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传华夏基金王亚伟和范勇宏双双提交辞职报告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19日 08: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证券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副总经理王亚伟双双递出辞职报告,却被证监会驳回

  《新世纪》周刊 记者 张冰

  基金业的标杆人物、华夏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提出离职申请,但已被监管层内部否决。

  王亚伟最近连续四五年在公募基金业排名第一,华夏基金管理公司亦是业内管理资金规模最大的公司。

  王亚伟在今年夏初向华夏基金管理公司提出辞职申请。外界有所不知的是,与他一起提出辞呈的还有他多年的“铁杆搭档”——华夏基金董事兼总经理范勇宏。

  据权威知情人士近日向本刊记者证实,监管层否决二人辞职的理由是:“社会影响过大”。

  针对这一消息,华夏基金公关部人士表示:纯粹猜测,绝无可能,并称这是临近股权变动而产生的谣言。而王亚伟在以短信回复本刊记者时,未断然否认。

  范勇宏与王亚伟如若最终双双离开华夏基金,将终结这段公募基金业的神话,以及伴随多年、没有结论的各种质疑。

  与此同时,部分上海籍基金公司也因为世博会期间“维稳”的需要,暂停了基金经理的调整。业内预计,世博会闭幕后,必然会出现一次公募基金经理离职的小高潮。

  由于2009年12月投资金融和地产板块,上半年又投资了海普瑞等创业板破发的公司,从年初到2010年9月16日止,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净值增长率6.02%,华夏策略精选净值增长8.31%,在业内的排名有所下滑,但仍好于上证指数同期超过20%的跌幅。

  辞职被否

  现年39岁的王亚伟是安徽人,曾以当年安徽理科“高考状元”的身份考进清华大学。

  王亚伟最初进入华夏证券,任全国最大的营业部北京东四营业部研究部经理,范勇宏其时为该营业部总经理。业内人士表示,早期的证券营业部是庄家聚集的场所,范王二人浸淫其中,“积累了资源”。

  1998年,范勇宏受命筹备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王亚伟一起加盟。十多年来,王亚伟在前台,范勇宏在后台,二人彼此惺惺相惜、配合默契。

  从1998年担任基金兴华的基金经理,到2001年担任华夏成长基金经理,再到2006年接管华夏大盘精选基金之前,王亚伟管理的基金业绩尚未显示出过人之处。

  但从2006年起,王亚伟正式接管华夏大盘基金,遂创造出连续四年大幅度战胜市场的骄人战绩,累计回报率超过10倍,在所有公募基金中可谓独占鳌头。2006年华夏大盘基金总回报为154%,2007年以226.24%的总回报夺得偏股票基金排名第一。2008年市场遭遇大熊市,华夏大盘的总回报-34.86%,位列偏股型基金第二名。

  截至2010年9月15日,华夏大盘基金净值已经达到10.67元。王亚伟管理的另外一只基金——华夏策略精选也在短短两年时间里突破2元净值。

  王亚伟从此被称为“最牛基金经理”,成为基金业标杆人物。关于王亚伟的新闻层出不穷,2009年7月被传遭监管部门调查是最为引人关注的一次,事后王亚伟和华夏基金均出面否认。

  2010年7月,华夏基金正式公告,王亚伟不再担任华夏基金投委会主席一职,由范勇宏兼任。同期,华夏基金的大股东中信集团正在出售手中股权,“范勇宏在华夏一直比较强势,甚至想主导接盘者的选择,可能与未来的新股东不和,因此也萌生退意。”一位接近华夏基金的知情人士称。

  然而,除了基金经理的身份,王亚伟还担任着华夏基金副总经理职务。按照有关监管要求,基金经理的辞职由基金管理公司自行决定,报备中国证监会即可,基金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辞职则不仅需要基金公司董事会的许可,还需要监管部门的复核。

  2010年7月,王亚伟向公司提出了辞职,据说华夏基金内部意见并不明确,于是与监管部门进行了沟通,而监管层明确表示不赞同。

  而对于范勇宏的辞职,监管层更是反对,因为华夏基金本身正处于大股东转让股权的胶着过程中,此时高管的离职将有损公司稳定。

  王亚伟目前管理的封闭式基金规模80多亿元,相对于整个华夏基金2400多亿元的基金管理规模而言,实质影响有限,但“华夏基金是中国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股权转让事关重大,管理层必须稳定”。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说,“王亚伟这杆大旗也不能说撤就撤。”

  被质疑的神话

  王亚伟在创出四年10倍的高投资收益神话同时,也被业界广泛质疑:一是华夏大盘基金多投资小盘股、题材股,尤爱重组题材;二是华夏基金公司旗下其他基金是否为王亚伟“抬轿子”。

  “华夏大盘基本是挂羊头卖狗肉,名为大盘,其实主要投资于中小盘股票。”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根据华夏大盘精选基金最初的基金契约,基金股票资产的80%以上需投资于大型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其中,大型上市公司是指市值不低于新华富时中国A200指数成分股的最低市值规模的公司。

  对此,监管层曾进行过一些非正式的提示。华夏大盘基金遂在2007年1月公告修订契约,投资风格修订为“本基金属于大盘股票基金,基金股票资产的80%以上投资于大型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其中,大型上市公司是指总市值不低于15亿元”。

  而2006年A股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值规模为63.26亿元,2007年的这一数字为212.46亿元,显然15亿元在这个市场里难言“大盘”。

  统计更显示,在2007年华夏大盘业绩大增的阶段,王亚伟的重仓股都集中于中小盘的重组题材股。

  从2006年起,王亚伟先后重仓投资*ST广厦、*ST昌河、胜利股份、吉林森工、天保基建、中航精机、海南高速、陕国投A、浙江阳光、中恒集团、浙江东日、国阳新能、峨眉山A、乐凯胶片等重组概念股,鲜有失手,被认为并非靠基本面研究能成就,市场一直怀疑王亚伟的投资主要依靠内幕消息。

  对此,王亚伟在去年7月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如果是内幕交易,每天要盯100多只股票,那么每天得打多少电话?认识多少人?实际上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每天不怎么接电话,下班就回家,很少在外应酬。”

  王亚伟称自己从投资大师彼得·林奇身上获益颇多,宁愿研究持股前十名里没有机构的冷门股。“我就愿意花时间去研究这类公司,看看基本面是不是发生变化了,股价是否有所反映。”

  王亚伟表示,“一般公募基金经理可能不会这么做。我不去看别人耳熟能详的股票,因为这些股票,有几十家买方在跟踪。我进行的是一种差异化的研究。”

  王亚伟亦为自己投资“非绩优股”辩护,认为不该给股票贴标签,而要看股票是低估还是高估。有些大的投资管理机构,投资的都是绩优股,但没有业绩。而投所谓垃圾股,收益很高。“高山滑雪被认为很危险,但对有专业技能的人来说,风险是可控的。”王亚伟打了这个比方。

  另外一条市场广为质疑的是公平交易问题。一些迹象标明,在王亚伟重仓重组题材并大获全胜的同时,“华夏系”其他基金往往也同时布局,时机则一般晚于王亚伟。

  迄今为止,中国证监会已经建立完善了一整套针对基金的监控系统,监管当局可以在第一时间全面了解基金的投资动向,一旦发生异常,将会向基金公司发出监管提示函。

  “证监会的这套监控系统很强大,所有数据都连进去,基金公司的一举一动都可实时监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经理说,“我倒是没收到过提示函,但是确实有人收到过,马上就得整改。”

  对此,王亚伟认为,“概率上讲,50只股票,出现10只重合是正常的。何况大股票上搞利益输送不是更容易?这样的指控没有意义。”

  2008年3月,中国证监会发布《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公平交易制度指导意见》,严禁基金公司直接或者通过与第三方的交易安排在不同投资组合之间进行利益输送。不过,这一规范并没有对违反公平交易提出任何惩戒性的措施,被业内认为实属“没有牙齿的监管”。

  逃离公募潮

  不过,王亚伟离开公募基金的心迹很早就有所表露。

  去年7月间,王亚伟曾短信回复本刊记者:“我有时也难免困惑:是不是自甘平庸才是共同基金的生存之道呢?或者不甘平庸的惟一出路就是私募呢?”

  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高流动性,已然成为资本市场一景。

  9月15日,大摩华鑫基金公告称其投资总监项志群辞职。至此,在公募基金行业,基金经理任职超过十年者,仅剩下华夏基金的王亚伟、汇丰晋信基金的林彤彤、华安基金的尚志民三人。

  据万得资讯的统计,2009年除去新发基金,共有133只基金更换了“掌门人”。也就是说,平均每三天就有一名基金经理变动。变动的方式包括离任、离职、调岗等,以跳槽者居多。而今年的速度更快,截至9月16日,272只基金公告变更基金经理。

  公募基金经理频繁变动并大量转移至私募的原因,主要包括对激励机制不满、对管理模式不满以及对投资理念的不认同等。

  按照国外的操作模式,很多基金经理本身是自己所管理基金的持有人,通常能分享更多的收益,因此基金经理会集中全部精力,甚至把身家性命搭在这只基金上。

  然而,中国现行监管法规对基金经理的投资有严格限制,基金经理不能持有自己管理的基金的份额。加之公募基金经理薪酬虽高,但没有业绩和报酬直接挂钩的机制,因此公募基金经理逐渐感到收入与付出不对等。

  近年来,证监会也加强了对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及直系亲属不能投资股票的监控,并对基金经理“老鼠仓”有所追查,在刑法修订后,开始有基金经理因“老鼠仓”被移交司法。国内的私募基金则无相关限制。在国外,基金经理投资股票只需规避敏感期并向公司申报。

  “公募基金经理被置于严格的监控之下,即使业绩好如王亚伟,也多是遭到怀疑的目光。这容易令人心灰意冷。”一位转投私募的公募基金经理表示。

  除了待遇,公募基金争排名搏净值的压力,也严重制约了基金经理实现个人投资理念。“如果不想在行业内落后,就不能做极端的操作,要随大流,不然判断正确还好,一旦失误将无法存活。”一位基金经理说,“私募基金则不同,基金经理相对比较放松,投资者也不会只看短期收益。”

  与基金经理一样,基金公司的其他高管也同样忙于跳槽。自去年末以来,国泰基金的投资总监归江离职去了私募;工银瑞信基金主管投资的团队集体跳槽;中海基金的投研中心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朱晓明、专户部投资总监、交易部的相关负责人先后离职,金鹰、东方等一些小基金公司更换了投资总监。华宝兴业基金的投研团队也有多位核心人物离职。

  而基金公司总经理层面,交银施罗德总经理莫泰山将于近期去职投奔私募基金;国泰基金总经理金旭也有可能近期离职。

  上海重阳投资合伙人李旭利原为交银施罗德的投资总监,他表示,资产管理行业对资本并没有依赖性,与公募相比,私募基金里基金管理人可参与剩余价值分配,股东就是基金管理人。但是,公募基金不同,现在所有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东拿走了绝大部分的剩余价值。“这个机制不合理。”

  王亚伟简历

  1971年9月11日出生于安徽马鞍山市;

  1989年,以安徽省理科“高考状元”身份考取清华大学;

  1995年,任华夏证券北京东四营业部研究部经理;

  1998年始,历任基金兴华、华夏成长等基金经理;

  2005年12月,接手华夏大盘精选基金。

  2008年,任华夏策略混合基金经理、华夏基金副总经理等职。

  范勇宏简历

  1988年7月参加工作;

  曾任华夏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华北业务总监、华夏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东四营业部总经理、中国建设银行总行干部;

  现任华夏基金董事、总经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