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2010年 开学第一课 >

杨誉蜀《梦想 风尘仆仆》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16: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梦想向来是让人困惑的词,特别是对于某些因未来而茫然的人,比如我。生命里最有资格成为梦想的东西,大概是小时候一丝不苟的愿望,很难再有心甘情愿把世界勾勒得如斯美好的念头,未来的蓝图,满是不带世故的人情。时间向来喜欢证明许多东西,比如白纸会缓慢风干泛黄或许最终成为尘埃,比如志向会逐渐枯萎凋零最终腐烂在现实的侵袭。未来很多时候并非种植梦想的最佳处所,梦想也很多时候因为时过境迁而愈发完美。对我而言,梦想是物是人非的另一种读法。当一个人从不明白为什么而活到逐渐习惯为生活中的一切而活的时候,梦想也就发芽了。而我此时,或从许久以前的某个时刻开始,便在寻找那个时候。毕竟那种没有梦想的感觉太让人恐慌,也太让人不甘。

    我是不甘的,我会无比自傲地想念儿时的岁月,譬如看星星的光景。又会无比渴望地丢弃这些念头,如果没有比较,大概也不会有念想了。但是我总不能这么活着,于是梦想又成了怎么活着的答案。哲学似乎是文字间相互躲藏的游戏,故弄些玄虚,便如群山雾里般,给你一个极美的轮廓,让你不愿也不敢走到近处。所以许多时候,理想始终是悲哀的,在一个个始终没有答案的追问里,它始终只能被一切生搬硬套的句子修饰(正如我之后将做的事),再找一些耳熟能详的词解释它的含义与价值。

    有人说未来因为有梦是美的,而我却会很自私地向梦想填塞进一些怀念的情绪,便让我可以在没有定向的将来,产生些略有定向的力量,便让我也不至在没有定向的将来,彻底遗失以前以及此时的坚持,或更确切地说,是梦想。

    人都是想找回曾经得到却失去的物件,也都想拥有渴望却未曾得到的物件。梦想大概是这样。小时候不更事,习以为常地把长大后的成为当做梦想,可是事实证明,经历太多后的我们,要么把它当作稚气十足的笑料,要么把它当作遥不可及的虚妄,梦想成了极高或极低的存在,可惜夹在中间的一切,往往狼狈不堪。

    梦想,这两个字听起来实在很神圣,也很旖旎。

    让人日思夜想的梦境是我对它的解释。可我却不清楚它的模样。梦里是否会有红烛罗帐,伴着楼上听雨的少年缓缓入眠;梦里又是否会有巫山沧海,白云散尽,落得坐看云起的人儿枉自断肠。我不愿将自己莫名其妙的揣测强加给它的未来,却依旧很想明白,能让人日思夜想,辗转反侧的,应该不只是爱情。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我们大概都在关于梦的路上。有的人后知后觉,寻寻觅觅不着边际;有的人若有所悟,路途漫漫任重道远;还有的人更倾向于把生命当作一个圆,起点在哪里,终点便在哪里。所以人的一生更多的是在寻梦追梦,然后飘飘然如陌上的尘埃,于彼岸落定。

    多数人的梦是播种在彼岸的,然后因彼岸的相对和永存,让梦成为只可眺望不可触及的存在。距离产生的美向来裹挟着致命的诱惑,年年岁岁,引诱着世世代代的人跳进此生难以挣脱的苦海。苦海无边,大概向来不存在岸或是尽头,一旦陷入,便是一辈子的挣扎,一辈子的矇眬不知方向。因而蜉蝣与永生成了最难取舍的存在,光阴苦短,岁月难熬。

    不能实现,却能拥有,是梦想最微妙的性质。便如同人不能走到天堂,却可以走到天堂一般,就某种意义而言,梦想与陈酒惊人地相似,愈酿愈醇,愈醇愈香,只是很多时候,酝酿的时间是人的一生。大概因此,岁月催人老。

    而催人老的应该不仅是岁月,更有我们始终割舍不开的执念。舍得两个字说来容易,可在世上一切仓皇的奔走里,总有些漫不经心的艰难。古人在相似的岁月里画下了世代的传承,想必不会有,也不能有人宣笔一挥,落下收卷的题款。否则,该拿什么绞尽后人的脑汁,又该拿什么呼应先人的遐想。我们终究是舍不得,舍不得在思索了数千载的问题上半途而废,也舍不得相信我们似乎始终在用无济的努力证明我们所做的一切看似偶然,实为必然。梦想的追寻会始终延续下去,从一个追逐下山太阳的少年开始,寻到拄杖难行的暮年。所以不能舍得,也不能悟得。

    于是梦想并不存在解集,更不存在谜底。我们在无数的路上进行可能的尝试,尝试将生命里无数长度为零的断点连接成线段,将无数条面积为零的线段相加成图形,进以寻找它的支点,寻找它的重心,最后以我们的生命为Z轴,刻画一生的容量,同样也在刻画梦想最大的度量。

    没有了星星的天空会无限黑下去,而没有了梦想的人生,应该也是如此。毕竟这世上除了情感,人还需要更带执念的东西让人能以人的意义存在下去。尽管把我们的大部分意义奉献给漫无边际的东西似乎略有荒谬,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荒谬,让我们能够带着千奇百怪的想法略有荒谬地在这纷繁的世上奔走。

    梦想更多时候像掠过夜空的星火,刹那亮丽,又须臾之间从世上隐去,让人禁不住生出错觉,生生世世的风吹雨打,大概也只是为这个时候,闪耀之后慢慢黯下去。在越来越黑的天空里。梦是遮天蔽日的漩涡,想是千寻百觅的谶语,旋转低吟,拼凑出眷眷红尘蹒跚的脚步。

    风尘仆仆,是我能想到的给梦想的最美的形容词。一生的路上,或许有时她只是五百年佛前求来的路旁开花的尘缘,或许有时她只是暮雨舟行时仙子谪凡般的惊鸿一瞥,零零碎碎,总会有触手可及却无所适从的感觉。可能最后,铅华尽去,梦想更多的是邂逅而来的熟识,而并非三步一拜的虔诚。

    人的一生给人的感觉也总是零零碎碎的,仿佛它是梦想最大的集合。或许便如史铁生给皈依的定义一般,梦想也不是处所,梦想是在路上。

    “北京学友园教育集团”协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