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中国种业未建立完整产业体系 专家建议免税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0日 18: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改革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8月底的寿光阳光耀眼,信俊仁,全国蔬菜之乡的农业局执法大队大队长,带着记者看菜地的表情活像一个农场主。 “我们这里种蔬菜,一个镇就种一个品种。”信俊仁告诉记者,而蔬菜播种面积高达80万亩,拥有蔬菜大棚40万个。寿光种子年交易量8000多吨,经营额近5亿元。

  虽然洋种子占整个寿光需求量的60%左右,但信俊仁对中国种子行业“面临灭顶之灾”的说法不以为然。

  关于如何在种业引进、利用外资,民间的争论已经得到官方高层的注意。中国种子贸易协会副理事长张孟玉透露,最近农业部、发改委等部门都在组织方方面面人士开座谈会讨论此事。

  寿光:买世界、卖全国

  信俊仁介绍,寿光人真正把蔬菜当产业发展肇始于20年前。“当时我们有个支部书记叫王乐义,从外面聘请了一个师傅来种温室蔬菜。”1998年10月,瑞士先正达海外公司与寿光市先农技术服务公司设立了中外合作企业寿光先正达种子公司。寿光由此拉开对外开放的大幕。

  如今,寿光市蔬菜种子行业经营模式已经发生转变。“过去是每家每户买种子,现在全部都是买苗子。种子公司也都在寿光建立了种苗基地,这样做既方便菜农,又转移了农民自身育苗的风险。”信俊仁说,如今寿光的种苗销售渠道越来越长了。“过去在我们本县市卖,现在用保温车运到河南、河北去卖,我们在外面也发展了一些种苗基地”。

  同时,寿光种子行业专业化和规模化的经营水平正在提高。产销两旺的局面吸引了世界许多知名蔬菜种子公司和国内各大院校及科研单位

  进入寿光建立种子示范基地和分支机构,进行制种、试验、示范和推广,为种子行业建立了信息交流、技术咨询、科学研究的平台,初步形成了蔬菜种子行业的“硅谷”。

  目前,寿光市具有种子经营资格的经营业户达300多家,种苗生产企业20多家。继先正达之后,荷兰瑞克斯旺、以色列海泽拉、纽内姆、安莎等种业巨头也在寿光积极布局,共设立种子分公司及示范基地30多家。寿光已成为全国的蔬菜种子集散中心。企业经营的蔬菜种子不仅针对寿光农民自身对种子的需求,而是“买世界、卖全国”,经营品种达1200个以上,从事生产经营人员达5000多人。

  “我们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寿光这个蔬菜品牌。”信俊仁的话充满感情。

  洋种子在中国

  张孟玉介绍,2008年,中国进口农作物种子1000万公斤,其中蔬菜种子就占700万公斤。伴随着种子进入中国的是外资种子企业。如今进入中国的有74家外资企业,世界前20强都进来了。根据中国法律,外资种子企业在中国经营种子业务必须成立合资公司,如果经营大田作物,外资不得控股。

  如果说率先进入寿光的先正达在蔬菜、农化、农药领域具有全球领先优势的话,世界第一大种子公司美国孟山都则在生物技术(含常规育种与转基因技术)领域具有同行难以撼动的地位。

  孟山都大中国区企业事务部高级总监孙晴介绍,1996年,孟山都将第一代保铃棉技术引入中国,并将该技术授权给美国岱字棉公司。随后,岱字棉公司分别在河北省、安徽省建立起两家合资企业,为中国农民提供抗虫棉种子。两家合资企业中方均为最大股东,孟山都并不直接参与种子的经营。

  2001年3月,孟山都与中国种子集团合资成立中种迪卡种子有限公司,开始在中国推广迪卡品牌的玉米及向日葵杂交种子。孟山都与中国种子集团分别占49%和51%股份。

  2005年和2007年,孟山都公司分别在全球范围内合并了美国圣尼斯(Seminis)蔬菜种子公司和美国岱字棉公司。而原美国岱字棉公司在中国两家合资公司中的的股份合并至孟山都,中方仍为最大股东。

  目前,孟山都在中国经营的业务包括:杂交玉米种子、抗虫棉及抗虫棉杂交种子、蔬菜种子(杂交)和农化产品。其中,杂交玉米种子所有品种市场占有率总和不到中国全国市场的1%;抗虫棉及抗虫棉杂交种子市场份额占全国棉花种植面积的不到1%;在中国市场上主要的15种蔬菜作物中,圣尼斯只有4种。在这4种蔬菜中,即使是所占市场份额最高的菠菜,市场份额占整个菠菜市场也仅有不到5%,其他几个蔬菜类别各自占市场份额不到1%。

  美国杜邦集团先锋公司进入中国比孟山都晚两年,在中国只经营玉米种子业务。目前,该公司在中国分别与登海种业和敦煌种业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登海先锋、敦种先锋,先锋公司均占49%股份。先锋公司中国区总裁刘石透露,先锋目前在中国生产和销售7个品种的玉米种子。按播种面积算,市场占有率估计在全国接近6%。

  转基因是魔鬼吗

  多年以来,转基因种子出口一直遭到质疑。甚至在德国地缘政治学家恩道尔等人看来,孟山都对阿根廷、巴西大量出口转基因种子是一个公司对两个国家的“阴谋”。

  对此,在孟山都所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中,记者看到这样的反驳: “全球范围内的科研与管理机构,如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粮农组织、英国皇家科学院、美国国家科学院等众多组织已明确阐明其观点:以生物技术方式生产的农产品已通过食品、饲料与环境综合安全的彻底的和全方位的评估。”

  据了解,孟山都第一次在美国推出转基因大豆是在1996年,到现在为止13年了,没有发生一起不安全事故。

  “对转基因技术的质疑更多地是代表了一些利益集团的利益,还有就是贸易保护问题等。”刘石直言。至于转基因技术与巴西的关系,刘石认为阴谋论是不成立的。“巴西改革开放20年,大豆产量增长了至少5~10倍,玉米总产量提高了 3倍。巴西过去不是一个农业强国,而现在巴西已经成为美国在农业领域在全世界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我觉得转基因技术对中国是非常有利的。”

  先锋种子事业部中国区生物技术研发、事务与法规经理王琴芳告诉本刊记者,中国国内如中国农科院、中科院、浙江大学等科研机构早已在从事转基因棉花、水稻、玉米、木瓜、杨树研究,而且转基因抗虫棉花、转基因抗病木瓜、转基因抗虫杨树都已经用到生产上了。1997年,转基因棉花开始商业化,目前已经占全国棉花总面积70%以上。

  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林敏说:“转基因技术是一个中性的技术,它就像刀子一样。刀子可以杀人,手术刀也可以救人。所以关键看人怎么用这个基因。其实常规技术也不一定安全的。市场上一些所谓的绿色食品,不一定比转基因食品好。”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副所长朱祯则呼吁:“中国应该把生物科研成果迅速运用到种业上,不能举棋不定了,否则放弃大好时机,得不偿失。”

  越开放越安全

  既然外资种子企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并不大,中国也并未向转基因技术敞开大门,外资威胁论从何谈起?记者发现,近一段时间持外资威胁论论者的论点基于一个假设:种子安全是粮食安全的第一道屏障,如果中国农民大面积使用洋种子,一旦中国与外资企业总部所在国关系发生变化,洋种子一断供,中国怎么办?

  对此,孟山都的表态是:孟山都是一家上市公司,严格遵循上市公司市场运作规则。孟山都的所有经营和管理行为根据市场经济规律,与政治无关。

  “种子产业是一个高度本地化的产业。任何一种外来的作物品种,如果没有经过本地环境的培育和适应,是无法在当地生长或取得竞争优势的。”孙晴说。“含有生物技术性的先进种子,与改善的农田耕作方法相结合,提高农业生产力,这些都将长久地扎根于中国的土地,成为中国农业发展进步的一部分。跨国公司无法控制已深深根植于中国土壤的任何技术或产品。农民是最精明的商人。他们只购买那些帮助他们获得更好收成的种子产品。孟山都与农民的关系是在中国分享成功,这与中外关系的问题是完全不同的。”

  “为了不受控制,你还搞小农经济,那么你没办法发展,如果你很弱的话,你在世界上没有办法竞争,你自然而然就被别的国家所控制。你为什么不想发展强大了以后反控制别人呢?”刘石说。

  “有人说外资种子公司进入中国,中国种业面临灭顶之灾。我国杂交水稻育种技术在国际上是领先的,我们要出口,是不是别人也面临灭顶之灾了?如果把这个夸大,还是过去的那种态度是不行的。粮食外交,我是不赞同的。主权是不能买卖的,粮食是能买卖的。国际上有便宜的就买嘛。国外的一进来就说灭顶之灾,就要拒绝人家进来,那这个思维上就出问题了。经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改革开放,就必须得开放,我先进我出去,你先进你进来,这是不存在灭顶之灾的。我们国产的抗虫棉,在印度、巴基斯坦、澳大利亚已经逐步要进去了,那就意味着孟山都必须要降价了。不然的话,中国的抗虫棉就要占据它的市场了。”林敏说,不能总是以一种冷战思维来看问题。

  说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商务部外资司服务业处处长吴宗弟感触颇深。“当年美国人老制裁中国,就是因为它在中国利益很小,它对你的出口占它出口总额的2%,你对它的出口占你的出口总额的40%。”

  专家指出现在的局面是越开放越安全。

  中国种业怎么办

  在刘石看来,中国种子企业与外资企业比,最大的差距体现在没有建立从育种到生产、销售、服务一整套产业体系。中国种子产业要发展,必须实现集约化、现代化、产业化。

  “集约化通过什么来完成?主要是通过市场化手段。市场化就要取消行政干涉,现在行政干涉太多了。”

  “现代化就是要从各个环节都提升水平。说到产业化,中国现在是研发归研发、生产归生产、销售归销售,没有服务。这四个要打通必须是以公司为主体进行组织,否则大家就只能是赚笔钱就跑。”刘石说。

  在此过程中,政府要做的是进行产业政策引导,建立统一审定标准和产品质量标准,扶持品质好、质量高的品种和产品,淘汰没有推广价值、简单模仿或同质化的品种和产品,而不仅仅是补贴。

  此外,就是关于知识产权保护。刘石说:“知识产权保护的影响不仅仅是研发这一块,它对整个产业链的影响是非常大,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保护。”

  “像种业这么弱势的行业,政府应该考虑对其免税,或者规定免税额必须投入研发。”中国种子贸易协会副理事长张孟玉建议。国内种子企业投入的研发资金不到销售收入的5%,有些甚至不到1%,而国外大型种业集团一般将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种子研发,有些甚至达到15%~20%。不仅如此,国内现在很多研发机构拿了国家的钱培育了种子之后,在利益的驱动下,自己在那里搞销售,跟企业竞争,这对企业是非常不利的。

  是否给国内种子企业一定的保护期?我们发现:凡是开放得较早的行业,都发展起来了。没有外力刺激的话,很难集聚和整合。”刘石说。

  “不能一味保护,盲目抵制,那样国内的也长不大。”林敏说。(文/萧三匝)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