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京藏高速不通 谁之痛?(2010.9.3)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3日 23: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进入[今日观察]>>


    京藏高速不通,谁之痛?
   
    解说:时隔四天,大堵车再现京藏高速,上万车辆拥堵上百公里路段,京藏高速为何一堵再堵?《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王小丫):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您的收看。京藏高速又堵车了。从8月27号开始,每天都有上万辆汽车拥堵在这条从西北方向进入北京的主要通道上,高峰的时期,内蒙古境内的堵车的路段甚至长达120公里。而这一次和上一轮京藏高速出现的大堵车,仅仅只有四天的时间。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京藏高速的一堵再堵?我们究竟应该如何来应对频频发生的拥堵?今天我们将就此展开评论。
    两位评论员一位是向松祚,另一位是张鸿。同时您可以通过我们屏幕下方的方式来参与我们的互动。
    首先我们要来关注一下,京藏高速目前的最新的情况。
   
    解说:京藏高速大堵车的消息一直备受民众关注。2号,京藏高速在内蒙古境内再次暴堵,堵车路段长达80多公里。到今天中午12点半,本台记者在110国道河北大榆树路口进京方向发回报道,京藏高速基本上疏通,只有内蒙古鄂尔多斯附近仍有拥堵。
    刘晓波(中央电视台记者):这里就是大榆树路口,在我的左侧,就是三条道汇集的110国道,那么沿着这一段110国道,这些大车就能进入北京城,另外一部分车还能沿着北京的六环路绕过北京前往他们的目的地,由于110国道主要的损毁点已经修复完工了,那么从昨天全天来看,那么整个这一个路段,放行的都是非常正常的,那么另外呢,受大榆树之前限行影响,在蒙冀界,也就是内蒙古和河北交界的地方曾经拥堵长达120公里,有上万辆车流滞留,那么从昨天开始也是缓慢通行,而在河北境内,为了保证首都进京的旅客通行正常,也为了保证进京的瓜果蔬菜的供应,那么实行了一定的分流措施。
    解说:说起这场京藏高速公路大拥堵,已持续近20天,最长时延绵百余公里。8月中旬开始,北京对110国道新线昌平与延庆交界附近进行大修,采取了限行措施,京藏高速开始拥堵。被堵的车辆中,大多是来自内蒙古方向的运煤车,车载重量在50吨以上的居多。
    记者:为什么不绕行?
    卡车司机:那成本就更多了,而且耽误时间更长。
    解说:司机赵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帐,从内蒙古拉煤到唐山,过桥过路费在1700元左右,油价也有1700到2000元,加上车辆磨损、司机师傅们的伙食等费用,全部加起来在4000元上下。而要绕行其它路段避开北京,至少要增加2000多元的成本。堵车带来时间上的消耗更是直接影响到了司机师傅们的收入。
    卡车司机1:你比如说以前一个月跑五趟车,现在才三趟或两趟。
    卡车司机2:以前三天挣三千,现在六天挣三千。
    解说:8月20号左右,各省市开始疏解拥堵车辆,部分路段恢复畅通。8月27号,新一轮堵车开始,蒙冀交界处拥堵30公里。8月31号上午10点,中央电视台记者自驾车从北京西三环出发,经过10多个小时抵达鄂尔多斯。随后跟随大货车一路返回北京。路上时间为3天。而如果不堵车,从鄂尔多斯到北京,即便是大货车沿途需要过收费站,最多1天就可以达到。
   
    主持人:其实对于这条路大家是比较熟悉的,在这条路上堵车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仅仅只有四天的时间就出现两次这么严重的大拥堵,大家还是有很多的疑问,这条路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严重的拥堵?
    张鸿:对,你说得对,这条路其实一直在堵,只是它叫京藏高速以后我们觉得这是一条新路在堵,但是如果关注交通新闻的话,这么多年来,你要听到八达岭高速堵车,你要听到京包高速,京张高速堵车,其实就是这一块,进京方向堵车,我记得在2003年的时候,咱们台里的新闻就一直在关注,2003年因为出现了连续十几天的堵车,当时车上还有很多,有拉牛的车,然后牛在那里边待了十几天就很危险,生命就很危险,到了2004年的时候,新华社也有记者去,那是冬天,11月份,新华社记者当时还有点奇怪说,怎么堵得这么厉害,然后司机很淡然说经常来就习惯了,其实一直在堵,后来修了110国道,110国道专门走货车,所以这是为什么这一次它出现暴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110国道走货车这个道现在要修,一修所有的车就都挤到这条主要的干道来,现在叫京藏高速的这条路上。
    主持人:你说的110国道就是这一条。
    张鸿:对,110国道,本来是110国道可以走货车的,现在不行,你不能走货车,那大家就只能走到京藏高速上来,所以这样进京方向就会很堵,所以再加上从去年开始,尤其到最近一段时间,突然暴涨的内蒙古的煤炭的运输量,还有官方也有解释说自驾游,可能和暑期也有关系,就是开小车的也多了起来,所以我们看得到的可能是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暴堵,但是看不见的其实是很长一段时间来的一直在堵。
    向松祚:这么严重的塞车,海外的媒体已经把它称为是史上最严重的堵车事件,这个就是说,其实我们要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它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经济上的一个损失,一个经济上的事件,为什么这么讲呢?刚才小片里面我们看到,很多司机都在算这个帐,比如他们因为严重的拥堵,他从时间上,从人力上,从很多方面他是会造成巨大的成本的提高,你比如刚才讲到煤从内蒙古运到唐山,那么它成本就会上升很大,所以我们可以从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我们来看这个大拥堵给我们的经济所造成的损失,你比如说微观上来讲,它会影响到很多的产业,你比如说这个120公里的路,按照一般的司机讲,就是说至少要堵三天三夜,也就是说40个小时才走60公里,如果我们堵的路线就是120公里,那也就是说你走完这个堵的120公里你就要80个小时,80个小时就是超过三天三夜,那么我们想,在这个三天三夜里面,如果你运的煤可能好一点,如果你运的是鲜活的蔬菜,很多就会出很大的麻烦,所以如果我们算经济帐的话,尽管我们算不到一个非常准确的帐,但是现在其实有人已经算过这个帐,就是说前一段时间这个大拥堵,堵了九天是吧。
    主持人:对。
    向松祚:大拥堵有人讲,就是说至少每天的损失是在一千万的级别,就是千万以上,因为这个损失一个是浪费,你看我们刚刚看到的图片,如此国家花费了几十个亿,修的这么一个高速公路,它完全变成了一个停车场,这个运力本身就浪费在这,同时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巨大的损失,一个是浪费,一个是直接的损失,这个加起来的数字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主持人:那么由此看来,这个堵车已经造成了不仅是交通的拥堵,道路的拥堵,而且是对于这个物流已经有了很大影响,同时带来了很大的经济的损失,现在我们就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这条路,也就是这条运输的动脉。
   
    解说:当前从西北方向进京的路只有三条,京藏高速,京新高速,还有110国道,一旦进入北京后,这三条路又汇合到了110国道这条道路上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而长期以来,京藏高速是内蒙古、河北、宁夏等地区大型货车进京、过京最为便利的通道,这种漏斗式的路网形状,随着近年来内蒙古境内运煤车流量迅速增长,大大超出道路设计的承载量,先天不足,再加上车流增加,高速公路成为停车场的后果,充分暴露出来。
    可能很少有人会想到,在京藏高速大堵车和鄂尔多斯之间有什么关系,实际上让它们联系在一起的正是煤炭,堵在京藏高速上的车辆主要是来自内蒙古的运煤车,去年内蒙古的煤炭产量超过了山西,成为全国第一,今年上半年,内蒙古原煤产量完成33778万吨,同比增长18.7%,而山西在一轮又一轮的煤炭整顿和煤炭重组中,一直采取限产的措施,国内经济对能源的旺盛需求,很大一部分流向了内蒙古,这自然就催生了来自内蒙古的煤炭运输大军。从内蒙古装满煤炭,然后开向全国的大卡车越来越多,上半年,内蒙古出区煤炭同比增长40.6%,其中铁路出区量同比增长36.8%,公路出区量同比增长87.5%,这个数据意味着,今年京藏高速上,来自内蒙古的运煤车,几乎增加了一倍,这些年来,内蒙古进入东部地区的交通仍然只有一条京藏高速,大堵车也暴露出当前铁路还是公路建设,还远远滞后,暴增的运煤车,使本来就已经饱和的交通大动脉,变得异常脆弱,让这条大动脉甚至经不起一场国道的大修。
   
    主持人:细心的观众朋友可能一看这个短片就能发现一个特点,就是在这条路上堵车的这些车辆基本上都是大货车,而且主要都是运煤的大货车,那么这些运煤的大货车跟这个拥堵有直接的关系吗?
    张鸿:现在堵在路上的基本上都是运煤的大货车,因为小车,如果是自驾游的话,当你听说这个地方已经连续堵了十几天了。
    主持人:就不去了。
    张鸿:对,你基本上就不去了,而且你绕道,刚才片子里边说了,就是说运煤的这些司机是不愿意绕道的,因为成本很高,但是如果你自驾游的话,一般来说,你是可以承担那个稍微多,因为绕道你需要多交钱,你可能又有几个收费的口,你多交那点钱,一般来说你是愿意用这点钱去换取这个时间的,可是运煤的那些师傅,他们不愿意承担过高的成本,因为他们本来挣的钱就少,还有一个就是过磅,因为你这个,我们看到这个就是,刚才其实片子里面已经说了,我们的记者说,北京到鄂尔多斯他其实只开了十个小时,对不对,但是他从鄂尔多斯开回北京要三天,为什么呢?因为你的车拉着煤的时候是需要一个一个去过磅的。
    主持人:就看你是否有超载。
    张鸿:对,而且今天我打电话跟几个司机师傅了解,有一个师傅他从呼和浩特运煤到天津,这个路上他要交四次钱,就是交费,然后要过磅过五次到六次,就是有好几个超限的检查站,按说一条高速公路,既然叫京藏了是吧,你一条高速公路,我反正我也没超载,我一路就开过去就完了,但是你每次都要过磅,这个过磅的地方是特别耽误时间的,所以你注意到,就是出京方向是不堵车的,只有进京方向堵车,这就说明其实是拉着煤的车在堵。
    主持人: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什么?
    向松祚:我想你看我们这个京藏路上的这个“肠梗阻”,非常严重的“肠梗阻”,它们从某种意义上反映的是我们整个中国经济结构的一个“肠梗阻”,也是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的一个问题。什么“肠梗阻”呢?就是说我们中国的经济结构你看,就是主要的制造中心,主要的经济的中心是在东南沿海,但是东南沿海在中国又是严重的缺乏这个资源,尤其是能源是没有,而我们的能源主要集中在北方,特别是集中在内蒙,山西和陕西这三个省,你看我看一个数据,去年,就是2009年,中国的煤炭一年的年产量正好30亿吨,30亿吨,30亿吨那么这个里面就是内蒙现在是变成全国第一了,它是6亿吨,山西是紧随其后,是5.94亿吨,陕西是2.96亿吨,它们三个省加起来占了多少,占了整个全国煤产量的正好50%,那么煤在我们整个中国经济里面的全部的能源消耗里面它又占了多少,又占了70%,所以你可以想像,那么这三个省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煤炭供应是供应了中国整个能源消耗的差不多40%,35%还要多,40%,那么这些能源怎么运出去,这就成了一个大的问题,就是说如何从内蒙,陕西和山西把它运出去,运到东南沿海,运到这些需要这些能源的地方,这就变成一个大麻烦。那么以前呢,就是说山西其实很早,我们大家都知道,就是中国的主要的煤炭供应基地,所以山西它除了供应以外,它自己有专用的铁路,所以情况好一点,没有出现我们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内蒙是这几年异军突起,突然一下子超过山西,变成主要煤基地以后,所以你看现在,这一次是煤炭的运量就是从内蒙这个高速路上,运量一下子暴增了超过60%,以前比如说以101国道为例,以前最早的时候。
    张鸿:110国道。
    向松祚:110国道,就是最近堵得最严重的这一段,它原来设计的运量每一天是过2.5万辆,2.5万辆的小汽车,那么现在我们刚才看那个小片里讲的,每天过的大的汽车,就是运煤的这个车就是超过了1.2万辆,1.2万辆折合成小汽车相当于多少,相当于5万辆,也就是说它现在的需要量一下子超过了以前设计的容量的一倍了,所以这个反映了我们的一个经济管理上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包括我们中国的经济,你如果看,不仅是交通运输,看看其他很多方面,就是说我们对于这个经济地区、区域结构的变化,我们往往缺乏必要的前瞻性和预见性,如果你事先预见到,内蒙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煤炭资源基地,那么我们这条路显然是不够用的,尽管我们讲,刚才张鸿讲了很多别的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固然存在,但是从长远来讲,我想这个是反映了我们中国经济的大的麻烦,而且反映了我们政府在管理这个经济方面缺少必需的前瞻和预判,因为你必须要预判,你才能够事先,怎么解决交通的问题,因为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这是关系到全国经济,它占到全国能源的差不多一半。
    主持人:你这是打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目前我们也看到了一堵再堵的京藏高速成为大家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那么怎样来解决京藏高速拥堵的问题,谁会对此负责任?稍候继续我们今天的评论。
   
    解说:宁愿堵车,不愿绕行,大货车缘何钟情京藏高速?车流急增,应急滞后,高速路大堵车,折射经济发展深层矛盾?《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对于京藏高速的这个拥堵的问题,大家也非常的关注,因为有很多朋友,现在国庆假期,中秋假期快到了,可能都在打算着要自驾游,所以今天我注意到,参与的朋友特别多,我们先来看一下大家的看法,这位朋友他就说,“我也曾经在那个地方堵过车,至今难忘,生活用品奇缺,价格也比平时的贵好几倍,司机们惊呼:‘简直就是在抢钱’,拥堵的原因很多,可是归根到底还是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管理没有和地方经济发展同步。”这个跟老向的看法一致,“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的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帮帮这些堵车又堵心的司机朋友们吧”。
    当然这个堵车是全世界面临的一个难题,汽车工业时代必须要面对的一个挑战,不过这个京藏高速的这个拥堵可能还是有与其他的地方不太一样的地方,那么我们现在来看一看各大媒体对此有什么样的观察。
   
    解说:京藏高速大堵车,背后隐藏着什么?《新京报》指出,京藏高速大堵车从根本上是因为地方经济的异军突起与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之间脱节。这些年来,内蒙古进入东部地区的交通大动脉仍然只有一条京藏高速。如何从宏观方面认清区域经济格局出现的新变化,统筹各方利益,打破物流瓶颈,是此次京藏高速大堵车暴露出来的最直接,也是最尖锐的问题。
    《燕赵都市报》认为,解决京藏高速堵车的根本问题,实质上就是解决在西北地区经济快速发展,货车数量剧增的状态下,如何实现西北进京道路在京冀交界处的道路对接问题,必须有更多的道路来承接这些源源不断涌向北京的大货车,这才是解决京藏高速大堵车的关键所在。
    《上海商报》援引专家的观点说已逐渐成为常态的堵车,给我们带来了太多思考。中医针灸有一句老话叫做“通则不痛,痛则不通”,京藏高速的“不通”折射出的是不是经济发展之痛,我们一起思考。
    经济发展一味的依赖资源开采能维持多久。《英国金融时报》说,交通拥堵并不是客运流量增多引起的,真正的祸首是从内陆省份往沿海港口运煤的重型货车,中国70%的电力是靠煤炭发电的,虽然道路施工是造成这次交通拥堵的部分原因,但从8月14号开始的拥堵只出现在一个方向上,从西向东,用货车运煤的成本是铁路运输费用的两倍以上,但由于中国铁路运力已经超负荷,煤炭生产商们别无选择。
   
    主持人:这个京藏高速的堵车其实是让很多人非常纠结的一件事情,现在我们也不可能马上把这个路就加宽了,然后让十几辆车同时可以并行,那堵车的问题是要解决的,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张鸿:现在我们起了一个统一的名字,叫京藏高速,但是统一了牌子,并没有统一管理,除了部门之间的,跨部门的管理有差异以外,还有就是它的区域的管理,是分块的,就是你从内蒙古上了高速以后,然后你再到北京来,你要经过很多次的,你只要跨过省,甚至跨过市,你就要经过一次重新的检查,一次重新的交费。
    主持人:分段管理。
    张鸿:对,这样的话就是我刚才说的,有一个明堵,就是你每一个超限,超载的检测站那个地方就会堵,还有一个,这是我今天在跟很多司机交流以后,发现一个特别可怕的现象,就是它还有暗堵。
    主持人:这个怎么解释?
    张鸿:就是这些超限站门口,如果这个车微量超限的话,会有一些人用小车来把他的超载的这部分装到小车里去。
    主持人:就是超载的货物。
    张鸿:不拖走,两个车都不超载吧,通过这个超限站,然后再把这个转到那个车上去,这个车下去,小车下去,其实还是在超载。
    向松祚:那个也增加成本。
    张鸿:对,还有就是如果你这个车超载很多的话,司机师傅跟我说,也有办法。
    主持人:什么样的办法?
    张鸿:你超限的这个站里边,你掏七八百块钱,然后会有统一的一次机会,你这些车全都让你过去,这样的话,这些车其实在路上就在那等着,等着这个机会就造成了特别大的拥堵,所以不光要统一管理,而且还要严格管理,就是既治明堵,也要治暗堵。
    主持人:那么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些明堵,但是这个暗堵你不说的话大家可能都不太了解。
    向松祚:这个堵车充分暴露出中国经济结构上的一个大问题,所以我们现在谈结构转型,所以从堵车这一点,我们能够很深切感受到,中国的经济未来要非常顺畅的发展必须要结构转型,长期我们就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过去讲的叫“诸侯”经济,当然这个“诸侯”是打引号的,“诸侯”经济是什么,什么意思呢?就是划地为牢,然后设卡收费,你比如说我们高速路,刚才张鸿讲的,我们全部的高速路,至少你从一个省,从北京到河北,从河北到北京,从北京再到内蒙,你都需要有很多关卡,而且省内还有很多关卡,那么每一个关卡他要收费,收费本身就耽误时间,我们先不说收费合不合理,收费本身就耽误时间,而且很多收费的,这是一个“诸侯”,就是我们从地理上是一个“诸侯”,所以说你看我们现在,这两个,一个“诸侯”经济,一个过度依赖能源的这两个经济模式,如果你不改革,我们想这种堵车的现象可能不仅会发生在京藏高速路上,其他高速路上,因为我们现在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非常快,其他高速路上类似的情况也会出现。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那好,现在就这个问题,我们再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有什么样的观点。
   
    贾元华(北京交大交通运输管理学院教授):主要是这个通道这几年,区域经济的发展是西北方向,物流强度,物流量最大的一个通道,所以我们这块通道的整个规划建设,它的运力这块一直没有跟得上,整个沿线几个省市,可能重视不够,规划滞后,也没有很好的协调,这是根本原因,现在是正好在做“十二五”规划,所以沿线北京、河北、内蒙有关的省市,赶紧的把通道扩能改造,或者是二通道的建设提到议事日程上,再一个是管理问题,一个是联网收费的问题,还有一个是治超这块,再一个是应急的保障管理,我觉得整个通道的沿线这三个省市,应该协调一致,或者是在中央政府的交通主管部门的协调下,应该有一个统一的预案。
    杨宏山(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造成京藏高速大堵车这样一个问题,根本原因是地方基础设施建设,与经济发展相脱节,所以从这个上来讲也可以理解为是地方公共服务的供给与地方经济发展不对称。从解决的角度来说,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内蒙古自治区应该要尽快强化在煤炭运输队外的专运通道的建设,既包括铁路,也包括专门的货运通道,从近期来看,要求我们在管理上,确实要发挥联动的一种机制,包括在内蒙古、河北、山西、包括北京,相关部门要发挥这种联动的优势,共同来采取有效的措施,又要强化责任追究机制,如果说我们有相关的责任追究机制及时的启动的话,会促使相关的地方政府,以及我们的专业管理部门,切身履行自身的责任,从前瞻性的角度针对现有存在的这种隐患,及早的采取一些相对应的措施。
   
    主持人:现在我们还是回到眼下的问题,这个京藏高速怎么样避免出现这样上百公里的大堵车,应该有什么样的更好的解决办法?
    张鸿:所有的与此相关的公共服务部门都应该出来负责任,因为如果单纯是堵车的话,那它就是一个交通新闻,但是如果连续堵车十天,长达100多公里,六千人甚至上万人,甚至几万人都堵在那里,所有的服务部门都应该在这样一个突发事件面前来对这些公民,我不算他们可能造成的这种经济损失,对这上万人的生活进行保障,让他们要有安全感,让他们要得到应该有的服务。
    向松祚:我觉得有一件事情是马上可以下结论,就是我们直接负责交通运输的主管部门,从中央政府的到地方政府的相关部门,有一件事实际上马上可以做,就是怎么做?你可以马上打破这个恶性循环,其实我们讲现在为什么会堵车?其实是有一个恶性循环,什么恶性循环?就是收费太多,设卡收费太多,收费太多有时候要超载,他超载就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