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河南航空被改名 从此能否与河南无关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30日 09: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河南航空“被改名” 从此与河南无关?

  陈姗姗

  正式更名“河南航空”才5个多月,鲲鹏航空又将恢复其本名。这背后,或许是河南方面战略意图的改变。

  上周五(27日)晚,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其网站上发布公告,决定撤销鲲鹏航空有限公司将企业名称变更为河南航空有限公司的登记行为,恢复其原有企业名称,即鲲鹏航空有限公司。这一更名决定还需要民航主管部门等国家机关的批准后才能生效。

  河南航空此前决定向“8·24”坠机事故遇难旅客和受伤旅客家属发放生活补助,标准是每个家庭1万元,昨天,给予36个家庭的生活补助已经全部发放完毕。

  蜜月时期

  2007年5月16日,深圳航空此前的实际控制人李泽源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设立了鲲鹏航空。当时的工商登记显示,鲲鹏航空由深圳航空公司持股51%,另两家境外公司持股49%。这两家境外公司中,平山公司是美国最大的支线航空公司梅莎航空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山岳信托是美国威尔明顿信托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就在鲲鹏成立一年后,深航与河南省政府在郑州签署了合作协议,约定将深航旗下的鲲鹏航空主运营基地由西安迁至郑州——这也完全符合李泽源成立鲲鹏航空的初衷,既是发展支线航空的平台,又是借以获得地方政府支持和资金的筹码。

  而对于河南省政府而言,组建一家“本土性”的航空公司,始终是其心头一个萦绕多时的情结。

  在鲲鹏航空到来之前,郑州也曾吸引过东星航空和春秋航空落地,不过,后两者却是一个宣告停航破产,一个入场不久便因受高铁冲击进行运力配置优化而逐渐撤离。

  由于对引进“本土”航空公司的重视,2008年7月29日深航与河南省政府举行引进鲲鹏航空公司合作协议签约仪式,河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均出席。

  河南省副省长史济春在仪式上表示,鲲鹏航空公司入驻郑州,河南省将提供积极的政策支持,为其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去年9月,鲲鹏航空更名为河南航空获得国家民航局、商务部审核批准,并由河南省工商局核准登记。直至今年3月国航通过增资的方式取得深航控股权后,鲲鹏航空才终于完成了更名工作。

  与河南无关

  鲲鹏航空更名为河南航空,或者就是为了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河南“本土”航空公司。

  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使同样遭受重创的梅莎航空退股,此前承诺的派飞机和机务保障等自然也成了空头支票,2009年,平山和山岳两个外资股东的股权,分别被注册在香港的两家公司收购。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事实上这两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分别属于李泽源和其儿子所有,这其实也意味着,鲲鹏航空的股东,除了当时李泽源实际控制的深航,剩下的还是李泽源家族。

  股东悄然变更后,李泽源原本想将49%的股权出售给河南省政府,无奈在去年11月东窗事发,尚未完成与河南省政府的股权交割甚至是谈判便因经济犯罪被带走调查。不过这时,鲲鹏航空的住所,已经变更为河南省郑州市新郑国际航空港迎宾大道六号。

  “大老板被抓,意味着鲲鹏航空49%的股权无从处理,这也是鲲鹏航空主营基地和名称都变化了,却依然还没有得到河南省政府注资的重要原因之一。”深航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国航控股深航后,如何处理鲲鹏航空的股权,也一直在与河南省政府洽谈,只是一直没有谈成,那49%的股权问题也因为调查尚未结束而依然悬空。

  如今,对于河南方面来讲,股权未过户反而成为一张“护身符”。空难发生的第二天,河南省方面在事故通气会上表示,河南方面并未持有河南航空股份,也未参与运营。

  27日,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公告将“河南航空”的更名撤销,一棒将河南航空打回“鲲鹏航空”。

  “依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布的《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已经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在使用中对公众造成欺骗或者误解的,或者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应当认定为不适宜的企业名称予以纠正。”河南省工商局如此解释撤销的理由。

  河南省工商局在公告中还再次强调,鲲鹏航空当初更名时股东未发生任何变化,河南未持有该公司股份。

  外界纷纷认为,这实际上是为了把空难与河南撇清关系。

  不过,这一更名决定还需要民航主管部门等国家机关的批准后才能生效,但可以预计的是,此时深处困境的河南航空,已经无法再得到河南省政府的注资。

  支线航空何去何从

  据记者了解,在国航通过增资控股深航后,主要精力还在与深航的业务整合上,并没有对已经更名的河南航空进行具体的管理,河南航空的董事会成员中,一部分来自深航,一部分则是李氏父子的人。

  对此,一位行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在收购深航后,能够将深航的子公司股权问题和内部治理尽快理顺,可能威胁到航空安全的事件会尽量得以避免。

  据记者了解,目前河南航空只有5架飞机,1架在广西,1架在东北,3架在河南。而除了在河南的飞机,其他两架飞机都是采取地方政府和机场包租的形式在运营。

  比如发生空难事故的哈尔滨—伊春航线,就是黑龙江省政府连同省内的一些市政府和机场共同出资,自主设计航线,租赁河南航空的飞机在运营,河南航空所要负责的,只是提供飞机和机组,以及寻找相关维修和保障服务商。

  通过这种模式,黑龙江共开通了哈尔滨至牡丹江、佳木斯、鸡西、漠河、伊春5个城市的往返航线。

  不过,这样的模式,也减少了航空公司在当地的人员配备和相关保障,造成机队各自为战以及管理资源的分散。记者从哈尔滨机场了解到,在当地机场并没有河南航空的基地或者营业部,经常负责协调各方面流程和工作的往往只有一个人。

  而深航内部高层对记者透露,河南航空放在广西的飞机,同样采取包租模式。“支线航空本来就很难盈利,通过这种方式才有可能更好地生存下去。最近几个月,河南航空也开始有盈利了。”

  不过,对于被河南省政府“抛弃”后的河南航空,今后的规划不管是国航还是深航都还没有具体的安排。“现在首要的工作是确保善后工作的妥善处理和公司的安全经营。”深航一位高层对记者表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