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消费调查频道 >

业内猜测食用油“限价令”或松绑 将出现补涨潮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5日 12: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国家相关部门首次大规模摸底食用植物油库存行动即将进行。记者昨天从国家粮食局获悉,发改委、国家粮食局、财政部等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将对上海、江苏、安徽、山东、湖北、广东、四川、陕西等8个省(市)进行为期10多天的全国食用植物油库存的“摸底”。业内人士表示,国家相关部门如此大规模的普查行动尚属首次,此举可能将为未来食用油调控政策的制定进行评估。 

  去年12月,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中纺集团和九三粮油四家小包装食用油企业被“打招呼”或“约谈”,要求至6月底前不得涨价。现时,6月份即将结束,“限价令”能否松梆?

  国家派出8个工作组分赴8个重点省市抽查

  据悉,这次国家相关部门派出8个工作组共232人,分赴8个重点省份抽查。“在前期企业自查和省级普查的基础上,国家有关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将对上海、江苏、安徽、山东、湖北、广东、四川、陕西等8个省(市)开展重点抽查。”国家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聂振邦6月21日在全国食用植物油库存联合抽查工作动员会议上表示,联合抽查是整个油脂库存检查工作的重要阶段,对于摸清全国油脂库存家底,夯实宏观调控物质基础,推动粮油库存管理上水平,实现粮油市场保供稳价和油脂行业科学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记者昨天从国家粮食局官网上获悉,联合抽查的意义之一是:推动油脂库存监管常态化、规范化,“一方面及时发现和纠正违反国家有关油脂库存管理法规政策的行为,另一方面将国家油脂库存监管的方法、标准和规范带到地方、带到承储企业,变成基层企业维护国家油脂安全、承担社会责任、强化内部管理的自觉行动,从而推动油脂库存监管的规范化、制度化、常态化,加快构建食用植物油库存监管长效机制,促进油脂产业健康发展,保障油脂供给安全。”

  据媒体报道,此次联合检查将重点检查中央储备油、国家临时存储油、地方储备油库存,以及包括中储粮、中粮、华粮、中纺在内四家政策性油脂承储企业的商品油库存。同时,对纳入粮食流通统计范围的其他企业的商品油库存进行摸底调查。

  了解食用油库存和供应才可决定限价令应否延长

  业内人士认为,国家相关部门如此大规模、隆重地派出8个工作组共232人,分赴8个重点省份抽查、摸底,可能与“限价令”即将松绑有关。据介绍,此前由于国内物价高企,为稳定物价,国家相关部门二度要求国内四大食用油企业延期涨价。去年12月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中纺集团和九三粮油四家小包装食用油企业被“打招呼”或“约谈”,要求在2011年“两节”及“两会”期间维稳价格,不得涨价。随后,在“两会”之后,相关部门再次约谈企业,要求涨价延期多两月至6月。现时,6月份即将结束“限价令”能否松梆?

  “类似这种普查每年都有,但像这次大规模对食用油调查还属首次。”华南粮食交易中心信息部副经理胡锋认为,联合小组主要是摸清各省市库存多少,“库存量的多少关系国家制定新的食用油调控政策。”

  “现在国家对是否收储、收储多少,是否能放开限价还有诸多顾虑。”昨天,中华油脂网分析师郭清保告诉记者,此次国家联合小组的调查,真正的意义在于国家要了解到底市场上有多少库存、对市场的供应能力等信息。据郭清保介绍,在经过去年、今年以来国家临储食用油多次抛售后,国家的食用油库存量已很薄弱,现在6月正是新油料如菜籽上市时,按照国家定的价格,今年菜籽的收购价为2.3元/斤,而去年收购价为1.9元/斤。新油料上市时本也是国家收储的时候,现在国家却处于“两难”之境:若是大量收储,上游市场供应量必然减少,一旦供小于求,将引发终端食用油价格上涨,“目前食用油的上游豆油、菜籽油、花生油仍在高位运行,小包装食用油企业成本压力都很大。”若是不收储,现在进口油脂价格也已在高位,而且现国家也确实需要补充库存以备用。

  “所以,国家相关部门需要一次大规模的摸底,了解目前市场的库存、供应情况,再决定是否将‘限价令’延长,以及再决定今年收储量定多少合适,要找到一个平衡点。”郭清保如是说。

  预测:限价令一旦松开将出现补涨潮

  据了解,在目前有关部门尚未明确松绑“限价令”时,国内食用油消费市场行情仍保持稳定。记者昨天从广州部分卖场获悉,他们近期暂时没有收到食用油供应商发出的“涨价”通知。在广州一家隆客多超市,记者看到多个品牌的食用油都打着特价标签,如金龙鱼调和油5升,促销价为63.8元,花旗花生油5升,促销价为61.8元。

  国内一家大型食用油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该公司一直认真执行国家调控政策,“至于接下来价格是否会上调,暂时还没有确切说法,但是肯定不会乱来。”

  华南粮食交易中心信息部副经理胡锋则认为,限价令已经到了最后期限,企业承受巨大的成本压力也临近极限,“再限价的结果会很严峻,而且即使限价,食用油价格要想通过国内调控降下来恐怕很难。”

  记者从部分食用油企业的财报中也看到,今年企业们的利润大为缩水。如“金龙鱼”益海嘉里一季度财报显示,该集团丰益国际小包装粮油产品销量同比增加32%,达到112.2万吨,该业务收入达到17.29亿美元,同比增长61%,但税前利润从去年同期的4650万美元减至今年一季度的3680万美元,减幅21%;税前利润率从去年同期的4.3%降至今年一季度的2.1%。

  东凌粮油(000893.SZ)同样受到限价波及。该公司财报显示,东凌粮油今年一季度营业总收入15.95亿元,去年同期为12.19亿元,同比增长30.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47万元,去年同期为2686万元,同比减少27.52%。“今年食用油企业的成本压力很大,都有成本上的涨价需求。”郭清保指出,目前上游油脂价格行情处于高位震荡期,现在豆油、菜籽油1.01万-1.02万元/吨,花生油为1.7万-1.8万元/吨,与去年年底价格差不多,但与去年相比,豆油、菜籽油上涨2000-3000元,花生油上涨近一倍。“一旦限价令放松,企业必定会申请上调价格,将食用油价格调整到合理的价位。”

  “若四大食用油企业限价令松绑,可能会带动整个行业涨价潮。”中华油脂网分析师金森森认为,与中粮、益海嘉里等粮油巨头不同,中小型企业并没有享受到国家“限价+补贴”政策扶持,国家对中小型企业没有限价,但中小企业贸然提价可能把原有份额也丢掉,因此目前许多中小企业都在苦撑。

  “从市场来看,预计在全球供需偏紧形势下,未来食用油价格应该是上涨的。”长期研究食用油价格走势的金森森如是说。

  记者 欧志葵 实习生 熊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