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吞城——民勤荒漠化现状调查》 下集——治沙之惑 (2007.6.17)

2010年02月24日 17:54  深度报道 我要评论

  

    


在老人们的记忆中,这片沙海茫茫,极度干旱的荒原,在几十年前,曾经有一片面积一点六万平方公里、最大水深超过60米的湖泊,叫做青土湖。青土湖古时的名字叫“潴野泽。”潴野泽的水域面积曾经非常广大,今天民勤柳林湖、内蒙古阿拉善右旗雅布赖以至阿拉善左旗吉兰泰的广大区域都在它的范围之内。隋唐时期,潴野泽变成了白亭海,后来面积逐渐缩小,演变成柳林湖、青土湖。

  

    据介绍,曾经水波浩瀚的青土湖开始干涸是在1957年,七十年代前,湖底尚属沼泽和湿地,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青土湖地下水位急剧下降,植被群落退化、死亡。九十年代,湖底被黄沙掩埋,成为中国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的一部分。近年来,腾格里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已在这里交汇并继续向南侵袭。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原本烟波浩淼的青土湖短时间内彻底干涸,又是什么原因让民勤境内这片原本水草丰美的绿洲迅速变成了戈壁荒滩呢?原因很简单——水。

  

    近三十年来,随着湖水源头—石羊河中上游用水量的不断增加,石羊河最终流入民勤的水逐年减少,石羊河是青土湖的唯一水源补给,也是民勤县唯一的河流。失去了水源补给的民勤,只能无奈的面对着荒漠化的命运。

  

    可以说,目前的民勤是危在旦夕,一旦两大沙漠合龙,所形成的破坏力将远远超过以往,届时,原本狭长的河西走廊将被风沙吞噬,内地连接新疆的陆路通道将被割断,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那么,面对来势汹汹的沙漠,民勤人民又该如何捍卫自己的绿色家园呢?

  

    他叫富万年,他的家乡是民勤县收成乡永丰村。从这一连串名称上我们不难看出,这里的人对于收获和富足寄予了多大的期盼。然而,现实又和人们的良好愿望有着如此大的落差。由于风沙吞噬了田园,再加上没有水浇灌庄稼,今年50岁的富万年8年前抛家舍业,独自一人来到了这片荒滩,开垦了几亩薄田,勉强的维持着自己的生计,而促使他独自来到这里的原因很简单,这里的水不苦。

  

    由于贫困,今年50岁的老富还是孤身一人,没有哪家的女人愿意跟着这个一贫如洗的人来到这片荒滩过这种贫穷孤寂的生活。这里方圆200里之内没有人烟,老富就成了这片荒滩上的唯一一个人,收音机成了他与外界的仅存的联系。长期的孤单和寂寞让老富更加渴望与他人的交流,然而,在这片荒滩里,这种想法只能是一个奢望。

  

    平日里,老富只有与自己养的十几只羊聊聊家常。由于长年生活在野外,富万年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平日里走路并不方便,然而,这却不影响他照顾那片自己亲手栽植的红柳林。在老富眼里,红柳就象自己的爱人和孩子,有了绿色,生活就有希望。

  

    1999年的时候,为了解决人畜饮水和浇灌树木的问题,富万年从银行贷款七万元,在荒原上打了一口几十米深的机井,第一次喝到从地底深处抽上来的甘甜的井水时,老富的心醉了。随后的日子里,这个位于大漠深处的窝棚就成了方圆百里内牧羊人们的饮水点,好客的老富不仅不收他们的水钱,自己还搭上了干粮请人一起吃饭。

  

    然而,这样的好日子却没有持续多久,今年年初的一天,老富家的那口井边忽然来了一群陌生人,他们用水泥将老富的井封起来以后,又迅速的离开了。等到老富赶到家时,自己的井上已经压了一块水泥板,上面写着一个巨大的“关”字。自家的井究竟为什么会被突然封闭?打井的贷款究竟应该拿什么还,这让老富十分的发愁。

  

    井被封了,富万年感到了绝望。然而,被封的井却不止他这一口。为了扼制地下水位超采的现状,阻止沙漠化日益加剧的进程,民勤县从2003年开始提出了“关井、压田、调结构”的政策,并在当年开始有计划地关井。到2006年累计关井1087眼,涉及全县17个乡镇24万多人。为了保住脆弱的生态,防止民勤荒漠化,为了保住河西走廊,这里的老百姓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对于关井压田的农民群众而言,每压掉一亩田,他们就要损失4200元。而被关闭的绝大多数机井是农民自己凑钱打的,一口井,少则七八万,多则十几万元,在响应政府“关井压田”的号召之后,由于县财政无力承担,目前农民们还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对于民勤县30万人而言,治沙是一个摆在面前的头等大事,为此。民勤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面对这肆虐的风沙、他们没有放弃希望,一代又一代人投入到了与风沙抗争的战斗中。用自己的臂膀阻挡着沙漠的进逼,保卫这自己的家园。

  

    她叫汤金秀,是民勤县羊路乡羊路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1996年初,汤金秀和丈夫柳苍德承包了传说中苏武曾经放牧过羊群的山丘下的一片荒地。而这时,苏武山已是一片童山秃岭,周围是茫茫沙海。当年,汤金秀东挪西借投入了8万元种树。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井终于打成了,树苗也抽出了嫩芽,一切似乎都朝着俩人理想的方向发展着,然而,夫妇俩怎么也没想到,一场飞来的灾难正在悄悄逼近。

  

    眼看着一年的心血全部被沙暴席卷一空,吃尽了苦头的汤金秀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凄苦,放声大哭起来。然而,即便如此,沙还得继续治,随后的几年时间里,通过反复不断的种植和补栽,苏武山终于又一次披上了绿装。像富万年和汤金秀这样的治沙者在民勤还有很多。几十年来民勤人营造绿色,抵御风沙的脚步从未停止。

  

    此外,民勤县组织全县干部群众义务压沙,已在湖区沙漠中埋压麦草方格3万亩,栽植梭梭,并依托甘肃省民勤治沙综合实验站,从美国、英国等10多个国家引进旱生沙生植物,培训研究并推广。

  

    30万人同唱一首歌,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这是民勤人民对总理的承诺,更是他们的誓言和呐喊,为了捍卫绿色家园,为了总理的殷殷嘱托,与风沙的搏斗,注定是几代民勤人面临的头等大事。今天是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在这个日子里,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民勤的生态问题,因为这个偏远的沙漠小城里上演的故事其实和我们许多人都息息相关。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