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经济半小时]新转变 中国行(四)
珠三角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出口转型(2010.6.15)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15日 23: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进入[经济半小时]>>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今年中国经济最为关键的一年,如何转?怎么转?我们邀请厉以宁等著名经济学家,走访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中西部地区以及东北地区,深入一线,共商转变之道。这次首站来到的是珠三角。出口导向型经济,曾经让我们抓住了国际产业大转移的契机,依托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发展出口加工业,带来了一轮长达二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期,中国因此被称为世界工厂。然而,过于依赖海外市场和低端制造业,也制约了经济进一步发展的脚步。如何解决这个结构性矛盾?成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过程中的一个重大命题投资。出口、消费,被誉为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得我国经济过度依赖国际市场的软肋暴露无遗,也造成了对我国出口贸易的巨大打击,这首当其冲的当属广东,作为广东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发动机”之一,进出口贸易已连续24年位居全国各省市首位。如何摆脱束缚,加快经济转型就是十分紧迫和艰巨的任务。

    一、  倒逼机制

    在中国,东莞堪称为全球车间,30年来,东莞制造就是通一个个大大的金属盒子被运往世界各地的。然而30年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却让这些金属盒子部分失灵了,这源于世界在缩小,缩小的不是距离,而是世界的需求。那么东莞,这座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的城市记者来到东莞寻找答案。

    陈智燊是东莞市新溢眼镜制造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15年来,他所掌管的新溢眼镜厂已经发展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眼镜制造企业之一,主要服务于欧美一线品牌。但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却让陈智燊陷入了15年间最困难的时期。

    陈智燊  东莞新溢眼镜制造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陈智燊:对于我们整个企业的营业额来说,下跌了40%。

    2008年10月15日,全球最大玩具代工商之一的合俊集团旗下在东莞樟木头镇的两家工厂同时宣布倒闭,玩具的半成品散落一地,6500名工人面临失业。合俊的倒闭,被不少人认为,是国际金融海啸冲击中国内地的第一家企业,也让陈智燊感受到了加工贸易尤其是贴牌生产行业的寒冬即将来临。

    陈智燊 :因为你知道金融海啸受影响的都是那些证券、银行这些比较高端的一个消费者,这些消费者确实是我们眼镜生产的一个主要的顾客,所以他们一个影响是比较大。

    此时的东莞,用“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八个字来形容加工贸易的现状,一点都不为过。这个曾经率先刮起中国经济奇迹旋风的产业,在经历了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上升、银根紧缩、贷款困难以及人民币升值导致海外订单流失等诸多磨难,喘息未定时,又猝然遭遇铺天盖地而来的新一轮全球金融海啸。

    方见波    东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副局长

    方见波:2009年1月份我们整个外贸进出口下降了接近43%,出口下降了32%,这个比全国下降的幅度都要厉害。

    随着金融危机爆发,2008年,东莞外资企业关停、外迁865家。陈智燊倍感压力,他想到了拓展内销市场来抗击海外需求下降带来的生存难题。但是,现实似乎并不允许。

    陈智燊    东莞新溢眼镜制造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陈智燊:(产品)设计都是我们来设计,从头到尾都是我们来做,但是品牌是人家的,你不可能自己拿别人的品牌在国内卖。

    别人的品牌不能卖,自己创建品牌,那就更是难上就难。作为一家港资的三来一补企业,新溢眼镜厂并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要想发展,可谓是处处受限。

    陈智燊 :我简单举一个例子就是,我们一个有自己的专利,研发专利,我们如果没有法人资格根本申请不了这个专利。

    像新溢眼镜厂这样没有法人资格的来料加工企业,在广东有1.5万家,东莞就有近7000家。他们如果不转型,企业就无法扩大经营范围、不能搞自主研发、不能注册商标和申请专利,也无法享受政府的任何优惠政策,更谈不上融资和内销了。

    2010年初春时节,正当金融危机的阴霾在渐渐散去,出口从万户萧疏转而复苏回暖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用工荒又不期而至。广东、福建、浙江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聚集区,成为招工横幅广告的海洋。

    黄慧屏    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

    黄慧屏:目前(东莞农民工)的总量一个缺口估计是在20万左右。

    陈智燊再度陷入困境。

    陈智燊:我们还是用人比较多,很多我们的一个产品都是手工艺很细很细,就一定要用人手来做的,这方面机械化不能代替。

    数字显示,长三角和珠三角的用工缺口接近200万人,这一数字几乎相当于丹麦全国的劳动人口。曾经,以东莞为代表的中国制造长期以来的制胜秘笈之一,那就是建立在廉价劳动力之上的低成本,但是陈智燊发现,近年来,这种优势似乎已经难以为继,泰国、越南、菲律宾等新兴国家已经具有很强的承接低端产业能力。

    陈智燊:如果只是贪图这些便宜的工资这一块用人的话,优势就慢慢的没有了。

    与此同时,资源的消耗、环境的承载、土地资源的制约,以及人口的重负、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同样难以为继。2010年以来,广东、江苏、浙江等地又陆续调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幅度都在10%以上,一些省份甚至超过20%。这都“逼迫”着陈智燊所掌管的新溢眼镜厂尽快的转型升级。

    记者:OEM这种毛利润跟跟自己品牌做一件比大概是什么区别,在眼镜行业?

    陈智燊:自创品牌起码50%以上一个区别。

    二、   转型之困

    加工贸易的发展,在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渴望的利益的同时,也埋下了一定的隐患,存在着突出问题,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成为急待破解的发展难题。我们知道,加工贸易占了外贸部门9成左右的东莞,是广东乃至全国最重要的外贸出口城市,2008年8月,广东省政府把东莞市列为建设“全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示范区”试点城市,东莞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开始了艰难的探索。在“摸着石头过河”中,东莞摸到什么样的石头,又淌过几条河呢?

    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首先需要把来料加工企业,转型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对于东莞新溢眼镜陈智燊来说,又是一个政策性难题,因为来料加工企业在设立之初,设备均通过保税方式进口,一旦转型,按照惯例,都需要先停产为设备估价补税,而这最快也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所以,在东莞,像新溢眼镜这样企业有一个形象说法,就是“企业一旦打算转型,就必须停产”。

    陈智燊    东莞新溢眼镜制造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记者:停产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陈智燊:这个肯定是一个灾难,因为客户的订单,这个期很密的,很紧的。

    如果要停产,那就放弃转型,这是来料加工企业最现实的选择。

    李轲   东莞爱迪家私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轲:我们这个工厂生产产能一个月是2500万人民币,那么停产一个月我们损失就是2500万,不仅是损失,那我们的客户可能会丢掉,这个业务也可能会丢掉。

    方见波    东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副局长

    方见波:所以我们东莞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我们就将推动来料加工这种企业的形态转变作为我们一个基础的工作去做。只要把这个工作做好了,我们才谈得上我们下来为企业创建品牌拓展这个市场等等的一系列工作。

    陈智燊  东莞新溢眼镜制造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陈智燊:那个是上千万的钱。

    把来料加工企业转型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仅仅是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的基础性工作,但就算是这一步仍然走得分外艰难。东莞市长安镇作为东莞经济的龙头,也拥有东莞最多的来料加工企业,分管外贸工作的长安镇党委委员王志明对加工贸易企业转型的困难感触颇深。他告诉记者,来料加工企业要转型,随便一个部门就可以从环节上卡死。

    王志明   东莞市长安镇党委委员

    王志明:涉及到外经、国土、环保、消防、国税、地税等等很多部门,几乎所有部门都牵涉到。

    为了撇开政策的羁绊,东莞利用一切机会反映难题、提出建议。

    江凌    东莞市委常委 副市长

    江凌:你比如就是去年一年的时间,就是国家的相关的部委,到东莞来,针对加工贸易转型升级进行调研十多次,充分听取我们的意见,也正因为这样,这些问题应该说还算解决得比较好。

    2009年9月16日,海关总署发布了62号公告,广东省也出台了《来料加工企业原地不停产转型的操作指引》,至此,来料加工企业只要在一定期限前已经办理加工贸易手册备案、并且尚处在海关监管年限内的不作价设备,均可以免予补缴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广东省各级相关部门也纷纷采取措施,支持企业实现就地不停产转型。在新政的辐射下,陈智燊顺利地拿到了这份转型批复,并且免缴了上千万的税款。

    陈智燊   东莞新溢眼镜制造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陈智燊:最大的变化就是(现在)我们可以考虑很多不同模式的经营方法,包括怎么去开展这个内销。

    而就在东莞突破政策高墙的同时,另一堵利益高墙却来自于自己。2009年10月15日,东莞市推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工作会议上,市长李毓全毫不客气地说到:“不少村组在执行上不积极,是因为担心企业转型以后不再缴纳工缴费,村集体经济受到影响。”第二天,媒体用了这样的标题来报道:市长替一些干部“洗脑”。

    江凌    东莞市委常委 副市长    

    江凌:现在我们要改变这种形态,你就意味着你要打破原有的利益格局。

    市长李毓全所提及的工缴费,就是从来料加工企业的加工费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提成,从几个点到十几个点不等,归村集体经济所有,又叫“外汇留成”。这些年来,工缴费一直是当地村组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但是,来料加工企业一旦转为三资企业,就将变缴费为缴税,那么不参与税收分成的村一级收入自然会减少。

    郑建荣    广东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副厅长

    郑建荣:我们要认识到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它有利于做大我们地区的经济总量,有利于做强我们的加工贸易企业。如果我们的企业实力强了以后,税收增加了,那么通过市一级,镇一级,相应的财政利益的转移支付,那我想会更好的保护村一级的利益。

    经过多方努力,目前工缴费的问题已经基本得到解决。各镇普遍采取的办法是与企业协商,政府出一个指导性意见,可以少收一点,双方以合同的名义将这笔费用固定下来,从而保障村组的基本收益。但江凌认为,这只能是暂时采取的过渡性政策。长远来看,必须建立一种新的利益均衡机制。

    江凌    东莞市委常委 副市长

    江凌:现在我们要考虑怎样加大公共财政,对村一级的支出进行补贴,或者叫做负担的力度,这样使得村一级都能够感受到企业升级转型所带来的好处和效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