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中国“稀土之殇”何时休:内治乱象 外谋价权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30日 08: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FP图

  本期嘉宾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孙立坚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林伯强

  中国价值指数首席研究员           崔新生

  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             宋颂兴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说过的这句话,一直被业内人士津津乐道。

  中国的稀土储量占世界储量的30%,长期以来供应了国际97%的市场需求,但还有许多国家坐拥丰富的稀土资源,但拒绝开采和生产。与此同时,中国如此大的供应量,却始终难以将定价权握在手中,竟把与石油相媲美的资源卖了个“白菜价”。由于稀土的战略性作用,为保护环境和实现资源可持续发展,中国加强了对稀土开采、生产和出口管控的同时,日美等稀土应用大国的“责难”也在不断升级。

  现状

  价格回升 整治滥挖

  曾经,中国稀土被冠以“贱卖”和“滥挖”的罪名,稀土资源向海外市场低价流失现象也十分严重。比如在2005年,中国稀土年出口量比1990年翻了9倍,但价格却下降了55%以上。一方面因为中国购买稀土原料初级产品不受配额限制,一方面一些发达国家的企业近年来又大规模在中国稀土资源区投资设厂。

  但如今,局面正在得到改观。

  在稀土价格上,记者从包钢稀土公布的2010年三季报“这个侧面”了解到,由于稀土产品价格大幅上涨,公司第三季度盈利2.51亿元,大幅增长368.67%。相关机构日前公布部分稀土价格显示,氧化镨钕价格回落到20.4万吨左右,平均每吨下滑2000元,但仍处在相对高位。同时,该机构判断,“考虑到明年1月复单及补库存的需要,氧化镨钕价格或将再次重回上涨态势。”

  在整治国内“滥挖”乱象上,中国也不断出台相关的措施。今年6月,国土资源部启动“全国稀土等矿产开发秩序专项整治”,这一行动甚至一度被媒体误读为“中国将继续减少稀土开采量,进而对稀土出口进行管制”。对此,国土资源部矿产开发管理司司长刘连和则强调,“专项整治行动是要遏制稀土的盗采盗挖现象,稀土的开采总量并没有减少。”刘连和当时还表示,“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开始回暖,伴随稀土价格攀升,稀土的盗采盗挖现象也开始回升。为遏制这一态势,国土资源部采取紧急的专项行动,进行拉网式排查。”

  今年9月初,国家下发《国务院关于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意见》,将稀土列入六大兼并重组行业;国土资源部也考虑将对稀土以储量监管来控制产量。商务部也在之前几年很少管制的出口配额上下功夫,比如有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商务部已下达的稀土产品出口配额为30258吨,这比去年同期下降39.52%。

  外部

  美日叫嚣 施压中国

  今年以来,稀土不仅成频频出现在国内媒体上的热词,更成了与他国交流、合作乃至谈判的筹码。比如,中日外长就钓鱼岛问题进行会晤时,都没忘记讨论中日两国有关稀土的进出口问题。

  如今,国外的“叫嚣”情绪仍在升级。昨日,中国商务部网站刊载新闻稿称,欧盟贸易委员德古赫特在接受外电采访时重点提及了稀土问题。德古赫特声称,“目前尚不具备挑战中国稀土政策的法律基础,但欧盟将寻求其他的供货源。”德古赫特同时要求中国保证满足欧盟对稀土的需求。

  事实上,这般颇为“纠结”的表态不仅是欧盟的“专利”——早前,美国同样有过类似举措。从今年2月开始,相关协会、国会议员、行业机构就不断建议美国奥巴马政府摆脱对中国稀土的依赖,到海外或者国内开拓更多的稀土资源。但转眼之间,美国贸易官员又对外“放风”称,“将就中国的稀土政策上诉到WTO。”同时,美国的相关人士借助《纽约时报》等媒体称,“许多美国企业都对中国自2006年以来下调稀土资源的出口量表示出不满。同时,中国限制稀土资源出口的政策使中国的制造商获益,并让国外对手处于不利境地。”

  日本同样如此。最近,日本高调地与澳大利亚Lynas公司签署了供应协议,并对外暗示将摆脱对中国稀土的依赖。不过,日本官员仍高度关注着中国商务部的稀土出口配额变化及“中国停止对日本出口稀土”等传闻。根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日本从中国进口稀土1278吨,较9月的2246吨骤降43%。

  对于如此“纠结”的表态,孙立坚对记者表示,“美日所使出的各种伎俩,不过是为了在与中国的稀土博弈中取得‘好价钱’,并借助与其他稀土大国的合作和对中国的直接施压达到最终目的。”

  相关专家此前也告诉记者,“美日等国一方面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合作,逼迫中国放弃稀土出口收紧的政策,进而通过技术优势,逐步掌控中国一直以来无法掌握的稀土定价权;另一方面,通过国际上的政治施压,让中国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并以稀土为借口,掀起可能的贸易战等,以最终达到打垮中国的目的。”

  崔新生提醒,“其实,美日等国不缺稀土,甚至以他们的储备,3年之内都可不需要从中国和其他国家进口稀土。他们的相关举动,只是需要通过稀土做个表态,给中国施压。”

  事实上,为了打压中国,美国和日本等国同样在中国周边的国家,如蒙古、印度和越南布局稀土资源,以进一步打压中国。

  回应

  决不封锁 仅是管控

  在美国、日本和欧盟频频拿中国“说事儿”的时候,中国多部门和相关官员对外作出了明确表态。

  10月6日,就在美日等国大肆炒作中国限制稀土出口和停止稀土出口传闻的时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有关稀土问题上表示,“对稀土加以管理和控制是必要的,但决不会封锁。”温家宝同时表示,中国不会把稀土作为讨价还价的工具,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世界的可持续发展。

  11月16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说,“根据海关数据,今年1月至9月,我国出口的稀土总量3.22万吨,平均单价为每吨1.48万美元。其中,对日本的出口量是1.6万吨,同比增长167%;对美国的出口量是6200吨,同比增长5.5%。”这进一步打破了国外媒体“以偏概全”的数据及种种不顾事实的言论。姚坚当日还指出,“建立全球经济秩序需要全球合作,希望有稀土资源的其他国家能进一步开发稀土资源,为全球产业,特别是高技术产品提供稀土。”

  日前,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在出席德国汉堡峰会闭幕晚宴时,就外界对中国稀土政策的质疑之声再次指出,“全球稀土资源并不短缺,但稀土供给结构存在问题。中国稀土的储量占世界的36%多一些,而中国稀土的出口占全球总出口量的90%以上;还有许多国家坐拥丰富的稀土资源,但拒绝开采和生产。”数据揭示了美国等国家的“自私”——统计显示,美国的稀土储量占比全球13%,但其几乎不开发国内的稀土资源,对外出口的稀土更是为零。这同样再次印证了专家口中“美国不缺稀土”的言论。

  就西方国家对中国限制稀土出口政策的质疑,马凯强调,中国政府为保护环境和实现资源可持续发展,对稀土的开采、生产和出口加强管理措施,“是合理的、必要的”。同时,中国在减少稀土出口过程中,“也遵守WTO规则,对国内生产进行压缩”。

  马凯还指出,稀土供应问题要靠全球共同解决,“在稀土的替代产品开发、稀土的清洁生产和高效利用方面,中国愿意加强与包括德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合作”。

  此外,中国稀土学会秘书长林东鲁早前也表示,中国控制稀土出口,“旨在保护资源与环境,有利于世界绿色产业的长期发展”。林东鲁说,中国稀土资源仅占世界稀土资源的30%,若不加控制,资源枯竭之时才是对世界绿色资源的重大打击,“现在正是其他国家和地区重新开采资源的好时机,建立稀土产业的国际竞争机制,而非中国一家独大,才能更有利于新能源技术的长久发展”。

  对策

  内治乱象 外谋价权

  中国以30%的储量供应着97%的稀土出口,其中凸显着一个现实问题,即97%的出口却难换稀土领域的定价权。再加上国内部分地区的乱象,稀土难以在相关领域“给力”我国经济。

  对此,安邦咨询日前发布的报告指出,“稀土是中国难得的具有定价权能力的战略资源之一,能否取得稀土定价权将对中国稀土乃至其他资源的影响至关重要。”安邦咨询还提到,中国能否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因外界的压力和变动而改变自己的稀土价格策略,同样是中国能否取得这场定价权之争的关键。

  “谋划定价权是中国肯定需要走的一步。”林伯强同样认为,“但在这之前,中国需要静观其变,先让稀土的价格逐步走高。比如,澳大利亚目前出口到日本的稀土价格肯定会高于之前中国的‘贱卖’价格。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是要跟随澳大利亚抢占日本市场,而是要紧紧跟随,待稀土价格走高后,再行动。”

  “总而言之,为了保证中国稀土话语权,在国际上,我们需要等待稀土价格的不断回暖;在国内,中国相关部门需要继续加快稀土市场的整合,同时相关的大型企业也需要积极参与配合中国相关的稀土政策。”林伯强说,“这样,中国才能从根本上保证自己的利益。”

  宋颂兴也曾对记者说,在稀土政策上,国家相关部门需要进行统一管理,实施统一政策,地方政府则需要加强对相关政策的执行力度。

  对于内部乱象,据报道,中国海关建议,“在进一步落实国家收紧稀土资源政策基础上,要合理开发国内稀土资源,从源头上杜绝稀土走私,同时鼓励企业开发稀土高端产品,提高稀土利用率。”

  分析人士同样看重稀土技术对中国控制稀土定价权的作用。资料显示,与当年不少国家出口的成品油一样,中国稀土的出口产品最主要的还是稀土氧化物和低端产品,而稀土元素中的金属钕、金属镧等,其纯度每提高1%,价格就会翻一倍左右,但相关的优秀技术主要为日美等国家所把持。因此,曾有专家告诉记者,稀土加工技术是中国争夺话语权的重要方向之一。

  此外,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市长呼尔查早先呼吁中国“尽快制定稀土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战略”,明确稀土产业与高新技术产业融合的发展方向,建立国家级稀土资源储备库,并加大对稀土基础研究的支持力度,组建稀土研发中心等科研机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