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财政部:今年将公开中央财政三公消费支出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9日 07: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孟斯硕 萧遥

  贾康表示:明年要使“预算外资金”的概念告别历史舞台,要形成比较全的预算体系

  长期被指责不透明的“三公”消费将首次阳光化。

  昨日,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主任戴柏华在接受中国政府网访谈时表示,2011年,财政部将公开中央预算部门出国经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的经费预算总体情况。

  此外,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副会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昨日上午在经济34组讨论预算报告时,提出尽快建立我国各级政府的资本预算制度,进一步提高财政预算的透明度和完整性。

  “三公”消费将公开

  今年在财政预算公开方面最大的亮点为“公开出国经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和行政经费支出情况”。

  所谓中央预算部门,即中央预算序列的部委。去年共有74家中央预算部门向社会公开了部门收支预算总表和财政拨款支出预算表,实现了中央部门预算首次向社会公开。

  行政成本过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但一直没有官方的统计数据。2008年有学者曾经提出三个3000亿元的估测,即公款出国3000亿、公款招待3000亿和公务用车3000亿元,并认为中国的行政成本多年来高居世界前列。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多次强调,“三公消费”(公车消费、公费出国、公务接待费支出)也关系到反腐败问题,应该管得住,必须管得住。“最根本的是两条,第一条就是公开透明,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而且公开让群众知道,接受群众监督;第二条就是民主监督。”温家宝说。

  在去年“两会”期间,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就曾提出,建议财政部明年向全国人大报告基本建设、行政经费等社会关注的项目支出情况。

  “目前,在我国财政预算分类科目中并没有‘三公消费’这个科目,这些钱分散在很多科目中。”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此次公开的经费预算主要是通过各个部门的单独统计得出来的。”

  他指出,财政预算公开改革近几年在不断推进,今年的改革进展则更为明显,也是这么多年来,改革步伐最快的一年。特别是对一些社会关注度较高的信息公开,显示出中央政府在推进财政透明度方面的决心,是非常积极的信号。

  提高预算透明度与完整性

  “我们的预算还是个不完全的预算,看懂看不懂先不说,首先它不完全,与人的经历和感觉都差得很远。”许善达表示,“这样一个非常不完全的预算体系,就造成了人们实际对政府收支情况的了解和现在这个表不完全对得上。”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会议结束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我国预算编制没有做到全口径覆盖。

  “这个事情财政部已经有明确时间表了,明年要使‘预算外资金’的概念告别历史舞台,要形成比较全的预算体系。”贾康说,“但是,这个体系中各个相对独立的组成部分,是否能够做到全覆盖,也得有个过程,比如资本预算,现在如何真正覆盖所有的国有经济部门,就需要进一步探索。”

  在许善达看来,尽快建立我国各级政府的资本预算制度已是当务之急。“我们的特点是,很多政府的收入是分散的,有些部门的收支没有进入财政预算,另一个情况是我们的资本预算还处于空白阶段,所以,政府在资本预算项下究竟有多少投资性收入,有多少负债,有多少所有者权益,这样一个资产负债表还没有。”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7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在推进财税体制改革方面,今年要继续深化部门预算、国库集中收付、政府采购等预算管理制度改革,健全预算绩效管理制度,研究和推进政府会计改革,探索试编政府资产负债表。

  “我们的4万亿投资,中央财政的1万多亿还有很多属于发债支撑的,地方配套资金里有多少是纯财政收入不需要偿还的投入?这里面,相当一部分比重都是各种类型的债务形成的资产。”许善达说,“如果说我们要用一般预算的结余去还这些债务,永远也还不上,早晚得做出资产负债表,把资产卖掉,去还这个债。所以要赶紧编制政府资产负债表,完善资本预算。”

  “目前我们的预算表里已经有了一些中央政府的资本预算,编制了一些内容,但这个是不全的,几百亿,是国资委系统的,制造业的,金融系统不包含在内,我们几大国有控股银行要交的分红,就没有包含在内。”许善达称。

  “尤其这些年,政府拥有的资产收入的份额大幅增加,去年卖地的收入就2.9万亿。”许善达说,“再比如,地方政府卖采矿权,这些政府收入都没有纳入预算,我们现在是不完全的资本预算。”

  “整个政府资产有多少负债,这个现在还不清楚,负债都不清楚,怎么研究收益,没有一个现实基础。”许善达表示,“我们形成一个能够全面反映政府收支情况的总预算,还有很长的距离,不但一般预算有距离,资本预算也才刚刚开始编,这就更有距离。”

  “目前财政预算公开的努力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也要看到,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预算公开在深度、广度和及时性上还有很大的差距。”王雍君告诉记者,“从目前来看,我国应完善信息披露的法制建设,同时,预算分类中的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仍需要改革。”

  从地方财政预算公开来看,去年18个省份的财政厅向社会公开了公共财政预算和政府性基金预算表,云南、重庆等12个省市按月度或季度公开了预算执行情况。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