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机构:2319点成底部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4日 08: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综合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在刚刚过去的7月中,A股迎来了久违的上涨。所谓“五穷六绝七翻身”,七月份成为了“红色七月”。而2010年上半年中,A股市场经历了各大银行巨额再融资的压力,也经历了经济增速下滑、恶性通胀、房地产市场调控等各种因素的打击,再加上欧债危机带来的国外市场环境的恶化影响,A股曾一度跌至2319点。

  “红色七月”的出现,是超跌之后的反弹,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反转?A股是从此进入漫长的熊市,还是新一轮的上涨起点? 

  宏观经济长期向好,A股已到底部

  G20又通过了财政赤字减半的协议,虽然这是一个协议性的东西,不管是不是会实施,但还是让大家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欧债危机的影响减少应该是7月份行情回复因素之一。目前政策现在已经预期要转向了,这个预期是会越来越明确,三四季度股市下调回创2319点新低的可能性比较小。另外从资金面的角度来看,最吃紧的时候也基本上过去了。

  应该重新认识传统产业。中国为全球制造业中心的核心地位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和加强,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世界级制造公司初具雏形。伴随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中国在传统制造业上的市场依旧广阔。

  周斌:从4月到6月市场的下跌对于A股来说是艰难的挑战,我们看到7月份市场有一个回暖的迹象,对于七月成为“红色七月”,它的内在因素是什么,它对未来能提供什么样的参考?

  陆文俊:7月份的行情基本上属于估值修复时期,而非基本面和宏观经济变化所带来的影响。

  周斌:目前确实在宏观经济层面没有看到太多的惊喜。

  陈露:我还是基本赞成陆总的看法,目前的确是一个估值修复的过程。其次,这个修复过程跟预期有关,因为大家预期政策层面的放松的时间已经有大约两个月时间了。市场是从6月初开始预期政策是不是放松,到后来这个预期不断的强化。此外,外部经济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主要是欧债方面的影响,市场对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结果是比较乐观的,而希腊、西班牙国债的发行已经超预期,所以7月份的行情与外部经济还是有一定关联度的。

  周斌:当时欧债危机出现时,有人说欧洲是我国最大的出口国,欧洲出问题,出口会大幅下滑,而这个说法当时也使市场引发了一些恐慌。

  陈露:当时欧元兑美元跌到了最低水平至1.18,最近回到大概1.3左右的水平,经过了一个预期恶化之后,大家发现实际上可能并没有那么可怕,这种情况下就会有一个自然的修复。

  其实欧债危机爆发刚开始时,国内市场没有反应,直到爆发最猛烈的时候,国内市场才有反应,实际上爆发最猛烈的时候欧债危机基本解决了,G20会议召开之前欧盟已经通过了援助的计划,援助计划中所给予金融方面的支持,这已经至少可以在短期内把欧元问题解决,当然还需要靠时间。此外,G20又通过了财政赤字减半的协议,虽然这是一个协议性的东西,不管是不是会实施,但还是让大家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这对中国的经济还是有一定的支撑力度的,毕竟中国的出口拉动型、投资驱动型经济模式在短期之内不可能扭转过来,经济转型还是缓慢的,出口对中国经济还是重要的,所以欧债危机的影响减少应该是7月份行情回复因素之一。

  赵成:我个人认为7月份的行情,是对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比较好的提前反应。回到今年前几个月的行情调整方面,我们觉得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预期的问题,包括对于整个全球经济再平衡的预期调整。从整体来讲,我们对中国经济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近10年以来,中国政府对市场经济本身配置资源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此外,决策层对宏观调控的把握越来越精准,现在学会了调整总供给。再加上欧债危机的明朗化,大家对未来的信心就比较大一些,所以我们觉得7月份的行情是对4季度经济情况乐观的反映,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下去。

  周斌:您认为从7月份开始甚至到未来三季度都是对四季度或者明年一个乐观的反应,这个依据是什么?因为我们现在都在谈转型,但目前有包括经济增长速度的放缓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在内的诸多挑战存在,有什么因素支持经济走好?

  赵成:就房地产市场调控而言,我们认为其实这次是对房地产的规范。毕竟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将会继续保持良好的态势,而这就需要房地产本身处于一个规范状态,也就是大家讲的防止房地产绑架中国经济。

  其次,对于地方政府的债务情况而言,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发展与美国不一样,我们有自己的特点,中国政府有很多资源,有很多的钱、土地、人力资源,还有无穷的政策空间,我们的宏观调控政策可以通过政策空间的调整和资源的资本化,使我们经济保持一种适合内需增长的方式。

  周斌:您的主要信心来自于对政府调控能力的相信?

  赵成:过去10年的宏观调控中,我们尽管犯了一些错误,但是总的来讲政府对整个宏观经济把握还是比较到位的,所以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黄祥斌:我可能是最乐观的。大家最近关注比较多的就是去库存,所以预期三四季度数据表现会比较差。我觉得政策空间调控的余地非常大。政策现在已经预期要转向了,我觉得这个预期是会越来越明确,担忧三四季度股市下调回创2319点新低的可能性比较小。

  另外从资金面的角度来看,最吃紧的时候我觉得基本上也过去了,从监管层多次表态汇率来看,人民币升值预期是必然的,我个人觉得资金面最差的就是这两个月。

  周斌:结合前面的讨论,大家认为2319点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因为那时候所有的问题都曝出来了,地方大概负债7万多亿,加上市场流动性的严重不足。但我们考虑传统产业的衰落、新兴产业转型大概需要三到五年,如果市场反映这个状态的话,未来两三年就是一个长期的熊市,现在转型能成功吗?

  陆文俊:转型的时间是漫长的,因为城市化进程本身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目前这一过程只是刚刚开始。此外,中国为全球制造业中心的核心地位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和加强,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世界级制造公司初具雏形。伴随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中国在传统制造业上的市场依旧广阔。一些具有国际比较竞争优势的优秀制造业公司依然有望成为市场亮点,这些经历了多年市场考验而发展壮大的“伟大企业”,其长期投资价值潜力很大。

  经历了此次金融危机,一些企业被淘汰,优势企业得以保留,传统产业的竞争力在不断增强,加上本身的产业升级,中国全球制造业的地位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没有衰弱反而得到增强。

  而中国企业的出口从最早的原材料加工为主,到现在以机电产品为主,这也说明中国制造业中心的地位在增强。其次,如果中国制造业中心的地位削弱,那么无论城市化还是实现小康生活都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从这种观点来看,只要中国制造业中心不变,长期来看将是一个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大引擎,第二大引擎则是城市化。

  而目前中国在新兴产业方面尚处于初级阶段。与国外相比,中国在生物制药方面、新能源、新材料方面的理论基础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行业发展仍不充分。上半年,许多新经济企业演绎了非常动人的故事,上半年市场对于新经济的热情也非常高,这种热潮可能比世纪初互联网神话更为实在,因为我相信,这些企业中确实有很多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公司存在。

  周斌:陆总谈到的对传统产业的重新的认识,也是我们一直疑惑的事情,在过去半年里,有太多的喧嚣的声音讲新兴产业、创业板的故事。

  赵成:我比较赞成陆总讲的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业中心的地位。

  我们经常跟欧美比,但其实在工业化发展这条路上,我们还在起点,整个国家经济发展仍处于工业化刚刚结束的初级阶段,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业化过程没有完成,中国制造业本身从商业模式经营模式、工艺水平本身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回想中国30年经济发展,其实我们得益于全球化的进程,尤其这10年加入世贸后,大量的国外资本进入,带来了新的技术和经营理念,中国企业本身的学习能力也很强,才使中国的产业水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此外,中国劳动密集型暂时很难很快转变,再加上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仍是初级阶段,所以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国将成为一个升级的制造业中心。

  还有关于金融危机时的政府投资问题,政府4万亿下来投了很多公路、地铁,很多人认为这没有效益,但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受益者,当地铁修通的时候意味着房屋增值等等,这是政府基于长期考虑而做出的决定。至于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我们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财政是特殊的关系,很难完全割裂开,如果算一个总账,我们国家总的债务比率不是很大,美国有100%的债务比率,我们则没有那么高。

  周斌:赵所长说的这种债务约束市场机制约束为我们对中国政府的调控带来了信心。回到我们的中心问题,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讲我们是不是已经度过了最糟糕的时刻,明年一季度的增长或者今年四季度增长会乐观吗?

  陈露:我下半年的基本看法是,市场估值经过充分修复之后,现在的估值水平是比较低的,下半年基本上是估值回升的过程,2300点即使不是底部也是次底部。对于宏观经济而言,四季度我估计GDP可能就在8.5左右,从这个绝对值来看应该比三季度下滑的。那么从明年一季度来说很可能比今年四季度低,会不会跌到8以下很难说。

  周斌:为什么说宏观经济存在下滑的趋势?

  陈露:这个跟对比值有关系,其实回看在去年年底对今年经济的预期,今年基本上经济走势是在预期之内,一季度肯定是季度高峰。这个是一个W的走势,但不是所谓二次探底,而是一季度高峰后面走下去可能明年一季度还是低点,可能到二季度会有一个回升。一个经济经过断崖之后会有一个快速反弹,反弹之后会是比较平稳阶段。但实际现在需求增速大幅度下调,但是需求基本稳定在一定水平,而目前GDP增速就是这样的体现,所以GDP增速会表现下降。

  雷曼兄弟破产是个时间点,金融危机一下转化成经济危机,整个外围氛围非常的悲观,然后带动A股市场的下跌,大家觉得外部经济这么差对出口的影响可能非常大,其实在2008年9月份的时候中国的进出口数据还不是很悲观,但四季度一下子跌下来了。所以我觉得今年5、6月份这样的下跌是与之类似的,是受外围经济环境恶化的心理影响,但实际上欧债危机给中国出口带来的影响不如想象中的巨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