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315调查 >

揭秘《灭火器》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6日 16: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一、这个灭火器生产厂家不会说主动去告诉你一些内幕的情况,而且你要货我才给你生产东西。我必须得在一个平等的条件下,去拍真实的情况,平时销售是怎么样,怎么做的。

  主持人(陈伟鸿):每个人都知道,灭火器是用来灭火的,当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火灾威胁的时候,灭火器就是希望,就是生命。可是当诚信被利益所吞噬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也都随之被抛弃了。袁泉是一位长期从事3 15类型节目拍摄的记者,今天我们特别把他请到这,请他来介绍一下,节目背后的点点滴滴。袁泉你好。

  袁泉:你好小陈。

  主持人(陈伟鸿):其实我们每个人对灭火器都是司空见惯的,可能没有人会觉得这当中还有可能暗藏玄机,你能不能透露一下,究竟是什么样一个线索触动了你们,让你们决定开始做这样一个选题?

  袁泉:当时在去年的时候,在拍另外一个选题的时候,是在这个消防市场,整个走访了之后呢。就发现消防产品有很多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呢,就当是反映上来以后呢,我就感觉到在这里面的一些猫腻比较严重,当时消防器材有很多种,但是我就当是选取了一种,灭火器这个东西比较常用,所以比较常见,所以当时从这方面去看一看。

  主持人(陈伟鸿):越常见的东西,越容易被大家所忽视。

  袁泉:对。当时是拍灭火器维修,发现在维修过程中,这些老板就反映了,这个东西主要是质量参差不齐,所以造成灭火器维修也很困难,当时拍完了以后,回来以后就跟领导汇报了这个事。生产这个其实国家是有标准,但是这些不法商家不按那种标准来操作,而且那个侥幸心里就是灭火器其实不经常用,只有着火的时候用,着大了呢,着大火的时候消防队来了,小火呢灭火器用一下,他们觉得这个东西不是一个危害很大的一件事,后来告诉领导了以后呢,领导就觉得这个题可以操作。

  主持人(陈伟鸿):但你个人判断这个题有难度吗?难在哪?

  袁泉:有难度,当时考虑拍这个题的时候,跟领导沟通过,因为去了以后,这个灭火器生产厂家不会说主动去告诉你一些内幕的情况,而且你要货我才给你生产东西。但是我们在拍摄起来不能这么做,我必须得在一个平等的条件下,去拍到你。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你平时销售是怎么样的,怎么做的。是这样一个记录方式,不应该去诱导这样的,所以当时感觉拍摄起来是比较困难的。

  主持人(陈伟鸿):我们在片子当中,看到你们选择了浙江江山的几家消防产品的生产企业,这也许是我们开始调查的一个突破口,能不能告诉大家最初是如何选择到了这样一个突破口

  二、当时地点的选择,当时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从南方到江山。

  袁泉:这个当时地点的选择,当时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也去了很多地方,就是在市场调查的时候,就是跟一些经销商聊天完了以后,包括跟一些经销灭火器的人去聊,发现灭火器这个产地大多数是在南方地区,当时锁定了一个地区是南方。后来到了南方以后,去了一些城市,就是说一定找到这个比较集中的地方,生产比较集中的地方,也是跟一些去了大量的一些市场,市场里面看了一些灭火器,我们当时走访了伊吾市场,发现市场上面都是当地的,当地的一些灭火器。而且跟他们一聊了以后,当地就生产灭火器的地方。而且量很大,后来我们就锁定了这么一个地方,锁定了这个江山。

  主持人(陈伟鸿):在你和这些生产企业的人交流的过程当中,我们是带着一个调查的目的去的。有的时候在说话的过程当中,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包括说也许我们之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但是一不小心可能漏出了半句,或者是就那么一点点不够专业的地方,会被他们发现这个人好像有来头。

  三:记者要拍到精彩部分,想引他说出震撼的词,所以会问的一些问题比较敏感,可以从他们的眼神和他们之间交流你就会发现当时说的这一句话,肯定有点不对劲,一般的反映就是赶快得打岔了

  袁泉:有,这个东西就是在拍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因为你要知道像记者,因为我们要拍到节目里面比较精彩的部分,有时候你的问话就想引他说出一些比较发自,说出来的话比较震撼的一个词,所以有的时候就会比较急功近利的时候,问的一些问题他比较敏感,有的时候你就可以从他们的眼神和他们之间交流你就会发现,你当时说的这一句话,肯定有点不对劲,有的时候我一般的反映就是赶快得打岔了。

  主持人(陈伟鸿):就不能继续往下追了。

  袁泉:不能再继续往下追了。这时候你就巧妙的,比如说经常问一些其他的问题,跟这个没有关系的或者怎么样。把这个视线引开了以后,我这次去那个江山拍当时也是,因为现在厂家非常的警惕了,而且江山这个地方它是属于一个,就是造假已经很猖獗的地方,表面上看起来各个厂子都是正规的,大家都不干这个事。如果你要是去问了,大家都没有这个事,外表上也看不到什么假货什么的,都没有。

  袁泉:你就得靠跟他们去聊,因为去当地以后,发现这个地方是造这种假冒伪劣的灭火器,但是你在市场上根本看不到这种现状,当时很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入手主要是完了以后没办法,当时就挨个的厂子,经销点去问。包括跟当地司机,出租车司机拉三轮的都聊天,因为前期的铺垫很重要、很重要。因为你不可能说冒然的去一个厂子,或者怎么样。不了解情况,因为这东西本身对你拍到的节目来说也比较困难,如果拍到真实的东西,所以当时就做了很多的工作。

  四、跟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天后,他告诉我们一些真实的东西。根据这条线索慢慢展开,一个厂家一个厂家,一个经销点、一个经销点这么去走的。

  我记得当时江山也很冷,因为刚入冬,南方那会儿阴雨天特别冷,每天就在街上,那会儿没有突破点,过年之前就是反正很困惑那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继续,完了以后也是有一天,跟那个出租车司机当时有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天,聊天以后发现,他告诉我们一些真实的东西,由此他带我们去了一些,就是他熟悉的一些地方。完了根据这条线索慢慢展开,一个厂家一个厂家,一个经销点、一个经销点这么去走的。

  主持人(陈伟鸿):外围的调查很多的努力,可能我们电视观众是看不到,但是我觉得袁泉你最精彩的地方,是在深入虎穴的地方,其实很多造假者他们是心怀鬼胎,一般情况下不会把实情和盘托出的。尤其是在灭火器造假这件事情上,你比如说这个铜体的质量,或者是药剂的配比方面,这是他们最常最手脚的地方,应该说是他们最在意去隐藏起来的真相,可是在你的调查镜头面前,他们似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仿佛全部都可以和盘托出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袁泉:这个跟前期的准备,完了还有前期的一些就包括去拍这家厂的时候,一些铺垫,完了你的理由和你怎么去接触它,事先的一些计划和设计,我觉得这个非常的重要,因为你想好了你一个理由和一个借口,完了才能取得他的信任,你只有取得完全信任的情况下,你才能套到他一些真实的想法,和他一些真正内幕的东西,所以这个来说真的是挺难。当时也是在那地方拍,当时我记得有一家。进去了以后,跟他们聊的当时非常好,但是有些东西比较回避,又有一些词,他比方回避,不直接回答你。但是你要知道怎么这个电视的这个比较你得要,尤其是3 15,你必须要拿到完整的证据链,让他承认我就是造假了,我就是错的。我就是仿冒别人的,必须得这样。完了在这个上面当时就下了一些功夫。

  五、去三星消防厂时,为了拍到这个商标,在那个厂子里待了很长时间,跟他一直在沟通一直在聊,打消他这种顾虑,因为他也在考虑到底让不让我看到这个东西,看到这个商标

  袁泉:我当时记得去那家三星消防厂的时候进到那个厂里头的时候,发现就是在仿造别的品牌,做的东西含量也是非常的,也是很低。但是就为了让他们说出,我们就是仿了他们的牌子。因为这些造假就是这样,因为产品不会贴商标,除非他发货的那一刻才把那个商标贴上。当时我们也是为了拍到这个商标,在那个厂子里待了很长时间,跟他一直在沟通一直在聊,打消他这种顾虑,因为他也在考虑到底让不让我看到这个东西,看到这个商标。

  主持人(陈伟鸿):其实是一个心里博弈的过程,你想看他不让你看。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后来怎么样又向前迈了一步。

  袁泉:当时我发现他们一个厂区门是锁着的,门锁我当时就提出来,你们这个库房当时很大,我说能不能进去看一下。就是想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把门打开了,打开了以后整个那里头全都是没有贴任何东西,贴商标的东西。如果不贴商标就没有办法证实它是造假的,它是仿造别人的东西。别你灭火器的造假,里头的含量如果你不化验,单评从外观看根本看不出来,所以你必须从他嘴里说出这个问题,有的话问的非常的直接,当时进到那个厂区里以后,发现在侧面,在侧面有一些外包装,当时就拿过来以后,拿到他的面前,因为你必须得拍到这个东西,让他承认说我们造的就是这种,拿到他面前的时候,跟他聊这个。当时聊完了以后,我们的问号可能引起了他的怀疑。

  主持人(陈伟鸿):太直接了。

  袁泉:太直接了。引起他的怀疑之后呢,这个人当时就有点犹豫了,犹豫了以后。那会儿我们全拍到的已经全拍完,那会儿我们就得我们怎么安全的撤退了。

  六、常常会遇到类似这样的意外,你可能好不容易进去到了某一个关键的地方,而且成功的采访到了一个关键人士,回来一看机器出故障了,最重要的证据没有被录下来,或者说你想方设法要打入某一个地方,就是进不去。

  主持人(陈伟鸿):听上去你在调查过程当中,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一个记者,但是有的时候确实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形,我努力了半天可能就是再也找不到线索了,就觉得这条路就是走不通了,你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让自己另辟蹊径?

  袁泉:这种情况遇到过,因为有的时候比如说需要拍摄一些东西的时候,这条路因为不可能完成的,进不去也没办法让你完成这个选题的时候,这个时候我就考虑当时在设定这个方向对不对,要不然我就从侧面,侧面这样的其他的角度去进入,完了以后再走到这个视线的中心是这样设计,所以也是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但是基本上每次我们还都是,另辟蹊径,这个地方不行,我们就从另外一个出口入手,就是入口入手,这个不行咱们再试试别的,把所有的环节都试完了以后,如果说这个选题还是不行,那这个可以放弃。

  主持人(陈伟鸿):其实除了这样的打击之外,有的时候另外的打击也是也挺沉重,我就听到有的调查记者回来告诉我们说,常常会遇到类似这样的意外,你可能好不容易进去到了某一个关键的地方,而且成功的采访到了一个关键人士,回来一看机器出故障了,最重要的证据没有被录下来,或者说你想方设法要打入某一个地方,就是进不去。这种打击可能对调查记者来说都会非常大,你自己这么多年来,肯定也承受过很多类似的打击。

  袁泉:对。这种事件我们也是碰到过,因为他当时说的很精彩,尤其是说的精彩的时候,当时我就会第一时间有那种,感觉机器千万不能出问题,因为他当时那种的状态,和他说的这种,说的非常好的时候。你就会莫名其妙有这种担心。完了有的时候出来以后,真是机器出问题。我记得有一次也是,当时也是进到一个厂里面,当时拍完了以后,那人说话的也很精彩,他所说那个话正好是我节目里需要的,完了我核心部分都有了。结果出来以后有一段是黑屏,因为机器的接触,这个东西没办法预料,出现黑屏了就没有这个东西。我当时坐在那就特别的沮丧,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你没办法你还得再进去一次,因为这个东西你知道了他的真相的时候,那会儿的时候你更想把这个节目完整的记录下来,那会儿你还得进去。

  完了以后,你还得逗引他说出就是当时他这种状态下,说出这种话,说的也是那么兴奋是这样。

  七、逼近真相的时候,一种职业的兴奋感可能会激励我们。可是当我们真正看到了真相,经过我们的调查真相水落石出那一刻,又会有一种很难言很复杂的情况出现。

  主持人(陈伟鸿):还得换一种方式。需要达到当时那个效果。

  袁泉:对。

  主持人(陈伟鸿):这个是经验丰富的调查记者,必须要做到的一些准备工作,对所有的调查记者来说,可能百折不挠是我们大家一个共性,我觉得当我们一步一步在调查的过程当中,逼近真相的时候,一种职业的兴奋感可能会激励我们。可是当我们真正看到了真相,经过我们的调查真相水落石出那一刻,会不会又会有一种很难言很复杂的情况出现?

  袁泉:当我拍到非常精彩的环节,我节目里面也提到,当时当地的一个厂家里,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他说这个东西现在连人民币都非常好印,何况这个商标呢?当时我拍到了,这个人说完以后,我当时听到这个话很高兴,因为当时比较兴奋,因为他说这个话我当时知道,在节目里一定是出彩的地方。但是呢,事后又觉得,对于他们肆无忌惮的这种造假真是非常的气氛,所以当时心情也是很复杂。

  主持人(陈伟鸿):很复杂很矛盾。

  袁泉:对。

  主持人(陈伟鸿):我知道你做3 15这个调查记者已经很多年了,做记者可能都要很辛苦,但是做3 15的记者是不是会特别辛苦,辛苦在哪?

  袁泉:我觉得做我们3 15的记者真的是非常辛苦,一个是从心里上,一个是身体上,心里就是要和这些造假分子斗智斗勇,尤其跟他们接触的时候,每一个环节的时候都不能出现任何的闪失,因为出现任何的闪失对你这个节目造成影响,对你人身安全造成影响。像我们拍这种造假的地方都是一些偏远的地方,不会是一些大城市里,去的一些地方都是城乡结合部,包括一些农村,交通工具都没有办法解决,有的时候就是坐那种三轮车,有的连三轮车都没有,就得靠你自己步行去。所以真的是,反正真是很辛苦,很辛苦。

  主持人(陈伟鸿):可能跟你同龄的女性,在你做这个非常艰苦的调查工作的时候,他们可能在非常逾越的享受生活,对于你来说这方面的缺失是显而易见,你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享受生活带给你所有的乐趣,那你会觉得这样一种付出值得吗?

  八、我希望把每一个环节,每一句问话能都问到极致,能问到最精彩。

  袁泉:我觉得挺值得,因为当我的节目,尤其是在晚会上,包括日常播出了之后,这期社会上这种引起的这种轰动,对我来说而且尤其是看到一些不法厂家,受到处理那会儿的感觉还是挺骄傲,因为自己在这个事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所以对我来说我觉得还是挺满足。

  主持人(陈伟鸿):每一次看节目,你会不会觉得这个节目把自己所有的表达,都已经完全呈现了,你对自己播出来这些节目都满意吗?

  袁泉:基本上都满意,但是我觉得有的时候我这个人也是追求完美这样,我希望把每一个环节,每一句问话能都问到极致,能问到最精彩。我觉得这样的,我的目的才能达到,所以有的时候每每有时候觉得,会觉得有一些地方欠缺,或者有一些不完美。但是可能领导都已经觉得很好了,但是我觉得如果要是再努努力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相信我一定比这个做的还好。

  主持人(陈伟鸿):听出来了,对袁泉来说,3 15其实是她工作当中一个逗号,当3 15过后第二天,他可能依然会肩负使命,风雨前行。谢谢袁泉。

  袁泉:好谢谢。

热词:

  • 灭火器
  • 袁泉
  • 浙江江山
  • 片子
  • 电视观众
  • 黑屏
  • 消防厂
  • 节目
  • 证据链
  • 贴上
  •    

    搜索更多灭火器 袁泉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