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2010年 开学第一课 >

钟晓天《梦想无边际》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16: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年华是无效信。在我眼里,梦想是没有有效期的。它一直都存在在我的信念理,永远不会过期。

    ——题记

    恶梦

    秋风入室,但夏虫仍在寂寞的夜里喧嚣的时候,我的梦开始彷徨而又苦涩。

    难得得以安稳地睡下,骤然间,我又会在漆黑的夜里被恶梦惊醒;睁开眼后,是爸妈用着恶劣的言语在争吵不休的声音。一句句锐利尖酸的话语刺痛了我的心,眼泪浸湿了发鬓。那段时间是恶梦,恶梦。爸妈说要离婚的事使我日夜悬着一颗心,没有过豁达开阔的情绪。亦没有发现到自己已在无意之中开始走向了颓败。

    颓靡

    梦,对我来说就如同一样奢侈品,我卑微得不敢触碰。

    上课“游离态”了;下课趴桌子睡觉了;话说少了;餐桌上少了爸爸,饭菜总是难以下咽了;夜晚躺在凉席上,攥着被角啜泣了。我埋怨,为什么这样痛苦的耻辱的事情要降在我身上?我比谁都更想要一个幸福的家,一个避风港,一个爱的襁褓。

    听着爸爸红着眼说:“以后我过一段时间回来一次……”我顿时绝望了,父爱,它走得太匆忙,匆忙得我无助又颤抖;所谓的梦想与在须臾之间破碎得灰飞烟灭,于是我开始自暴自弃。

    洗礼

    尽管后来离婚的事不了了之,但是成长的痛楚总是考验着我,躲不过寂寞的煎熬。

    由于之前的颓废,成绩开始像坐垂直过山车一般充满快感地直线下落。我感到朋友之间的感情变质了,眼光里充斥着无视与冷淡;父母对我失望,仿佛随我自己放任自由。我忍受不了,我的难过找不到人倾诉,找不到地方派遣,根本就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存在。即便歇斯底里地对妈妈哭喊:“那我去死最好了吧,也不用烦着你了。”到底还是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一句轻微的问候——“最近为什么总是不开心呢?”

    我很累,我的目标被压抑遮盖得完完全全,找不到一丝缝隙去眺望远方的阳光。然而我自己却一直没有意识去拨开那迷蒙的雾霭,寻找一个小小的梦。我用小刀划着自己的手臂,缓解心里的苦痛。不敢说其他梦想,就连那个简单的,仅仅是希望成绩能够达到班级中上的愿望,早已丢失了……

    经不起寂寞的洗礼,时光它没有等我,我堕落了一个春秋。

    蜕变

    逐渐沦落到了,丧失了自信心、上进心以及奋斗力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像是个庸人了。那无趣的“没人爱”的类似的想法,越发觉得是拿来搪塞不想努力学习的借口;越发觉得自残的行为只是为了博取同情,多可笑。

    中考的逼近,爸爸一次次语重心长地向我灌输了要坚持下去的言语。凝视着他的眼睛,我知道爸爸很着急了,也终于清醒过来了,这一次歇斯底里地喊:“我发誓我一定会靠近级前150名!”

    自然,堕落了一个春秋,就算是用两个春秋也挽回不了那些过去的失去的东西,改变不了过去养成的恶习。所以我用了一个春秋的努力只寻回了我最原始的奋斗方向和力量,还有就是最基本的自信。

    寻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最更青处漫溯……”

    中考放榜那一天,坦白说,没有不高兴,也没很开心。我的水平发挥了,但连学校的平均分都没达到,这有多失败呢?当同学们在尽情享受毕业的狂欢时,我在被窝里反省着。流年似水,我还有多少个两年可以浪费呢?我才实现了多少个梦呢?

    几天后的某个早晨,我爽快地掀起被子,走到阳台。这时候正是早上六七点钟,一轮红日散出耀眼的光芒,穿过重重云朵,落在树叶上,给它涂了一圈又一圈金色银色的光环。闭上眼,我用手指触碰着那一缕缕阳光,耳朵细听大地的密语——孩子,你就是六七点钟的那轮太阳,相信你会突破层层云翳,寻找你最美的梦……

    没有有效期

    上高中了,长大了的感觉时常浮在我心头。作为如今班级里的佼佼者,我也觉得是到自己发挥带头作用的时候了。也发誓自己要脱胎换骨,丢掉从前悲伤的面孔,丢掉不要得的行为,丢掉满是稚气的想法;在经过所有不如意的洗礼后重生。

    信心,决心,恒心。坚持再坚持,越是遇到挫折,我越是要用尽全力与之对抗。第一个期中考,我那初中定下的愿望总算实现了;三年的时光就等这一刻,这愿望也算得上是个梦想了,那么一瞬间我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对啊,世间万物总有它灭亡、消失的一天;但唯独梦想,它永远不会停止,不会有期限,即使生命逝去了,但无论如何梦想也不会有尽头。

    “北京学友园教育集团”协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