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30年(2008.11.12)

2010年02月24日 18:06  深度报道 我要评论

  

 对于一个9口之家来说,在一块吃饭是一件麻烦事,可刘文豹就喜欢这个热闹。怀里的孙子让他满足,碗里的米饭更让他自豪。为了这碗米饭,刘文豹闹腾了半辈子,从湖北襄樊一直走到西北宁夏的黄河边上。30年来,曾以“一代粮王”的身份成为中南海的座上客。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柳新镇农民丁培合也是一位种粮大户,在他的生活中,离不开这一张薄薄的面饼。如今,丁培合一共耕种着15000亩土地,年产粮种1300多万公斤。丁培合无法计算他产的粮能烙多少张饼,但他永远不会忘记,30年以前,他逃难要饭时连一张饼都吃不上。    那是整整一代人的记忆,因而,中国的改革开放首先从解决吃饭问题开始。
    上世纪70年代,中国农村实行人民公社体制。“一大二公”让农民失去对土地支配权的同时,也失去了劳动积极性,“上工敲破钟,下地一窝蜂,干活磨洋工”的生产状态,使地薄人穷成为必然。
    有一年,生产队分给丁培合一家每人70斤口粮,在将要断粮的当口,七尺高的汉子迈出了平生最屈辱的一步。
    1978年,中国人民在希望与笑声中开始了新的一年。这一年春天,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打破了长期禁锢人们思想的坚冰;这一年12月召开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历史性转变,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
    在1978年,改革的生机开始在田野里萌动。安徽凤阳小岗村偷偷把地分到18户农民手里, 1982年中央发出第一个关于农业农村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充分肯定了农民的实践。从此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如火山喷发一般在全国农村快速推广。这一系列变革也改变了刘文豹和丁培合的人生轨迹。
    丁培合的家乡1983年开始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丁培合一家7口人,分到将近10亩地。当年丁培合从县里买来最好的种子,一下种了7亩小麦。一家人精耕细作,小麦收割后又种上水稻,仅一年功夫生活就完全变样。1984年10月1日,建国35周年庆典。吃上饱饭的中国农民,簇拥着“联产承包好”的彩车,行进在天安门前。
    1982年到1986年,中央连续颁布了5个中央一号文件。指导农场推广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延长和稳定土地承包期,改革旧的农产品购销制度,亿万农民生产积极性得到空前提高。这个时期,丁培合精心侍弄着他的10亩责任田,过得自在而满足。而来自农村的这种自在和满足,深深刺激着一位在国有农场端铁饭碗的年轻职工,他,就是刘文豹。
    来自农村的新鲜气息让刘文豹义无反顾的放弃了铁饭碗。他回到老家古驿镇,买下村里废弃的三台拖拉机,然后在一个叫落后岗的地方,以一年每亩15元的价格承包了1070荒地。刘文豹认为,农民承包了地就能多产粮,那自己承包更多的地,就一定能产更多的粮。    
    在刘文豹的精心治理下,昔日的落后岗一年之后就变成了大粮仓。1985年,刘文豹产粮9万公斤,1986年达到11万公斤。两年向国家交售了17万公斤的爱国粮。那是一段流金淌银般的幸福时光,刘文豹每年的纯收入都在1万元以上。同时,作为一位种粮专业大户,他赢得了数不清的荣誉。在这一箱子荣誉书中,他翻出一份又一份当年的奖状甚至发言稿,情不自禁的读了起来。
    当时,国家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对农村专业户给予大力支持和鼓励。刘文豹在自己的承包田里越干越有劲,增加了肥料投入,购置了机械设备,落后岗变得更加肥沃,产量逐年提高。1989年,刘文豹作为全国百名售粮磨范被请进了中南海。
    在这次表彰会上,刘文豹和100名售粮模范被称为“一代粮王”,此后,这座奖杯一直陪伴着刘文豹。一大批像刘文豹一样的专业户、万元户,成为中国农民羡慕和效仿的对象,而此时此刻,丁培合也迫切地希望能够承包更多的荒地来种植粮食。
    丁培合也想当一名种粮专业户。1987年, 他看中了家乡运河边上的上万亩荒地,然而,当他向镇政府提出自己想法的时候,镇里正想利用这块荒地办一个乡镇集体农场。时任镇党委书记赵龙军正在考虑厂长的人选,丁培合撞了个正着。丁培合原本是想承包这万亩荒地,没料到反而成了挣工资的厂长。当时,整个农场一片荒芜,地周围还有时不时就会泛滥的湖水。在镇里的支持下,丁培合带领职工首先从修围堰做起。
    经过两年苦战,农场的堤坝、道路全部建好,一万亩荒地也平整出来,逐渐变成了丰产田。到1990年,农场小麦亩产达到了400公斤,水稻达到450公斤以上。然而,时间一长,集体企业责权利不明的弊端就显露无遗,农场的效益并不太好。丁培合意识到,做厂长,只有苦干是远远不够的。
    就在丁培合遇到经营困难的同时,远在湖北的刘文豹也遭遇了麻烦。麻烦的制造者不是别人,而是多年来“平均主义”大锅饭遗留下来的红眼病。刘文豹的承包田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唐僧肉”,有的人偷偷下地收割油菜,有的干脆推着板车,到地里肆意采摘;据刘文豹回忆,最严重的一次,即将上市的100亩西瓜一天之内被一扫而光。
    当地政府坚决制止了类似的破坏活动,对刘文豹给予大力支持,但刘文豹选择了重起炉灶。1992年秋后的一个早晨 ,刘文豹离开了荣辱与共8年之久的那1070亩良田。他走时,落后岗已经不再落后。
    离开落后岗之后, 刘文豹在襄樊县一个叫于梁州的小岛上又承包了5000荒地,期限15年。就这样,曾经风光无限的“一代粮王”悄悄走出了人们的视线。而丁培合也因为企业改革而走到了十字路口,面对着市场的变化,他们应该何去何从?无论是刘文豹还是丁培合都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2000年,江苏省大力推进国有、集体企业的改组、改制。作为一家乡镇企业,丁培合的农场也在改制之列。这一年丁培合主动找到县里要求改制。在政府组织下,经过公开拍卖的程序,丁培合以承担农场1500万元负债,和每年上缴230万元承包金的条件,取得了农场15年的承包经营权,身份由原来集体企业的厂长变成了民营企业的董事长。
    丁培合的胆子来源于市场的变化。当时,国家种子市场已逐步放开,民营农场也可以取得种子经营许可证。拥有经营自主权的丁培合,决定由单纯的商品粮种植向种子培育转变。丁培合考察了周边省区的种子市场,把这一气候区域内相对高产的小麦、水稻以及玉米种子全部引入自己的农场。2001,又通过土地流转,承包了周边县市的5000亩种子基地。
    同时,他从省内外聘请了几位退休了的种子技术员,将育种与个人利益挂钩,积极培育新品种。2003年,农场生产销售粮种1200多万公斤,利润900万元。2003、2004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国10大种粮标兵。那次表彰会上,丁培合觉得机会难得,就把自己作为一个农民长期以来思考的问题向领导们提了出来。
    丁培合的这个要求不仅马上得以实现,而且全中国种粮农民也得到了补贴。就在丁培合带领农场渐入佳境的时候,刘文豹的拓荒之旅也到了新的阶段。
    刘文豹兵退于梁州之后,并没有卸去农民的行头,对土地的钟情让他再一次上路。当时正是西北大开发如火如荼的时刻,他历经陕西、甘肃、新疆、宁夏,行程3万多公里,最后在银川市黄河边一个叫月牙湖的一片荒滩上停下了脚步。他以每年每亩20元的价格承包了黄河边上的4500亩荒滩,期限30年。
    2002年,刘文豹举家迁往月牙湖,再一次以艰苦的劳动来捍卫一代粮王的尊严。在之前的10几年里,刘文豹积累了200多万元,来月牙湖第一年,他就在荒滩上投进70万元,然而,由于黄河突然改道,他刚刚治理好的500亩稻田就被黄河吞没。。刘文豹坚信土地是知恩图报的。在当地政府的许可下,他带领全家人精卫填海一般,用400大卡车石头,筑起了两道防洪坝。2004年,他在治理出来的两千亩土地上种了水稻,当年收获100万公斤。
   从2005年起,刘文豹的4000多亩承包田全部种上了水稻,这一片连绵的绿色,成为黄河岸边最美的风景。然而,对老刘来说,让他高兴的事远远不止这些。
    党的16大以来,中央审时度势科学决策,继上世纪80年代之后,再一次连续出台5个中央一号文件,来促进农民增收、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发展现代农业和切实加强农业基础建设。这期间,国家加大了粮食直补、良种补贴和大型农机具补贴力度,同时取消了农业税。农民种粮负担没了,实惠多了,心气顺了!
    2007年,刘文豹收获了200万斤水稻;丁培合小麦加上水稻共收获种子1300万公斤。  30年前,改革开放使他们吃上了饱饭,30年来,改革开放让他们垦荒种粮矢志不移。过去30年的变化让中国农业基础地位不断巩固。今天,改革还在继续,刘文豹、丁培合,以及9亿中国农民还将继续享受着收获的喜悦。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