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经济半小时]争议加息:央行加息还有很多未知数(2010.4.12)

2010年04月12日 22:57  CCTV-经济半小时 我要评论

进入[经济半小时]>>

  

 (主编:孟庆海  编导:付喻,杨娜,张严胜  摄像:毛云李,樊金峰)

    国务院预计4月14日召开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议,而按照惯例,4月15日将发布一季度宏观经济运行数据,针对一季度GDP同比或将高增长的现象,市场“过热论”的声音已经升温。对于加息等政策的讨论也日趋白热化。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在博鳌论坛上表示,央行首要的责任是币值的稳定,也就是说防止通货膨胀的出现,防止信贷的过度扩张。而对于会场记者追问加息的问题,他以一句“谁说要加息了”的反问来回应。央行是否即将加息?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会不会转向?在刚刚结束的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上,我们也对经济界人士进行了广泛调查。

   争议加息与否与何时加息

    进入2010年,“加息与否”以及“何时加息”,一直是市场的热点,而央行的一举一动,更是牵动着市场的每根神经末梢。催生“加息”热议的正是步步走高的消费价格指数CPI,1月份,CPI升至2.2%,2月份,CPI摸高至2.7%,高于之前市场预期0.4个百分点,而市场较为普遍的判断是,鉴于去年天量的信贷投放,未来通胀几乎不可避免,摩根士丹利的分析报告预测,三季度CPI同比增幅超过3%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刘世锦更是指出,,2010年中国的通货膨胀率有可能达到5%, 恶性通胀风险正在不断加剧。

    面对通胀的逼近,央行也是频繁出招。4月8日,央行开始发行150亿元3年期央票和750亿元3月期央票,其中,3年期央票是自2008年6月底暂停以来再度发行。在此之前,央行已经连续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及一系列手段,提高资金回笼的力度,至此货币政策中的5个工具:央票、存款准备金率、信贷政策、利率、汇率,央行能够采用的宏观调控工具已经越来越少,加息似乎已经箭在弦上。

    但是加息可能导致的连锁反应更加令人困扰,一方面,中国经济还离不开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一旦进入加息周期,则意味着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更是认为,中国现在不是采取加息等退出刺激政策的时候,因为提高利率势必将吸引更多套利热钱流入。加还是不加?围绕加息的相关问题,记者请教了多位国内外学者及专家。

    罗伯特•霍马茨   美国副国务卿  负责经济、能源事务 曾任高盛副董事长

    陈志武 耶鲁大学金融系教授  被《华尔街电讯》评为对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
瑞银投资银行副董事长 布里坦爵士 曾任欧盟副主席

    赵晓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

    诸建芳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是否选择加息?央行的货币政策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来华访问的美国副国务卿 罗伯特•霍马茨在接受《经济半小时》记者傅喻专访时也谈到,目前中国央行的确面临两难选择。

    记者:霍马茨先生见到您很荣幸,我想了解您近期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是人民币汇率问题,还是利率问题,或是其它问题呢?

    美国副国务卿 罗伯特•霍马茨:中国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工作一向十分出色,我完全有信心,中国央行在未来能够延续这份出色,中国的通货膨胀情况很复杂,因为在一些情况下,房地产出现了泡沫商品价格上扬,但是通常上,在中国出现的通货膨胀相应的还算适度,我们尝试去找出解决一系列问题的方法,这会很复杂,但我有充分的信心就是中国央行一定能够出色应对。

    耶鲁大学金融系教授陈志武在金融危机期间, 结合中国经济所作的诸多评述广受关注,记者也采访了近期回国演讲的陈志武教授。

    记者:陈教授您好,在考察一国的央行有没有必要加息,有没有可能加息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个考察指标你认为应该是什么?

    耶鲁大学金融系教授 陈志武:一般来讲最最主要的指标是通货膨胀率,消费价格指数,产品价格指数,因为尤其是现在经济,一般来说不太容易找到一个对央行来说,比通货膨胀率更可靠的指标。

    记者:那你判断央行有没有可能采取加息的方式,来应对可能的通胀预期呢?

    耶鲁大学金融系教授 陈志武:通货膨胀率如果超过3%的话,那就说明货币的供应,有一点过量了经济开始过热了,所以在未来一两个月,只要通货膨胀率超过3%的话,我觉得央行上调利息的概率会增加很多,另外,对于中国来讲特别是2009年房地产市场,泡沫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股市当然涨的并不是太多,但是房地产的过热,很多行业特别是投资领域,方方面面投资行业的热度,经济过热的现象也越来越多,所以资产泡沫的迹象越来越多,投资过热的迹象越来越多,再加上通货膨胀率也越来越高,几个方面的因素加在一起,我觉得使得央行上调利息的,时间离我们越来越近,这方面的政策选择灵活性会越来越小。

    而作为一名具有国际经济视角的投资家,在瑞银投资银行副董事长布里坦爵士看来, 中国央行是否到了必须尽快作出决策的时候呢?

    记者:您在国际贸易领域经验和知识都很丰富,您认为近几个月,是不是中国政府加息的恰当时机呢?

    瑞银投资银行副董事长布里坦爵:提高利率是世界各国应对通胀的一种选择,在欧洲以及在美国危机后经济恢复还比较脆弱,所以我不期待在近期提高利率,不管对于欧洲还是美国,而中国跟欧美情况不同经济增长相对强劲,当然提高利率会是给经济降温的其中一种方式,这是其中一种可能,就是中国政府会考虑是否以及何时开始加息。

    尽管布里坦爵士爵士没有正面回答加息是否箭在弦上,但是我们能够从他的回答中读出他对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过热表现出一些担心,陈志武教授也提出,目前的经济发展增速也说明有必要对利率做出调整。
   
记者:如果我们国家还是按照现在的经济增速来发展,会产生一个什么不利的局面吗?
耶鲁大学金融系教授 陈志武:我知道今年第一季度,现在大家的预期的话,可能是中国今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 GDP的增长会至少有12%, 甚至到13%.,这也是从另一方面大家都看到了,中国经济过热的这些指标指向值越来越明显了,如果是中国利息不往上调的话,如果今年的第二季度再按照13%,第三季度也按照13% 12%这个GDP速度上涨的话,我觉得对中国未来长远的可持续增长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知道2009年和今年,我们看到的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于投资领域,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领域,人为制造那么多的GDP的数字但是这种人为制造的GDP的数值,对于中国产业的优化,对于整个经济结构的调整,还有包括改变国富民穷的局面,这些都是不利的。 

    但是正如节目开头指出的情况,是否加息依然存在争议 ,赵晓教授提出,谈加息为是过早,因为加息有着风向标的作用,加息就意味着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但是中国经济还没有到过热的程度。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赵晓:结合整个世界经济来看,目前还是叫做波动弱复苏,这是中国人民银行的一个概括,虽然在复苏,但是复苏的很慢,还没有复苏到危机前的水平,而且在波动,那么整体上目前在这样一个复苏关头,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推进结构调整,然后再同时防范通胀,那么这三个组合里面,应该说维持稳定的复苏还是第一位的,所以结合这些情况来看,我个人人为上半年加息的可能性,实际上我是看淡的。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