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干 合着赚(2008.1.25)

2010年02月24日 10:07  往期《闯天下》文稿 我要评论

  

    


刘立华学的是狐狸叫,为的是要引出躲在草丛里的狐狸。

  

    1月8号前一宿夜里,刘立华的养殖场又有狐狸跑出了笼子。

  

    刘立华带着他训练好的牧羊犬开始抓狐狸了。

  

    刘立华今年28岁,大学毕业后,回老家养狐狸才不过4年时间,可如今他的养殖场里种狐存栏量已经达到了近400只,固定资产近70万,平均年收入近20万元,成为被附近不少养殖户认可的养狐行家。

  

    刘立华:“一般他们如果有事的话,就是打电话;如果说狐狸病得挺严重了,我就去给他们看看,然后用什么药什么的,给他们做一些指导。”

  

    节目拍摄的第二天,正好赶上栗园镇的狐貂养殖户到刘立华家里领狐貂疫苗。

  

    记者:“刚才您问立华什么?”

  

    栗园镇双庙村养殖户 孟凡彬:“就是这个肠炎疫苗咋打。”

  

    记者:“您为什么问他呀?”

  

    孟凡彬:“他知识多,大学毕业,比我们知识多。咱们得相信科学。”

  

    栗园镇大佛头村养殖户胡佐臣:“他的观念也好,作为一个示范户也好,他挺成功。”

  

    


刘立华的父亲在河北唐山老家已经养了十几年的狐狸,他一心想让儿子大学毕业后回家继承产业。2004年刘立华大学毕业,他答应了父亲回唐山老家,但却提出了一个让父母吃惊的想法,他是要养狐狸,但不想跟父亲一起养,他要自己分出来单干。

  

    刘立华:“自己独立支一摊,将来你早晚也得成家立业,这也是对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一种成就感。你必须有点事干,你老指望他也不行。”

  

    父亲刘子峰:“我同意他单干。他跟我在一起干,有可能他心里有依赖思想;他自己单干的时候,我可以给他把把关啥的。”

  

    父亲给儿子提出了个条件,想自己单干可以,不过要在父亲的养殖场里先干上半年。

  

    母亲胡玉芹:“他爸让他体验养狐狸的生活。你要想自己干好,你必须得自己亲手干,亲自操作。就是让他跟工人,不跟他们一块儿吃,就跟他们一块早起干活,弄食,喂狐狸,另外就是他负责给狐狸治病,给狐狸打针。”

  

    几个月后,刘立华顺利过了父亲这一关。2004年年底,刘立华给父亲打下欠条,借了10万元钱,在村里租下了一个废弃的小场子开始养起狐狸。

  

    刘立华:“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你不给打欠条,这个东西就总是他的。他那脾气一上来,这个东西都是我给你投的资,我说让你咋整你就得咋整,我让你咋干你就得咋干。

  

    刘子峰:“打10万元钱欠条这个事从我内心来讲我是挺高兴的。我就这一个儿子,将来都是他的。但是毕竟我现在还活着呢,他有这种想法,他自己创造,给他点压力,这不是更好吗?”

  

    有了自己的小场子,刘立华一下子就购进了87只这样的蓝狐。刘立华和妻子黄珊珊在大学里学的都是特种经济动物养殖相关专业,他们上手很快,第一年下来,刘立华的蓝狐一共产下了340只仔狐。当时的蓝狐皮市场,每张皮子能赚到200元钱。这样,2005年,刘立华掏到了他的第一桶金,赚到了将近7万元。

  

    当时刘立华一下子就觉得,看来养狐狸赚钱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应该赶紧扩大养殖规模赚更多的钱才对。他马上就换了新的大场子,并且准备再增加80只种狐。听说儿子要选种狐,父亲提醒他,不能选体型太大的,说种狐体型过大会导致产子率和仔狐存活率降低;但刘立华却不同意父亲的看法。

  

    刘立华:“如果发展体型大的母狐的话,将来它产的仔狐肯定体型要大,我爸家卖的自己繁殖的这个狐狸,价钱最高的时候一万元钱卖过3只。”

  

    


刘立华坚持购进了80只体型较大的种狐,但结果却被父亲说中了。

  

    妻子黄珊珊:“后期这个产仔之后才感觉出来,这个大狐狸比较笨,不会抚养这个小仔,最后死了不少。”

  

    这一次失误,刘立华赔掉了一万多块钱。父亲说他这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但刘立华却认为这样的教训才是最有价值的。

  

    刘立华:“我必须得尝试一下,看看我的想法、我的做法到底对还是不对。如果说我现在栽一个小跟头,比我将来从悬崖上掉下去要强得多。”

  

    虽然挑战父亲的意见吃了亏,但刘立华还是想要改良传统的狐狸养殖方法。父亲养狐狸已经十多年了,他一直是给狐狸喂熟食,把狐狸食煮熟晾凉以后再给狐狸吃,附近的养殖户也都跟刘立华的父亲一样给狐狸喂熟食。但刘立华却认为应该给狐狸喂生食,他认为加热会破坏饲料中的营养成分,而且吃熟食不符合狐狸的天然习性,还会浪费许多人力和时间。2005年夏天,妻子生病住进了医院,养殖场实在人手不够,刘立华就把饲料、营养素、小鱼等生食搅拌在一起,绞碎后直接喂给了狐狸吃。父亲得知以后大发雷霆。

  

    刘立华:“第一个反应就是,那狐狸不想养了?你要败家!我说那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就这么喂了,反正狐狸挺爱吃。”

  

    刘立华发现,改喂生食之后,狐狸的食欲明显旺盛起来。从此以后,刘立华就一直给狐狸喂生食了。这件事父亲看在眼里,但却没再说别的。仔细观察了儿子两年多之后,父亲也给自己的狐狸改喂了生食。

  

    刘立华:“我爸这个人,他干事比较仔细,他什么事什么的就是特别谨慎,没有十二分的把握他轻易不下手的。”

  

    刘子峰:“我那数量大,要是一下子都改变过来喂生食,一旦出问题对我损失太大。所以说他这先做试验。”

  

    此后,刘立华还更大胆地逐渐减少了给狐狸的喂食次数,让狐狸能够保持一种饥饿感,刘立华认为这样更能提高狐狸的食欲,每次喂食的时候,狐狸都会异常活跃。他认为狐狸越活跃就会越健康,长得就越好越快。刘立华的这些举动得到了附近不少养殖户的认可。

  

    养殖户 胡佐臣:“我认为这个养殖这方面,这个观念应该说是对。”

  

    


丰润县养殖户 王怀肆:“像他这种饲养方法我还是比较赞成。”

  

    记者:“你比较赞成儿子的?”

  

    王怀肆:“对”

  

    养好狐狸才能卖好皮子。卖皮子,通常刘立华都要听从父亲的意见,卖出的价格由父亲来定,也要由父亲亲自盯着卖,这让刘立华觉得自己仿佛还是没有独立起来。2006年12月16日,一个皮货商来找刘立华买皮子,恰巧当时父亲去了外地没在家。刘立华自己跟皮货商谈起了价格。

  

    刘立华:“皮货商一般都不轻易出价。他问我你要卖多少钱?我说你们看我这狐狸值多少钱?他说你这个狐狸要让我给价的话就是320元一张。我说那你给320元一张,那太少了,我还不如撂着呢。我说怎么着也得360元一张。”

  

    刘立华知道,前一天附近有养殖户以每条350元的价格卖了蓝狐皮子,所以他觉得自己要的360元的价格还算合理,但是皮货商又想买又坚持砍价,刘立华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想听听他的意见。

  

    刘立华:“他说那你肯定要低了。你那皮子最少得卖三百七八十元一张。”

  

    刘子峰:“他想卖就卖点呗,这个我倒没生气,但是他要价要低了,我有点生气。”

  

    刘立华:“其实他一这么说,我心里也没底了。但是后来寻思卖就卖,就这价了,我要360元一张,他要是能买那就买,买不成那就算了。”

  

    最终皮货商还是以每张356元的价格买走了150张蓝狐皮子。此后,蓝狐皮子的价格一再下跌,刘立华卖的还算是个高价。

  

    刘立华一直以来养的都是蓝狐,看到蓝狐市场行情持续走低,他决定更换养殖品种。刘立华开始大量搜集相关信息,跑市场,跟人打听行情。他发现,由于蓝狐性情较为温顺容易饲养,所以养蓝狐的人多;而银黑狐生性凶猛,饲养难度相对较大,所以养银黑狐的人少。刘立华预测到,一段时期内,银黑狐皮的市场需求量会远远大于蓝狐皮。因此刘立华决定全部换养银黑狐。然而他的想法一提出,立刻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

  

    


刘立华:“那天晚上在厨房吃饭,吃完饭我就想了一宿,拿计算机也按了一宿,感觉这个账怎么算怎么合适。第二天早上我就打电话,跟他说了一下,他说那不行。”

  

    黄珊珊:“就感觉他那边的声音特别高,特别反对这件事情。”

  

    刘立华:“他说不行,这么做太冒险了。你以前也没养过,而且这个银黑狐这么厉害,这么不好养,你整不了,你干不了。”

  

    刘立华从成本到利润给父亲详细算了经济账,最终勉强说服了他。

  

    2006年底,刘立华开始购进银黑狐。到2007年下半年,刘立华把养殖场的银黑狐种狐存栏量扩大到了310只。

  

    刘立华:“当时这个蓝狐正在走下坡路,怎么算怎么都是养银黑狐合适。如果这个银黑狐不行的话,反过身来这个蓝狐行情再起来的时候,咱们把银黑狐全挑了,再上蓝狐还行。”

  

    刘子峰:“这个决策是错误的。应该是两条腿走路,甚至是三条腿走路,多养几个品种。”

  

    刘立华:“我这个场子的实际情况跟他那儿不一样。他那儿设施比较完善,我这儿需要的就是,我必须不断发展,我需要的是周转资金,还有固定资产的投资。”

  

    虽然反对全部换养银黑狐,但刘立华的父亲还是跟着把自己的养殖场里也换养了200多只银黑狐。2008年1月9日清早,河北河间市的皮毛收购商侯占马来到刘立华父亲家。刘立华刚打完的皮子也都存放在这儿,库房里的蓝狐皮比银黑狐皮多得多,但老侯却说他这次来只收银黑狐皮。

  

    皮毛收购商侯占马:“这一种狐狸皮就上俄罗斯。”

  

    


刘子峰:“这次开会的时候,俄罗斯来的专家说,俄罗斯人喜欢自然色彩,不喜欢染色的。银黑狐它属于自然色彩,不上色。”

  

    卖皮子的时候,刘立华的父亲也有了一些新想法。

  

    刘子峰:“咱们选种,得根据你们的要求选种。”

  

    侯占马:“对。这就叫黑头黑脖,这样的都不行。”

  

    刘子峰:“对,中间这一截太黑了。”

  

    刘立华:“他们这些皮货商,市场需要什么咱们就培育什么。”

  

    老侯看上了父子俩的银黑狐皮子,挑出最好的给出了480元一张的价格,父子俩的共同意见是低于500元他们就不卖。僵持不下的时候,在场的一位双方都认识的熟人,就主动跟老侯捏起了手指帮忙商量价格。

  

    买家最终还是没能给加到500元,父子俩一致认为不能卖。生意是没做成,但父亲却显得很高兴,他说儿子养狐狸是真上路了。

  

    编导:刘然 摄像:王震宇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国际网站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 每周一至周五22:02--22:32 ,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敬请您的关注!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