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对话]品牌“正道”(20110116)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6日 23: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对话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890f48203184885b89122518d9b9604


  嘉宾:
  阎晓宏    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兼国家版权局副局长
  杨学山    信息产业部副部长
  葛  珂    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兼金山办公软件CEO
  李向荣    国家电网信息工作办公室主任
  梁海霞    苏州浩辰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常务副总裁
  雷  毅    北京数码大方科技有限公司总裁

  2000年6月,国务院出台了《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简称"18号文件")。该政策以及国家相关部委陆续出台的一系列配套措施,对促进国内软件产业及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18号文2010年到期,此时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下一步的政策措施,表明"新18号文"的推出指日可待。1月12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这被视为软件产业翘首以待的新18号文的预热。

  在18号文件政策执行的十年间,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成绩?软件作为凝聚力高智力的产品,在保护软件的知识产权方面,中国政府做了什么?中国企业面临了什么?中国的消费者经历了什么?《对话》邀请权威人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阎晓宏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杨学山来到现场,对十年品牌正道作全面的梳理和展望。

  1、国产软件行业曾面临的困局

  陈伟鸿:对我们中国的这些软件生产企业来说,他们追求的目标,其实是一个汉字,"品",品牌的品,正所谓口口相传,达到品牌的一个知名度和美誉度。但我们提供的这个字能更有一些沉重感,是"困",困局的困。今天现场我们有很多中国的软件生产企业,不知道各位看到这个字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发展历程当中的一些艰难岁月,或者说是特别时刻?

  葛珂:金山发展历程比较长,从1988年开始,到今年快23年了。整个公司的发展历程跟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过程,包括跟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过程都可以对上。在1995年之前,这个产品其实在中国的使用率非常非常高,一度达到90%以上。可能当时中国老百姓可能一提起办公软件,或者一提计算机软件都会想起WPS三个字。但是随着1995年,包括一些国际巨头进入市场,这个受盗版影响,公司发展受到非常大的制约。最困难的时候,公司员工离职的非常多,从当时几百人的公司到几十人的公司,其实这样的公司从辉煌的巅峰到一个低谷,我想应该是受知识产权保护盗版因素影响造成的这个困局。

  梁海霞:1998年到2000年,当时我们自主开发的专业软件,然后就开始有盗版,那时候从我们自身来说,实际上是没有什么保护能力的,大约有不到5%的客户愿意去买正版软件。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我的一个客户跟我在谈,你这个软件要便宜一点,你看我拿五块钱,我到市场上可以买到你的软件,你为什么要卖给我这么贵?我们当时的售价是一万多一套。最困难的时候,我们甚至都有点感觉活不下去的那种感觉了,为了把这个业务支撑下去,我们曾经也是在公司的业务中间做一些其它的事情,比方我们去做票据打印这样跟硬件结合的。像我们这个同行大概有十多家企业,大约也一半的企业要么就是干别的去了,转行,要么就是倒闭了。最后一个困境,是让我们心理上非常难过的一件事情,我们软件已经做得很好,有客户已经在用了,但是还面对很多的国民观念上的一种不理解,或者质疑。比方说,一个想买我们软件的客户,他不愿意只是相信我们的宣传,我们就把他请到我们一家用得非常好的样板客户那里参观,当时他看了客户那边使用者在过程中间用的也是非常顺利的,也做了很多工程。但是他问我一句话,这是你们的软件吗?他觉得是你们用技术手段,调用了国外的软件在做这个工程设计。我觉得特别悲哀。

  陈伟鸿:你那个时候对软件的正版之路还抱有信心吗?抱有希望吗?

  梁海霞:我觉得有这么一天的,因为我在看到整个的环境在一天天转暖。

  雷毅:数码大方成立的时间是2003年,当时我们的产品是提供CD和PIM软件。我们当时发布三款产品,我们有一百多个版本的盗版光盘。除了这个以外,让人很气愤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有十几家网站把我们产品,在我们发布的当天,放在网站上。我们自己在中国做软件是不是没有出路?我们也在问自己,但是我们相信这个事情会有一个过程,所以我们就是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往前走。

  2、中国软件企业在困境中的突围

  陈伟鸿:面对这样的困境,我们看到中国的这些软件生产企业,他们也打响了一场生死保卫战,而且这个战果会让我们觉得兴奋一些,可以来改善一下现场比较压抑的心情,我们为各位介绍的是中国正版软件产业的一个产值,从2002年的一千亿元,现在达到了2009年的一万三亿元,而且截止到2010年的12月31号,中央国家机关各单位一共完成了软件采购是47716套,其中国外的软件产品是20156套,国内的软件产品是27560套,可以说国内的软件产品,现在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

  阎晓宏:看到这个数字还是很振奋的,但是这个数字还是一个初步的数字,从软件产业角度来看的话,发展的空间将是非常大的,从我们这次政府采购正版软件来看,也是刚开了一个头,按照国务院的要求,还有接近十个月的时间,这项工作还在进行中。另外,我还想我们的软件企业也应该提高维权的意识。温总理曾经讲过这样一段话,说我们中华民族是这样的,别人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你碰都不要碰,我们这个观念对有形的东西历来都是这样的,确实别人的自行车,我们谁都不会骑到自己家里去,就是一棵白菜放在那儿也不会搬走,觉得道德上是一个耻辱。但是对软件,对无形财产,咱们这方面的确淡漠一些。另外,我觉得使用者的话,我们也需要,就是他这个一个软件,或者是一个智力,或者其它的一个版权的作品,它都凝结着人的智力成果,得不到尊重的话,我们社会进步就会停滞,就会很慢。

  葛珂:其实最早我们在做第一轮政府采购的时候,我们接触到的都是主管机关,真正的用户我们是接触不到的。到第二轮政府采购的时候,可以慢慢够到一些具体的政府单位的信息化工作人员,他对你感兴趣了,国网是中国最大型的企业,我觉得有的时候能跟国网做一轮技术沟通,技术交流,对我们来说,都是很骄傲的一件事情。

  李向荣:作为一个世界500强排列第八的国家电网公司,我们对采购软件是非常慎重的,我们特别考虑性价比,这个软件买来以后,能不能够用,好不好用,实不实用。

  陈伟鸿:你们是不是把各家都拿来比试了一番?

  李向荣:当初我们首先进行市场调查,第二进行大规模的全方位的测试。还有第三步,招标。采用这种市场化采购,进行了大概有三个多月艰苦的谈判,那么最后应该来讲,金山软件的办公软件,在技术分和价格分上的综合分达到最优,所有最后我们一步,通过招标领导小组会最后确定,我们全国家电网公司使用金山软件。

  陈伟鸿:这个在当时的央企当中,是不是第一家?

  李向荣:我们这么大规模的,吃螃蟹的应该是第一家。

  陈伟鸿:可是吃螃蟹就意味着有风险,你觉得这样的做法在当时而言,有什么风险吗?

  李向荣:风险就是体现在我们将来使用的过程中,能不能有一个优质的服务。

  陈伟鸿:综合来说,这只螃蟹的味道还是如何?

  李向荣:挺好。

  葛珂:我想可能是李主任今天说起来吃螃蟹味道很好,他当时,我相信他一定会觉得,这个金山到底行不行。虽然测试过了,那你的产品可以了,不代表你的服务能跟得上。

  陈伟鸿:那你们有没有给他做出什么样的承诺?

  葛珂:我印象非常清晰的是,在我们明确了合作之后,李主任专门把我,包括我们公司的创始人邱博军,包括还有下面每一个实施单位小组的成员,叫到国家电网。去了之后,李主任非常明确地强调,国家电网系统内部有成百上千的应用系统要解决,那我们今天测试你这个金山的产品是可以试用的,但不代表你的服务能力一定能跟得上,你们要有决心,组成一个专门的团队,把国家电网这个系统核心问题一定要拿下来,而且要签军令状,不敢说提头保证,但是你一定要做到。另外一方面,其实他是中国本土的软件产品,进入中国的,甚至世界性大企业的门,打开了一个非常有代表性意义的这个空间。

  陈伟鸿:当时你们这个军令状签了吗?

  葛珂:那肯定要签,必须签。而且这个,我们专门为这个国家电网项目实施成立了将近20多个人的项目小组,全程监控。

  陈伟鸿:他们拥有了国家电网这样一个巨型的客户,到底是靠自己的幸运拥有了这次突围,还是什么样的一次机遇让他们有了这次突围,你们二位怎么看?

  阎晓宏:虽然是金山的一家公司,实际也是对民族的软件企业一个考验。如果我们的产品通过像电网这样的使用,它会在社会上,我觉得也是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形象。

  杨学山:对企业来说,我们希望对他们采购的流程,采购的运作方式要充分地了解,然后要符合标书和各个程序的要求,这是我们必须做到的。我们大家可能都知道这句话,叫窃书不为贼。这是我们文化里面的东西,但是我相信随着我们整体的正版化的推进,对知识产权的认识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提高,这个观念和环境都在变化,我们不希望再出现金山刚才说的狼在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我也不希望再听到说,杂草什么地方长都行。我们的确需要有一块好的土壤,那么好的土壤,作为企业,刚才十分重要的,就是要为用户想在前头,做在前头,做好服务。

  3、中国软件品牌正道未来图景

  陈伟鸿:软将行业未来的宏图是什么样的宏图?您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发展障碍摆在我们面前,从体制和机制的角度而言,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一些创新?

  杨学山:2010年一万三千亿,这个规模看起来不小,但是和我们国家的经济的总规模相比,软件产业如果是在日本的话,大概这个和我们经济规模总量差不多,但是相应的口径地下,它的规模是我们的四倍左右,它还有十分大的发展的空间,而且还要继续地往前发展。第二方面,基于互联网的软件的发展和信息服务业的发展,它的前景更加广阔,腾讯、阿里巴巴是典型的例子,我相信未来我们还有更多的腾讯和阿里巴巴产生。这样的爆发性增长给我们,这种新型的产业的爆发性的增长和产业发展方向的转变,以及我们在各个传统领域这个实力的不断的增长,我们的确可以看到,我们软件产业又大又强,这个真正在这个领域能够跻身于世界的先进水平这个行列。这个图景我相信一定会到来。

  阎晓宏:软件它是先导性的、战略性的、基础性的,它的发展不仅仅是关联着软件这本身,而且它和这个产业的发展,对带动国民经济领域其它行业的发展又非常重要,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现在讲转变发展方式,都需要国家的环境和软件产业自身的环境都需要实现一个大的发展。软件产业一定会成为中国的最强势的支柱性的产业。这个知识产权就是不仅仅一个保护,它包括了创造、使用、管理和保护,这样几个环节,所以从长远来看的话,建立一个软件正版化的长效机制是非常重要的。

  杨学山:我们现在大体上是亿和几十亿这个数量级的企业,但是这个企业在国际竞争的格局底下,同台竞争,块头太小,小孩子和巨人打架,没法打。所以如何实现我们各个领域的领头羊,能够在这段时间里面实现一个数量级的增长,不是翻番,是一个数量级的增长。

  陈伟鸿:在小小的软件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它大大的价值,同时在这一刻,大家更看到了,我们中国软件生产企业他们大大的雄心和壮志。在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进程当中,我们看到中国的软件企业是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在今天,我们也特别希望大家能够希望延续过往,大家的坚持、大家的自信、大家的努力,能够把大家的憧憬变成明天我们触手可及的现实。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
  • 对话
  • 品牌
  • 正道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