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与法 >

[经济与法]蹊跷的遗嘱(2010.8.10)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16: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这里有一份遗嘱复印件,立遗嘱人云树林先生是一名离休干部。他在遗嘱中说:我前妻已世。去世后我将一部分存款分给四个儿女,每人6万万元。后老伴很关心我照顾我,我去世后,现有住房一套由她继承,银行存折中的存款归她所有。这云树林先生是一个离休干部,据家人说,家里的积蓄加起来只有一百来万元,到哪里给四个子女每人6万万,也就是6个亿的钱呢?云树林先生为什么会留下如此怪异的遗嘱呢?

    云树林的小女儿:写一个无限大的数,让没办法成立这个遗嘱,所以我感觉到父亲,其实是非常爱我们的,但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写这个遗嘱)

    云树林的二儿子云立 :(父亲)是在刘敏逼迫下写的 ,那是他故意写的,故意设一个叫做套吧,来让刘敏钻进去了,刘敏一疏忽就钻进去了。

    云家子女说,他父亲是在继母的逼迫下写了这份遗嘱,表面上是满足了继母的要求,实际上是故意让这份遗嘱失去法律效力,或者说让继母刘敏没有办法履行这份遗嘱,因为如果刘敏想要得到遗嘱上说的房子和钱,她就得分给云家子女24个亿。这云老先生真的会给自己的老伴设这么深的圈套吗?我们先跟着云家兄妹去见见云先生的后老伴刘敏。

    云家兄妹敲门:

    云立:请找刘敏阿姨。

    刘敏亲属:不在。

    云立:我是云立。

    刘敏亲属:不在。

    云立:这是我云树林的家,我要进去一下。你是哪位?

    刘敏亲属:你是不是他家,她不在家,你让法院过来我就给你开门。

    云立:刘敏状告我们说,我们有十分之四的产权。(她没在家)你是谁?我云树林的家,我要问你是谁?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刘敏亲属:你现在去问法院,跟法院的人来就行。她没在家

    云立:刘敏告诉我有十分之四的产权。

    刘敏亲属:她没在家,我就是,她没在家你明白了吗?

    云立:那你再告诉我,十分之四

    云敏: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谁,都占我们家。

    云立:这个房子是我挑的,装修是我装修的,我代表云树林签字我挑的这个房,现在进不来了,这个人我也不知道,她也不告诉我是谁,也不知道叫什么名。

    这套云立兄弟姐妹进不去的房子就是他们的父母亲留下的房改置换房,面积175平方米,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悦新街5号,这里是广州市的黄金地段。

    某房地产中介:(那地方)2000多一平方米。2000多一平方米?25000多

    价值400多万的房子现在被一群不认识的人住着,这是怎么回事?

    云树林的小女儿 :2009年的6月6号的时候,我想来看这个房子,怎么搞的打不开,找保安拿着装修钥匙上来开门,也开不开了,保安就觉得很奇怪,怎么这房子开不开呢?就敲门,就发现他们有人在这个地方,就是刚刚这个女人在这个地方不让我们进,而且刚才听程阿姨说,她是晚上,(2009年)是6月初的晚上偷偷摸摸地搬过来。

    既然是云家的房子,为什么云家人住不进去却有人能偷偷搬进来呢?原来,云家有一套已经居住近30年的私人住宅,位于广州市天河路101号大院11栋301房,2009年该大院拆迁后,与其它离休老干部们一样,云家的房子置换到这里。

    云立:在这个干休所28名副师级干部中,我父亲云树林排第十位,在2008年的3月,当场在干休所挑选公示,贴出来公示生效。

    这套房子是以云树林先生的名义置换的,可是,两个月后,新房子还未峻工,云老就去世了。老人一走,云立兄妹他们就被人从住了30年的老房子里赶了出来。

    云树林的大女婿陈文平:四房一厅,我们每个小孩一个房间,我这个房间的东西全部在里面,这些东西现在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云树林的小女儿:我们所有的物品,我从小就在这儿住的,所有的物品,都被她不知道搞到哪儿,我们想找一下我们的物品,也找不到,我们价值几十万的东西,这是从小我的很多物品。

    云立:我和我父母亲形成的书信、字画、照片,根本就是我们的精神文化遗产。我最记得有一幅我父亲非常非常珍贵的照片,这是我父亲1977年被评为全国学雷锋先进分子,到北京接受中央领导同志的表彰,在一起的合影留念,可以说这张照片呢,对于我们云家呢是珍贵的精神文化遗产。

    云立兄妹他们被人从老房子里赶出来,新房子他们也进不去,他们个人的物品也给清理掉了。看来刘敏和云家孩子们的关系不太和谐。那云老先生生前和刘敏的关系怎么样?她又是怎么进的云家的门呢?

    云立的父亲云树林先生1943年参加八路军,与他母亲是一对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转战南北、风风雨雨干革命几十年的伴侣。1980年,云树林先生离休,一家人就在广州天河干休所安了家。云家有兄弟姐妹四人,两个男孩按照父亲的指示参军了,两位女儿就与父母一起生活。

    云树林的小女儿:父母转战南北,进农村住山沟,这么艰苦的环境里面,我们都跟着父母,所以父母觉得很亏欠我,我们后来到广州这个地方,到了这个天河,1980年分这个房子,我父母就跟我们说总算有个家了。

    云立:进入干休所,这个居住期间,我们这个家呢是非常和谐,很好的家庭,多次被干休所评为五好文明家庭。

    2002年6月,云立的母亲不幸病逝,75岁的父亲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也就在这时,继母刘敏进入了云家。

    云立:虽然没有处于那种坐轮椅瘫痪状态,但是已经行动很不方便了,这样就提出再找一个老伴照顾他。

    云树林的小女儿:要找个伴,我当时马上帮他去找,同学的妈妈阿姨们帮忙找,确实有个阿姨帮忙介绍了一个,当时告诉了那个阿姨的情况,但是呢他(父亲)就是决意已定,非要找这个刘敏,咱们就顺着他的意见。

    刘敏女士,现年68岁,黑龙江人。据云树林生前的战友和邻居们介绍,刘敏的姐夫也是广州天河干休所的离休干部,在姐夫去世后,丧偶的她从黑龙江来到广州照看自己的姐姐。

    云树林生前同事:照顾以后不走了,姐姐说你赶快回去呀,你在这里也不是常年之法,她说我不走了,我要在这里找个人安家。

    云树林生前邻居:(她)经常到体育中心玩,一玩就是托人家找对象了。见到我们,她就讲有个吃饭的地方,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也不管老,也不管什么(病)。他(云立)妈妈走了没有一个星期,没有走的时候都瞟上了谁家谁家。

    云树林生前邻居:介绍了好几个,人家也看不中她(刘敏),最后不知道怎么就遇到了云树林,两个人一见钟情了吧,反正那个时间这个女的是很主动的。

    在介绍人的引见下,云树林先生与刘敏女士很快就申请登记结婚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