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消费调查频道 >

立顿双重标准遭质疑:国产茶比进口茶多12项农残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8日 09: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本报记者 张汉澍 上海报道

  4月中旬,一份名为《2012年茶叶农药调查报告》掀起了茶界的轩然大波。该报告的制作方、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称,今年3月,其对立顿、天福茗茶、吴裕泰、张一元、日春、峨眉山竹叶青、御茶园、海南农垦白沙绿茶等9家品牌的18种茶叶进行了检测。送检结果显示,茶叶样本全部含有农药残留,检出的农药多达29种,其中超半数样本被检测出含有国家禁用的违法农药。

  这一报告迅速引发了行业质疑。4月24日晚,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秘书长吴锡端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对照国标,我们协会认为,此次绿色和平发布的报告中提到的所有茶叶都是合格的,完全符合中国国家标准。我们对报告本身是有疑问的。”

  立顿母公司联合利华北亚区副总裁曾锡文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其对报告本身的质疑:“报告发布后,我们与绿色和平进行过沟通,但是至今我们仍不知道绿色和平委托的检测机构是哪家,是否具备检测资质,采用了哪种检测方法,该方法是否严谨。他们仅仅提供了一个检测数据。”

  围绕着这份报告,一场声势浩大的茶界论战正在展开。

  茶企不买“绿色”账

  立顿在绿色和平的报告中被“着重点名”。报告称,立顿的4款样品中共含有17种农药残留,其中绿茶、茉莉花茶和铁观音样本中均检测出含有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高毒的农药,而这很可能会影响到饮用者的生育能力、胎儿发育以及损害遗传基因。

  4月24日,联合利华就此事发布声明回应称,立顿茶系列饮品完全符合中国国家标准中关于农药残留的规定,是安全和合格的产品。

  “报告中立顿4款样品的各项数据都是低于国家标准的,这说明我们的产品都是合格的。”曾锡文对本报记者说。

  记者将报告与国标GB26130—2010《食品中百草枯等54种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对照后发现,立顿被检测出的各项农药残留指标的确并未超过国家限定标准。例如报告显示,立顿绿茶中含有噻嗪酮0.08mg/kg,而国标的上限标准则为10mg/kg。

  “报告最大的硬伤就是概念混淆,要知道‘农药残留’不等于‘农药超标’,农药残留只要是低于国家标准就是安全的。”吴锡端对记者表示。

  据吴锡端透露,4月23日上午,中国茶叶流通协会与绿色和平组织举行了一次闭门会议就报告进行探讨,不过双方仍存在巨大的意见分歧。

  吴锡端坚称,被绿色和平点名的所有茶叶都是合格品。

  面对诸多质疑,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王婧对本报记者说:“农药残留不等于农药超标,在这一点上我们并没有提出过异议。不过,茶叶协会和联合利华认为,农药不超标就等于是安全的,这方面我们是不同意的。现在田间有上百种农药在使用,但国标仅仅对其中的30种做出了限定,那么其他的就完全是无害的吗?有大量科学研究表明,如果人体长期摄入农药,即便是小剂量,也会对人体带来潜移默化的伤害。”

  激辩中欧标准

  王婧告诉记者:“当时检测报告刚出来后,我们发现很多农药残留都无法在国标中找到限定标准,所以我们不得不找来了欧盟的标准作为比较。”

  记者发现,在立顿被测出的17种农药残留中,国标有过限量规定的仅4种,而欧盟几乎在所有的农药品种残留上都有标准。如果用欧盟的标准来衡量,立顿将有多项农药残留不符合标准。例如在邻苯基苯酚这一成分上,立顿绿茶的标准是0.46mg/kg,而欧盟的标准是0.1mg/kg,超标近5倍。

  王婧说:“立顿产品中多项农药残留超过欧盟标准,而他们还在声明中坚称自己符合中国标准,这种选择更宽松的国标来面对消费者的行为,让我们对这家跨国公司感到非常遗憾。”

  在声明中,联合利华表示,立顿黄牌红茶原料是百分百进口的,而立顿绿茶、铁观音和茉莉花茶系列则为国内生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进口的立顿红茶只被测出含有‘邻苯基苯酚’这一种农药残留,而国内生产的3款茶系列,被检测出的农药残留高达13项之多,这是否可以从侧面反映出立顿海外茶园的品质管控要远远优于国内的水平呢?”王婧反问。

  对此,曾锡文向记者解释:“立顿红茶的产地也并非欧洲,而是非洲肯尼亚。那儿的生产工艺不一样,无法与中国国内直接比较。指责联合利华双重标准是没有理由的,我觉得绿色和平反映的已经不是一家企业的问题,而是中国国标。老实说,这真不是我们一家企业可以左右和考虑的问题。产品标准是每个国家管理行业最重要的工具,标准之所以不同,原因有很多,这个我不想作过多评论。”

  吴锡端认为,欧盟的农残限量标准非常严格,那是因为欧盟和日本作为茶叶主要进口国,希望通过制定苛刻的条件来达到设置贸易壁垒的目的。

  对此,王婧评价:“现在我们应当讨论的不是贸易壁垒,而是如何去减少中国的农残,提高国内标准。”

  国标委一位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国标修改的流程一般为,企业首先向全国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进行申请,委员会对其申请进行评估,评估完成后由该委员会向国标委提出修改申请,最终由国标委审批后进行修订。

  不过吴锡端说,关于农残限量的国标由于是强制性措施,是由国标委、卫生部、农业部牵头制定的,他并不认为国标有需要修改的必要。

  吴锡端表示:“不能以指标的多少来衡量比较不同地区的标准,各地有不同的国情,我们的国标是根据本国的风险评估来制定的。而且欧盟的指标也未必都比国内的高,比如在硫丹这一项上,中国以前的限量值是20mg/kg,而欧盟的要求则为30mg/kg。”

  上述国标委人士也称,并未听到要修改农残国标的意见。

  违禁农药之争

  王婧对记者说:“联合利华的问题不仅仅在于农药残留上,更严重的是,我们发现了立顿中含有在国内已经被严禁使用的3种农药。”

  报告显示,立顿绿茶、铁观音和茉莉花茶3款样品,被检测出含有国家禁用的灭多威、硫丹和三氯杀螨醇。其中灭多威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高毒农药,会对人类神经系统造成损害。

  对此,曾锡文回应称,一种农药的禁用并不等于会马上消失,许多农药的降解期至少要30年至60年。“比如DDT杀虫剂,中国已经禁用了30年,外面也没有地方在卖了,但是在实际的土壤和产品检测中还是会有微量的存在。报告中查出违禁农药的量控制在亿分之几,如果喷洒的话,绝对不可能是那么小的量,这是水和土壤中微量残留的结果。”

  吴锡端则对记者表示:“被禁用的这几种农药的时间是在去年6月份,当时农业部发出了第1586号公告要求今后不再使用灭多威和硫丹,但是绿色和平选择样品中有不少是去年的春茶,春茶一般是在6月以前完成生产加工,因此查出违禁农药在所难免。”

  对此,王婧反驳道:“我们不排除从环境摄入违禁药到茶叶上的可能性,但是如果超过半数的样品都存在禁用农药,就不能说明仅仅是环境残留的问题,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借口。今年二三月份的时候,我们去了福建铁观音的产地和浙江绿茶产地,做过一次实地调查,我们发现茶农还是在继续使用违禁农药。”

  “茶农告诉我们,他们对喷射农药全凭经验,根本不清楚哪种农药已经被国家禁用。而在当地茶叶市场的采购点,我们看到了报告中的多家企业。事实上,许多大型茶企对供应链的监管有明显漏洞,他们并不清楚那些茶农在用什么样的农药。”王婧说。

  对此,曾锡文回应称:“不能说福建有人喷洒违禁农药,正好立顿的产区又在福建,二者就有必然联系。我们在中国选择供应商时态度非常审慎。”

热词:

  • 立顿
  • 农残
  • 噻嗪酮
  • 白沙绿茶
  • 双重标准
  • 农药残留
  • 绿色和平
  • 灭多威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