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796d05e-301e-00a4-3e72-2b028d000000 Time:2019-06-25T16:26:42.0424244Z

首都机场张志忠案被曝牵涉“雅宝路女富豪”魏景波

2010年06月12日 09:04  中国经营报 我要评论

    记者 张赢 李乐

    一位至今只有41岁左右的北京“雅宝路女富豪”,却可能是民航总局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这一民航系统弊案的“关键人物”。

    此人名叫魏景波,在上世纪90年代,她曾是北京雅宝路货运包机界呼风唤雨的“四大天王”,她所经营的俄罗斯包机业务,也曾为她“揽金众多”,但如今,魏景波已然销声匿迹多年,如果不是“老雅宝路”人,都已不知这位曾经的“天王”的去向。

    就在人们已经淡忘了这位曾经雅宝路呼风唤雨的人物之时,却相继传来民航总局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因弊案落马的消息,而此时此刻,魏景波也早已在2009年就已经被检察机关控制并接受审查,据了解,这一检察机关,归属河北衡水。

    一位雅宝路的昔日富豪,或许只是这场中国民航系统弊案的开始,更多的主角,或许还会渐次登场。

    关键的“串联”

    北京的雅宝路是一个诞生“财富传奇”的所在,在这里,你可以听到各种各样关于成功与财富的传奇故事,但是,在这里,魏景波却是一个绝少有人知道的名字,尽管她曾活跃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雅宝路,尽管那个年代,是这条以“俄罗斯外贸”著称的街道的黄金(1230.20,8.00,0.65%)年代。

    在2010年“偃旗息鼓”的魏景波,实际上并没有离开“舞台的中央”,只不过她换了一个舞台,如果不了解内情,没有人会把震动民航界的黄登科、张志忠弊案的“指向”,与这条“财富传奇”的街道联系起来。

    2009年底,曾任民航总局华北局局长、掌握包机航线“生杀大权”的黄登科“落马”,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此后,魏景波便彻底在雅宝路“销声匿迹”,此前很久,“老雅宝路人”都知道魏景波已经办理出国手续,并早已成功移民,但不知道为何此后又回到了她曾经呼风唤雨的雅宝路,只不过十分低调,直至在黄登科落马后,又再一次“销声匿迹”,只不过“这次十分彻底”。

    记者从政法系统获得消息显示,2009年年底,也就是黄登科落马后,魏景波就已经被检察机关“控制”,并接受调查,控制并调查她的检察机关,归属河北衡水。而河北衡水检察院,亦是被指定负责批捕、审查、起诉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的检察、公诉机关。

    各种联系,显然十分微妙——黄登科、张志忠在任期间所担负的职务,均系直接掌控航线审批大权,而魏景波在雅宝路的“风光时代”,则是以经营“俄罗斯货运包机”业务“称雄”,三个人的命运轨迹,交集甚多。

    “那个时候,中国的飞机飞到俄罗斯过海关很麻烦,但如果是俄方包机往往会被灰色清关。”一位在民航业浸淫多年的人士告诉记者,只要手里有飞机,大批的货主会蜂拥前来。

    有货、有飞机,魏景波只需要打通最后一道阻碍就可以畅通无阻——这就是航线经营权和航班时刻,而这些资源恰恰掌握在当时任职民航局运输司的张志忠手中。而魏景波做的,就是这个生意。

    “魏景波就是走了这样一条路,传闻她在十年前就曾经送礼给张志忠,从而打通了民航局的关系。”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她是圈内公认的“能人”——出手豪爽,为人义气。

    然而,截至本报发稿时止,上述说法的具体细节,尚未得到官方和政法系统的证实,但是,随着黄登科、张志忠案的进一步深入,更多的事实正在被渐次揭开。

    魏景波其人

    能让魏景波在上世纪90年代的雅宝路“呼风唤雨”的,是一家名为联洲国际物流公司(下称“联洲国际”)的企业,那些老资格的“雅宝路人”,都依稀记得这样一家企业,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便是当年甚至还未满30岁的魏景波,彼时,联州国际是雅宝路货运包机的龙头企业。

    记者了解到,魏景波上世纪90年代初进入雅宝路,是这个后来的“财富圈子”中,最早从事“货代”的一批人。所谓“货代”即货运代理,是在国际货运市场上,处于货主与承运人之间,接受货主委托,代办租船、订舱、配载、缮制有关证件、报关、报验、保险、集装箱运输、拆装箱、签发提单、结算运杂费,乃至交单议付和结汇。

    这些工作联系面广,环节多,是把国际贸易货运业务相当繁杂的工作相对集中地办理,协调、统筹、理顺关系,增强其专业性、技术性和政策性。当时尚不到30岁的魏景波,能在此项工作中脱颖而出,足见其“手腕卓尔不群”。

    记者了解到,联洲国际实际是中国最早的莫斯科专业清关运输公司,早在1992年便已经开展业务。而身为“最早一批货代”的魏景波,实际上也是雅宝路最早发迹的一批富豪。

    魏景波出生于1969年,内蒙古人,户籍所在地为通辽,此后在北京办理了暂住手续。但是,当记者查证联洲国际的相关资料时却发现,只有一家名为北京联洲航空服务公司与之情况吻合,但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魏景莉,与魏景波一字之差。

    记者随后查证两人关系时发现,魏景莉与魏景波的户籍所在地同为内蒙古通辽,而这一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已注销。

    魏景波的黄金年代是1996年,而那个年代也是整个俄罗斯外贸的黄金年代,在那个年代,有多少飞机,雅宝路的商人都能包下,因此几乎垄断这一渠道的魏景波,自然走通了她的财富之路,但几乎令人生畏的是,1969年出生的魏景波,此时不过25岁上下。

    当年一位熟知俄罗斯货运包机的人士告诉记者,那是货运包机的“黄金日子”。“一架伊尔-76货机可以装载50万美元以上的货物,到了俄罗斯,货物至少可以卖到90万美元以上,利润空间巨大。”而此后,曾有一架货运包机在乌鲁木齐机场坠毁,而这架航机便是由魏景波“包机”。

    “枢纽”在延续

    人生颇具传奇色彩的魏景波更像一个“枢纽”——当外界盛传黄登科、张志忠案系“串案”之时,接近政府的权威人士告诉记者,从现在的情况看,黄登科、张志忠案并非“共同案件”,而是共同类型的案件,即都是祸起“包机业务”,只不过中间出现了共同的“关键人”,才将两者串联在一起。

    控制、调查魏景波的检察机关,与被指定侦办、起诉张志忠案的同为河北省衡水市检察院,魏景波在黄登科与张志忠案中,所扮演的角色,通过这一司法安排已经可见一斑。

    记者了解到,2003年,黄登科才担任民航总局华北局局长,更为巧合的是,张志忠实际上是从2003年恰好才从民航总局运输司司长的职务上调离,而此后张志忠任职的首都机场,实际上也没有航线分配方面的话语权。两者并无太多职权上的交集。

    也正因如此,黄登科与张志忠“共犯一案”的可能性并不太大,而由一个或者多个关键人串联起黄登科与张志忠二人,可能性则变得大增起来。接近魏景波的人士曾有推测,即黄登科落马后“牵”出了已经在雅宝路销声匿迹多年的魏景波,而在魏景波被控制、调查后,她又“牵”出了张志忠,从而构成了涉案人员在时间上的逻辑联系。

    一位航空公司的老总亦称,张志忠案直接与魏景波关联,是这位曾经的“包机大王”,在接受检察机关调查的过程中直接“供”出了张志忠。

    “如果确实顺着‘包机’这个方向向下调查,从我知道的情况,可能还会有各个环节上的人陆续牵涉进来,但是,这取决于司法手段的进度,具体的我不便多说。”一位接近政法系统的人士告诉记者,“包机”案件的真相,将渐次揭开。

 

责编:任威风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