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权虎带富了王公庄(2006.4.3)

2010年02月24日 13:53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赵杰:“这是五虎图”

  

    记者:“这个值多少钱”

  

    赵杰:“这个最低值600元钱”

  

    记者:“在南方能卖多少钱?”

  

    赵杰:“在南方卖1200元,我们王公庄画虎第一,因为我们四大天王以画虎为主,我们村没有他们这四个人,我们也富不起来,他们四个人领着我们村画画。”

  

    


赵杰是河南省民权县王公庄村专职从事买卖画作的农民。王公庄是附近远近闻名的“农民画家村”,近年来由当地农民创作的“民权虎”卖到了全国一些大中城市的书画市场,一幅画作能卖到上千元。赵杰曾经以1500元的价格收购一幅画,转手就卖出了65000元的高价。这些泥腿子画的画为什么能卖出如此高的价钱,而赵杰所说的四大天王又是什么样的厉害人物?

  

    肖彦卿:“称不上四大天王,四大掌门人还好说一点,因为王公庄就咱们四家,画法也不一样,好像过去那种做法,老师带徒弟一样,师傅带徒弟,就是这一种,一家一家的,成了四大家,四大掌门人就叫起来了。”

  

    


肖彦卿和王建民、王培震、王培双一道被王公庄村人称为绘画四大掌门人。在村里人眼里他们四人不仅带领乡亲们放下了锄头,拿起画笔画出了一条致富的路子,而且他们的绘画技巧丝毫不比一些名家大师逊色。

  

    赵杰:“这个是四大天王之一肖彦卿画的,这个是1200元钱,这个虎头,包括它的软毛,它的牙,它的胡子,皮的皱纹,你看相同吗,你看,包括这个稿子,谁也不仿谁的,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而谁也没有想到20年前,他们四人背着一包包临摹的画作,尝试拿到市场上去卖的时候,却是另一番惨淡光景。

  

    


肖彦卿:“有时候在地上一摆,有时候没摊位的时候,就挂到墙上就摆着卖了,有没有人要?也有人要,不过很少,价格也低得很, 3元,5元,10元,8元的这样的卖,卖个纸钱。”

  

    由于技法不成熟,画作没有特点等原因,尽管他们的画售价很低,但还是很少有人问津。初闯市场失利并没有让肖彦卿、王建民等人感到气馁,相反在对市场一番缜密的考察后,他们决定以最擅长的老虎画作为自己的品牌特色。

  

    王建民:“俺4个人都画虎,各人有各人的特点,我的客户就喜欢这种毛绒绒的感觉,你看我画的这个爪上这个软毛和细毛,整个看起来毛绒绒的。

  

    王培双:画的老虎比较多一点的,可能价位还要高一点。”

  

    


虽然他们画虎的水平越练越好,但是画的价格还是提不上来,生意仍然不见起色。直到1995年,肖彦卿在沈阳的书画市场遇到一位画廊老板。

  

    肖彦卿:“有一个买画的他就到我那儿去看,看了画以后他就把我拉到一边,他说你这个画都能摆地摊,摆地摊一个是降低品位,再一个你价格上根本卖不上去,如果在沈阳卖,你就搁我这个地方,当你的一个窗口。”

  

    肖彦卿把画从地摊上挂进了画廊后,惊奇地发现他的画立刻升了值,老板给他每幅画的报酬是他摆地摊时的10倍还多。这时的王培双、王培振、王建民也在四处联系客商,将他们的画挂进了各地的书画店。看到他们绘画挣到钱之后,村里村外许多人争相找他们拜师学艺。

  

    学生:“画好几年了,结完婚,孩子大了,没事了,跟着他学,慢慢学会了。”

  

    


记者:“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男学生:“一两千元钱。”

  

    王建金:“这个和打工不一样,打工一年挣1000元钱,下一年还是挣1000元钱,咱们今年挣1000元,下一年挣2000元。”

  

    记者:“为什么?”

  

    王建金:“因为它今年画的艺术水平,下一年画的水平更高,越画越精,他们的水平越好,他们的价位就越高。”

  

    


学画画的人多了,村里开始出现一些专职从事贩卖字画的人,赵杰就是其中之一。赵杰原本在北京一家装修公司打工,一次他在阜成门官园市场看到一幅和村里人画得很相似的老虎图,一打听价格他立刻意识到商机来了。

  

    赵杰:“我问老虎这幅画多少钱,他说1000多元钱,我在我家拿就是10多元钱,就是说我最低能赚10倍的利润。”

  

    赵杰马上辞去刚刚找到的工作赶回家,几天后他带着从村里收购到的一捆画又匆匆返回了北京。

  

    


赵杰:“我来到琉璃厂一站,几个人和我分了,我也不想卖那个价,乱抢,给我分了,当时分了是7500元钱,我嫌少了一点,一个老总,他说我给你一万元,后来我把画全部给他了,我挣了7000多元钱。”

  

    从那以后赵杰就开始做起了书画买卖生意,频繁往返于河南与北京之间,并把业务扩展到哈尔滨、大连、广州等城市。

  

    赵杰:“我们卖画是坐飞机飞来飞去,没有人比的,我们卖画的从来没坐过飞机,但是我现在是飞来飞去。”

  

    2004年,赵杰发了一笔横财,那一次他做梦都没想过能挣那么多。在北京潘家园市场他得知一位女顾客想收藏一幅百佛图,便以1500元的价格请肖彦卿画了一幅108座佛像的长卷,向这位女顾客开出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价钱。

  

    


赵杰:“我说大姐,我这个画就值这么个数,你要能要就要,不能要罢,她后来提给我6.5万元。”

  

    记者:“那挺厉害的,一幅画挣那么多钱”

  

    赵杰:“一幅画是挣了,1500买进,6.5万卖出,你算算,挣了6万多元钱,那一年是我最高的水平。”

  

    赵杰一幅画纯赚6万多元的消息很快传到村里,村里人开始画起了长卷。

  

    王建民::“这幅画就是说,从我村里带出去这幅画能卖到六七千元左右,就不再装裱,就这个软皮画的,这样的画就能卖到六七千元左右。”

  

    


现在王公庄的画不再是单一地摆在书画店里卖,像潘家园这样的古玩市场也开始卖起了这里的画,货源自然紧张起来。有时候接一个大的订单,一个人就忙不过来,肖彦卿等人决定在家里开办绘画班,免费培训村里的学员。

  

    肖彦卿:“他跟着我学画画,就是我帮他的忙,到我的定单多的时候,我必须得画的时候,他给我帮忙,我的画,卖的钱归我,他的画卖的钱给他。”

  

    与肖彦卿他们不同的是,原本专门跑销售的王建金也回家聘请几大掌门人的徒弟办起了培训班,面向外地招生,收取600-3000元不等的学费。

  

    王建金:“现在搞销售这一块,货源跟不上,咱家里画画跟不上,光我们村里画的画不够销。”

  

    原来,这几年王公庄的名气大了,画也好销了,因为肖彦卿他们都有了自己的销售渠道,王建金在北京的画店经常断货,为了组织货源,他干脆回到老家在镇上办起了这个培训班。

  

    


王建金:“他们在市场上能卖多少钱我就给他开多少钱,我挣他们的是学费,装裱费,我加一块装裱。”

  

    目前,王公庄村已经有300多位庄稼汉走出田野,以绘画、卖画为生。每年约有2万多幅画作行销国内外书画市场,作品远销新加坡、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等地,年创产值近50万元。

  

    编导:周勇藻 摄像:刘 杰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