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华谊生长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4日 10: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12年前找到冯小刚,产品有了保证;4年前找到陈国富,管理有了保证;1年前创业板上市,资金也有了保证—现在,华谊兄弟终于有资格学学华纳兄弟了。

  《唐山大地震》上映期间,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总经理王忠磊不断地被问到:“王总,多少票房?”搁在过去,这是王忠磊最乐于回答的问题之一,因为票房本身就是一种宣传。但现在他可不再能不假思索地和盘托出了,尤其是面对的不再是他熟悉的娱乐记者的时候。

  这还真是个问题。一年以前华谊上市,王忠磊受到了董事会秘书的特别关照—哪些问题可以对外讲、由谁来讲都有专门规定。比如票房,华谊公司董秘胡明就会拿出《上市公司重大事项披露办法》,在那上面票房的起落不属于重大披露事项。

  《唐山大地震》6.6亿的票房到底还是公布了。但事后王忠磊去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么好的成绩并没有让那期间的股价一飞冲天—对投资者来说这事儿可能确实没那么重要。

  王忠军、王忠磊兄弟已经做了12年电影,现在要学会面对眼前突然多出来的财经记者。他们问起票房来,藏着的潜台词也全然不同。

  他们这个公司,之前这些年来话题最多的就是票房。

  2002年,拿到4300万的《大腕》是当时的票房奇迹;2003年,《手机》仅靠赞助商和植入广告便收回投资,使5600万票房成为净利润;2007年,《集结号》对决《投名状》,前者以8000万投资收回2.6亿票房,后者却赔了本;2008年《非诚勿扰》票房飚至3.4亿。这几部影片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当年市场的票房冠军。一直以来,无论被表扬批评或争论,这家公司扮演的角色始终没离开“票房制造者”。

  诞生于1994年的华谊兄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的华纳兄弟影业公司(Warner Bros.)。最近《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以下简称《狄仁杰》)刚上映的时候,《GQ智族》杂志把它跟影片《福尔摩斯》放在一起做了许多项对比,其中一项写:“《狄仁杰》的出品方:华谊兄弟,《福尔摩斯》出品方:华纳兄弟—差一个字。”王忠磊看了以后的感受是:“哈哈,太搞了”。

  “没有特别的哪一个学习的榜样—或者说都在学,国际上好的传媒公司都是我们的榜样。最初我们是想做迪士尼,现在有点儿华纳的样子”。王忠磊向《第一财经周刊》解释了他心目中的好的传媒公司的样子:涉足特别多的传媒领域、收购、整合在一起。

  这跟电影公司肯定不一样。以往王氏兄弟最关心的就是票房—这意味着电影这个产品的销量如何,标志着这部电影值不值得看、收入多少,以及年底分红的多少。赚多赚少都是开心的,公司就兄弟两个主要股东,分了红就想着“换房换车”。

  《狄仁杰》上映之前,王忠军和王忠磊验收完片子,跟导演徐克吃了顿饭。席间王忠军高兴地说:“电影非常好,我发现我应该多给你2000万,如果多一些钱,特技可能会做得更炫。”王忠磊就看了他一眼,说,“忠军,可能我的利润就是2000万啊。”

  这其实是个玩笑—《狄仁杰》9月29日上映,截至10月10日票房已经超过2.3亿元(加上港台和韩国票房则超过2.6亿元,最终票房据胡明预计将肯定超过3亿元),而总投资为1.3亿元,即使考虑到院线分成,利润也将远超2000万。

  不过这其中体现的关注点变化却是真的。现在兄弟俩除了要关心代表产品是否受欢迎的收入数据,还要关心利润数据。除了有多少观众进了电影院,他们还得关注另外22092个人。如果单算这些人贡献的票房,也就是130万多一点(以票价60元计算),但他们是否满意很重要,他们是华谊的股东(股东数量截至2010年6月30日)。

  华谊兄弟的副董事长马云在给公司做高管培训的时候又一次提起了他的员工、股东、客户利益排序理论—服务员工是第一位的。不过,对王忠磊来说,服务好股东的难度恐怕更大一点,因为股东是华谊需要面对的新课题。

  与其它行业不一样,娱乐新闻的发达,让很多东西更透明,一部电影的票房可以很方便地换算成利润,换算成每股权益的起落;此外,从2002年开始,中国电影市场年均增长率超过了25%,这也成了马云、江南春等富豪私人投资华谊公司的理由。

  2004年,淘宝网与《天下无贼》做了植入广告、拍卖、广告片等多种合作,收效不错,到了2006年6月15日,马云首次入股华谊,之后几经股权更迭,马云持有了华谊上市公司约13%股权。在随后一次与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吃饭时,两人聊起华谊,结果到了2007年,江南春也在马云介绍下成了华谊股东。经过这一轮融资,江南春、虞锋、谭智(通过其夫人孙晓璐持有)等分众传媒的现任或前任高管以及鲁伟鼎等战略投资者出现在了股东前列,他们总共拿到了约24.9%的股权。

  与马云更多是看好王氏兄弟俩的私人原因不同,江南春更看好的可能是两点:电影娱乐行业未来五年的大发展,以及一种广告价值上的亲近—华谊最早在自己的电影中植入广告,电影《手机》就是一个好例子。

  但伙伴们多起来了,他们要求更好的业绩、更多的利润、更大的收益、更好的未来。

  王家兄弟需要为这些伙伴,还有2万多个不认识的股东琢磨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