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破毒网 (2008.6.27)

2010年02月24日 18:03  深度报道 我要评论

  

    经过检查,这名男子所持的身份证竟然是假的,同包房的另三名男子见此情景,连连推说他们之间并不相识,这更引起了民警的怀疑,于是对他们所持的车票进行了比对。

  

    


明明是在同一窗口买的同一车厢的车票,却说互不相识,这几个人一定有问题。民警立即对几名乘客做进一步审查。车厢内的刺鼻怪味儿正是出自这包黑色膏状物体,那么,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经过仔细检验,在场民警不由大吃一惊。

  

    警方立即把这几名贩毒犯罪嫌疑人控制了起来,列车到达西安后,民警把这几个人直接带到了西安铁路局公安处,连夜进行突击审讯。很快,这几名嫌疑人交待,他们都是甘肃理县人,这次从云南买到鸦片,送来西安,是要交给一个叫老边的人,而老边有一个地下加工窝点,可以对这些鸦片进行深加工。买来毒品,加工后销往农村地区,类似的案件,西安铁路警方已经破获有好几起了。

  

    目前,农村人口吸毒,成为禁毒、缉毒工作中出现的一个新问题,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在一些农村地区,吸毒不仅导致当事人身体遭受严重摧残,同时也极大地增加了当地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制毒、贩毒、吸毒的重点地区,也成为各类刑事犯罪的易发和高发地区。近几年,全国各地警方经过缜密调查,已经破获了多起向农村地区输送和贩卖毒品的大案要案。

  

    2006年6月,安徽阜阳警方根据群众举报,捣毁了一个藏匿在农家院的毒品加工厂,缴获毒品42千克,咖啡因6千克,及重达2.5吨的制毒药品;

  

    2006年9月,四川成都警方在彭州市立春镇一个农家院内发现一个制造病毒、K粉的地下加工厂,一举破获当地近年来最大的毒品制造销售案;

  

    2007年5月,陕西警方出动百余名公安民警,捣毁了一个位于韩城农村的毒品加工厂,共抓获涉案人员14名,缴获成品麻古3300多粒,毒品添加剂20多公斤,以及制毒设备一套。

  

    


最近这些年,一些农民朋友通过勤劳致富,腰包渐渐鼓了起来,小日子也越过越红火。而由于受文化水平的限制,对毒品的防范和抵制能力比较弱,他们就容易成为不法分子毒品犯罪瞄准的对象。那么,西安铁路警方破获的这起准备向山西农村制售毒品的案件,能否顺利抓获叫老边的下线?加工毒品的窝点,又在哪里呢?

  

    就在办案人员对涉嫌贩运鸦片的犯罪嫌疑人王国云,进行进一步审讯时,王国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虽然王国云表现得和来电话的人素不相识,但办案人员很快意识到,这个人很可能和案情有关。在强大的政策攻心面前,王国云终于承认,来电话的,正是准备接货的老边。

  

    按照公安人员的要求,王国云再次拨通了老边的电话,佯称刚才只是说话不方便,并没有出什么意外,他已经把货安全带到了西安。并要求见面交货。就在这个时候,王国云无意中交代了老边的一个生活习惯。

  

    办案人员立即带着王国云到土门市场一带寻找,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前来休闲听戏的人很多,这个老边究竟在哪里呢?而此时,王国云的一句话,再次提醒了办案人员。这时候已经接近晚饭时间了,老边会不会在某一个牛肉面馆呢?

  

    就在办案人员停车的地方,旁边一家牛肉面馆门前蹲着的几个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经王国云认定,这正是他们要找的老边和几个同伙,民警决定立即动手。刚才还优哉游哉的毒贩措不及防,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已经束手就擒。在短短的七八分钟时间里,以老边为首的几名涉嫌制毒贩毒成员全部落入法网,警方立即对他们进行了突击审讯。

  

    也许是意识到再和公安人员兜圈子已是徒劳之举,老边很痛快地交代了他利用一个出租屋为窝点,购进鸦片加工海洛因的犯罪事实,警方立即驱车前往出租屋,在城郊一个叫丁家村的地方,民警来到了这个寂静的农家小院。

  

    让我们感谢缉毒民警的艰苦工作,如果不是他们胆大心细侦破此案,还不知会有多少毒品从这个窝点流入农村,让多少个和谐美满的农民家庭受到毒品的伤害。然而,公安人员并没有就此停歇,王国玉贩运鸦片的下家和去处已经真相大白了。那么,他的鸦片又是从哪儿来的?购买鸦片的上线,又在哪里呢?

  

    经过进一步审讯,王国云交代,手中的鸦片是从云南昆明一个叫庞老师的手中买来的。民警了解到,王国云在离开昆明前,曾和庞老师说过,这两天还会回到云南,再买一些鸦片,在铁道部公安局和省公安厅的协调下,民警们直扑昆明,并让王国云和毒品上线庞老师联系。

  

    经过电话联络,双方约定在西郊的春泉宾馆交易。在当地警方配合下,60多名民警,在春泉宾馆附近的几个路口及宾馆内外秘密布控。此时,庞老师的妻子给王国云打来电话。

  

    下午四点,一辆出租车绕春泉宾馆转了两圈之后,停在了宾馆门口。在庞老师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民警当场缴获鸦片2、5公斤,从而,使这个制贩毒链条的原料、运输、生产的各个环节被一一击破。

  

    之后,民警乘胜追击,又来到加工成型的毒品成品的销赃终点——山西,在山区一个农家小院里,起获了大量未来得及出售的成品病毒,相关人员也被一一擒获。至此,这个以山西农村地区为贩毒目标的制贩毒网络,终于被彻底摧毁。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