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蛎遭遇诽谤以后(2007.1.16)

2010年02月24日 14:14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2005年1月的一天,浙江省奉化市莼湖镇的牡蛎养殖户胡春波一大早就赶到他的养殖区准备收牡蛎,但眼前的情况却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用来养牡蛎的绳子竟然少了好几条。

  

    牡蛎养殖户 胡春波:“小偷偷走了,还要把牡蛎全部偷走。就是这样子的绳子它一刀割断了,割断了我们损失很大了,就一串1000多块。”

  

    牡蛎被偷了?其实不仅胡春波一个人有这样的烦恼,莼湖镇几乎所有的牡蛎养殖户都在同一时间发现了自己的一部分牡蛎不见了,恐慌一时间散播开来。养殖户们开始纷纷议论,到底是谁在牡蛎正肥的时候对他们下了手。

  

    牡蛎养殖户 王忠培:“没有人管起来,其他作业的进来了,就割掉了。”

  

    


原来是一些外来的渔船看中了他们养殖区里的牡蛎和其他海产品,趁晚上养殖区无人看管的时候,就偷偷的割断了他们用来挂养殖牡蛎的橡皮筏的绳子进行捕捞。

  

    正在莼湖镇的牡蛎养殖户们为牡蛎的生产安全操心费神的时候,几乎在同一时间,宁波一家报纸上的一篇“牡蛎检测出伤寒病菌”的报道又让莼湖镇的牡蛎生产雪上加霜。

  

    莼湖镇委员会书记 方国波:“影响是非常大的,几乎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浙江省奉化市莼湖镇盛产一种牡蛎,个头小,味道鲜美,号称海底牛奶。而这种牡蛎又以吉奇村产量最多,因此也被称为“吉奇牡蛎”。

  

    


2005年1月,是正是吉奇牡蛎销售最火暴的时候,那篇关于“吉奇牡蛎检测出伤寒病菌”的报道似乎在一夜之间让莼湖镇的牡蛎全部滞销。养殖户王仁南就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牡蛎养殖户 王仁南:“损失大约我一个人,要损失,差不多要损失五六万吧。”

  

    报道的出现,让莼湖镇的牡蛎养殖户难以接受,谁也没有想到,祖祖辈辈都在养殖的牡蛎竟突然检查出了细菌。

  

    牡蛎养殖户 程阿存:“我只有搞这个东西,我如果不养了,我没有生产东西了,没有搞什么东西了。”

  

    痛定思痛,牡蛎养殖户们在着急的同时也想尽一切办法来寻找问题的根源所在。他们和镇政府一起到有关部门进行样本检测,检测的结果却出人意料。

  

    


莼湖镇委书记 方国波:“我们是对这个情况,送有关部门进行检验,是不是有这种伤寒的病菌,结果发现没有,我们这个原产地没有,是在流通过程当中发现了那个伤寒病菌。”

  

    直到这个时候,莼湖镇的牡蛎养殖户们才明白,原来当初大家各养各的,由中间商收购,在流通的过程中用水浸泡牡蛎增加分量,正是因为中间商用来泡牡蛎的水质不好,导致牡蛎被染上了伤寒病菌。尽管镇政府也想尽了各种办法来澄清,但报道一出现,所产生的影响就难以抹去,莼湖镇的牡蛎还是滞销了。

  

    牡蛎养殖户 程阿存:“着急的很,饭没有吃了,卖不出去,饭没有吃了。”

  

    那段时间,莼湖镇13000亩的牡蛎都被搁浅在了海里。如果不解决流通环节泡水的问题,类似的事情就还会发生。那牡蛎要卖给谁,怎么卖才好呢?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

  

    


她是被当地牡蛎养殖户称为销售能人的牡蛎经纪人朱君玉。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挖出来的吃效果最好,最新鲜,我吃一个。”

  

    朱君玉也是莼湖人,她在宁波水产市场上做了9年的牡蛎销售生意,积累下了不少客户。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我的是不愁卖的。”

  

    记者:“为什么?”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就是年份多了,八九年了,老客户就固定下来了。”

  

    


当乡亲们找到了朱君玉帮忙销售牡蛎时,她也觉得义不容辞,她把当时滞销的牡蛎低价收上来,再低价卖出,尽管价格便宜,但对于牡蛎养殖户来说,那也比分文不收好得多。于是,大部分牡蛎养殖户都选择把滞销牡蛎卖给了老乡朱君玉。

  

    牡蛎养殖户 王仁南:“那一年我们报纸登了以后,我们那一年损失最大了,没人要了,就靠他一个人卖了,朱军玉那一个人卖了。”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卖不掉的也有,没有几天,可是多数的都卖掉了。”

  

    这样的销售方式,让牡蛎养殖户看到了解决牡蛎在流通环节中被泡水这个问题的方法。于是,就向镇政府提出了成立牡蛎合作社,让朱君玉当社长的想法。

  

    


莼湖镇委书记 方国波:“提议我们镇里支持鼓励发展这个农业合作社,所以成立了一个牡蛎合作社。”

  

    朱君玉负责销售社员养殖的全部牡蛎,以客户预定的方式,按需求量卖牡蛎。她每天按照客户的预定量从社员那里平均收购合格的牡蛎,再直接运到市场上卖出,这样既避免了牡蛎中途被泡水的问题,又给社员们省下了跑市场的成本。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一年摊位费一万元是不是,还有车钱,车钱一天25元、30元,一个月750元,那也是费用。”

  

    牡蛎养殖户 王长其:“省下了,是省下来了,我们自己去还有路费,什么摊位费,我们摊位根本没有,她在宁波市场已经足足十多年了。”

  

    


而社员在养殖上也有一定标准,那就是牡蛎一定要够个头,没有其他杂质,而这样的牡蛎在市场上则格外好卖。

  

    牡蛎养殖户 王仁南:“养好以后把肉销到外面去,那么我们的价格可以升高了。”

  

    在牡蛎销售旺季,每天晚上9点,朱君玉都要带着她白天收上来的牡蛎到宁波水产品市场上销售。因为莼湖镇的牡蛎有了销售上的保护,在2006年末牡蛎刚开始上市的时候,价格就比过去高出许多,曾经只能卖14到16元一公斤的牡蛎,现在卖到了18到22元一公斤。

  

    记者:“今天带来了多少斤?”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我今天带来了500斤。”

  

    记者:“卖得掉吗?”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卖得掉。”

  

    记者:“多少钱一斤?”

  

    奉海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朱君玉:“11元。”

  

    舟山客户 沈曙辉:“我们的货都到宁波来拿的。”

  

    记者:“多少钱买她的?”

  

    舟山客户 沈曙辉:“11元。”

  

    记者:“每天需要多少?”

  

    舟山客户 沈曙辉:“我,好几百斤了。”

  

    


销售上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偷盗牡蛎的现象却依然猖獗,牡蛎养得再多,破坏搞得多了也是亏本生意。这个时候,一个叫胡亚军的养殖户提出了也要办合作社的想法。

  

    永兴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胡亚军:“合作社起作用就是把下面的牡蛎要管理好。”

  

    很快,镇政府也同意了胡亚军的提议,再为牡蛎的安全成立合作社。并且还出资给这个合作社雇佣船只和人员保卫莼湖镇13000亩牡蛎养殖区的安全。

  

    永兴牡蛎专业合作社社长 胡亚军:“下面只有一条船,一条就是船两个人, 24小时在下面。”

  

    现在,莼湖镇有牡蛎养殖区13000亩,从事牡蛎养殖的人员有1120人,主要销往浙江市场,及广东福建等地区,年产值约7000万元。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