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经济半小时]文化产业 商业密码(一):影院圈地(2010.9.6)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6日 23: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进入[经济半小时]>>


电影产业充满变数的未来之路

    (导演:熊曼琳 编导:周羿翔 摄影:李培)

    就在国内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也就是PMI在8月份回升,显示制造业出现回暖的时候,作为现代服务业核心的文化产业在中国经济中也展现出另外一种亮色,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其中增幅最大的电影产业。在2009年,国内电影业主流院线的票房收入达到62.06亿元,同比增幅达42.96%。而今年随着好莱坞科幻大片《阿凡达》和国产大片《唐山大地震》先后掀起收看热潮,票房记录又不断被刷新。电影业的火爆除了表现在银幕上,还有哪些幕后的力量呢?

    2010年,中国电影市场迎来了爆发性增长。根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仅今年上半年,中国城市电影票房总收入就达到48.4亿元,而去年全年的票房是62亿。下半年,《唐山大地震》不到一个月票房破6亿开了好头,今年中国全年电影票房过100亿应该没有悬念。票房火爆的背后,是不断增加的电影院所带来的人流。北京的一家小社区电影院,就是《唐山大地震》票房支撑的一部分。记者采访到了北京今典社区电影院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最好的是《唐山大地震》。

    记者:最火的时候是什么样呢?

    工作人员:最火的时候,我们一天的座位是115,至少能到110,只有几个空坐座。

    记者:爆满吗?

    工作人员:差不多。

    记者:像你们这个票价多少钱?

    工作人员:票价,《唐山大地震》是70。

    正是国内电影市场的迅速发展,搅动着影院投资者的兴奋点。中国有13亿人口,然而电影屏幕只有5000多块,而美国3亿人口,就拥有近4万块银幕。电影院,这个一度被人遗忘的场所,现在却成了被竞相争抢的金矿,一场电影院的“圈地运动”在中国疯狂上演。

    柳德彬 保利影业投资公司总经理

    柳德彬:五星级影城是三年之内三十家,这种社区影院到二百家,IMAX 十五块

    张宝全 今典投资集团董事长

    张宝全:我们今年的计划是一千块银幕,明年的计划是三千块银幕

    记者:是您自己投资吗?

    张宝全:我们这一千块银幕,90%是我自己投资,像今年我们光一千块银幕有已经拨了四个亿的投资给影业公司。

    叶宁 万达院线总经理

    叶宁:去年我们是达到四百块银幕,51家影城,到今年可以再增加两百块银幕,22家影城,也就是说到今年年底可以达到600块银幕,600块银幕全是由万达院线自己百分之百投资的。从今年开始,我们能保证每年以200块银幕增长

    事实上,电影产业早在几年前就被不少社会资金看好,但是当初的尝试却无情地遭遇了市场的冷眼。而这两年电影产业的商业前景却突然柳暗花明。为什么电影业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在成功的背后,电影产业到底打开了哪些成功的密码?

    保利投资的第一家社区电影院位于北京南四环,毗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位置非常偏僻。尽管只有4个厅,这里仍然在同步播放大片《唐山大地震》和3D《怪物史瑞克4》。很多观众告诉记者,没有这个电影院之前,很久没看过电影了。

    记者:最早没有电影院的时候你在哪儿看?

    观众:网吧吧。

    记者:以前看电影在哪儿看电影?

    观众2:我们以前没看过。

    记者:那以前你要想看电影怎么办?

    观众2:就是自己上网看吧。

    记者:你今年在这儿看了多少次电影?

    观众4:五六次吧。

    观众5:不止吧,十次吧,有十次了。

    观众4:记不清了。反正差不多。

    观众5:有什么新出的我们都会过来。

    当地观众的热情,让保利影业投资公司总经理柳德彬感到意外。这个电影院当初投资还不到1000万。

    记者:像你们这家社区电影院,你们现在的投资回报率怎么样?

    柳德彬:票房回报率不错,在去年第一个年头我们大概做了540万,540万,第二个年头我们预计能到接近700万。

    记者:您觉得这个地方投资是成功的吗?

    柳德彬:是最成功的,是我所有投资项目中效益最好的,目前来讲投资效益最好。

    记者:几年能回收成本?

    柳德彬:三到四年。

    投资电影院,让保利尝到了甜头。电影从制作到实现票房收入有四个环节,即制片—发行—院线—影院。其中,各环节都有行业内约定俗成的分配比例,包括制片分账总收入的约30%,发行15%,院线分5%-8%,影院占比48%-50%,也就是说,只要有票房,影院都可以分走一半的钱。保利影业投资公司曾成功投拍了《老鼠爱上猫》、《无间道2》等多部影片,但柳德彬还是觉得,投资电影内容风险太大,不如影院利润稳定。保利接下来的18个月会在北京开11家电影院。

    柳德彬:全国456部(电影),只有123部上了电影院,其它三百多部直接扔到仓库,山洞里,那些就浪费了,无论资源,还是这种能力成本都是浪费。保利适合做这种机构性投资的,工业化投资的,我们能计算得很清楚,我的开业时间,在没有空调的交叉施工的情况下,我108天一定开业,我的所有的建设标准,我的投资模板,我的管理模板,我的运营团队,它有一套非常详细的管理流程,这是我擅长的。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今典投资集团董事长张宝全,是中国率先提出投资建社区数字电影院的人之一。然而三年前,他的数字放映机虽然研发出来了,但推广却以失败告终。

    记者:您当初在做这个社区影院和数字电影放映的时候,您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张宝全:做成这样的一个蒙太奇式的数字拷贝,但是国家没有这样的认定,它得需要一个过程。 我们自己有一种办法,就是我们花钱来买影片,但是我们也是有钱买不到,比如说第一好莱坞大片买不到,另外中国的大片,像这些大单位发他不卖给你,他甚至认为你是一个小众的,或者认识你影响力不够大,卖给你它觉得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胶片的发行,

    如果没有电影的首播权,就不会有观众来买票看电影。没有办法,他只好在社区电影院里,将胶片放映机和数字放映机并排使用。然而随着去年,好莱坞数字电影2K放映机标准和国产数字电影1.3K放映机标准的出台,无论是好莱坞大片还是国产大片都可以用数字放映机放映,这让张宝全看到了希望。张宝全告诉记者,现在《唐山大地震》的60%的票房都是由数字放映机产生的。他甚至预言,传统的胶片发行模式将在两年后淘汰。

    张宝全:是数字放映在中国的条件已经全面实现了,中国必将在明年下半年完成胶转数,也就是到明年底的时候,中国不会再有人用胶片来放新电影

    数字放映机完全颠覆了传统发行模式,以前要获得大片的拷贝,需要10万票房做保证,因此不少中小影院纷纷倒闭。屏幕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近十万块,锐减到了三千块左右。然而数字拷贝不用10万的门槛费,只要有数字放映机的社区电影院就能够像大影院一样同步播放大片,这样将有利于电影院在二三线城市,甚至县城的普及。张宝全看来,两三百万就可以投资一个三四个厅的社区电影院,中国银幕数量将迎来爆发性增长,中国的票房将继续飙升。

    记者:您认为中小城市的影院和社区的影院这一块蛋糕会做的有多大?

    张宝全:在三年左右,中国的荧幕数会恢复到两万块,在五年左右,中国的荧幕数会恢复到三万到四万块,那么十年以后中国的荧幕数应该在五万块以上。比如像冯小刚这样的大片,今年在中国放可能大概5个多亿到6个亿,那么当中国有三万块到五万块荧幕的时候,那么这个票房也是至少是7到15个亿。

    8月20日,沈阳铁西万达商业广场于正式营业,万达影城的第52家电影院也随之开业。商业广场的火爆,也给影城带来了不断的人流。2009年,万达院线以8.33亿元的票房问鼎全国,年观影人次高达2865万。万达院线总经理叶宁告诉记者,现在电影院和商业地产的结合越来越紧密。

    叶宁:中国多厅院线的出现,或者繁荣,或者现在爆发式的增长,也和中国商业地产的开始的发展息息相关,现代化的购物中心,所以不管是万达也好,我相信其它的发展必经之路,也是必须和商业地产密切地结合,因为商业地产购物中心给你提供了可建现代化多厅影院的场地,

    记者:万达影院会涉及像社区影院这样的发展模式吗?

    叶宁:社区电影院,目前应该不会涉及。中国很多一线城市,包括北京这种城市,很多空间都很大,很多区域都还没有好的电影院供大家很方便去观映。所以在这方面我们集中精力,因为精力和资源总是有限,总要获取更重要的市场。

    按照叶宁的计划,万达影城将牢牢占据各地最繁华的商业地段,而这个地段又是各大院线竞争最激烈的市场,仅在沈阳太原街1000米的商圈内,就有四家电影院,这种现象在中国的所以大城市都非常普遍。适合影院投资的商业物业也越来越稀缺,因为按照五星级影院的建设要求,屏幕要足够大,建筑层高要达到9米。

    记者:现在是不是应该是一个圈地,大家在互相圈地的一种。

    叶宁:符合标准的购物中心远远不够,是商业地产制约了中国荧幕的发展。 现在影院本身投资有多大?没有投资多大,对于现在中国这么多的资金,投资不大,但是没有认识到能提供出场地的影院有多少呢?商业地产有多少呢?

    作为一个文化产业,电影业的整体繁荣不仅来自艺术上的成功,技术上的进步,更来自商业模式上的突破。我们看到电影院线不断延伸,从商业区里的高档影院到投资几百万的社区影院,不断满足老百姓的文化消费需求,同时也给自己创造出一个个新的盈利空间。如今,电影业这个新的财富金矿还受到了很多社会资金的追捧。

    电影产业票房的增长与电影院线的延伸,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实现了艺术与商业的双赢。现在很多从来没跟电影沾过边的投资者,也开始看好这块市场,也进来想分一杯羹。他们是怎么打算的?电影产业是否能在这轮投资热中寻找到成熟的发展模式呢?

    在青岛黄岛开发区的一个海滨商业区,记者正好看见天丽国际影城正在安装霓虹灯广告牌。天丽影业集团董事长李楠自豪地告诉记者,他的影城可能是离海边最近的电影院了。

    李楠 天丽影业集团董事长

    李楠:我电影院离海岸线也就是有三十多米,而且我们周边呢是我们这个高档的商业住宅区,我想在我开影院之前,我在这边做了一个充分的市场调查,而且这边的观映人群都是属于比较高档次的。

    李楠的电影院位于商业区的地下,共有7个数字放映厅,投资上千万,能够同步观看3D大片。影院目前还在装修,放映设备都已经采购完毕,预计国庆节正式开业。而这是李楠第一次涉足电影业。

    记者:你在做电影院之前,您是做什么行业的?

    李楠:矿产

    记者:我们知道做矿产的话是个利润率很高的,为什么会投资电影院?

    李楠:像我们做矿产,现在面临一个转型的问题,这个时候有一些矿现在还没有涉及到,但是我觉得迟早有一天我们是要脱离这个矿产行业的,所以我想找一个可以长久发展的,而且又是一个市场现在饱和度特别低的产业,这样我对这个电影市场进行了一个分析,我觉得电影行业是中国未来发展会很迅速的行业,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行业。

    记者:你之前在投资电影院的时候,有没有计算过你的投资回报率?

    李楠:投资回报率,当时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是《阿凡达》之后有这个想法的,因为我看到中国人现在真的很舍得花钱在电影消费上,一百多的票大家还是争破头去买。我预计我的影院大概是在三到五年吧,应该会把成本回收回来。

    李楠告诉记者,一两千万的投资对于他这样的煤老板来说,都是自有资金,并没有什么多少投资压力,而且电影院靠票房分账,也不会出现呆坏账,现金流良好。但总归是外行人,电影对视觉和听觉要求很高,因此他在建电影院的过程中还得不断追加投资

    记者:一个厅的成本多少钱?

    李楠:像我们这一个厅的话,平均下来的话,成本大约是在二百万左右。

    记者:二百万?

    李楠:对。

    记者:比你预算相比呢?

    李楠:比我预想的要高一些,实际上应该是高了20%左右。

    然而这还只是李楠在青岛的一期投资,就在这个影院的附近,李楠准备在23亩的土地上投资修建一个集IMAX、巨幕、电影博物馆为一体的大型电影院。

    记者:这块地方你准备投资多少?

    李楠:这个地方我们投资大概是在三个亿。因为青岛的城市口号是帆船之都,影视之城嘛,所以我想,既然这个城市它有这么大的决心要把影视做好,所以我觉得我们作为投资者的话,我们更有信心,我们符合城市的宣传口号,就像青岛下一步,现在帆船基地因为奥运会已经建的非常成功了,下一步我想影视业会有更大的发展。

    像李楠这样的个人投资者在全国各地越来越多。九州中原院线是中影集团投资专门扶持中小城市发展多厅数字电影院的院线,进入2010年,副总经理靳赋新每天都要接到大量要求加盟的影院投资商的电话。

    靳赋新 九州中原院线副总经理

    靳赋新:光我到春节之间,我所掌握全国的话,各地投资电影做影城的信息有130多家。基本上每天最多时候接待过9个客户,平均下来一天4拨客户。大部分都是过去从事其它商业的一些,做的比较好的经营,你像我手里接到的有矿产商,你像山西,做煤生意的任总,对吧,有地产商,你像黑龙江富锦的王总,他过去是做这个地产的,对吧,还有做珠宝的,还有过去做网吧的,还有过去是搞文化的,反正基本上各种。

    令靳赋新印象最深刻的客户,是成都红旗连锁股份公司董事长曹世如。因为这个客户是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亲自介绍的。成都红旗连锁股份公司是成都最大的商业连锁企业,拥有900多家超市,遍及成都的各个社区。今年3月,在成都的一个晚会上,红旗董事长曹世如和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不期而遇,谈到建社区电影院上两人一拍即合。

    曹世如 成都红旗连锁股份公司董事长

    记者:那中影愿意和您一起来合作,您的优势是什么?

    曹世如:就是说红旗在四川已经开设了这种上前家的门店,应该说它都在老百姓的身边,所以说这个给我们开设数字电影院也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那么就是方便老百姓看电影。

    第二天,靳赋新的九州中原院线就接到了韩三平的指示,前往成都和曹世如接洽。6月30日四川红旗影业和北京九州中原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在北京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在未来三年内共同投资建造一批“红旗连锁便民数字电影院”。

    记者:您认为这个电影院市场和零售业市场有没有一个相通之处?

    曹世如:非常的相似,比如说以前我们的这个商店,百货商场这些商店,只有几个很大的,都是在市的中心繁华的地方,老百姓很不方便,买东西很不方便,那么跟现在一样了,电影院也是这个样子,由于,比如说以前我们成都有万达、太平洋还有等等,这些店它必然是有限的,那么现在红旗连锁能够进入社区、工厂,还有乡镇能够也开一些电影院,我觉得这是极大的丰富了这个市场。

    在成都二环路的一个社区里,记者见到了红旗影业的第一家社区电影院。这个电影院大概1000平米,原来是一个两层的超市,现在把一层改造成3个厅的电影院,而地下一层继续经营超市。由于面积原因,这里一个厅最多只能坐78个人,电影院还在紧张施工装修,今年国庆节开业。红旗影业公司副经理吕军现在最头疼的,还是适合做影院的物业太少。经过他们有近千家超市,但符合电影屏幕4米层高要求的,不到20家。

    吕军 红旗影业公司副经理

    记者:也就是说现在还是这种,能够做影院的这种地段还是很稀缺的?

    吕军:就是,现在这种地段很缺,我们现在拓展部也尽量在发展这方面的资源。

    记者:也就是说你,可能一个地方你把这些建下来,先把地圈起来,之后留给其他人的空间就少了。

    吕军:就是。

    就在中国各路投资者纷纷抢滩中国电影院线时,国外投资者也悄然加入到了这场竞争当中,韩国希杰就是其中之一。韩国希杰集团是韩国最大的食品、娱乐集团,拥有100多家电影院,占据了韩国40%的电影市场,仅院线的年收入达到30亿美元。目前,希杰的电影院在上海开了两家,武汉开了一家,北京、天津、沈阳的电影院也即将开业。希杰集团中国本社总裁朴根太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做好了中国影院发展的计划。

    朴根太 希杰集团中国本社总裁

    朴根太:因为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大,我们也根据中国的电影院的发展,准备五年以内开几十家,十年以内开几百家,这样一个规模。

    由于希杰的电影院也是集餐饮、娱乐为一体的多功能高端电影院,它在一线城市的扩张,必然会同万达、星美等影城形成直接竞争。但朴根太认为,他的电影院具有绝对的实力。

    朴根太:我们CGV电影院,不是一般的电影院的一个位置,我们也是刚才全中国第一开发了一个4D的电影院,还有IMAX,还有也是很大的一个(英语)荧幕,一个电影院,所以在韩国也是豪华、高级的,这样最好的服务,最好的设施的经验转到中国的话,一般的电影院和我们是一定要有差别,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电影院扎堆竞争,对观众来讲,不仅可以更方便的看到电影,更有可能影院之间出现价格战,让观众以更便宜的价格看到电影。因为连朴根太也认为,中国的电影票太贵了。

    记者:中国现在电影票比韩国电影票贵。

    朴总:对,贵的,我也是有一点奇怪,因为韩国也是人口少,中国人口大,还有也是,这个也是许多方面有一点,韩国也是人民平均的收入也是不到两万美金嘛,所以韩国的票价差不多是四十块人民币,但是中国的票价是原来正式的票价是70块左右。

    目前,无论是李楠天丽影院还是曹世如的社区电影院,都已经考虑降价促销的方式来吸引观众。随着社区电影院的普及,是否会分流万达等高端影院的客流?今典投资集团董事长张宝全甚至认为,三分之一的高端电影院将来都会倒闭、

    张宝全:我认为在数字放映时代,票价会接近与大众,可能会达到很低,我们提倡的17块5,我个人判断有可能还会低于17块5,但是大片影院在平均票价在17块5或者是低于17块5的时候,它的运营困难是非常严峻的,这些严峻可能会给我们的大片影院带来盈利的下降,甚至于亏损扩啊,甚至于一部分影院不能够支撑,就这个情况在明年底,在后年的时候一定会被显现出来。

    虽然对于电影业各有各的说法,但这丝毫挡不住投资者们的脚步。已经率先进入市场的影院管理者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半小时观察:

    从根本上来说,以电影为代表的文化产业这两年异军突起,是中国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的结果。国际经验表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3000美元以上是文化消费迅速增长,物质消费比重逐步趋缓的阶段。2009年,我们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3600美元,正处于消费结构转换的节点和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中,老百姓对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消费需求出现了强劲增长。但如何把这种巨大的需求变成看得见的市场,我们看到国内电影业还在不断摸索当中。一方面电影产业会拉动方方面面的消费,另一方面电影产业自身又需要多方面的社会资源加以配合,再加上相关技术不断更新,迅速改变着传播方式和接收方式,这都让电影产业的未来之路既充满希望,也存在不少未知数。对投资者来说,看好这片市场,更需要看清这片市场,才能从金矿里淘到真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