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经济半小时]消失的湿地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7日 22: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bdbd6e1e66647abb6035cb8b222c7dd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进入[经济半小时官网]>>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今天我们关注湿地。湿地被成为“地球之肾”,它在净化环境、分解毒素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在环境压力大幅增加的城市中,能守着湿地生活,相信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在很多地方,当地政府都把湿地保护起来,建立公园,保护环境也造福一方百姓。但是我们在大连泉水湿地看到,短短两三年时间,原本6平方公里的湿地只剩下不到2平方公里,大连市区居民赖以维持生态平衡的最后一块湿地正被泥土和垃圾吞噬。

 

泉水湿地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还没到泉水湿地,路上一辆接着一辆的大型自卸卡车就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那些卡车载满了土块和石头,尘土飞扬,往来穿梭,繁忙异常。随着卡车,记者转到一个山头上,眼前的景色让人惊叹。一群海鸟刚刚落在水面,它们打算在那片沼泽觅食、休息,度过一个下午,阳光洒在水面,一片恬静安详。而另外一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工程车繁忙进出,一车车沙石甚至垃圾被倾泻进海里,蚕食着水面。水土交界的直线将同一片区域划分成两个世界:一边万鸟齐飞堪比仙境,另一边是尘土飞扬好似沙漠。唐在林告诉记者,他已经记不得那是他第几十次来到泉水湿地了。走在已经夯实的工地上,他无比痛心,就在他的脚下,半年以前还是一大片礁石和滩涂,他告诉记者,从2009年12月开始那里的填海工程就已经悄悄开始,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大张旗鼓,只是每天晚上偷偷的施工,然而就在最近几个月,施工越发迅速,记者所在的这片空地就是最近完成的。

 

唐在林 大连市环保志愿者协会负责人

 

唐在林:正式开始填这个地方应该是2010年的十月份以后,就用了两个月时间填呈现在这个样子。

 

眼看大片滩涂海域消失,唐在林非常着急,这天,他在填海工地周围发现了大量垃圾,有的地方地表已经裂开,地缝中向外冒着白烟,气味刺鼻,显然是地下埋藏的垃圾已经发酵自燃。在现场,还发现了大连输油管爆炸后,用来清理油污的草垫子和裹着头发的丝袜。

 

唐在林:这是7.16期间,志愿者收集的头发和丝袜,放在海滩上清理油污,去油污用的。

 

从2010年初,志愿者和当地居民不忍看到湿地被破坏,多次找到规划局要求对湿地进行保护,2010年8月份,大连市规划局开了一个听证会,提出了一个保护鸟类栖息地的方案。

 

唐在林:论证会同意我们保护这个地方  但是把这个范围明显减小了,这个湿地原来的面积在6平方多公里,但是在我们准备改造,准备保护的时候,仅存将近两平方公里左右,给我们规划的时候就给我们0.5平方公里,后来在我们要求下就增加到1平方公里。

 

唐在林告诉记者,所谓的这一平方公里,其实主要是水道,而且,填海完成后,这两边都会建起工厂和码头,即便留下这一平方公里,湿地本身也是很难存在下去的。

 

姜长阳 辽宁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姜长阳:在原来的湿地周围,大量建工厂,湿地是难以行使它的功能,因为作为生态系统,整体上是很脆弱的,一旦湿地生态系统中生物链被人工破坏以后,人为要恢复那是很难的。

 

十几名志愿者再次来到大连市甘井子区,检查他们两个月前布下的铁丝网。志愿者用一条带着蒺藜的铁丝围起了那片湿地,铁丝下面是一堆由垃圾筑起的矮墙。

 

徐巍巍  环保志愿者

 

徐巍巍:当时我们种树的旁边倒了一些汽车配件垃圾,后来我在想,这些垃圾我们运不出去,我们可以作为一堵墙来挡住别人来破坏,最主要破坏者就是填海,我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用垃圾来封堵,可能他们有个铲车就铲走了但是我希望我们这种,用志愿者的话说,说屡败屡战的行动继续坚守着,因为这是大连城区最后一块发挥着肾和肺叶功能的湿地,我们应该保护。

 

经过检查,布下的铁丝网有一条已经被破坏了,在志愿者想尽办法保护湿地的这一年里,填海的车辆也从未停止过向海里倾斜泥土,湿地面积相比2010年初又减少了40公顷,礁石滩涂基本消失。

 

邹德秀 环保志愿者

 

邹德秀:很伤心,很悲痛很悲壮的感觉,我们付出那么多努力,把这湿地也没保护住。

 

主持人:短片中志愿者用细铁丝抵挡填海造田的举动有些螳臂当车的意味,但是他们依然在坚持,因为湿地一旦被破坏就几乎不可恢复。1992年中国加入了国际《湿地公约》,国家林业局专门成立了“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负责推动湿地保护和执行工作。2004年以后,国务院、辽宁省和大连市先后出台了“湿地保护条例”。泉水湿地就在保护之列,但是我们遗憾的看到了尘土飞扬、车辆轰鸣的填海工程。那么,到底是谁不顾各级政府的法律法规,在堂而皇之地填海破坏湿地呢?

 

孙照贵,是泉水湿地所在地前盐村的党委书记。按孙照贵的说法,整个地区的填海工程就是由他们村委会负责申报、招标并监督施工的。当得知记者是对填海破坏湿地进行调查时,孙照贵的第一反应让记者十分意外。

 

孙照贵  大连市甘井子区前盐村村委会党委书记

 

孙照贵:它就不是湿地。

 

在孙照贵看来,那里并不是湿地,而泉水河的入海口也不过是一条臭水沟,目前实施的填海工程其实是对臭水沟的开发利用,跟任何部门都没有关系。

 

孙照贵 大连市甘井子区前盐村村支部书记

 

孙照贵:都不敢来执法,你叫他来,你叫林业局来,你随便叫,林业局你敢不敢来,他要来我打他,我就这样讲,实际上他不敢来。

 

那么泉水湿地到底是不是湿地呢,带着填海区域的卫星照片记者找到了辽宁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的姜长阳教授。

 

姜长阳  辽宁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教授

 

姜长阳:介于陆地生态系统和海洋生态系统之间的生态系统叫做湿地,如果具体的讲不论是淡水的还是海水的,是一年四季都有的,还是临时的,凡是有水的地方,水深在六米一下的区域都叫湿地  典型的湿地有海岸湿地,河流湿地,人工水域湿地等多种类型。

 

记者:那这个区域算是湿地吗?

 

姜长阳:这个泉水的入海口的这个区域属于大连区域典型的大连近郊的典型湿地,属于河口湿地。

 

记者:有人说这个地方不属于湿地

 

姜长阳:这个块不仅属于湿地,而且是大连近郊的最大的湿地。

 

记者:您说这个湿地的身份需要有争议吗?

 

姜长阳:这泉水入海口的这块湿地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他就是湿地,就是湿地。

 

在大连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泉水湿地的身份也得到了认可。按照有关职能部门的权责划分,大连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是大连地区的湿地保护主管单位,不过站长宋泽民告诉记者,他们从来就没有接到过关于在泉水湿地施工的报告。

 

宋泽民 大连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长

 

宋泽民:开发,如果要是项目应该立项。

 

据了解,按照国家规定,填海面积50公顷以下的工程必须要由省级海洋渔业局做环评核准,50公顷以上的则必须由国务院审批。

 

把立项的手续向林业局进行申请,林业根据条例规定,按照你的申请,第二个请专家评估,专家评估之后,认为这地方可以上项目,而且这个上项目同时,又保留湿地的一部分,利用和保护这个关系要处理好,在不破坏湿地的情况下,允许发开设项目,但这个项目,恰恰没有这个程序,所以也没有履行这套手续,所以致使一方填海。

 

泉水湿地为什么未经审核,却被填海了呢?再次来到泉水湿地,记者看到,推土机正在一车一车的向被包围的水里面倾倒建筑垃圾,在水边还能看到清晰的工业垃圾。不过对于这个工程没有取得手续的说法,村支部书记孙照贵却表示,事情并非如此,他们已经得到辽宁省海洋与渔业厅的批复了。

 

孙照贵:预审批复了,就是预审批复完了,做环评嘛,环评出了马上可能是十四五号开始干。

 

那么,泉水湿地到底有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复呢?记者随即拨通了辽宁省海洋与渔业厅的电话,向工作人员咨询。

 

记者:他们说刚刚拿到预审批复

 

工作人员  辽宁省海洋渔业厅海域管理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预审不叫批复,叫预审意见

 

记者:预审意见和海域使用证有什么差别?

 

工作人员:预审意见这个就是审批程序的一个阶段的一个东西,提出申请,提出用海申请可能是甘井子区直接就是布局吧,像大连市海洋渔业局提出申请,然后大连市海洋渔业局给他们一个初审意见,他拿着这些意见还有相关的申请材料,到省厅提出用海的预审,提出申请我们提前审核手续是不是符合相关的管理规定,出一个预审意见,然后根据预审意见开展相关工作,譬如说到发改委立项,做环评,论证啊,其他的工作,和这个到批复还有很多的手续什么的。

 

记者:也就是说预审意见不代表批复了?

 

工作人员:不是不代表根本就不是批复,因为我们厅没有批复的权力,是省政府批。

 

记者:他一般的意见会说这个原则上允许或者不允许这样的话吗?

 

工作人员:没有允许不允许预审意见也不允许他施工,他必须拿到海域使用权证书才能在这个地方施工。

 

看来泉水湿地并非向孙照贵所说属于合法开发,而是在没得到监管部门批复的情况下就擅自开工建设了。

 

孙照贵:咱实实在在说啊,确实没有海域使用证,因为咱们现在做环评,项目着急,咱们也想边干边办手续,咱现在还没有批准手续。

 

主持人:在节目中我们看到,当地有关负责人站在湿地旁边却不承认湿地的存在,完全无视当地的法律法规,美丽的湿地正面临灭顶之灾。保护湿地的志愿者告诉我们,大连的泉水湿地是世界8大生物通道之一,一旦被破坏,从山东跨海到北方的候鸟就失去了食物供给,未来的生存空间岌岌可危。而更让他们担心的是,湿地破坏的不仅仅是自然环境,更可能给整个地区的几代人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而实际上不少危害已经显现出来。

 

 

见到大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在宋泽民的时候,他告诉记者,泉水河地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甜水套。那里以前打出的井水甘甜清冽,即便三九寒冬也不会冻手,居民家家都打井吃水。而这几年,井里打出来的已经变成了咸水。

 

宋泽民 大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长

 

宋泽民:湿地遭到破坏以后,湿地面积减少,湿地受到松动,海水倒灌加速,这个加快以后,我们的淡水面积后退减少,影响我们淡水的质量和生存。

 

不仅是海水倒灌,湿地周围的生物也在减少。2010年初,记者在采访时经常能见到前来挖蚬子等贝类的当地居民,那时候湿地尚未被破坏这么严重,在滩涂里面仍有不少海产品,而今年,当地居民告诉记者,已经几乎不可能再挖到什么东西了。

 

刘喜福 当地居民

 

刘喜福:我们老百姓有时候去挖点蚬子什么的,那时候有,现在几乎不可能了。

 

2009年12月到2010年1月间,那时候还可以看到大量的绿头鸭在海边栖息,海鸥更是数不胜数。幸运的是,当时记者还拍到了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白尾海雕。村民们说,鸟类的对生活条件非常挑剔,鸟类的多少可以直接反应一个地区的环境好坏。

 

当地船员以前鸟多的很,什么都有。

 

记者:你见过什么?

 

当地船员:见过仙鹤、天鹅也有,现在都少了

 

村民们说,去年成群的绿头鸭如今已经杳无踪影,更别提白尾海雕和天鹅了。辽宁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姜长阳告诉记者,鸟类的消失,自然环境的破坏都只是十分表面的影响,湿地是非常复杂的生态系统,如果被破坏,即便是科学家也难以预测未来可能发生什么样的灾难。即便是生物链破坏这一点,就可能对一个地区几代以后的基因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姜长阳 辽宁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姜长阳:如果湿地遭到大量的破坏,鸟类的种类,尤其是鸟类的数量会大量的减少,鸟类的数量大量减少,鸟类捕食的害虫也大量减少,害虫减少就会引起虫灾,引起虫灾就要大量的喷洒农药,大量喷洒农药,人们所吃的食物当中,空气当中弥漫的有毒有害的物质就会增加,对人们的身体就会造成伤害。

 

主持人:在泉水湿地的周围我们发现有石化厂、发电厂一些高污染企业,湿地的存在净化了周围石化工厂的空气,如同大连的城市之肾。然而我们在节目中看到在现场施工的企业没有合法手续,也没有经过环评,但仍然在理直气壮地非法填海。为什么这家企业如此底气十足呢?

 

主持人:地球上有森林、海洋、湿地三大生态系统,尽管湿地只覆盖了地球表面6%的面积,却为地球上20%的已知物种提供了生存环境,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中,拥有一块湿地已经变成一个近乎奢侈的事情。然而我们看到即使是志愿者拦起了铁丝网也不能阻止施工的机器。到底是什么驱使着施工企业面对民众的反对,以及湿地破坏后无法恢复的恶劣后果继续填海呢?

 

在填海工地上记者注意到,大部分工程车上都写着“宝荣”。记者查询了一下,发现这个宝荣基建公司就是前盐村的企业。孙照贵告诉记者,整个前盐村填海工程的设备使用和施工当时是招投标,中标的企业用的都是前盐存企业的设备。

 

孙照贵:我跟你说这么个事,村里招标出去的,村里拿钱,村里先拿钱给招标给别人,村里干部,村里拿钱,招标给地标出来,完了以后给你政府,就这么个意思。

 

记者发现,中标企业全部是村里的企业,此外村支部书记孙照贵还有一个身份是设备公司的前任老板。

 

孙照贵想当年是我的企业,我没当官之前是我的,现在是股份制企业,我是2001年,这个村里老支部书记退休以后,我是民选选出来,2001年选上来以后,我不干企业了,干个体户,不能选村干部,当官就当不了了,就改制了,改股份制企业。

 

记者:那现在大股东是谁呢?

 

孙照贵:大股东姓胡,俺儿子也有股份在里面,俺儿子读书回来,原先我的股份转给我儿子了。

 

孙照贵告诉记者,企业虽然是自己的,但是做这个项目关系到未来村里的收入,这个填海工程受到大连各级政府的重视,投资总额达到了近35个亿,以后每年的税收可观,按照大连市甘井子区的安排,项目的税收将会给村里分一部分。

 

记者:这个项目承办下来,咱们村里能得到什么好处?

 

孙照贵:村里能纳税的纳税,这个税收有分成,地方财政做大以后,能给村里带来养老、社保帮着村里。以后建起来了,可以解决我村里的就业,区里每年税收能给我村里返一点 村里能宽裕点

 

主持人:中国加入《湿地公约》的16年来,是湿地保护强度最大的16年,相当多的湿地进行了抢救性的恢复,但这依然难以阻挡湿地被破坏的步伐。根据近20年卫星遥感数据显示,我国湿地总面积已由1990年的36.6万平方公里减少到2008年的32.4万平方公里,减幅为11.46%。如果追溯到上世纪中期,湿地面积的减少更为惊人,大连湿地遭到破坏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那么导致湿地保护难的症结究竟在哪里呢?

 

专家告诉记者,泉水湿地只是被破坏的湿地之一,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火热,在漫长的海岸线和大片的沼泽湖泊边上,每天都有大量的湿地被填埋,盖成楼房。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全国湿地开垦面积达到1000万公顷,全国沿海滩涂面积已经削减过半,黑龙江三江平原的原有沼泽已经削减近八成,千湖之省,湖北省的湖泊锐减了三分之二,百分之56以上的红树林丧失,全国各类大小湖泊消失上千,众多湿地水质逐年恶化,不少湿地生物濒临灭绝,约1/3的天然湿地存在着被改变、丧失的危险。中国现存自然或半自然湿地仅占国土面积的3.77%,远低于世界6%的平均水平,且面积下降的趋势仍未得到有效遏制。

 

记者:您有没有想象过,如果中国湿地继续再消失,或者消失的越来越少,您能想象未来的环境是什么样子的?

 

姜长阳:未来的环境干旱、少雨、鸟类很少,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增多了,天气较热了,这些都是会造成的影响。

 

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院长单红军告诉记者,湿地被破坏,根本原因是缺少一个国家层面的湿地保护法对湿地进行保护。目前中国只是明确了36块列入世界湿地名录的湿地保护,然而除了这36块以外,中国还有3000多万公顷的无名湿地,他们一样在生态中发挥着作用,涵养着一方的水源,给无数的生物带来栖息和繁衍的场所。然而这3000多万公顷湿地目前没有明确的界定,规划者说这不是湿地,而保护者说这是湿地,界定不清导致湿地的保护非常困难。

 

单红军 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院长

 

单红军:地方政府在开发利用我们认识是湿地的地方,没有严格的红线,一旦有了这个红线以后地方政府可能不会跨过去,那么在这种是和不是大家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加上目前整个国家包括公民对湿地保护认识和意识不够强,所以发生现在这样一种状况。

 

目前我国的湿地保护主要是林业部门在牵头,然而牵头的角色很尴尬,湿地的保护归林业部门协调,然而填海却是由海洋渔业厅来审批,另外环保部门、农业部门都在不同的领域管理湿地。专家认为,这种多头管理带来的后果很可能就是都管都不管。

 

单红军:一个是我们法律规则规定的不是很清晰 或者是法律规定的比较有交叉  你授予不同的法律部门不同的执法权,有交叉容易造成大家扯皮。

 

主持人:目前,中国现存的自然或半自然湿地占国土面积的3.77%,远低于世界6%的平均水平。人为破坏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全国沿海滩涂面积已削减过半,黑龙江三江平原的沼泽失去近八成,“千湖之省湖北省的湖泊锐减了2/3,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反映出环境保护所面临的艰难境地。为了改变环境恶化的现状,胡锦涛总书记提出要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社会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已经成为社会各界人士的共识。近几年我们看到各地都在加大环保力度,环保风暴频繁刮起,目的就是纠正各地在经济发展中不顾环境、危及子孙的做法。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大自然需要我们的爱护才能生生不息的运转。事实上,环境保护和发展经济并不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体,爱护地球就是爱护我们自己。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