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嫌香榧的卖价低(2006.01.26)

2010年02月24日 09:16  往期《闯天下》文稿 我要评论

  

    


2006年1月15日,浙江省诸暨市的骆冠军在自己的食品厂里点上了一把火,烧掉的是他以120元一公斤的价格收购来的一种珍稀的干果,

  

    诸暨市民 王柯人:“当然可惜了,是不是,因为这个都是钱啊。”

  

    公司员工 张国飞:“是跟钱过不去,就是跟钱过不去,这是真的,对不对,那么一把火把它烧掉,像今天的话,就是22多万元钱,一下就没有了。”

  

    被烧毁的干果叫香榧,我国全国一年的香榧产量也不过千余吨,而每年骆冠军却要烧掉将近十吨,这些被烧毁的香榧价值将近一百万元,香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果实,骆冠军又为什么一定要烧掉这些香榧呢?

  

    


1990年,18岁的骆冠军离开浙江省诸暨市的老家,到深圳一家服装厂打工,到了1995年,仅有初中文化的他已由一个普通打工仔升职到了一家300多人的服装厂生产厂长,正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家中贩卖香榧多年的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要他回家,那时骆冠军在外打工的五个哥哥已经陆续被老人叫了回去,

  

    父亲:“太累了,我吃不消了已经是,一方面要收,要加工,要推销,一个人忙得不亦乐乎了已经,所以我叫他们回来。”

  

    老人希望在外面闯荡了几年的儿子能接下家中的生意,然而,在深圳好不容易才拥有一席之地的骆冠军,接到父亲的电话非常矛盾。

  

    


骆冠军:“因为我考虑到,假如一回到内地的话,可能我以前学的东西,可能是从此就结束了,可能到老家以后,一切东西都要从零开始。”

  

    父亲想让儿子经营的香榧,属红豆杉科榧属植物,香榧树要在种下20年后才能结果,并且树龄能达到千年。果实经剥皮炒熟之后香酥可口,一直备受江浙一带居民的喜爱,曾经是我国几代皇帝的贡品,诸暨是我国香榧的最大产区,当地人有上千年的经营历史。

  

    骆冠军:“就是香榧的突出点有两个眼睛吗有一个传说,当时我们诸暨有两个美女,一个叫郑丹,一个叫西施,她们两个呢,在选美的时候,比美,比美呢,同时给她们两颗香榧,叫她们谁打开最快,那西施呢,就把突出的两个眼睛这里轻轻一按就开了,后来人们传说这两个眼睛呢,叫西施眼。”

  

    


林业局长:“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上,就对香榧就有记载,香榧呢,作为一种珍果它的药用价值,那么可以延年。”

  

    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骆冠军带着对家乡特产香榧的喜爱,又重新回到了大山里。他和兄弟们凑起了20万元,开始贩卖起了香榧,23岁的骆冠军第一次收购香榧的时候,就在乡亲们面前夸下了海口。

  

    二哥:“那个在收香榧的那个场地说的,也是我们老家那个收香榧的那个场地,现在这个香榧多少钱一斤,以后这个香榧,我肯定要卖到100多元钱一斤,你们相信不相信。”

  

    那时的香榧零售价只有2、3十元钱一斤,骆冠军的这句话在乡亲们眼里简直是异想天开。

  

    


诸暨市赵家镇仙甸村村民 吴正祥:“有的人说他是夸口了,有的人说他是吹牛了。”

  

    骆冠军:“开始在深圳人家一般的车工都不要我一样,那后来我怎么去做管理了,一样的道理,就是说,我假如能吃苦,认真地做,我肯定会把这个东西做好。”

  

    从此骆冠军由一位曾经号令300多人的厂长,一下子变成了到处推销土特产的乡下人,满怀信心的他没想到,要把香榧的价格提上去,比在深圳当厂长要难得多,因为对香榧储藏方法不熟悉,刚开始就赔进去10多万元,那次赔钱让有些心浮气躁的他开始沉下心来跟着父亲和哥嫂学习。

  

    


二嫂:“只要他认准的东西,他肯定去钻的,他一般不怕苦的,像我们去收香榧,他真的脚都在出血了,他都去的,我们收香榧都是要爬山的吗,山很高的。”

  

    直到1999年,成品香榧的市价也不过30元一市斤,骆冠军当年说过的把香榧卖到百元一斤的诺言还是遥不可及,但这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要想把香榧卖上好价钱,就得比别人先走一步,当时同行们卖的还都是散货,在骆冠军的主张下,一家人为香榧注册了商标、设计了包装, 他定的目标是把香榧卖到上海。他首先和二哥到了上海一家食品销售公司。

  

    二哥:“他们进都不让你进去,一看我们是乡下人,他们叫我们是乡下瘪三,进都不叫你进去。”

  

    兄弟俩回家准备了一下,过了几天,又返回上海。

  

    


骆冠军:“就是我们在老家带了一只狗腿,因为怕进不了这个地方,因为下面的门卫又要把我们拦住吗,我们带了一个狗腿就,一到了那里,我们就把这个狗腿送给门卫了,那态度一下子转变了,后来他把我们引见到他们经理那里。”

  

    这次虽然见到了经理,但香榧依旧没有推销出去。就这样连续去了七次上海,都被拒绝了,骆冠军觉得不能这么一根筋地走下去了,得想个别的办法,于是忐忑不安地来到诸暨市赵家镇镇政府,找到一位负责农业的镇长。

  

    骆冠军:“我说要把这个产品卖到大上海去,真的比登天还要吃力,我说你能不能给我向上面反映一下,就是说,把这个香榧这个产品,到上海去推荐推荐,通过政府的力量。”

  

    


没想到当时诸暨市政府恰好正在筹备一个产品推介会,准备向上海各个食品公司和超市推介诸暨特产,香榧也在被选之列。

  

    阮市长:“那么我们市政府呢,想考虑进一步推介我们诸暨的香榧,打造真正的中国香榧之乡,为我们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呢,发挥更大的作用。”

  

    由于当时带包装的香榧只有骆冠军一家,诸暨市政府举办的推介会选用了他的产品。正是那次误打误撞赶上的推介会,使他的产品顺利打进上海市场,当年就销售了30多吨,直到今天,很多上海人都会专门去购买骆冠军的香榧。

  

    消费者:“我就吃那个香,吃那个香就想到我的小时候。”

  

    消费者:“都是我那个朋友不好,他好几年前一直送我,这两年找不到他人了,人都不见了,人都上瘾了。我一直吃了好吃的,每年找你们买。”

  

    


随着香榧卖进上海,那一年骆冠军第一次品尝到了香榧大幅涨价带来的成就感。

  

    二哥:“卖进上海去以后过了两个多月,将近快到过春节,上海这些商场里边,那个拼命地要我们的香榧,农村里边的香榧已经基本销完了,它这个数量,根本我们供不应求,所以农村里边的价格就往上涨。”

  

    1999年底,骆冠军的香榧卖出了每市斤60元的价格,后来别的香榧企业也开始作起了包装,整个市场上的香榧的价格也由每市斤30元增加到了60元左右,因为起初将香榧卖到上海是骆冠军的主意,从此他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父亲:“都是依靠冠军这个思路发展的,因此我们全家对冠军是比较满意的。”

  

    二嫂:“我说我以前一直把你当小孩,现在真的我应该要刮目相看了,真的。”

  

    


上海的销售,给骆冠军的产品带来了名气,他借势在全国开起了30多家专卖店,2002年,正在骆冠军思考如何让香榧再来一次大幅涨价的时候,香榧价格反而突然降了下来。

  

    诸暨市赵家镇 骆生:有一些人把质量差的香榧就卖出去了,就是我们浙江的不是香榧,就是那个越榧,木榧全卖出去了。”

  

    原来,当地另外有几种榧树,果实与香榧外观相同,但口感僵硬没有香味,一些人把它们掺杂到香榧当中,引起消费者的反感,很多香榧积压下来,价格突然跌落,就在这个时候,骆冠军却开始从农民手中大量收购起了香榧,几天时间,收购了50多吨,这相当于他以前一年的销售量。

  

    


公司员工 詹泉:“收购了香榧以后,我们公司有好多人担心他这个香榧卖不出去。”

  

    紧接着发生了一件更让人纳闷的事,骆冠军从收购来的50吨香榧里面,挑出了优等品以后,整整剩下了1000公斤香榧。

  

    诸暨市赵家镇 骆生:“我们当时觉得很可惜的,是很可惜的,但是这个香榧,就是吃也是好吃的,就是口味比较差一点。”

  

    人们觉得可惜是因为骆冠军一把火把这挑剩下的5000公斤香榧点着了,刚点上火,,听说了这个消息的父亲带着一些员工赶过来阻止了他。

  

    骆冠军:“他们说为什么,要把里面甚至还有可以挑一些,可以吃的香榧,全部当柴一样的白白地烧掉呢。”

  

    


公司员工 詹泉:“他父亲就跑过来把车子拦住了,就全部卸下来了,卸下来再重新拉到仓库里,仓库里之后,大家反正过了两三天,就这个两三天呢,大家都激烈地争论。”

  

    一家人正在忙乱之中,又有香榧经销商找了过来。

  

    二哥:“那是诸暨小百货市场里边,这些摆摊的这些人,他们说5元钱一斤卖给他们,这样的,他们掺进去吗,不内行的人又不知道的。”

  

    骆冠军拒绝了收购这些香榧的商贩,赶紧向父亲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骆冠军:“虽然我烧掉了是几十万元钱,在消费者的心目中,能奠定就是说,非你这个香榧不买这种感觉,烧几十万元钱不算什么,可能赢利过来的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这种赢利吧。”

  

    


公司员工 詹泉:“最后老爷子自己也来装车,把它烧了,大家都很高兴。”

  

    那场火一直烧了3天3夜。吸引了当地几家媒体进行报道,一时间这个消息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

  

    诸暨市赵家镇仙甸村村民 吴正祥:“一个说它这个香榧烧掉了,国家有补贴的,第二个,说它是出风头。”

  

    绍兴台记者 王徐彪:“有的觉得是好像一个企业来烧这个产品,好像觉得是一种哗众取宠呀,或者是一种比较噱头的一种行为呀。”

  

    虽然人们说法不一,但骆冠军这一把火确实烧出了名气,很多顾客买香榧一定要找骆冠军。

  

    


消费者:“如果在外面呢,我是绝对,50块我都不买,我相信他这里不会是假货。”

  

    2002年,骆冠军总共卖出去300吨香榧,从那以后,每年他都要烧毁5、6吨劣质香榧,虽然大火烧不掉市面上所有的劣质香榧,但骆冠军的真诚让人们相信他的香榧货真价实, 2005年骆冠军的香榧销售到了500多吨,占到诸暨市香榧总产量的70%。

  

    二嫂:“反正我们香榧行业,现在差不多都是按照我们的品牌的价格,跟我们的那个的,我们如果是卖60,100,他们就跟着我们的这个价格,就是冠军定的。”

  

    如今香榧的零售价已经是150元一斤,骆冠军又有了新的目标,他种下了100多亩香榧林,采取新的培育方法,预计8年后这批香榧树就可收获。

  

    


编导:张祥玲 摄像:张华军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