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 >

王建:如果货币紧缩不取消 中国经济或二次探底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5日 20: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和讯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

  和讯网消息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在近日接受和讯网独家访谈时,对中国经济发出警告,中国 GDP明年一季度有可能八都不保,要到七。二次探底。王建表示二次探底是国内外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一方面今年底明年初中国一定一大批中小企业垮台,7月份一万多亿存款是跑到地下钱庄给中小企业贷款去了。因为中小企业不可能背着高利贷背半年以上,今年底明年初中国一定一大批中小企业垮台;一方面今年年底可能出现全球经济的衰退,2010年10月以来地中海干散货指数至今下跌50%,这标志着大宗商品的需求急剧下降,而今年年底全球的贸易一定会看到非常显著的萎缩。

  王建指出,中国经济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通胀越来越厉害,还是增长的动力越来越不足?要把它分辨清楚。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增长内在动力急剧衰落的时刻,因为我们太注重于反通胀。通胀本身不是货币原因,你把它作为一个收缩货币就能解决的宏观调控的思路拿出来,你一定要犯一个错误,那就是通胀压不下来,增长倒是稀里哗啦。现在为了压通胀所实行的货币紧缩已经严重的干扰了在实际上经济的内升动力。

  王建举了一个例子说明这一观点。这个变化就是7月份M1的增速低于M2的增速,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存款是大幅度减少,企业存款和居民存款加起来减少了一万多亿存款。王建做经济形势研究已经有二十多年的经验了,这种情况可以说在印象里是没有出现过。

  一般来说如果经济不好的时候M1的速度下来了就会低于M2,从M1交易中退出这部分货币会进入到银行变成存款的。本来M1的增速低于M2的的增速这种情况应该增加存款,但是现在存款反而减少了,说明这一万多亿存款是跑到银行体系之外去了。就是所谓地下钱庄去了。就是给中小企业贷款。因为中小企业不可能背着高利贷背半年以后,货币紧缩中小企业逼到这个份上了,中小企业从地下钱庄拼命拆借,但是他扛不动的时候,他就只有破产、甩债、逃跑等等,我现在做一个预测,今年底明年初,一定是一大批中小企业垮台的时候,那个时候经济急剧的下滑就来了。

  王建对中国经济发出警告, GDP到明年一季度有可能八都不保,要到七。那就是二次探底了。如果世界经济再继续衰退,中国出口有一次大的下滑,我估计真的连7都难保了。现在本来我说世界经济在降温,你赶紧给自己预热。现在外面降温你也不热,你还给自己泼冷水,你还自己往下脱衣服,你不是想冻死吗,那怎么行呢?

  王建强烈呼吁中国应尽快调整宏观调控政策,尤其是尽快取消银行信贷规模限制或者把今年的放贷额度放大,赶快把货币增长率放到17%的尺度上,至少放到17%这样一个尺度上才是合适的。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该从反通胀转向保增长宏观调控拐点时刻了,要把保增长放在第一位的时候,你不能像现在这样。现在八月份M2增长速度只有13%点几,上个月是13.4%,这个月如果到了13%点几,经济要被紧缩压垮了。至少你货币增长率在17%是合适的,现在放到13%要把经济整个窒息掉了。王建强调,即使现在就调整政策,年内中国经济也会出现明显下降。如果年内不做政策调整,中国经济会出现二次探底。

  王建表示,通胀那个东西我觉得更没有什么必要可担忧的,因为通胀现在叫做结构性通胀,食品推动的,输入型通胀,收入型通胀。工资上涨是一个问题,原料上涨是输入型通胀所导致的。如果危机来了,金融泡沫再一次破了,大宗商品泡沫再一次破了,输入型通胀是有高有低的,它不会永远一个劲往上涨,这个不可能。另外,所谓刘易斯拐点,由于劳动力供给短缺导致的上涨,他的变化是很低的。因为劳动力的减少大概每年零点几个百分点。你要说到食品价格,中国由于人多和地少的矛盾,但是人口的增长,土地的减少,他的变化率是每年在零点几个百分点,综合这些因素,你把它放开了它也到不了十,中国长期因为这些因素导致的通胀率就是六七个百分点,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现在总是担心通胀率,从五到十,从十到二十好像就奔腾起来了,他不可能,他的通胀性质不一样。他不是你货币多发造成的,他是因为自然的变量一点点累计作为的。

  王建认为,尽管全球经济的衰退很难避免,但是中国经济由于本身的特殊性是可能不受太大影响的。关键在于采用正确的调控政策。具体来说,就是在全球经济冷的时候,我们要给自己加热,而不是继续降温。

  以下为王建访谈实录全文。

  和讯网:和讯网友们大家好,这是和讯的核心访谈节目,今天我们很高兴能够有机会请到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老师,跟我们谈一下大家所关心全球经济衰退的问题。近期全球陷入了对金融危机和全球衰退的恐慌中,从美国和欧洲都出现了几年,甚至是几十年最差的一些经济指标。现在是否意味着经济的二次探底,或者全球新一轮的经济衰退的来临呢?各国政府和央行是否能够拿出有效的政策防止这种问题的出现,我们请王建老师发表一下他的精彩点。王老师,你好。

  王建:我被人说我经常唱空,其实我不是要有意唱空,因为我说的这些经济上的问题,一定会导致这种客观的前景。如果我说的是一种客观的现实,不是说你习惯于唱空,或者习惯于唱多,而是人们的思想要符合客观世界的运动,客观的趋势是什么你要能够准确的表达出来。

  真正威胁全球经济增长的是美国有毒资产进入清算期可能出现的危机

  我记得和讯在四月份的时候对我有一次采访,那一次我讲了,我说今年七月份,美国经济要发生问题,而且这个观点我在去年底的文章中就说过。再往前推,我前几年就讲过,我说2009年2010年没有太大的问题,2011年会有问题。我去年底的时候讲,特别是跟你们四月份那一次,我明确的说七月份有问题。

  从现在来看,这个问题的确是出现了,主要是美国的股市在跌。要说经济指标不好,实际上这几年也都说不上太好,因为本来这一次复苏看起来就是比较软弱、无力,伴随着很多的问题。特别是像美国的复苏是无就业的复苏,这本身就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金融市场说是复苏了,但是道指到了14000点以后又掉下来了。而一次的下跌是由美国金融板块先跌,有人研究从去年八月份到今年八月份,实际上美国金融板块已经跌了一年了,虽然标普指数到今年七月之前还在上涨,进入到七月份以后,7月23日之后出现“八连跌”,在美国的股市上八个交易日连续下跌是很罕见的。接着到了8月4日连续暴跌三次,400点、500点、600点暴跌连续出现。当然中间也有反弹,但是他现在呈现出大幅的震荡。昨天又跌了120点,刚涨了两天以后接着又开始出现了一个大幅度的下跌,所以这是一个标志。

  我之所以做出美国经济要在今年七月份发生新一场衰退的判断,实际上我的根据就是,上一次发生的问题始终没有消化掉。我们看到日本在发生泡沫破了以后,他十五年中不断在讲如何消化日本的不良债券,这个不良债券最高峰的时候有300万亿日元,到后来陆陆续续消化了150万亿日元。总之十五年当中消化150万亿日元,伴随着这十五年中不断的在讨论怎么去消化的问题。但是我们在美国看到的是,美国的不良债券好像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而且金融市场又复苏了,股市,甚至衍生金融品的交易挺好。其实我说这是假象。美国人从2009年初他就修改了会计规则,他做的一件事,实际上在2009年初以后,他就是把所有那些危机的因素,特别是有关不良资产的东西把它深深的埋起来,让你看不到它,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个都是他所包装出来好的东西。

  在这一次危机爆发前,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两个问题吸引过去了,一个是欧债危机,一个是关于美国债务的上限问题,讨论的热火朝天。但是,那么庞大的一个不良债券,有毒资产的问题确实一个字都不提。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实际上这些有毒资产是存在的,但是美国把它藏起来了。因为美国这些大的媒体全在华尔街的大佬们手里控制着,他不去讲别人也就不知道内情。美国人现在把自己天大的问题说的小小的,甚至是没有了,然后拼命放大欧洲的问题,日本的问题,中国的问题等等,采取这样的措施,转移别人的注意力。转移别人注意力的目的是什么?我说是掩盖了他们自己在金融市场的出逃,他们把金融市场拉高了以后,他们把那些资产能够变成现金,他们也是要应对新的危机的到来。因为新的危机就是一批原有的有毒资产还没有找到出路,又一批新的有毒资产又在形成当中,而且新形成有毒资产的规模比上一波要大的多。比如什么是有毒资产?那些衍生金融品,他们在泡沫破了以后,他们就要出现违约。这个违约前两年是被他们冻结起来了,现在冻结期过了以后你总是还得还人家钱,到期了还得做清算,到那时候违约就出来了。

  我说新的有毒资产在形成,比如在2008年底的时候美国的止赎房,所谓止赎房可能大家都明白这个意思,房屋贷款人他不准备还款了,这个房子扔给银行了,这个叫止赎。止赎房大概在2008年底的时候是200万套,就是有200万个贷款人赖帐了,不还了。但是到了去年底统计数字是540万户,美国有5000万个贷款户,现在已经出现了500万户违约了。有评论说,由于美国85%的房贷,或他们贷款额高于房屋价值,所以有2000万户是随时准备如果房价再跌他就要扔了。这样这么一个庞大的坏帐摆在这儿,美国比如基础贷款是20多万亿,这里面有房屋贷款,信用卡消费,学生贷款和工商企业贷款,但是工商企业贷款很少,大概23、24万亿美国贷款额里,只有不到2万亿是工商贷款,房贷最大是12万亿。在这20多万亿美国对实体经济的贷款之上,他还有一个将近600万亿美元的场外衍生品的市场。他为什么要衍生,就是这20多万亿衍生出来了,所以这20多万亿如果发生了问题,上面衍生金融品的大厦就要跟着塌下来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房贷现在可能有一半都有违约的嫌疑,已经至少有十分之一发生违约了,这样引起来违约是一系列的泡大都要跟着破。我一直在讲,如果发生问题,这一轮的问题比上一轮问题要大,这一轮问题的爆发,会比上一次的震荡,上一次的破坏性更强。他爆发的形式一定是一大批信用违约,包括消费者的,包括金融机构的信用违约。然后是一大批的银行倒闭,一大批的金融机构倒闭。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美银,美国银行这一次是领跌,整个金融板块和年初相比,它的市值跌了30%。现在看整个这一轮暴跌,标普指数跌了15%,但是金融股跌了30%,美银跌了50%。

  和讯网:像您所说的这个问题,如果有毒资产真的造成了一种衍生品的危机,您觉得受损失最大会是美国金融机构吗?因为美国金融机构是不是可以利用前期大宗商品的上涨,因为很多大宗商品创历史新高,是把有毒资产已经打包卖给别人了?

  王建:我觉得这个不可能,他原来的有毒资产是放在那儿没有处理,因为从2009年初被冻结起来了,说是两年,他冻结起来不交易了。再一个,这两年当中,刚才我讲到拿止赎房来说又增加了300万套,在这之上所产生坏帐是一批新的坏帐,这一批怎么能卖的出去?这一批坏帐比上一次规模还要大,他处理起来的难度更大。我们观察这个危机还有一个角度,美联储,或者美国政府是怎么化解新的危机?有一个重要的角度,他通过货币的创造,通过给这些金融机构融资,帮他们解套,把金融机构的坏资产转移到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之内,这是他的一个做法。再一个,给金融机构大规模的融资。

  美联储7月25日到8月1日这一周投放了1593亿,突破美国在危机最重的2008年10月份的时候

  我最近写的一篇文章里面也讲到了,美国从新千年以来到次贷危机爆发前,他大概每年M2,货币供应量增加3500亿。到了次债危机以后,到2008年为了救市,他是投了7500亿。到了2009年,到了2010年又降下来了,他M2增加一年是2900亿,一年是2800亿。但是从今年初开始,他的M2是突然放大,放大到什么程度?大概在6月以前,每个月要增加400亿,这一年就是5000亿,差不多在去年基础上要打滚。从6月20日以后到7月25日这一段他增加了2500亿,所以在一个月零五天增加了2500亿。之后在7月25日到8月1日这一周,他一周之内投放了1593亿,你想想一周投放了这么多。美国在危机最重的2008年10月份的时候,他M2增加额是最大的,但也没突破1000亿。他在今年7月20日这一周,人家一个月不到一千亿,他一周投放了差不多1593亿,将近1600亿。接下来这一周,从8月1日到8月8日,他投放了430亿,按照周的话,一周430亿,一年是2万亿。有人说眼睛有在看美国是不是要搞QE3,实际上他已经在搞了,他没宣布了,大家今年货币量,按照今年的势头增下去,今年肯定要破万亿,他要超过2008年危机最慎重的时刻。

  和讯网:就是说QE3不管出来没出来,他这个钱已经投出来了。

  王建:他钱已经投出来了,而且我最近还看到彭博通讯社有一个爆料,他们听说有一个市场传媒,说美联储偷偷的给美国的300多家金融机构融资。他们到美联储去问,美联储不说,他援引了美国信息披露法,最后美联储拿出了29000页的一个资料让他们自己查,最后他们就发现,在前一段危机期间,他们偷偷的给这300多家美国金融机构融资1.2万亿。第一期QE1大概是7000亿,实际上他下面的融资已经达到了1.2万亿。美国人现在很多事情他已经不讲实话了,他不曝光,他是偷偷的做。我们现在大家都在关注QE3,你就讨论吧,但实际上我的钱已经放出来了,而且我放的比上一次要多的多。这个你不知道。

  QE3相对于美国信贷规模及衍生金融品市场规模是无法比拟

  和讯网:既然这个QE3已经放出来了,大家都认为QE3有可能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一个强心针的作用,您认为能起到这种作用吗?

  王建:我们就看吧,如果他从年初就开始放,放到现在,M2到八月初已经放出6500亿美元了,他也没解决八月份的暴跌。八月初以后到8月4日还是暴跌。说明现在这个问题不是说你给钱就可以的。我们要区分两种情况,一个是金融危机,一个是流动性不足。什么叫流动性不足?比如我手里有好资产,我现在可能需要钱用,我一下子变不了现。如果银行融通给我一笔钱,我等着资产价值好的时候我把它卖出去,因为我的资产是值钱的。比如上一次97金融风暴的时候,香港百富勤倒了,当时百富勤老板俱下的讲,我就是一个年轻人被一口痰给卡死,因为我是在印尼炒股票的时候我亏了九个亿,但是我大陆的资产价值得是将近50亿。我不是说我资产卖不出去,我手里有好资产,一时变不了现。银行因为受金融风暴影响又不给我融资,就把我憋死了。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要是银行愿意放松头寸,提供充足的流动性,金融机构是可以过关的。但是美国现在他不是流动性危机的问题,他是像两房这样的情况。两房为什么退市?他的股票最高的时候快100美元了,99美元,但是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他掉到连一美元都不到,在这种情况下他一钱不值了。美国现在金融机构是拿着一大笔烂资产,已经在股市上蒸发到几乎没有了,你给他多少钱,这个资产是不值钱的,不是说你给他钱能帮他周转,他周转不过来了,这两种情况我们要区分。

  美国现在是金融危机,一大堆由于房贷,其他各种消费贷款违约了以后形成的一个债务链条,然后一个一个跟着资产泡沫一个一个跟着灭掉了。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说你美联储给钱就可以解决了。现在我说为什么年初到现在,七个月的时间你给了6500亿美元,这个套怎么到现在还解不开?你再给多少,相对于美国信贷规模及衍生金融品市场规模是无法比拟的。你给几千亿QE已经到头,你给一两万亿就顶天了,整个资产规模还是小的多,所以他已经把资产泡沫吹到那么大,不是给钱就可以解套的。

  和讯网:你认为美国经济的衰退,或者由此导致全球经济的衰退是不是带有必然性?

  王建:我觉得是,而且美国现在关键是他们找不到一个新出路。如果他能够再创一个新的金融泡沫,形成一个新的有价值的资产也可以,但是他必须得在实体经济上有一个新的增长的亮点。比如新能源,比如低碳经济,美国也想这么搞,奥巴马上来不就是推新能源吗,在新能源之上他搞了一个低碳的衍生金融品,这是他初始的想法。但是这个事情他始终没有成。现在看,新的技术突破在最近这一段是根本看不到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没有新技术的突破,像互联网,互联网在九十年代,基于互联网这个新技术产生了一个互联网的大泡沫,现在在技术上没有这样突破的可能,你要想造一个新的金融泡沫根本不可能。你没有一个新的泡沫你怎么办?你陷入一个困境,你走不出来。

  现在的问题,美国真正的困境,我说他为什么是一场危机,深陷在危机当中。就是因为美国现在的生态是,他把物质产业转移出去了,比如90%超市的货架都是中国的产品,中国制造。他自己不生产这些产品,他必须得进口。进口他就要花钱,钱从哪儿来?钱从中国这样的国家来。中国为什么愿意给他?是我们对美国出了口以后我们拿了美元,我们又得买回去,因为我们钱花不了,我们希望有一个保值增值的地界,我们就放到美国去了。但是如果美国这个泡沫破了,中国可能不会再给他钱了,不会再给他钱他就得不到这个钱支付我们的出口,对美国来说要命是,进口的链条就要断。但是他45%的物质产品是需要进口的,这对他来说,如果45%的产品都没了,你说他是不是一场超大规模的地震,所以他的难题在这个地方。

  和讯网:但是王老师,八月份以来美国国债的拍卖还是很顺利的,而且收益率还低,说明美国国债还很受欢迎,是不是您说的这个问题暂时还不会出现?

  王建:现在对美国国债我觉得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你刚才讲的这个,美国国债还能卖的出去,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债市和股市之间存在着互动效应,债市和股市规模差不多一样大。当股市不好,钱流出来,资本的特点是寻利,我不能待着,到银行现在美国是零利率,他就到债市去,所以他把它托起来了。但是我们要看到,在这一次美债市场活跃起来之前,繁荣起来之前,在上半年几乎就没有民间的机构买。一个是美联储的QE2 6000亿在买美国的国债。再一个,中国、日本、英国在买。但是日本大地震以后,日本人停止购买了,就剩中国和英国两家,你看美国财政部按月公布的信息。但是也有人讲,实际上英国也不是买的,我们中国是把很多的,比如中投把他2000亿美元托给英国的巴克莱银行让他们托管,英国给你买美债,实际上变成只有中国买。为什么一有问题美国的副总统就得往中国跑,像拜登这一次,我估计他是来求中国,千万不要断了这个资金流。

  所以美债的问题实际上是不能持久的。现在的问题就是说,在原来的条件下,美国是金融机构造泡沫,中国买两房这样机构的债券,他们拿这个钱补贸易逆差的来源,买进口帐单。但是金融危机把金融机构制造泡沫的能力给打掉了,打掉了以后他又没有来源,又的补进口帐单的亏空,所以他只有用美债来替,但是美债卖到今天的地步他已经顶到了天花板,大家对美债的信誉也开始发生动摇。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美债的情况也是不可持续的,他这一场衰退,将来美国经济如果要想走出来必然面临着一场长期的平衡,一场痛苦的政府、企业和居民都得减支,达到一个真正收入能够平衡的时候,他的日子,他的痛苦才算是熬到头了,他才能够回到一个新的平衡点再出现一个正常的增长。但是这个平衡的过程估计是非常痛苦的,你不要说物质消费水平下降45%,我看下降5%美国老百姓就很痛苦,从金融危机爆发到现在,实际消费也就是5%的样子,你再让他下降,这个社会我估计是很不稳定的。

  美国为了实现金融的再平衡必然要进行一场空前的收缩,就是引起一个全球衰退的根源。

  和讯网:您刚才一直强调说,现在美国所面临的危机比2008年更严重的危机,您觉得这场更严重的危机会不会造成衰退的状态也比上一次严重,乃至拖累着全球也要走衰退之路?

  王建:我觉得肯定是这样的。这一次因为美国人他学聪明了,他把很多坏事情都掩盖起来,他不让你知道,他把好的事情都给你放的特别大,坏的地方都给你遮盖起来,所以可能我们看到真实坏的事情就少了,我们看到真实衰退的情况可能也少了。但是,最终他有一个实实在在要硬碰硬的东西,就是金融机构跟人家欠的钱是必须得还的,一大堆债务违约必然会压垮一大堆美国的金融机构,所以我估计以八月份美股暴跌为标志,他下面跟着的是一场金融危机。这一场金融危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观察到,但我估计时间也不会太长。接着一大批金融机构倒台了以后,等于整个心血管系统堵了,整个的经济就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窒息。日本泡沫破了以后,为什么十五年走不出来,就是他整个的金融机制发生梗阻,他转不开,好长时间他处于一个金融紧缩的过程中。

  和讯网:您觉得这种衰退会演变成日本那种模式,长期的低迷,还是像索罗斯说的大萧条,突然间全球经济大幅度下降?

  王建:我觉得这跟日本不一样,日本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贸易顺差国家。日本即使到今天,他的国债GDP已经到了200%,但是95%的国债是自己人买的,是日本国内的人用自己的钱买的。美国现在是贸易逆差,而且是十几年,二十几年的贸易逆差,跟日本完全不一样。日本直到今天自己生产的东西还是消化不了,他可以向海外不断投资。美国不是这样,所以如果美国要是这一次逼的他金融机构要清算债权,美国为了实现金融的再平衡,他必然要进行一场空前的收缩,使我的生产能力和我的消费能力达到一个真实的平衡。这样一个真实平衡的过程,就是引起一个全球衰退的根源。

  和讯网:他要像希腊那样减少政府的开支,增加税收。

  王建:希腊的情况都比他好的多,希腊也没有像美国这么大对海外物质产品的依赖程度,而且希腊不丁点的一个解决体量,美国毕竟在全球需求中还占到四分之一,如果他一收缩就完了。

  和讯网:王老师,大家现在对未来抵抗这次经济衰退不乐观的观点认为,好像各国政府和央行没有什么对策了,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都不能像上次那样,您认为是不是政策没有空间了?

  王建:现在来说,我在我刚写的文章也讲了,第二轮次债危机冲击和上一轮相比,不仅是美国政府,各国政府都是一样的处境,应对的能力要差的多。拿美国来说,他的利率还有空间吗?他已经是零了,他QE也搞的已经够大了。美国的国债在2007年的时候8万多亿,现在14万亿,你说他们有多大的空间?他的空间已经被大大的挤压了。最后他只剩了一条就是拼命的发货币,发货币的结果就是彻底破坏掉美元的信誉,美元的崩溃就到来了。

  地中海干散货指数去年10月份以来跌了一半。意味着对大宗产品的需求在急剧的减少。年底全球的贸易一定会看到非常显著的萎缩。

  和讯网:您看看,中国如果面临这样的处境应该如何应对?我们紧缩的政策是不是要进行调整?

  王建:我觉得我们现在对这个问题好像感觉还不是很深刻,觉得是美国人家门里的事。这一点我觉得有点被美国人骗了,因为美国人不但是在骗中国,全世界他都在骗,他把他自己真实情况掩盖起来。我们看不到他危机以后爆发了,实际上我说,你从他的货币投放这么大的量,从美股暴跌的情况看他的这场危机已经来了。但是他学聪明了他不给你曝。所以我们好像感觉危机还没有来,但是这个危机终究是要影响到中国的。比如有人讲地中海干散货指数,就是BDI指数在急剧的往下掉,我查了一下数据的确是这样。BDI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大概接近3000点,2990多点,现在是1500点,跌了一半。地中海干散货指数是船运的价格指数,船运的价格对船的需求所决定的。这个指数的下跌意味着对大宗产品的需求在急剧的减少,因为我不买我就不订船,运费的价格就掉下来了。这样的一个变化,他在去年10月到6月份是一个平台,他急落到6月份1800多点,从1800多点掉到现在1500多点。这样的变化,实际上一个是大宗产品需求,其他制造业品的需求也都在萎缩。这个指数如果出现这个变化,今年到年底全球的贸易一定会看到非常显著的萎缩,中国的出口我估计也会出现一个显著的萎缩。这对中国实际上已经产生影响了,我们上半年增长中出口还是一个亮点,在拉着我们走。但实际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出口增长在节节的下降,比如一季度整个出口在35%的水平,到了二季度的时候已经到了20%几,特别是到6月份的时候已经19.4%,已经掉的是比较明显了。因为美国QE打的全球通胀都上来了,实际上你要把出口价格指数剔除,我们实际的出口我算了一下,上半年只有9%,他大概是跟GDP是平齐的。到了6月份我估计已经低于GDP的增长,我估计6月份实际出口增长只有6%,但GDP二季度还在9以上,所以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从二季度就开始掉,到了三季度,四季度有可能进入负增长,我们把出口指数剔掉以后。但是名义增长我估计也会到10以下,所以怎么能够不影响中国经济。

  和讯网:您觉得中国经济GDP年内悲观的情况能掉到多少?

  王建:我觉得到四月份到8了,我们现在9.5,到了三季度我估计9.2,到了四季度应该是在8.7,或者8.5,这都是有可能的。

  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通胀越来越厉害,而是增长的动力越来越不足。

  和讯网:您说为了制止经济掉的太快,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王建:现在最大的问题,看我们经济当中主要的问题是什么?主要的问题是通胀还是增长?是通胀越来越厉害,我们必须把他压下去,还是增长的动力越来越不足?或者说现在增长往下掉,是我们政策的影响还是说已经出现的一种内生性的下降?我觉得这个问题恐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你要把它分辨清楚。在宏观调控中你要是看不清楚这个问题就坏了。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增长内在动力急剧衰落的时刻,因为我们太注重于反通胀。通胀本身不是货币原因,这个我在和讯说过多次,不是货币原因,你把它作为一个收缩货币就能解决的宏观调控的思路拿出来,你一定要犯一个错误,那就是通胀压不下来,增长倒是稀里哗啦。比如现在最受影响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贷款难,特别是7月份我在我的文章里刚讲到这个问题,7月份金融方面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M1的增速低于M2的增速,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存款是大幅度减少,企业存款和居民存款加起来减少了一万多亿,财政存款增加了四千多亿,所以整个存款掉了六千多亿。我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很反常的情况?我做研究经济形势这方面我已经有二十多年的经验了,我一直在观察,这种情况可以说在我印象里是没有出现过。M1是现金加活期存款,这是交易中的货币。如果要是交易货币增长速度,M2是存款,再加上存款这一部分。一般来说如果经济不好的时候M1的速度下来了就会低于M2,从M1交易中退出这部分货币在社会进入到银行变成存款的。我们想一想,当M1的速度低于M2的时候存款就减少了,本来这种情况应该增加存款,但是存款反而减少了,说明M1所减少退出这部分是没有进入到银行体系的,是跑到银行体系之外去了,这一万多亿存款是跑到银行体系之外去了。

  和讯网:民间借贷。

  王建:对,就是民间借贷,就是所谓地下钱庄。地下钱庄给谁?就是给中小企业贷款。咱们现在国有大型企业日子还不错,银行都有保。但是我们中小企业贷款一般来说受到很大的影响。他们如果搞地下金融,你想一想月息六到十,年息一百多,你要让他背高利贷,我估计他背四五个月,顶多背六个月就垮的。我现在做一个预测,今年底明年初,一定是一大批中小企业垮台的时候,因为他不可能背着高利贷背半年以后,他一定是现在没办法了,给他逼到这个份上了,他从地下钱庄拼命拆借,但是他扛不动的时候,他就只有破产、甩债、逃跑等等,那个时候就是大问题,经济急剧的下滑就来了。现在实际上经济的内升动力,为了压通胀所实行的货币紧缩已经严重的干扰了。

  和讯网:还有一块是对房地产的限购。

  王建:房地产的限购我倒是觉得,中国现在房价太高了,老百姓买不起,这也有问题。限购我觉得他不是好办法,好办法一半是搞廉租,搞公租,那一半是市场充分放开的,这是好的政策,你不要两边都用行政的办法把他限起来,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但是至于说到是不是把房地产泡沫一打压,经济的活力就消失了?我倒觉得也不是那样。

  强烈呼吁政府赶快要改弦更张,应该取消控制银行的放贷规模,或者把今年的额度放大。

  和讯网:回过头来说,中小企业融资的困难你决定怎么办?

  王建: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该从反通胀转向保增长宏观调控拐点时刻了,你要把保增长放在第一位的时候,你不能像现在这样。现在我看有人分析说,八月份M2增长速度只有13%点几,上个月是13.4%,这个月如果到了13%点几,经济要被紧缩压垮了,这么个玩儿怎么了得。

  和讯网:我现在想的就是,货币的增长率至少等等现价GDP增长率。如果你经济增长率是九,你现价通胀率不止六,你说的六是CPI,但咱们讲现价的增长率是GDP的平减指数,GDP的平减指数现在如果跟CPI相比应该在八,至少你货币增长率在17%是合适的,现在放到13%要把经济整个窒息掉了。这怎么了得?所以我说这个做法,我是强烈呼吁政府赶快要改弦更张。反通胀这种反法你是反不下去的。

  和讯网:应该降低准备金率,降利率?

  王建:我们现在管货币主要不是从这儿管,我们是从贷款限额管的。利率那个东西,实际上你加息减息未见得对经济产生多大的作用,但是那种所谓窗口指导,内部的行政指令,控制银行的放贷规模,这是最严厉的措施,这个应该取消,或者把今年的额度放大,不能像现在卡的这么紧。你放的目标就是赶快把货币增长率放到17%的尺度上,至少放到17%这样一个尺度上才是合适的。

  和讯网:如果政策不调整会出现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王建:我已经讲了,现在即使你调整,我估计到年底的滑坡你也避免不了,只能说你可能滑的程度减一点,如果沿着现在的路走下去,今年底,明年初一定会看到中小企业倒闭高潮。我又给你做了一个预言。

  和讯网:到时候GDP能够保八都是问题了。

  王建:GDP到明年一季度有可能八都不保,要到七。

  和讯网:那就很严重了,等于是二次探底来了。

  王建:那就是二次探底了,那还不算二次探底吗?因为在2009年是最低是6.2,到7就很难说了。如果世界经济再继续衰退,中国出口有一次大的下滑,我估计真的连7都难保了。现在本来我说世界经济在降温,你赶紧给自己预热。现在外面降温你也不热,你还给自己泼冷水,你还自己往下脱衣服,你不是想冻死吗,那怎么行呢?

  和讯网:王老师,请您把您对全球经济衰退的观点,还有中国怎么样避免这次衰退对自己冲击的观点做一个小结。

  王建:刚才还有一点我还没有讲,你刚刚讲欧债危机你怎么看?实际上这一场危机是美国的危机,他会影响欧洲经济,影响日本经济,当然也影响中国经济。但是相对来说,欧洲经济比美国经济要健康的多,我们现在看到欧洲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人给造出来的。但是造出来以后,实际上是被德法在利用。美国人的目的是想利用这场危机把欧元打碎,刚才我讲如果美国放出天量的货币,美元面临着一个极深度的贬值,美元的霸权面临着崩溃的时候,只有欧元能取而代之,因为人民币现在是赶不上这班车的。欧元取美元而代之,对美元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欧元给打软,用各种办法让欧元起不来,让他内部有一场危机就是其中的一个选项,而且美国也确实这么做。美国人的目的是想借这个机会最好把欧元给打散,把欧元给打掉,比如借着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这些国家最后可能退出欧元区,欧元可能就散了,这是他的目的。可是欧洲人想什么,德法是欧洲的核心,他们想是借这场危机打碎欧洲的国家边界,他跟美国人想的是不一样的。美国人是把自己的事放的最小最小,让你看不到,把别人的事放的特别大。欧洲人现在是把本来的小事要放大,他为什么要放大?就是逼着这些南欧的国家就范。

  和讯网:来什么统一财政。

  王建:他现在讲的不叫统一财政,他说的是搞经济政府,经济政府背后的含义,就是让这些欧盟国家,欧元区的国家出让他们的经济主权。经济主权出让了,政治主权很快到一块来,还用说吗。现在这场危机确实存在,但是欧洲并不是没的救。我为什么说他在放大这场危机,比如欧盟他在去年7月份做了一个决定,他搞了一个叫做特殊目的载体,也有人把它叫做坏帐托管银行,他要求各国都成立这样的机构,然后把这个债务剥离出来,特别是国家银行的债务剥离出来,放到国家资产负债表里的负债方去。这样一来,比如拿德国来,德国在2009年底的时候,他国债累计负债率是73%,但是结果这一剥离,他把银行坏帐剥离出来,放到国家资产负债表就上到了90。你看到现在欧债没有下来,他债务比重反而在上升。实际上他把他原来没有放进去的东西反而放进去了,这样他主动曝自己的光,曝自己光的目的是让这些银行更健康,在未来金融危机中他站的更稳。日本经济那么不好,但是现在日元是最强势的货币,就是因为他经过这十五年把坏帐都消化了。欧盟现在做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准备,他把自己的那些问题拿出来,然后消化掉,最后金融系统健全,在这个背景下再跟美元进行一场对决的时候,你想一想是什么情况,所以欧洲经济现在比美国经济要健康的多。我说欧洲人在放大自己的问题,美国人在缩小,掩盖自己的问题,美国变的更虚弱,更麻烦,欧洲变的更健康。

  和讯网:我们呢?

  王建:我们现在我觉得是宏观调控方向失误,我们现在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中国是一个强大的出口机器,我们有非常庞大的贸易顺差,我们只欠的是纠正我们自己内部分配机制,这样释放我们的内部需求。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生产过剩,产能过剩,这个问题的消化在于你调整内部的机制,调整内部的体制,把这个内需开拓出来,两条路,一个是推动城市化,缩小城乡差别。再一个,通过政府的转移支付制度的建立,纠正收入差距。两条路可以建立我们内部的需求,所以中国本身是最容易应付的。如果我们自己要乱了,就是找死。美国是真的没有路,他现在已经黔驴技穷了,刚才我们讲到他的手段在这个阶段,他能用的是越来越少,但是中国现在我觉得我们是方向上有问题,如果发生问题是我们自己找的。我们完全有条件走出来,甚至是别人已经乱了套了。因为什么呢?我还讲一点,美元如果面临崩溃,欧洲在不断大踏步的前进,欧洲经济强于美国经济,最后欧元要取代美元霸地位的时候,出现两大货币之间对决的时候会产生他们之间激烈的冲突,甚至引发他们军事对抗都是有可能的。但是中国在现在这么一场全球两大帝国,资本主义集团在冲撞的时候我们是可以隔岸观火的,我们自己既不愁吃又不愁喝,相反的是萨科齐到中国来拜,拜登到中国来拜,都得来拜我们,因为我们是有实力的,我们是不存在太大问题了。

  和讯网:您对国际评级机构,国外舆论对中国四大问题的担忧怎么看?房地产泡沫、通胀、地方融资平台,产能过剩,这四个好像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在短期内解决。

  王建:四个都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能要中国命的是产能过剩,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我们看到所谓产能过剩跟资本主义国家在过去历史上反复发生的经济危机毫无二致。你说房地产泡沫,怎么叫房地产泡沫?房价高了,我们现在如果“十二五”搞了3600万套保障房,这个问题大大的缓解了,再配合我们其他的措施。你说地方债,地方债叫什么问题?十几万亿的地方债,地方国企上市公司股权的价值就是十几万亿。实际上地方说是14万亿,咱们承认外国人说的数字,他们上市公司市值就值十几万亿,没有资不抵债的问题,况且有问题就是几万亿,那是个伪问题,我并不认为他们会产生什么问题。

  和讯网:通胀。

  王建:通胀那个东西我觉得更没有什么必要可担忧的,因为通胀现在叫做结构性通胀,食品推动的,输入型通胀,收入型通胀。

  和讯网:原料和工资上涨。

  王建:工资上涨是一个问题,原料上涨是输入型通胀所导致的。如果危机来了,金融泡沫再一次破了,大宗商品泡沫再一次破了,输入型通胀是有高有低的,它不会永远一个劲往上涨,这个不可能。另外所谓刘易斯拐点,由于人的供应短缺,劳动力供给短缺导致的上涨,他的变化是很低的。因为劳动力的减少大概每年零点几个百分点。你要说到食品价格,中国由于人多和地少的矛盾,但是人口的增长,土地的减少,他的变化率是每年在零点几个百分点,综合这些因素,你把它放开了它也到不了十,中国长期因为这些因素导致的通胀率就是六七个百分点,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现在总是担心,从五到十,从十到二十好像就奔腾起来了,他不可能,他的通胀性质不一样。他不是你货币多发造成的,他是因为自然的变量一点点累计作为的。

  和讯网:而且他大部分产能都是过剩的,产品是过剩的。

  王建:大部分产能是过剩的,所以你稍微有一点需求,他就把你供求缺口给你填起来。但是真正要命的为什么说是生产过剩?因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讲的很清楚,资本的生产它是为了价值而生产,为了利润而生产,使用价值生产是可以无限的。但是资本追求的是价值的生产,如果我没有利润了,生产过剩就停止了,没人投资,没人生产,这个问题是市场经济的通病。所以你讲的这四大问题只有这一个问题,这一个问题有没有办法解决?当然有办法解决,刚才我讲的那两大方针,两大结构调整。

  和讯网:非常感谢中国宏观经济协会秘书长王建老师发表的精彩观点,我们希望他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忠告和宏观政策调整的建议能够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使得我们能够在这一次全球衰退中,中国能够幸免,能够一枝独秀,能够顺利的完成中国经济的转型。谢谢王建老师,也谢谢网友的参与。(和讯网)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