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与法 >

[经济与法]抢钱还是借钱(2010.8.6)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16: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2010年7月的一天,江苏省无锡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的审判庭里,正在审理一起案件。一边坐着受害人,说自己遭到了被告的抢劫,而另一边,被告的律师却认为自己的当事人当时是在借钱,并没有抢劫,抢钱和借钱,在我看来,应该是有天壤之别的两件事,怎么可能弄不清楚呢?

    法庭上,被告人佀国平的律师向法庭提供了一张字条,字条是由佀国平自己写的,内容是向时女士借490元钱,并答应日后归还。

    公诉人:写的内容是什么?

    嫌疑人:就是写了张欠条,我到家里面,把钱给她寄过来。

    这就是佀国平写给时女士的欠条,欠条上不仅写明了欠钱的数额,而且还留下了佀国平的真实身份信息,家庭地址以及身份证号码。而时女士也承认这张欠条的确是佀国平写给自己的。

    时女士:写了一张欠条给我,他说这个就当我借你的,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这事儿可有点新鲜啊,哪儿听说过抢劫的时候还给受害人写借条的,不仅如此,还敢留下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既然有欠条,这时女士为什么硬要说佀国平是抢劫呢?要知道抢劫可不是小罪名,是不能随便往别人身上安的。他们俩之间是什么关系?这欠条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呢?

    佀国平,今年24岁,老家河南,2009年来到无锡一家工厂里打工。在父亲的眼里,佀国平一直是一个老实人。

    父亲:任何对不起人家的事,拿人家的东西干嘛的,他都没有做过这些事。

    佀国平的父亲说,佀国平从小就失去了母亲,而自己的身体一直不好,自打佀国平成年后就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

    父亲:你看我的身体能做点啥,都是依靠他生活呢。

    案发前佀国平是一个普通的外来务工人员,时女士是无锡本地人,有自己的家庭和一份稳定的工作,按理说这两个人是不会有交集的,这两个人究竟怎么会碰到一起呢?

    时女士:那个人我没有见过

    时女士表示自己根本不认佀国平这个人,而佀国平却不这么认为。

    记者:你们之间认识吗?

    佀国平:我们之间认识点。

    记者:怎么认识的?

    佀国平:就是在香百花园里面。

    佀国平说自己不仅见过时女士,而且之前就认识她。佀国平说,他和时女士主在同一个小区。

    记者:你在(香百)花园(小区)里面住了多久?

    佀国平:住了有半年多吧。

    佀国平说,正是由于住在一个小区,因此才认识了时女士,但时女士坚称,她根本就不认识佀国平。时女士说,她和佀国平之间只见过一面,就是在案发的当天,而且只在一起待了4个小时,但这四个小时却让她刻骨铭心。时女士为什么这么说呢?

    时女士回忆说,2010年3月16日,上午10点半,自己到小区楼下的地下车库准备开车上班。

    时女士:我上车后,已经发动了汽车,然后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敲了一下的窗。

    正准备出发时,一个黑影鬼魅般地出现在了驾驶席旁的窗户外边。

    时女士:穿的还算整齐吧,大概30多岁的样子。

    敲窗户的人正是佀国平,时女士说,当时佀国平满脸堆笑的看着自己,还一个劲用手比划着什么。

    时女士:他就说你的右前轮胎没气了,///我只认为是一个善意的提醒,我就下车走过去看。

    下车后,时女士径直朝右前轮走去,此时佀国平也毫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时女士:等到我快走到右前轮胎的时候,他冲上来,一把刀架住我,用手捂住我的鼻子和嘴,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尖叫了两声,他就捂住我的嘴,往电梯和楼梯那里拖。

    阴暗的地下车库,死一般的寂静,除了自己被人拖动不断挣扎时鞋跟发出的嘶啦声,时女士只能听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恐惧的气氛立即在地下车库中弥漫开来。

    转眼间,时女士被佀国平拖到了电梯间旁边的紧急通道,通道内漆黑一片。时女士清楚,这里平时基本没人出入,惊魂未定,一股寒意又顿时袭来。

    时女士:就在那个时候我跟他搏斗的一下,搏斗的时候,我好像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是当时想逃生,我想逃出去。

    解说:时女士奋力反抗,两个人纷纷倒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同期 时女士:(00:42:23)因为他的力气肯定比我大,他先站起来把我拖出来的。

    挣扎很短暂,片刻之后,佀国平又控制住了局面,把还没有起身的时女士生生的拖进了安全通道里。此刻,远处隐约传来行人的脚步声。

    时女士:我听见有人走来走去的,但是他当时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

    一楼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经过了几分钟惊慌失措之后,时女士渐渐的恢复了一些理智。

    时女士:我把他的手掰开的时候问了一下,我说你要干嘛,他说我要钱,我说你要多少?他说三千。

    见对方图的是财,时女士反而轻松了一些,一边打开提包找钱,一边暗想,谁让自己不小心,这次认了,就算破财免灾了吧。希望对方拿到钱之后会马上消失,自己尽早结束这段噩梦。然而,这只是时女士一厢情愿的想法,后来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

    略微放松一来,时女士打开手提包,拿出了钱包。

    时女士:我说身上没有三千块钱,我口袋里有几百块钱,要不你先拿去吧。

    时女士清点了一下,身上的现金总共有490元,整理了一下时女士把钱全部交给了对方。可是,对方接过钱后,却没有离开,而是再次声明,自己要的是三千元现金。很明显,这佀国平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时女士。

    时女士:僵持了大概有两分钟,又把我往地下室拖,拖到地下室,就逼我上车。

    上车之后,佀国平坐在副驾驶上,继续用那把匕威胁着时女士,并且依然一言不发。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车内死一般的寂静。

    时女士:他那个劫持我上车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单位里打过来。

    电话铃声突然让时女士意识到,自己还有与外界联系的方法,可是电话响得太不是时候,当时女士发现时,佀国平也意识到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