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对话 >

[对话]农行股改收官战(20100829)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1日 14: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channelId 1 1 1

张云 中国农业银行行长
王强 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分行副行长 昆山市支行行长
郑亦铎 浙江瑞邦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汤敏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
成家军 中国银监会银行监管一部处长
朱晓莉 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
蒙凯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总监
李振江 中国农业银行董事会秘书
黄锦永 广西省田东县蔬菜种植大户
金岩 包商银行副董事长
时来滨 中国寿光农产品物流园有限公司总经理
于贻胜 中国农业银行山东省分行农村产业金融部总经理
韩国强 中国农业银行甘肃省分行副行长
李振生 福建省南安市蓉中村党委书记
沈翎 中国五矿集团总会计师

主持人 陈伟鸿:
    好,谢谢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我们本期的《对话》节目。
    今天我们来关注这样的一个日子,2010年7月15号,在这一天,中国农业银行完成了A股+H股的同步发行上市,他们是在艰难的市况之下,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一次全球最大的IPO(股票的首次公开发行)。作为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当中,最后一个完成股份制改革的银行,有人形容农行的这一次上市是经历了一次凤凰涅槃式的艰难蜕变。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历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农行经历了怎样的考验,他们又怎样完成了自我的救赎,有着怎样的收获?今天带着这些问号,我们一块来请出今天节目的嘉宾,中国农业银行的行长,张云先生,掌声欢迎他。
    张行长,您好。
张云 中国农业银行行长:
    您好,感谢感谢。
主持人:
    今天看到您走上舞台,我觉得您是不是依然还觉得这里是路演的现场,有很多人在等待着您?
张云:
    我觉得比路演的考验更高严格一些。
主持人:
    更要严格一些,今天更像是上市之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
张云:
    我路演的时候没化妆,但是我今天为了做这个节目,我化了妆。我想起来,除了我小时候文艺汇演的时候化过妆以外,我这今天是这么大岁数以来第一次化妆,我感觉到今天年轻了三天。
主持人:
    跟我们来回忆一下,在敲锣的那一刻,您的那种感触是什么?
张云:
    在农行A+H股成功上市敲锣的那一刻,其实我既感到激动和高兴,同时又感觉到压力巨大。
主持人:
    在农行上市之后一个特殊的节点,我们就和张云行长,和现场的各位嘉宾,一块来回望一下我们交织着压力和喜悦的整个过程,好不好?
张云:
    好。
主持人:
    有请,请坐。
    说到这个压力,我知道在农行上市之前媒体非常非常关注。当时有一些海外的媒体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些报道,有人说的非常地刻薄,比如说“世界上最差的银行,要去做全球最大的IPO”,我觉得这个字眼现在读起来还是比较刺眼。
张云:
    当然我作为农行的行长,我并不认同这样一种说法。因为农行在上市的时候,我们无论是在贷款的质量,还是我们的风险拨备率的水平,无论是从我们的效率指标,还是我们自身的效益回报的水平,都超过了可比银行上市时的水平,所以不能说它是一家最差的银行。那么至于说到IPO的募集资金的多少,其实它是根据这一家银行的实力,和这一家银行的资本规模所决定的。
主持人:
    如果他有机会再写一篇和农行的上市历程相关的报道,你给他一个建议,他的标题应该用什么样的一个字眼,可能会更符合客观,或者说是事实?
张云:
    应该说世界上最有成长性的银行,来得到了世界投资者充分的认可,从这个角度。
主持人:
    这是我们张云行长版本的一个新闻报道。我们来看看这个股市行情的波动,好不好,这是农行股票的一个价格走势,来,大家看一下。
    在农行上市之后,大家已经注意到农行不只一次地触及了发行价,应该说这个市场压力是非常大的。
张云:
    自从农行的股票上市之后,我的心跳的频率和股票在市场上的震荡的频率,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主持人:
    这是年轻三天的又一个表现?
张云:
    是啊。资本市场,特别是一支股票的行情的变化,是有很多复杂的因素所决定的,当然,我们也期待着农行的股票,今后在资本市场上表现更加出色。但是从我们管理者来说,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农行的管理技术做得更加扎实,把我们的效益做得更加出色,从而使股东得到更加优质的长期的回报。
主持人:
    我们特地设置了一个公告牌,大家可以来看一看,上面就有简单的几个字,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当这几个字如果被我抽取出来重新做一个组合的时候,大家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些新的思考,今天我们来做这样的一个实验,张行长同意吗?
张云:
    好。
主持人:
    好,那这样,我们先来选择这样的两个字,一个“中国”,一个“农业”,好了。当这样的两个字摆放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的脑海中开始迅速地构思,它到底会构成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所以接下来您能不能浓缩一个字,来表达一下你对这个组合的一个认知。
张云:
    我想我用一个“大”字来表示。
主持人:
    这个就引起了我的好奇,为什么张行长会在这样的一个组合之后,写上一个“大”字?
张云:
    把中国农业这四个字联系在一起,它是一个大国里面的大问题。中国农业银行又是一家大型银行,我们市场定位又是要面向三农,所以把一家大银行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放在中国的这样一个大舞台上来观察,所以只能用一个“大”字来概括。
主持人:
    您真是大智慧,一下就来了三“大”,好,谢谢您的解析。
    但是你刚才提到的三大也启发了我,我发现其实农行还有很多的“大”,或者说很多的之“最”。比如说,农行是目前我们网点最多的一个银行,区域跨度最广的一个银行,覆盖面最广的银行,同时也是员工人数最大的一个银行。这些网点是不是都在农村呢?
张云:
    我们的农行的网点是中国,也是世界上大型银行里边最多的,我们有2.36万个网点。但是从网点的结构来看,在中国的333个大中城市里边,我们有1.08万个网点。那么我们在县及县以下的机构有1.27万个,占我们所有网点总数54%,应该说多数网点分布在县及县以下的地区。
主持人:
    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地区也会有我们的网点,但是业务会不会好?
张云:
    比如说,我们江苏的农业银行的分行是当地最大的银行,我们苏州的分行也是当地最大的银行,包括中国农业银行在浙江、在珠江三角洲、在环渤海地区,都是最富有竞争实力,也最具有方方面面实力的大银行。
王强 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分行副行长 昆山市支行行长:
    比如说存款,我们昆山支行超过400亿,贷款超过260亿,我们的利润今年可以达到8个亿,而我们的不良贷款(比率)只有0.38%。特别是我们值得骄傲的是我们的外汇,我们农业银行在昆山的外汇业务的市场份额是最高的,我们今年的国际结算将达到250亿美元。
主持人:
    应该要有用户方面的这些反馈,在现场有没有人是得到过农业银行帮助的人?
郑亦铎 浙江瑞邦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这个企业是2002年开始组建,开始组建的时候温州很多银行,在银行当中,第一笔贷款就从农行拿的。
主持人:
    当时拿了多少钱?
郑亦铎:
    当时拿了200万的贷款,现在我做到两个亿的资产,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开始准备要上市了。跟昆山一样,温州农行在温州是最大的一家银行,也是最强的一家银行。
主持人:
    刚才您也介绍了,很多的网点是遍布在全国各地,不仅仅是局限在大家传统意义当中的一个农村地带。但是这样的一个网点的分布,会不会也给我们的管理,包括风险的管控,带来一定的挑战和压力?
张云:
    张家港支行,那么这样一个支行的业务总量,等于我们农行排在后面的西部地区的600家支行的业务总量。但是,同时我们在西部地区还有很多的机构,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工作。比如西藏也没有农村信用社,西藏农牧民的93%的贷款靠农行来支撑,我们在西藏有500多个营业网点。
    那么在这些地区,很多的少数民族员工还不懂汉文,我们的规章制度和我们的许多的流程,还需要翻译成少数民族的语言才能够正常地工作。所以在这些地区开展业务,不但有着比较大的风险,与此同时,在业务管理方面,在我们的成本开支方面,也都有许多的困难。但是我们要把这样一家银行,以一个规范的上市公司的形象展现给大家的时候,同时要为我们股东提供优厚的回报的时候,我们感觉到很大的压力。所以,必须是我们采取更加强有力的管理的方式,才使农行体现出我们自身的系统优势,体现出一个大行应有的能力。
主持人:
    这样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大银行,在经过股份制改造的过程当中,他们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挑战?当这两个字重新再做一个组合的时候,张云行长又如何来解读这两个字的组合呢?来。
    邀请你继续来到我们的公告牌前,来发布一下,“银行”和“股份”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你的第一印象。
张云:
    我如果要解释,既可以说是大行,一家大型银行的职责和它系统的服务功能。但同时也是大行,我们是用一个理想抱负和我们的行动,和我们的道德,来体现为我们的客户,为三农服务的职责和理念。
汤敏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
    这个“行”字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它应该做得好,要有好的行为,要有好的行动。
主持人:
    这个“行”更像是一个能力的展现,我行,我能够来做到这一切。
汤敏:
    更多是种信心。
主持人:
    信心。
汤敏:
    或者说是对股东们的一种承诺。
张云:
    我们说农行的大行、大行也罢,言贵乎于行,行贵乎于优,就是我们的行动沿着正确的方向,我们的行动要结出很好的效果。所以从这一点上说,大行我完全赞同刚才汤先生的理解和你的阐述。谢谢。
主持人:
    我们再找一个视角,来解读一下您留在这里的这个“行”,好不好?
成家军 中国银监会银行监管一部处长:
    这种“行”不是说走一天。农业银行从成立那起,从股份制改造思路确定的那天起,我们决定走一个百年老店,是一个持续的“行”,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行”,一是个稳健的“行”。并不是说我走得快,要质量和效益的统一。总的来讲,这个“行”是一个科学发展的“行”。
    好,谢谢。
主持人:
    我想要完美地完成这样一个“行”,当然会有很多的困难,但是困难是不是真的像刚才我们几位嘉宾描述的那么大。因为在我们字面上看起来,它只不过是在我们中国农业银行,在“银行”后面加了一个“股份”两个字而已,换一个名称真的就那么难吗?
张云:
    其实是非常地艰难。因为作为一家银行,从专业银行转化为国有独资商业银行,从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转化为公众上市的银行,每一次转变对农业银行来说都是脱胎换骨式的变化,所以对我们带来的压力,对农业银行带来的变化都是非常之大的。
    农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革的方案,是2007年1月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当时温总理对农业银行的改革提出了四句话,十六字的方针,就是“面向三农,整体改制,商业运作,择机上市”。这四句话实际上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每一句话都有它深刻的内涵,每一句话都要农业银行进行系统化的改革。比如说,我们按照面向三农,进行了全国范围的服务三农的试点,强化和恢复了农业银行服务三农的功能。我们在整体改制中,根据农业银行的实际情况,探索农业银行实现一行一策改革的许多具体的方案和实施的路径。同时,我们强化了农业银行的风险管控的能力,提升了农业银行的资产质量和效益回报的水平。与此同时,我们也按照股份制上市银行的规范化的要求,对股改的基础工作进行了扎实细致的准备和实施。
主持人:
    对农行来说,选择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时刻,艰难时刻来上市,很多人不理解,有理解的人说我理解,因为农行比较差钱,所以硬要上,您觉得呢?

留言评论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