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再炸鱼跟谁急(2006.9.28)

2010年02月24日 13:59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这是穿过浙江省缙云县的一条河,河的名字叫好溪,好溪的旁边有一个村子叫笋川村,村里的樊建虎和刘朝勇是一对很好的朋友。可是在2003年,这一对从小要好的朋友却突然翻了脸。

  

    樊建虎:“在路上碰到我的朋友 他在拉着鱼 我叫他把渔网收上来。”

  

    刘朝勇:“当时骑着摩托车去抓渔网放在车上 被他们抓住 他们就把网要拿走摩托车也要拿走了。”

  

    樊建虎:“你怎么这样管理啊 溪又不是你们得的 他这样说 他有点生气。”

  

    


祖祖辈辈再好溪里捕鱼是在正常不过的了,近些年甚至还有人炸鱼,从来没人管的事,怎么说禁捕就禁捕了,而且要罚款的恰恰是好朋友樊建虎.

  

    刘朝勇:“好朋友嘛 应该照顾一下。”

  

    朋友的铁面无私让樊建虎和刘朝勇彻底翻了脸,从此两人见了面也行同陌路,那么,好溪为什么要禁捕,樊建虎又为什么和刘朝勇过不去呢?

  

    好溪两岸山清水秀,12个行政村的10000多村民祖祖辈辈在这条溪里捕鱼,由于好溪里的野生鱼肉质非常鲜美,在当地很有些名气,2000年,这里利用好溪的自然景观搞起了乡村旅游,除了秀美的山水,游客们钓鱼吃鱼也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项目。

  

    农家乐经营者 刘会青:“这个好溪野生鱼也是我们主要一道菜 农家土鸡好溪野生鱼这两个是品牌 每个客人过来必须要吃我们这野生鱼。”

  

    


村民:“像吃这个鱼 主要是吃这个鱼鳞 鱼鳞不能去掉 就是这个鱼鳞好吃。”

  

    记者:“这个鱼主要是吃鱼鳞 是吗? ”

  

    村民:“肉也很鲜美 鱼鳞是最好的村民:肉也很鲜美 鱼鳞是最好的。”

  

    游客:“就是新鲜 煮起来味道比较好。”

  

    正是因为好溪鱼受欢迎,即使卖到农贸市场上也要十多元一斤,因此,好溪的鱼也在农民十八般武艺的施展下迅速减少,村民狂捞滥捕,屡禁不止,仙都河段的渔业资源遭受严重破坏,好溪的鱼面临灭顶之灾。

  

    


笋川村的刘会青从2002年搞起了农家了,好溪鱼是他每天必做的一道菜,但到2003年,她发现找一条好溪鱼越来越困难了。

  

    农家乐经营者 刘会青:“那些鱼都毒死了 如果客人过来要吃鱼 我们也不是天天都有。”

  

    随着好溪里的鱼不断减少,整条好溪水质也恶化,来仙都的游客也越来越少。

  

    仙都旅游风景区派出所民警 季俊峰:“鱼少了 微生物多了 水变得比较脏 游客都不喜欢了。”

  

    这时仙都的村民坐不住了,他们意识到只有保护好生态环境,才能把游客拉回来,才能赚钱。于是村民自发组织了护鱼队,从沿溪各村挑选了有责任心的年轻人,组成了现在这个护鱼队了,每天进行不定时巡逻。

  

    


樊建虎:“七点钟或者八点一块从下面开始一直到上面去,然后遇到偷鱼的话 就把渔网拿上来。”

  

    村里规定,针对以前滥捕滥炸鱼的情况,要严格禁止炸鱼电鱼毒鱼等毁灭性的捕鱼方式。但是禁渔并非完全禁止捕鱼,可以适当地钓鱼以满足农家乐经营的需要。但开始禁渔的时候,遇到的困难远比预想的要大得多。

  

    记者:“为什么晚上还要巡逻?”

  

    樊建虎:“人家一般都是夜里偷。”

  

    对于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好溪旁边的村民们来说,捕鱼已经成了他们的谋求生存的一种方式。有些村民对好溪实行禁渔的做法还很难理解,甚至经常铤而走险去非法捕鱼。笋川村的陶跃伟就是在不知不觉中被护渔队抓了个正着。

  

    


陶跃伟:“当时我一直都是在外面打工的,以前小时候我们都很喜欢抓鱼,回来我们不知道 家里刚好有网 刚好清明回来祭拜祖宗,又亲戚过来,大家想省点钱 然后我们这里的鱼也比较好吃 就去抓点吃吃。”

  

    当时要罚陶跃伟2000元。可是由于陶跃伟是这里有名的贫困户,家里情况实在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村里的领导知道后也纷纷跑去替陶跃伟求情。

  

    陶跃伟:“他们把我小意思罚一点,叫我写保证书,叫我不要非法捕鱼。”

  

    好溪鱼禁捕了两年多之后,河里的鱼多了,游客也随之多了起来。现在几乎每天都有许多游客来好溪钓鱼,在这里游客不仅可以享受钓鱼的乐趣,还能够品尝到溪鱼的美味,这也成了当地最具特色的旅游项目。

  

    记者:“这鱼好吃吗?”

  

    


游客:“好吃。”

  

    记者:“吃过这个吗?”

  

    游客:“吃过,以前经常吃这个,这根就是我自己钓上来的。”

  

    记者:“为什么好吃法啊? ”

  

    游客:“很鲜 很嫩 很爽。”

  

    


烧烤店经营者 麻玉芬:“吃这个也挺多的 还买不到 也是钓起来的。”

  

    农家乐经营者 赵江周:“带动我们整个餐食 住宿 客人来玩一玩 钓钓鱼 或

  

    者吃个饭 或者感觉累了 就会在这里开个房间休息一下。”

  

    2005年,缙云县“农家乐”接待游客28多万人次,全年营业旅游收入达1500多万元。现在,刘会青也不再为每天的好溪鱼犯愁了,记者采访她的时候,正好遇到有村民民来给他送鱼。

  

    记者:“像你这些都是钓起来 不是电起来的?”

  

    


卖鱼的村民 黄君丹:“不是 钓起来的。”

  

    记者:“一只只钓起来?”

  

    卖鱼的村民 黄君丹:“嗯。”

  

    记者:“你是每天都找她来买 是吗?”

  

    刘会青:“有鱼的话 他们都会钓过来 都会卖给我们。鱼钓一天 好一点 他们100来元钱也可以钓得起

  

    


以前滥捕滥炸卖的鱼基本是死的,虽然量多 但价格很低。现在钓起来的活鱼虽然量少,价格却很高,算算总账,农民的收入其实还增加了。

  

    记者:“像这种大概是多少钱一斤呢?”

  

    刘会青:“一般像这种鲪鱼的话 是五十来块一斤。”

  

    在笋川村,死鱼现在最多只能卖到七八元钱一斤 而活鱼却能卖到五十多元一斤,到旺季价格甚至能达到七十多元一斤。虽然钓起来卖的数量不如以前的多,但由于价格高了好几倍,从总体上看,农民的收入比以前是要多得多。

  

    樊建虎:“现在根本不偷了 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季俊峰:“现在捕鱼很少了 现在晚上基本不用巡逻了。”

  

    从2005年开始,仙都风景区内的滥捕滥炸鱼的现象已经杜绝了。刘朝勇也在心里盘算清楚了这笔账,当年的“捕鱼能手” 如今也成了护鱼队的一员。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