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股票 >

中小板成超级富豪乐土 A股制造9个百亿家族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7日 07: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中国的股市发展太快了,我们的富豪榜上有很多股市运作非常成功的资本大鳄。”早在5年前,年年炮制富豪榜的英国小伙胡润就曾感慨,这里的财富来得太快。但令胡润没想到的是,5年后的2010年,股市中的财富才来得“最快”。

  2010年,中国股市一共发行349只新股,募资总额创下历史巅峰的同时,还批量制造了亿万级富豪家族。截至2010年底,A股市场上财富超过四亿元的家族达到288家之多。而仅仅在过去的一年,就诞生了9家持股市值超过百亿元的超级富豪家族。

  他们分别是:海普瑞(002399)的李锂、李坦夫妇,去年底持股市值400.75亿元;荣盛石化(002493)的李水荣家族,持股市值219.13亿元;科伦药业(002422)的刘革新家族,持股市值150亿元;九州通(600998)的刘宝林,持股市值130.77亿元;章源钨业(002378)的黄泽兰家族,持股市值130.76亿元;爱施德(002416)的黄绍武,持股市值125.16亿元;正泰电器(601877)的南存辉家族,持股市值106.3亿元;亚厦股份(002375)的丁欣欣、张杏娟夫妇,汉缆股份(002498)的张思夏,持股市值均约百亿元。

  整体来看,超级富豪主要集中在盛产民营企业家的中小板公司。这主要是由于创业板公司股本普遍偏小,创业者们由此带来的财富虽然众多,但难以支撑起百亿富豪。而主板公司的“块头”又太大,自然人持股也相对较少,这使得中小板公司天然成为超级富豪们聚集的乐土。

  传统消费行业盛产超级富豪

  IPO狂热同时带来泡沫隐忧

  20年前的小作坊如今“一夜暴富”,令很多人忽略了其成长的艰辛。而当默默无闻的创业者,一跃成为镁光灯下的焦点后,最先伴随他们的也总是突如其来的质疑之声。其实,仔细看看这些50岁左右的超级富豪们,他们哪一位不是在自己执著的领域摸爬滚打20年以上?做到业内第一,之后,企业家们才有“致富”的可能。

  时刻处于质疑漩涡

  当默默无闻的创业者,一跃成为镁光灯下的焦点后,最先伴随他们的总是突如其来的质疑之声。

  来自生物医药行业的海普瑞,创始人李锂夫妇就堪称超级富豪中最具争议人物。很多人都难以理解,一个做加工猪小肠提炼原料生意的公司,怎么可能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医药公司?而且还以148元/股的超高发行价高调“露富”。

  其实,如果客观谨慎地描述海普瑞,可以这么说:它是一个本土工程师创办的药品原料企业。创始人李锂、李坦夫妇20年来只钻研一门技术——从猪小肠中制取肝素钠、胆红素,并最终掌握了一套独特的、立足本土原料市场的技术工艺,生产出的产品在全球范围内销售,并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

  此外,爱施德的实际控制人黄绍武,在上市前后也曾遭来一片炮轰。先是招股说明书中披露黄绍武与另一家同业上市公司天音控股(000829)的总经理黄绍文为亲兄弟,引起了市场对其存在“内幕交易”和“商机让渡”可能性的担忧。随后,业内人士发现,爱施德主营业务中有70%以上为代销三星手机。对单一产品过分依赖,令投资者对其成长性表示堪忧。“仅凭代理品牌手机业务也能登顶富豪榜?”多数投资者认为,这样的财富来得太容易,也太快。

  一群能“整”的人

  在实验室里能“整”出东西;在市场上能“折腾”。超级富豪家族的领军人物还都具备这样的气质。

  章源钨业的掌门人黄泽兰就属于能“折腾”的一类。有人这样描述黄泽兰的发家史:11岁开始放牛,29岁尝试挖钨砂。1994年,39岁的黄泽兰先后购买了两个钨矿,自己当矿长。但与别的小矿主不同,黄泽兰瞄向的是钨深加工。

  2000年以后,钨价疯狂上涨,黄泽兰领导的章源钨业就在这几年迅速做大。其最为经典的一句话是:“黄牛和猴子有什么差别?黄牛擅长的是低头做事,而不是像猴子一样四处蹦蹦跳跳。和我谈技术、谈生产,这个我在行,但让我说事迹、讲抱负,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对于李锂来说,沉醉在实验室里远比当“首富”更有意思。1984年,还在成都科技大学高分子化学专业上大三的李锂就休学研究肝素钠,“我们这些学理工科的都觉得要整出点技术、产品,中国才能发展。”李锂称,创业板公司硅宝科技(300019)的掌门人王跃林,是其大学同宿舍“睡在上铺的兄弟”。利尔化学(002258)的股东黄世伟也是李锂的大学同学。“我们都是在实验室里能‘整’出点东西的人。”李锂称,直到今天,他也不明白148元发行价意味着什么,生活并没因成为“首富”而发生变化。

  20年前的那些小作坊

  如果时光退回到20年前,这些百亿富豪家族还有这样一个特征,其经营的产业最多也就是一个小作坊。登陆资本市场带来的“一夜暴富”效应,令很多人忽略了其成长的艰辛。但成功永远都不是撞上的,没有任何一个富豪家族能够在“一夜长大”。

  几十年前,正泰电器的创始人南存辉只是个修鞋匠。1984年,刚满20岁的南存辉和小学同学合伙创办了温州市乐清求精开关厂,这是正泰电器的前身。1991年,南存辉与同学分道扬镳,与美商合资成立了一个中外合资企业,取名“正泰电器”。南存辉把弟弟、妹妹等4名亲属揽入正泰,成为股东,南氏家族企业雏形初现。

  汉缆股份的领路人张思夏在几十年前则是一位憨厚朴实的村委书记。为了能让村子摆脱“荒岭薄地不打粮,少吃缺钱光棍多”的穷困境地,28岁的张思夏带着东拼西凑来的3000元钱,办了这家村办工厂。如今,汉河牌电线电缆已是中国驰名商标,汉缆股份也成为国内电线电缆行业高压超高压领域的龙头企业。

  此外,荣盛石化的实际控制人李水荣,22年前以一个8台织机、20多名职工的小织布厂起家;九州通的掌门人刘宝林,26年前经营着镇供销社医药商店;亚厦股份的丁欣欣,1985年的时候只是个有良好手艺的木匠……敢想、敢做、敢折腾,当小作坊在行业中做到龙头老大,一旦资本市场召唤,这些领军人就如同鲤鱼跳龙门一般,迅速成为超级富豪。

  最有钱的传统消费行业

  在福布斯富豪榜和胡润的百富榜上,富豪们所从事的行业曾呈现这样一个特征:地产、能源和IT比较容易赚钱,这里聚集的富豪众多,但财富势均力敌。而真正盛产超级富豪的地方则属于传统消费行业,如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新希望集团刘永好、苏宁电器老板张近东、比亚迪老板王传福,这些进入富豪榜前几位的大佬,无一例外均与传统消费行业有关。

  A股新增的九大百亿富豪家族,如果从行业上来看,竟也与这一趋势吻合。他们经营的企业更类似于大消费行业下的更细分行业。丁欣欣、张杏娟夫妇经营的亚厦股份属于装修装饰业,其在高端装饰市场具有领先优势,年营业额目前已超过30亿元。爱施德的主营业务为移动通讯产品、电子消费产品及相关配套产品的购销与代理,至去年9月30日的主营业务收入高达81亿元。

  此外,科伦药业主要从事大输液系列药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著名私募基金经理但斌曾这样评价刘革新,其更像医药领域的“任正非”或“王传福”。而海普瑞的上市则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个医学名词——肝素钠,这是一种广泛运用于外科手术的抗血凝药物,尤其是血液透析的支撑性药物。据说,肝素钠的价格比黄金还贵。

  ■财经晨谭

  巨额财富背后的泡沫

  尽管只是“纸上富贵”,百亿级别的超级富豪家族带给投资者的视觉感官还是太过震撼。一位对冲基金经理在去年底就发出过这样感慨:“几年前,身边身家过亿的朋友能够轻松进入福布斯富豪榜。如今,这样的身价至少翻十倍,还不知能否进百强。”

  创业确实艰辛,但巨额财富过于刺激投资者的眼球,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忽略前者而关注后者。其实,仔细看看这些50岁左右的超级富豪们,他们哪一位不是在自己执著的领域摸爬滚打20年以上?做到业内第一,之后,企业家们才有“致富”的可能。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去年资本市场上的这场“造富运动”过于狂热,这使得我们清晰地看到,企业家们巨额身家的背后,明显有IPO泡沫为这些富豪们虚增的“纸上财富”。换句话说,新股不断刷新的发行价和发行市盈率纪录,成就了这些超级富豪,让他们的身价倍增且带有些许泡沫。

  一位创投公司合伙人曾这样形容资本市场上的富豪:“首富就是一个符号。它代表资本市场对你的一个认可,是大家给你的一个掌声。这个掌声可以持续5分钟、10分钟,但不会一直鼓下去的!”这是一种从容、淡定的心态。而富豪们是否也应该思索一下,怎样让掌声持续下去?最起码,带着泡沫是不行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