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与法 >

[经济与法]致命约会(2010.8.12)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16: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江苏无锡市内有一家不大的旅馆叫君乐旅社。2008年3月28日一大早,工作人员照例开始清扫房间的卫生。当她们推开一楼102房间的时候,立刻感到房间里的气氛不对劲。

    旅店老板:到了第二天我们不是要打扫房间吗,打扫房间就看见女的一个鞋子,还有一个包还在床上。

    一双高跟鞋,和一个女士用的黑色包胡乱扔在床上、地上。此外还有化妆品、首饰,以及女性的贴身衣物,整个房间乱做一团。房间里的客人,却早已不知去向。

    服务员继续整理床铺。当她们掀起床单来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

    店老板:哎 怎么回事儿啊,我们看见这个床上还有这么一滩血。

    床垫上有一滩血迹,呈圆形,大约有碗口那么大。服务员告诉了旅社老板,但旅社老板对此并没有太在意。

    店老板:因为我们这个开旅馆的床上有血是经常的事情,有的女同志身上来了什么东西是经常有的,我们也没有当一回事。

    可是,为什么房间里一片狼藉,客人既没有办理退房又没有续费,却不知去向呢?旅社老板回忆,头一天晚上也就是3月27日,旅社里走进来一男一女。

    店老板:那天来了以后,他到了以后呢,这个男的来开房间,女的就跟在后面,女的身上背了两个包。

    店老板:

    当时他说,先把我们领到房间以后,我身份证和驾驶证在一起,在车上,我开好房间以后呢,马上去把身份证拿过来再登记。

    俩人表现得很亲密,看上去却不像是夫妻关系。工作人员也不好多问,拿钥匙给开了房门,这一男一女匆匆进了房间。

    店主奶奶:那个女的就往床上一躺,这个鞋子这么一晃,她的鞋子没有带扣,就是这样的鞋没有带扣,她一晃就掉了,她说老太太你出去,我马上给你把身份证拿来,后来我就出来了,出来了后来我就煮饭吃饭了,我就没有注意他们。

    不明血迹!杂乱的衣物!消失的客人!君乐旅社里发生的这一切虽然有些不正常,但是店主并没有太在意,以为客人可能有事出去了,还会回来。稍加收拾后,他们又继续忙着其他生意。一天,两天过去了,这俩人一直也没回来。3月30日上午,无锡市南长区警方,接到了一条报警线索。

    民警赵晟采访:

    2008年3月30号早上,我们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说在无锡开源大桥下的绿化带里面,发现有一个蛇皮袋,搞清洁的看到有一个蛇皮袋,然后准备去捡它。看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一只手,然后就报案。

    发现蛇皮袋的地点,是在无锡市开源大桥下面。警方接报后立即赶赴现场。经现场勘查,蛇皮袋里是一个人。

    民警赵晟:人是绑在蛇皮袋里面,蜷缩在里面,是女性,年龄在40岁左右,然后衣着完整。

    这位女性体态偏胖,40多岁,只穿着一件外衣。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其他线索。

    这是一片普通的绿化带,枝叶茂密。民警沿着绿化带仔细搜查。突然,在距离蛇皮袋几步之外的草丛里,藏着一样东西。

    民警赵晟:当时现场上遗留了有,就是在那个蛇皮袋旁边有一个身份证。

    这是一张身份证。仔细观察,身份证的正反两面都很干净,显然,它落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在距离发案现场这么近的地方,为什么意外冒出一张身份证呢?

    民警赵晟:当时我们就怀疑,这张身份证跟凶手有一定关系,然后我们就专门组织了力量,对这张身份证上的人展开了调查。

    这张身份证的主人20多岁,男性,外地人。身份证究竟是凶手慌乱中不慎遗失的?还是故意丢在这里扰乱侦察视线呢?无论如何,这张身份证是目前唯一的线索,必须弄个水落石出。民警很快找到了这张身份证的主人。

    民警赵晟: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一个巧合,就是在蛇皮袋旁边掉了一个身份证。

    身份证仅仅是一个意外插曲,别人碰巧丢在这里,和案件没有任何关系。遇害女性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眀其身份的物品。受害人的身份不确定,下面的侦破工作全都无从谈起,案件等于陷入了死胡同。这时,一位民警想了这样一个办法:提取受害人的血迹或指纹,然后在系统内部的信息库里查找比对,看是否会有所发现。这听上去和大海捞针也没什么两样,不过目前的条件下,只能一试。

    受害女性的指纹数据被输入信息库,电脑开始自动比对查找。

    民警赵晟:然后我们就通过她的指纹,就是在我们全国指纹系统里面,查询到这个女的,就是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的情况,就是明显了她的身份。

    令人意外的是,输入信息库的指纹信息,居然和里面储存的一条信息对上了。信息显示,该女子名叫高广英,江苏宝应县人。原来,这名女子曾经因收购赃物被公安机关处理过,所以信息库里留有她的记录。

    民警赵晟:明确了这个女尸身份以后,我们就是到她老家找到她的老公。

    高广英丈夫:当时我也不知道,她走的时候是回家的,我儿子放假了,当时也是放假,她等于回去看我儿子的。她当时说是回家的。当时我不在宿舍的,我在干活呢,她打电话给我的。她说儿子回来了,我回去看看他。

    高广英和丈夫古某都是江苏宝应县人,夫妻俩一直在上海打工。2008年3月20日,高广英突然跟丈夫说,她要离开上海,回一趟宝应老家。高广英前脚刚走,丈夫接着就听说,妻子临走前偷偷借了10万元高利贷。

    高光英丈夫:我在干活的时候,听到姓刘的说,她在他那里拿了十万块钱,高利贷十万块钱五分的利息,叫刘文中,从他那里拿的。拿了十万块钱就是他告诉我的,说你家属到这里拿过十万块钱了。

    妻子突然借这么多钱回家干什么?古某很担心,就打电话询问。高广英解释,她要去和别人做一笔钢材的买卖,需要交定金。丈夫也就没再多问。而据民警调查,高广英在临走前,其实一共借了35万元人民币。

    记者:她走之后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或者是发过短信?

    高光英丈夫:没有,没有,一条都没有。

    3月29日,丈夫收到高广英的一条短信,“我无锡的钢材生意很顺利,你放心。”就在同一天,一个借钱给高广英的人也收到短信,“我喉咙不好,在打麻将。你给我一年时间,我的生意很好,到时我会把钱还给你。”

    记:她跟你在上海呆了几年了?

    丈夫:跟我在上海大概呆了两年。

    记:你们平时感情怎么样?

    丈夫:感情马马虎虎吧。

    这两条短息都是用高广英的手机号发出的。而根据尸检的报告警方推断,3月29日,高广英已经遇害,不可能再发短信。照常理来说,凶手一般也不会使用受害人的手机,给他人发信息。那这两条信息是谁发的?高广英瞒着丈夫借钱,然后来无锡,她要和谁做生意?这部手机并没有在案发现场出现,手机成为排查的重要线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