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3000万定单以后(2006.02.27)

2010年02月24日 13:52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2001年,山东菏泽市单县鹿湾村发生了一件轰动全村的大事,这件事给当时的村民们带来了极大的喜悦与痛苦,事情的起因源于村民张怀喜和葛彦群接到的一个大额订单。

  

    张怀喜:“当时是东营那边先到我们这儿来,他们急于要货,所以就把这个定单就签了。”

  

    东营的这家厂子与张怀喜和葛彦群签订的是3000万的渔网供货合同,根据双方的协定,张怀喜在一年内分三次将货缴清,东营厂家则在货到之日付款。

  

    张怀喜:“当时那就不用说了,特别高兴,3000万的合同,我们想都不敢想,连村里不敢想。”

  

    


鹿湾村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就有人做渔网,但一直以来人数并不太多,数量也不大,张怀喜与葛彦群便是最早做起拉丝渔网的一批人,这次他们接下的这个三千万的定单相当于当时全村近两年的生产总量。

  

    葛彦群:“本身这个村里的机器还没有这么多,他要的这个网布的量又大,幅又宽,都是两米多宽的。”

  

    订单接下了,怎样如期将网布生产出来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仅凭张怀喜与葛彦群两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两人发动周边的村民也开始做渔网。

  

    张银领是张怀喜的邻居,也就是从接下订单后,他又上设备又雇人,打算一起挣这三千万订单的钱。

  

    村民 张银领:“我也把这个活儿接下了,接下了当时有两台,有两台,为的是多赚钱,我又增加了4台。”

  

    


记者:“多少钱?”

  

    张银领:“一台就是1万多,在我们村帮助他们加工的也不少,大概得有几十家。”

  

    就在大伙都加大马力,兴致勃勃地等着收钱时,却传来对方公司因经营不善单方面中止合同的消息。

  

    张怀喜:“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做了。都吓傻了,怎么办,几千万,我们的货都在那里压着,都贷款,都是贷的款。”

  

    更让张怀喜揪心的是所有当初帮他生产渔网的村民也都为此而损失惨重。

  

    


张银领:“都赔,那跟我一样,他们销不出去,那不都赔了。”

  

    记者:“赔的最多的能有多少?”

  

    张银领:“赔的最多的能有十来万。”

  

    因为经验不足,当初所签的合同也不具备法律效力,鹿湾村的村民也只能吃了个闷亏。面对堆积如山的成品与原料,无奈之下张怀喜与葛彦群开始四处跑市场,希望能够慢慢处理掉,尽可能弥补大伙的损失。

  

    


葛彦群:“那这个市场跑的是比较宽了,从江西一直到浙江,安徽,江苏,全部都跑一遍了。”

  

    就在整个鹿湾村的渔网加工户们都被这件事压得喘不过气时,事情却意外的出现了转机。生产渔网的原料主要是从石油中提取的聚乙烯。从2002年开始,国际原油的不断上涨无形中让鹿湾村村民积压的1000多吨渔网成了宝贝,价格一路飙升,最后竟成了谁家积压的货多谁家赚得就越多。同时,通过主动地寻求市场,村民们也摸清了各地市场对渔网的需求情况。

  

    葛彦群:“又成一个好事了,要没有那么大的规模,咱现在也发展不了这个样。”

  

    因祸得福,鹿湾村的渔网产业反而扩大了规模,当初村民们购进的设备又轰轰转了起来。近年来随着网箱养殖的流行,浙江、江苏、山东、湖北等水上养殖区对渔网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同时渔网生产技术含量低,操作简单,这一项目很快成了当地老百姓致富的门路,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从事加工渔网。

  

    


记者:“这跟撒的网不一样吗?”

  

    村民 梁留奇:“不一样,不一样,这就是专用的。”

  

    记者:“怎么不一样呀?”

  

    梁留奇:“他们撒网属于在河里,海里撒的,我们这个是围塘做的,围的。”

  

    


一切似乎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让村民们想不到的是自己逐步陷入一个怪圈。

  

    葛志武:“你去卖5.5元一斤,我卖5.4元,我卖5.4元,他卖5.3元,他卖4.9元。”

  

    葛志武是鹿湾村做渔网的第一人,这几年他最愁的事情就是自己人大打价格战。恶性竞争导致渔网加工户利润降低甚至不赚钱,部分村民便开始在渔网原料中添加廉价的再生料。2003年,一位江苏的螃蟹养殖户将鹿湾村的渔网生产商告上了法庭。

  

    村民 张新国:“他们养殖户养的螃蟹都说这个网没用上那么长的时间,质量保证期情况下坏了,坏了他有损失,损失咱就100%的赔。”

  

    


葛志武:“不光是我,整个村里在这儿干得人人都有,整个鹿湾村损失不低于300万。”

  

    张怀良2002年刚开始做渔网加工,虽然螃蟹事件与他无关,但他却因此赔了个倾家荡产。

  

    张怀良:“当时我买一台机的时候,当时我只有1000多元钱干,1000多元钱都是没有,都是借人家的。”

  

    记者:“一下赔了5万,等于赔光了。”

  

    


张怀良:“全部的家当都没有了。”

  

    信誉的丧失成了鹿湾村渔网加工户的致命伤,就在全村濒于停产时,2003年末村里成立了渔网专业协会,外出考察学习并根据市场进行统一限价。

  

    协会会长 梁建新:“不允许他们自己去定价格,我们把市场的价格,全国市场,各个情况都摸了一下,查排一下情况,把价格统一起来。”

  

    协会还将村中100多户渔网生产商分成了大大小小的联合体,进行分散生产,集中经营。每个联合体再选出一位负责人专门负责跑市场接订单。

  

    郑学春:“就是出去一个人,我们平均摊,就是说这一次花到3000元钱,4000元钱运费,搁到成品上,直接就是说,这次花多少钱,你卖1000斤货,一斤呢,就是说0.3元钱的运费。”

  

    村民们靠联合增强了自己的实力,同时一个人跑市场的方式还节约了成本,更有效避免了市场的无序竞争,一举三得。郑学春是一个六七人联合体的负责人,这天他刚接下一个十吨的订货单便开始对几位成员进行分配。

  

    


这种联合体的方式逐步改变了恶性竞争的局面,各地的客商们又多了起来。

  

    湖北客户:“每一次过来一车吧,至少是七八吨。”

  

    记者:“那得多少钱?”

  

    客户:“七八吨按现在的价格的话,就得10多万了。”

  

    


经历了一番坎坷的鹿湾渔网加工户们如今不仅有了过硬的机器设备,同时也更懂得如何经营市场。如今鹿湾村的渔网已经销到了浙江,江苏,安徽,湖南、湖北等淡水湖区域,2005年,整个鹿湾村的渔网产值达到一亿五千万元。

  

    记者:靳文娟 刘杰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