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苏培科:别指望“干预”彻底解决通胀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30日 07: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面对沸腾的物价和焦躁的通胀之虎,中国央行开始“逆大势”加息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将“防通胀”定为当前的首要目标。同时,国务院也密集部署“物价维稳”的各种措施,并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放出狠话:“必要时对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实行价格临时干预措施”。

  从国务院启动的“临时性价格干预”举措来看,目前中国的通胀趋势不容乐观,需要紧急措施来遏制物价的快速上涨,尤其在目前全球流动性泛滥的情况下,输入型通胀让我们很难找到一个灵丹妙药来解决“综合通胀”。

  紧缩与工资管制非优选

  让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双紧”,显然不符合中国经济当前的形势。如果紧缩了货币,会让国内的民营、实体经济更加困难,而财政挤出的“国进民退”现象会更加严重。况且,紧缩货币抑制通胀是建立在“需求拉动型通货膨胀”(太多的货币追逐太少的货物)的逻辑基础之上,现在的实际情形是产能过剩、需求不足、流动性泛滥和输入型通胀共存的局面,简单依靠紧缩货币的方式根本解决不了通胀。在全球量化宽松的大环境下我们采取逆势紧缩的货币政策,会让中国沦为全球套利资金的“热钱池子”,从而这些巨额增长的外汇占款又迫使央行发行更多的基础货币来对冲,中国紧缩的结果就成了“内紧外松”,会“紧”死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和实体经济,反而会让股市、楼市等资产领域的价格泡沫越来越大。

  在中国实施全社会的工资管制也未必有效,因为中国的收入分配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少量人拥有大量的财富,实施工资管制只会让工薪阶层在通胀中更痛苦。

  价格干预要防权力寻租

  中国此次选择“临时性价格干预”,是在确保供应、实施补贴与价格上涨挂钩的联动机制、加强监管市场秩序等综合措施下,而且是以“临时性”身份出现,所以我们不用过度担忧“临时性价格干预”会回到计划管制。但笔者希望,“临时性价格干预”在干预的过程中不要走形,防止沦为权力寻租的新工具。因此,在“干预”的过程中应该慎之又慎,要有针对性地干预过度、过快的不合理涨价行为,不宜大面积“管制”,一旦价格恢复合理速度就应该立即解除干预。但对于那些不合理的农产品价格炒作一定要严厉打击,否则此起彼伏的农产品价格暴涨现象很难避免。

  农产品涨价造成“价格幻觉”

  但也有很多人不赞成对农产品价格实施“干预”,他们认为农产品价格上涨可以惠农和补贴农民收益。但据笔者观察和调研,农产品价格暴涨其实农民不但拿不到太多的好处,反而有可能会成为“价格幻觉”下的受害者,现在很多炒作农产品的财团已经控制了上游和下游渠道,他们事先低价囤积,然后通过舆论渲染通胀、故意减少市场供给量和采取批发对敲等“做市”手法故意制造稀缺,从而哄抬价格。很明显,在这个涨价过程中,只有“坐庄”的人得到好处,而农民反而在虚幻的价格指示下,又开始大面积、盲目地增加种植“高价格”的农作物,结果在第二年会制造更多的产能过剩,价格又会出现大跌,显然农民是农产品价格暴涨暴跌的真正受害者,当务之急除了给低收入者实施消费和价格补贴之外,打击和严惩农产品价格的炒作、垄断也迫在眉睫,否则农民的利益会受到更大的损失。

  除此之外,调整CPI的权重构成也迫在眉睫。目前食品类权重在我们的CPI构成中占大头,但这种结构已经不符合当前的经济形势和家庭支出,应该降低食品类权重,适当地提高居住类、医疗保健类、娱乐教育文化类价格的权重,以更有效地体现全社会的物价总水平,避免误导宏观决策部门和商家们,防止不具代表性的CPI成为商家们涨价的依据。

  (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