客1072人,其中D301次列车的前三节车厢已经从高架桥上脱落,第四节车厢则悬空,而刘先生恰好在第五节车厢,车上的很多乘客都受了伤。

  刘先生:我听到后面有个女的,整个腰椎都断了好像,都动不了了。

  事故发生后,公安、武警、消防、卫生等多支救援队伍赶赴现场进行抢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当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各有关部门和地方务必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全力以赴组织好救援工作。同时查明原因,做好善后处理。经过数小时的抢救疏散,目前部分被解救出来的乘客已经被送往附近的医院。

  吕祖善 浙江省省长

  吕祖善:目前公安、消防、医务人员应该说都到现场了。此外我们省里也掉了七支医疗队。

  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大概在12点左右被救援人员送往医院。经检查,自己有几根肋骨骨折,脊椎受伤,腿部受伤。目前医生正在抢救那些重伤员,自己则躺在那里等待医生进一步治疗。自己的家人也已经赶到了医院。刘先生说,目前接受的治疗都是免费的。

  刘先生:早上有人过来就我们去交费,后来我去缴费的时候说我们这些先不需要交。

  目前,伤亡旅客的善后事宜正在进行当中。我们祝愿受伤旅客能尽早恢复健康,也沉痛哀悼那些失去生命的旅客。尽管经过抢修,甬温线铁路事故路段已经恢复通车,但是关于动车追尾的原因,目前还没有完全查清。包括铁道部门、专家以及媒体都分析了造成事故的多种可能性:比如雷电天气、信号系统故障甚至是疲劳驾驶等等。我们也专门采访了从事铁路交通和电路设计方面的专家。听一下他们的说法。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友平称,初步了解温州市动车追尾事故是累计造成设备故障导致的,国际电工委员会专家关象石告诉我们,物体遭雷击的概率与他的位置有直接关系。

  关象石 国际电工委员会专家

  关象石:像高铁这样位于旷野孤立的,就是周围没有什么建筑物,就是一个三十米高的高架,整个加起来应该四十米以上,这个牵引线,前牵引电力的接触网打上它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关象石告诉我们一旦被雷电击中,一种可能性就是接触网被打断。由于高铁的接触网最小截面不得小于150平方毫米,是普通防雷显得三倍,因此雷电击断的可能性非常小。

  关象石:那么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接触网没有断,雷电流附加在25千伏的接触网上了。那么这个雷电流打上以后就可能由25千伏变为50千伏,100千伏,150千伏都有可能。

  雷击带来的过高电压加上雨水等条件,便可能导致绝缘瓷被电流击穿,将雷电流和牵引电流将电源导入地下。

  那么已发生就得短路,那么那些配套的变电所、配电所,就马上知道电流没有好好流,流到地里去了,他那里有一个开关会自动跳闸。跳开以后,这条线上就没有电了。

  关象石告诉我们,高铁的供电系统是分区段的。这次发生事故的亮亮动车运行在同一条线上。如果是D3115次列车因为雷击造成停电,那么D301次列车只有位于另一个供电区段才有可能会发生如此强烈的撞击。由于每个供电区段很长,因此发生相撞的可能性极小。除非两列动车位于两个区段的交界处。

  关象石:如果两列车都在同一个区段,就都没有电了。从一个区段进入另一个区段时就有一个相当长的距离。

  记者:又没有可能前一个车在前一个区段比较靠后的位置,后一个在另一个比较靠前的位置?

  关象石:有这种可能性。这得要看它最终的调查。现在没有最终调查前,只能说有你说得这种可能性。

  除了电力中断,铁道部所说的设备故障还包括D3115次列车通信系统因为雷击而失灵。关象石告诉我们,动车组有自备电源,即使遭遇雷击也能为通信系统供电。

  关象石:第一种用途就是说列车上的通讯系统,还有通信系统,还有信号系统,还有传输信息系统,它都要有电,没有电它不能工作,它这时候用电靠什么呢,靠这个自备电源

  既然通信系统失灵不是由于断电,那么很可能是设备本身因为雷击出现了故障。D3115次和D301次列车采用了先进的运行控制系统,那么系统为何失灵便成为了本次事故的一大谜团。

  关象石:第一列车没电停下来的,哪儿呢,控制中心应该知道。第二辆车,追尾那辆车,后头它还有电,那么它的运行状况,控制中心也应该知道。

  记者:就是通过这个系统?

  关象石:对,通过这三大系统,叫通讯、信号和信息,这三大系统,它完全可以掌握它的间隔距离等等,完全可以掌握,这是这个系统为什么没有起作用,防止了这个追尾事件,这是我心里头最大的谜团。

  关象石告诉我们,通讯设备目前主要通过三种途径进行联络,分别是无线、光纤和金属导线传输,而高铁的通信系统涵盖了3种传输途径。

  关象石:无线的形式啊,只有两种可能,一个发出来无限信号这个地方它出问题了,就是这个发射的设备出问题了。第二个是接受的那个地方出问题了,那么它在空中的传输会中断,光纤是不怕雷的,为什么?它不导电。那么我个人认为,如果这一段线恰恰只有金属线,或者有勘测证明这根金属线也被雷击过了,失效了,那么才可能发生这样的追尾事件。

  目前事故的原因还有待现场调查,不管雷击是否诱发了这次事故,高铁系统的防雷措施依然值得我们深思。2009年铁道部发布了《高速铁路设计规范(试行)》,虽然对于工程设计有着详细的规范,但是在防雷措施上却有待完善。

  关象石:你既然系统的设置搞得这么细,你为什么不把防雷措施搞的更细一点呢?没有具体的要求,总是一般号召,不要让雷打着。你能告诉我怎么样不被雷打中吗。

  关象石告诉我们在防雷上,电力系统早已研究出了一套完善的防雷体系。

  关象石:比方说他们规定10千伏以上的带电线路,在三根线路的上头,架一根铁线,叫避雷铁,那往上面打中了避雷线,下面三根电线就不会被打中,也不会产生高电压。在高铁设计上,就没有设计这样一根避雷线。如果有一条从北京到乌鲁木齐的高速铁路,不架也无所谓,因为雷电活动很少,但是你在雷电活动密度很密,强度很强的地区,不架这根线和架这根线是很不一样的。

  同济大学城市铁道与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认为ATP系统,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防追尾系统应该是这次事故调查的一个核心问题之一。

  孙章 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

  孙章:这有几种可能,无非就是几种可能。一是技术,设计的安全可靠度,安全的冗余还不够,为什么雷击了,比如轨道电路遭到了破坏,还有其他的手段,我们的安全可靠度本来是有储备的,还有其他的,包括车底无线通信,无线调度啊 这些为什么全部都失效了,这要考验我们技术设计的思路是不是科学,是不是万无一失,如果这些都没有问题,我们的技术思路没有问题,那么我们的产品,质量没有问题,如果产品质量也是过关的,设计路线也是正确的,那么就考虑我们执行的因素,我们执行者操作有没有失当。

  孙章告诉记者事发当晚的雷雨天气到底是不是事故的主要原因现在还是不得而知,如果雷电真是这次事故的诱发因素,那么更值得铁路部门反思。

  孙章:这要看检查的结果,如果确实是雷击造成的,我们现在要反思,我们的防雷,我们的列车,供电系统,供网系统,都是防雷设计的,包括信号系统,都是有防雷的,说明我们防雷的能力还不够,不足,对我们这条线路上,东南沿海的雷雨多发期间的安全的设计,我们抵抗雷击的能力还是很脆弱,这个也是通过这个血的教训,应该要反思的

  孙章认为任何事物都是许多偶然因素凑起来的。我们只要每一个地方都采取有力措施,这个事故链就断了,灾难性的事故就可以避免。

  孙章:现在的问题就是说,我们要找到这个原因,无非就是 一个人机系统,还有产品的质量,我想原因查明后,我们很好地吸取教训,是一个乘务人员的操作记录,这里面看出乘务人员是否,我们的调度命令,它都做了记录。

  发生了这样恶性的重大交通事故,我想大家和我的心情一样,最想知道的就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追尾事故。现在网民、媒体和专家们都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在事实真相被公布之前,所有的揣测都只是可能。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给出事实真相。这样我们才能面对事故,避免日后的悲剧。我们来了解下十几年前的德国如何面对自己的高铁悲剧。

  就在甬温线特大铁路事故发生之前,高铁的安全性从来没有被怀疑过。就在这个悲剧发生之后,铁道部发言人依然强调,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应该抱有信心。这种状况像极了1998年6月3日之前的德国。在那一天之前,德国高铁一直被认为是"最安全、最舒适的交通工具",然而那一天101人死亡的惨剧给德国人敲响了警钟,安全标准被重新制定。

  作为世界上第一批拥有高速铁路的国家,德国的高速铁路贯穿全境。1982年,德国就开始实施高速铁路计划,到1988年,创造了时速406.9公里的记录,在当时堪称世界第一。以安全、舒适、高速而闻名全球的德国高铁也经历过痛苦的洗礼,世界高速铁路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事故就发生在德国。

  周翊民 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

  周翊民:两百多公里的速度,突然翻车,而且翻车以后这列车撞到了一个立交的公路。公路的一个桥墩上,这一撞把公路的桥墩也给撞倒了。

  1998年6月3日发生的这场悲剧,造成了101人死亡。

  周翊民:他们为了减轻噪声,采取了一种橡胶弹性车轮。结果钢圈外面就产生裂纹了,裂纹一扩大之后钢圈就碎了。轮子就碎了,轮子一碎之后车子就倾斜了。

  在第一时间,德国铁路公司宣布与事故同型号的火车全部停止行驶并进行全面检测。3周之内,德国铁路公司更换了该型号59辆列车的全部车轮以及对救援不利的不安全车窗。重新运营之后,最高时速从原来的280公里降至160公里。

  事故发生后,德国铁路公司向每名遇难者家属发放3万马克,死伤者获得德国铁路公司共计4300万马克赔偿。两名官员和一名工程师被控误杀罪。举国对此次事故进行反思,为所有遇难者立碑,并将每年的6月21日定为中央追悼日。

  周翊民:采取措施很坚决。

  记者:最坚决的就是停运。

  周翊民:恩。立即停运,马上查明原因。查出来以后全面检查,查明原因以后做出新的决定,更换轮子。

  半小时观察:

  面对这样一起特别重大的交通事故,除了救人之外,尽早查明原因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因为国际航空界著名的飞行安全法则----海恩法则就指出: 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海恩法则强调的是两点:一是事故的发生必然是不断积累的结果;二是再好的技术,再完美的规章,在实际操作层面,也无法取代人自身的素质和责任心。但我们注意到,今天早晨6时57分,已经有新的动车通过了追尾事故的发生地段。事故原因还没有查清,线路就恢复通车,也许铁路部门已经有胸有成竹,完全能保证2天前的追尾惨剧不再发生。但是,对于一直在等待事故原因公布的广大公众来说,在没有看到令人信服的事故调查过程和结果之前,在铁路部门没有拿出切实可行的改进方案之前,要让大家立即恢复对动车安全性的信心,这不能不说是强人所难。我们对于德国如何处理铁路事故的回顾,也是期望我们的铁路部门能够有所借鉴,尊重科学、尊重生命,我们的铁路才有可能真正在世界领先。

  好,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收看。稍后,请继续关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