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中国启动核电项目大检查 地方政府投资热情过高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5日 07: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邓丽 李丹

  核心提示:国家核安全局局长李干杰担忧,“部分企业和地方政府发展核电热情过高、目标过大、动作过快,从而在经济和安全两个方面都带来了较大的风险”。

  中国进一步重新审视遍布全国的核电计划。

  目前13个运营核电机组,近30个在建机组和90多个筹建机组即将面临环保部的(国家核安全局)安全检查,这将涉及数千亿人民币的核电投资。

  “环保部和国家核安全局,正在紧锣密鼓的制定方案,马上启动为期数月地核电大检查。”3月23日,中国核安全监管部门环保部核安全司副司长俞军告诉记者。

  此前的3月16日,国务院连发5条措辞严厉的规定:立即组织全面安全检查;加强正在运行核设施的安全管理;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不符合安全标准的要立即停止建设;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俞军说,“国务院会议之后,环保部就立即开始行动,这次排查比较全面,将针对所有已经运营,在建和筹建的项目,而且非常正式,完全按照国务院的要求来,现在我们正在制定完整的检查方案,聘请核安全专家。”

  本报获悉,在环保部检查之前,国内核电巨头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已经完成自查。

  目前国内仅有浙江秦山核电站、广东大亚湾和岭澳核电站以及江苏田湾核电站共13个机组商业化运营。因而三省高层对核安全倍加重视。

  3月23日当天,浙江省环保厅副厅长章晨陪同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吕祖善检查秦山核电站,“用最先进标准和最高要求确保核电绝对安全”。

  浙江镜像:核电安全监管

  浙江的核电安全监管可供管窥中国核电安全监管。

  中国目前实行三级核应急体系:国家、地方和企业。地方如浙江省,核电应急责任不小。

  浙江省环保厅副厅长、浙江省核应急办办公室主任章晨在对秦山核电站的检查讲话中透露,本次日本核泄漏后,浙江立即进入核应急待命状态。省辐射站紧急启动辐射应急监测程序,24小时应急值班。

  “全省13个辐射环境自动监测站及全国环保系统首个放射性惰性气体监测系统投入实时监测,每天数次报送数据。应急监测人员赶赴舟山,开展沿海辐射环境巡测工作。”

  此外,浙江省环保厅还督促核电企业按照国家核安全要求开展自查,研判福岛核电站事故对浙江环境的影响。

  一旦浙江发生核电事故怎么办?

  章晨在检查过程中说,“现在浙江省核应急工作基本形成了政府领导、环保牵头、部门参与、场内外协同的应急组织管理体系”。

  他解释说,浙江省核应急委与各专业组、县核应急委之间,浙江省专业组与县行动组之间,在平时状态下构成指导与被指导关系。但核事故应急状态下转变成指挥与被指挥关系。

  据其介绍,《浙江省核电厂(基地)核事故场外应急预案》将适用于浙江省核电厂可能发生或发生严重核事故的应急准备和应急响应。浙江省军区、各专业组、海盐县、秦山核电都有应急计划。

  浙江核应急是一个严密的网络,“浙江省、海盐县核应急指挥中心系统;秦山核电基地外围辐射环境监督性监测系统;核与辐射医学救援基地;秦山核电基地核事故应急的气象保障网络体系;规划了核应急警力集结点和警力行进(撤离)路线”。

  此外,“浙江省还储备核应急碘片30万片及一些核应急防护设备;南京军区和省军区共有100多辆洗消车可用于核应急支援”,章晨说,“各级核应急组织开展的各类应急演习累计有近百次。”

  与此同时,章晨检查秦山时也指出,浙江省核应急也有一些难题。

  “核应急法规预案、标准、体制机制还有待进一步完善;核应急管理专业技术人才匮乏,核应急队伍的素质有待进一步提升;跨省、跨市县的核应急协作机制尚未形成……核电站与地震、海洋、气象等相关部门监测预报系统的联动机制尚未建立……等等”。

  章晨说,“浙江要提升核应急处置能力;各核电站要制订计划,加大隐患排查和整治力度,提高核电站安全度,从源头减少进入应急状态的概率;加强辐射机构队伍建设;严格执行核应急值班制度,确保信息渠道畅通;修订完善核应急预案,加强演练培训”。

  部分地方热情过高?

  无论是从能源供应、稳定收益还是节能减排方面考虑,核电都被寄予厚望。

  按照旧版《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国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4000万千瓦。按照现在运营,在建和筹建机组数目,到2020年装机容量已超过此数。

  一位核电专家表示,就在日本核泄漏之前几日,递交人大会议讨论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还在“犹豫”是否应该将核电规划调整为——2020年8000万千瓦。

  此前,国家能源局负责人也公开表示,7000到8000万千瓦是保守目标。“原来最早说1亿千瓦的规划,调整了好几次”,这位专家说。

  国家如此,地方政府更是为核电站的选址“打破头”。“重庆节能减排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建核电站”,重庆发改委的一位人士此前曾表示。

  一位核电专家表示,一个核电站就是几百亿的投资,税收、就业、GDP,多快好省,地方政府怎么能不热衷?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已有13个运营核电机组,近30个在建核电机组,分别是辽宁红沿河核电站、福建宁德核电站一期、福建福清核电站、广东阳江核电站、浙江方家山核电站、位于北京的中国实验快堆、浙江三门核电站、台山核电站、海阳核电站和石岛湾核电站。

  而筹建中的核电站更是多达90多个。其中一些在中国内陆,甚至靠近当地的饮用水源。如湖北咸宁、湖南桃花江和江西彭泽核电站。而河南积极筹建的南阳核电站,也被指靠近该市主要饮用水源地白河。

  “这些核电站已经密布中国沿海各省,还有许多直接嵌在内陆。连四川这样刚经历过大地震的地方也曾想建核电站,一旦上了核电站,会不会影响长江?”一位环保人士担忧。

  他反问,“我们需要在这么多地方建这么多核电站吗?如果一定要建,为什么不能集中些呢?”

  国家核安全局局长李干杰此前在一次清华大学的演讲中表示担忧,“部分企业和地方政府发展核电热情过高、目标过大、动作过快,只计一点,不知全局,不切实际,从而在经济和安全两个方面都带来了较大的风险”。

  李干杰当时说,核电现在最大的瓶颈是人才。在人力资源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过快扩大核电建设规模,将造成现有人力资源过量稀释和无序流动,既难以满足新建项目人才需求,又影响已开工项目建造质量,其结果是直接影响未来核电厂的运行安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