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商界》:记者探访华为家族化疑云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30日 16: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商界》杂志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一时间,“人事地震”、“清洗老臣”、“被逼离职”等词语枪林弹雨般猛烈地打在了华为和任正非身上。指挥着全球十万兵马冲锋陷阵的华为最高决策层EMT,到底掩盖着怎样的暗涌激流?

  □文/本刊记者 曹一方

  平静表象

  2009年10月27日上午,一条关于华为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关注。任正非为了给其子任平铺平接班之路,不惜以10亿元的赔偿金,请走华为元老、现任董事长孙亚芳。

  一时间,“人事地震”、“清洗老臣”、“被逼离职”等词语枪林弹雨般猛烈地打在华为和任正非身上。

  事实真的如此吗?这家在国际上纵横捭阖、直逼行业王座的通信巨头,究竟遭遇了怎样的内部动荡?

  《商界》记者从深圳市区出发,沿梅观高速大约半小时车程,来到华为全球总部的所在地——深圳南山科技园。顺着五和大道往南,华为总部A至L区的高大建筑分列马路两旁,让人迎面感到一种国际巨头的强大气场。

  时值下午工作时间,整个园区平静如常,偶尔有五六个挂着工牌、拿着文件的年轻员工,表情轻松地从马路这边的园区出来,又径直走进马路对面的园区。内部高层的动荡和外部舆论的纷扰,对华为员工没有产生丝毫影响。

  华为总部行政中心A区都是戒备最为森严的一个区。在五和大道上开的门,仅留了两条一进一出的车道,没有设置步行道,门边有笔直站立的警卫把守。

  与其他区壮观的现代建筑不同的是,采用独特仿古风格的A区,整个建筑群宏伟、庄严,颇有古代王宫之风。据传,这里最初修建时,因为不够气派,已经启动了的工程,被下令推倒重修,才建成如今的规模。

  当天下午3点,就在《商界》记者跟一些华为员工交流的同时,A区内紧急向外界发出一份声明,措辞严正地称:关于华为公司高层变动的消息,纯属凭空捏造的谣言,与事实完全不符,是对华为公司的恶意中伤。

  声明一出,风波又起。一些舆论甚至认为,华为这是欲盖弥彰。

  那么,这座指挥着华为全球十万兵马冲锋陷阵的最高指挥所,此时此刻在严肃而安静的外表下,到底掩盖着怎样的暗涌激流?

  释权暗流

  现年50岁的孙亚芳与66岁的任正非已默契联手18年,打下华为的壮阔江山,业界一直有“左非右芳”的美誉。

  孙亚芳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之前在国家机关从事通信工作。当时的华为面临很大的资金困难,孙亚芳动用自己在国家机关的关系,帮助华为贷款渡过难关。对于华为,她有雪中送炭之恩。

  1992年孙亚芳进入华为,先是做培训部经理,后到长沙做办事处主任,其后主管市场,逐步升任为主管市场和人力资源的常务副总裁。1998年,由于孙亚芳口才和风度俱佳,任正非提议孙亚芳做董事长,负责外部的协调,本人则做总裁,专心做内部管理。这实际上就确立了任正非是第一把手、孙亚芳为第二把手的华为高层管理模式。

  一直以来在外界,人们更多看到的是孙亚芳的身影,而向来不喜社交的任正非则身居幕后,成为国内最神秘的企业家之一。在内部,任正非对身边的所有高管,包括创业元老都是直呼其名,唯有对孙亚芳,敬称“孙总”。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孙亚芳最终离开的结局,火山般地呈现在公众面前,令人唏嘘。但鲜为人知的是,这只是华为内部高层大换血的最后一步棋。

  暗流早已开始涌动。

  EMT是华为日常经营的最高责任机构,其成员不多,都属于华为最为核心的高层,都是在华为工作10年以上的元老。因此,EMT成员一直相对稳定,之前的一份8人名单是:孙亚芳为董事长;费敏主管产品与研发;洪天峰主管运作与交付系统;徐直军主管战略与市场;纪平主管财务管理;胡厚昆主管销售与服务;郭平主管终端、战略合作、法务和信息安全;徐文伟为欧洲地区部总裁。

  有熟悉华为的人士称,任正非在2007年就提出让任平进入EMT,当时费敏提出反对,徐直军、胡厚昆和纪平附和了费敏的反对意见。

  遭到一片反对的任正非,当时将这项计划搁置了。费敏此后反而得到重用。

  但蹊跷的是,此后不久费敏因为压力过大,工作停滞了下来,随后渐渐淡出核心决策层,直至离职,个人信息从华为ID系统中被删除。而另一位当初的反对者纪平,也于2009年交出财务管理的实权,转任首席健康官,逐渐淡出EMT。

  这一来,在EMT成员中,当时附和反对任平接班的徐直军和胡厚昆,也就不再执意反对了。然而,这样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太久。

  EMT一般每月开一次例会。在2010年9月的例会上,任正非再次提出欲引任平进入EMT,不料再次招到一片反对,这次的反对者包括董事长孙亚芳、徐直军和胡厚昆等。

  冲突的反应很快出现。9月底,国庆长假前,华为管理层正式公示,由丁耘接任徐直军分管战略与市场;余承东接任胡厚昆负责销售与服务。这意味着徐、胡两人正式出局。

  在这种极为尴尬的环境中,接任纪平担任CFO的梁华也提出离职,其职务将由任正非女儿、担任华为监事的孟晚舟接任。如无意外,孟晚舟也将同时进入EMT。而另一位老臣洪天峰,也一直处于放长假的状态。

  唯一不同的是徐文伟。在华为内部,他与徐直军被称为大小徐总,但与徐直军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他对任平进入EMT表示全力支持。原因很简单,华为内部众所周知,徐文伟是任正非的女婿,与孟晚舟是伴侣。

  在EMT中,反对任平进入EMT的孙亚芳已是独木难撑,离开成了必然结果。知情人士透露,孙亚芳的离职协议已经草拟完毕。对于她未来去向,却众说纷纭。有说法是直接退休,也有说法是出任华为大学名誉校长,或调至员工健康中心。

  至此,新一届的EMT班子已成雏形,其成员将包括任正非、徐文伟、丁耘、余承东、彭志平和孟晚舟,以及也可能进入的任平。

  任家晚辈

  2010年10月11日,就在华为EMT风云突变之时,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的中国国际通信展上,华为参展团中出现了一张年轻的面孔。他就是任正非的独子任平。

  EMT大换血、任平现身北展、孙亚芳离职,种种信息联系在一起,外界不由得得出了“任正非为了任平上位而清洗老臣”的推测。

  任平在华为内部叫“孟平”,工号为8888号。他与孟晚舟均为任正非与前妻孟某所生,在进入华为之后都改随母亲姓。但是,华为内部系统所有员工的工号和信息都可以查询,也很快就成为大家共知的秘密。

  孟晚舟在华为很低调、非常平易近人,如果不是有人刻意介绍,与她接触很久后都不会知道她是任老板的女儿。

  据已从华为离职的前副总裁刘平回忆:孟晚舟中学毕业后就在公司前台当接待员。因为长得有几分相似,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任正非的女儿。她待人随和,毫无老板女儿的架子,还非常勤奋,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最后拿到了天津南开大学的博士学位。

  孟晚舟主要在华为财务部门工作,历任华为财务部副总裁、华为香港公司销售总监、财务总监等,至今在华为已经工作16年以上,算是华为的元老之一。由于她有丰富的财务工作经验,加上前期铺垫比较长,对于她接替CFO一职,华为内部几乎没有异议。

  同是任正非的子女,为什么儿子任平却遭到这么多反对之声?

  一些华为老员工向记者透露:任平中科大毕业后,并没有进入华为,而是在广州开了一家工程公司,专门承包华为基站、机房的安装项目。按规定项目承包本来要通过招标环节,但华为广州分部的人都知道这层关系,就跳过了这一环节直接把工程交给任平。

  不久后,任平进入华为,先后在市场部、采购部和中试部等多个部门工作积累经验。这家工程公司也就不复存在了。

  任平在中试部工作期间,中试部总裁李晓涛曾给任正非写了一份《关于任平在中试部工作的总结》的报告。任正非随即把这份报告转发给所有副总裁,还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大意是:任平在公司工作期间,得到大家的帮助和支持,我代表任平向大家表示感谢。

  据前华为副总裁刘平回忆:收到这封信时他还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老板怎么这么客气呀。后来才明白,老板发这封信的目的,是想看各位副总裁的反应。结果没人给老板回信,老板很不高兴。

  在刘平看来,任平并没有他姐姐孟晚舟那么勤奋,不过他继承了任正非的霸气。有一次,他在办公室里大声地给他爸爸打电话,说:“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考试我有一门课考了60分。”还有一次,他推荐一个朋友到项目组工作,被李一男拒绝,他拍着桌子大骂李一男。

  在越来越接近华为EMT、甚至接班人的道路上,外界看来不羁、骄横的任平,自然会遭到众元老们的重重阻碍。

  然而,极其崇尚IBM管理理念的任正非,却似乎怀揣着这样一个故事:老沃森一手创办了IBM公司。但无论人们怎么劝说,老沃森在他的任期内就是不把IBM上市,他在等待他的儿子小沃森成长。小沃森在小的时候是个小混混,吃喝玩乐,到处闲逛。到了30多岁的时候才回到IBM公司。从公司销售员做起,在公司各个部门都工作过,最后在40多岁的时候,接过老沃森的班。小沃森上任后,大胆改革,组织开发了几款新型的计算机,一举奠定了IBM在计算机领域的霸主地位,并成功地带领IBM上市。

  “尽管任平没有位居高层要职,但由于在华为多个基层工作过,对华为基本业务极为熟悉。”一位华为老员工透露,外界对于任平的业务能力,存在一定程度的误解。或许,任正非内心希望的,正是IBM的这段历史,能在华为重演。

  接班之谜

  任正非既是华为的创始人,也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一个标杆;华为目前年销售额高达上千亿元、净利润超过180亿元,排名世界第二、直逼龙头爱立信。华为谁来接班,对于绝大部分中国民营企业,都有样本意义,自然备受瞩目。

  有趣的是,关于接班人的猜想,在华为内部是一个公开而严肃的话题:

  “如果任总退休了,华为的好日子还能继续下去吗?”在华为内部员工交流的“心声社区”论坛上,这则帖子从2010年初开始就被置于论坛推荐的头条,至今已经跟帖近1800条,足有35页。

  这条帖子直指如何让接班过程体现公司制度化、流程化的管理理念。

  “任总之后,华为再无传奇。”华为一位员工跟帖表示,“老板的强势,造成了公司过分依赖人治,也造成了公司缺乏有魄力的接班人,比如李一男出走。一个好的公司应该是一个少了谁都行的公司。”

  但也有另一种声音,不少员工认为:“任总早已建立了公司董事会制度,就是EMT;他定下宏图,EMT去指定规划执行,现在任总更重要的角色是精神领袖。”

  1998年任正非曾在《华为的红旗到底能够打多久》一文中提到:“我们要逐步摆脱对技术的依赖、对人才的依赖、对资金的依赖,使企业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建立起比较合理的管理机制,慢慢地淡化企业家对企业的直接控制。”

  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华为才成立了EMT。这被外界认为是华为从任正非的个人意志主导向“群体接班”转变的一大铺垫。

  就在“孙亚芳离职事件”曝出的2010年10月27日当天,一位华为员工在论坛上留言:“过去22年,老板的最大贡献不是让华为变成了拥有10万人的公司,而是为华为打造了生存的出路:制度化和流程化。”

  根据《华为基本法》的对接班人的要求:我们要制度化地防止以后公司的接班人腐化、自私和得过且过。当我们的高层领导人中有人利用职权谋取私利时,就说明我们的干部选拔制度和管理出现了严重问题,如果只是就事论事,不从制度上寻找根源,那我们距离死亡就已经不远了;以及关于华为接班人产生的规定:华为公司的接班人是在集体奋斗中从员工和各级干部中自然产生的领袖。

  拟定《华为基本法》的1996年,恰好是华为从创业阶段向发展阶段过渡的时候。它体现了不少对企业发展阶段的思考,但又似乎比较明显地带有决策者的个人理念色彩,甚至有“家法”的意味。

  如今,华为迎来辉煌,此法是否还具有约束力?

  2010年4月,华为首次对外界公布了股权结构:截至2009年12月31日,华为控股的股东包括深圳市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持股98.58%,任正非持股1.42%。

  如果这个股权结构属实,任正非仅以如此微弱的持股来指定接班人,无疑是极为困难的事情。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股权结构,使得华为最可能采取的接班方式是“群体接班”,而其背后就是著名的EMT。

  在最近一次的内部讲话中,任正非对员工说:华为又不是朝鲜,华为的文化基础是任人唯贤,而决不是任人唯亲。是大家拼命拱,才拱出了华为的今天。

  他还说:我们正在攀珠穆朗玛峰,往上爬的时候每一步都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生命的代价……我们在攀珠穆朗玛峰过程中是没人帮我们的,每一步都是痛苦的,别指望鲜花。

  我们很难知道,他说的“代价”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心中有着怎样的痛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