狍子养殖合中有分(2007.2.8)

2010年02月24日 14:21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记者:“你抓这狍子挺费劲啊,还得两个人抓。”

  

    围场县四合永镇养殖户 赵秀芬:“可难抓了呢,不在这个小圈里是一点辙也没有,可有劲了。”

  

    2006年12月25日这天,河北省围场县的狍子养殖户赵秀芬夫妇俩一大早就忙着抓狍子。

  

    记者:“你们把狍子放到笼子里这是干什么?”

  

    赵秀芬:“卖给兴隆的客户了,1500元一只,是个公的。”

  

    记者:“今年的价格和去年比是高是低啊?”

  

    赵秀芬:“比去年高?”

  

    记者:“去年卖到多少?”

  

    


赵秀芬:“去年一个大公狍子卖1300元 ,今年这当年的小公狍子卖到1500元一只。”

  

    狍子,又叫矮鹿,属于鹿科。赵秀芬养狍子已经有八九年了,每年卖种狍都能有3万多元钱的收入。两天前兴隆县的客户就打电话来要狍子,她凭着经验给客户精心挑选了一只。

  

    赵秀芬:“能保证35斤就属于正常出售的狍子。”

  

    记者:“怎么看它的质量好坏啊?”

  

    赵秀芬:“看它的眼神、看它的毛稍亮不亮,看它的个头大小,还有很多细节地方。”

  

    记者:“还看眼神呢?”

  

    赵秀芬:“年龄的大小全决定于眼神,年轻力壮的狍子那眼睛是增亮增亮的,说白了就跟18岁的大姑娘似的。”

  

    


河北省的围场县有100多个狍子养殖户,卖狍子是大多数养殖户的主要收入来源。

  

    围场县龙头山乡养殖户 肖春芝:“看现在的情况养这个来钱比较快价钱也比较高。”

  

    围场县龙头山乡养殖户 成占军:“去年一年卖了20多只,还留20来只养着,整个收入3万多块钱。”

  

    现在大多数养殖户都像赵秀芬这样有自己的客户,可是就在5年前他们还要依托协会才能卖得出去。

  

    他叫王玉山,已经74岁了。1987年他在自己的院子里养起了狍子。时间长了,一些客户找上门买狍子,之后的13年里,周围的农民看他赚了钱,也开始养起了狍子,那时候的王玉山已经有130只狍子了。可是从2000年年底到2001年6月却是他最难熬的一段日子。每天都有狍子莫名其妙地死掉,他的老伴李桂云还记得当时的情形。

  

    


王玉山的妻子 李桂云:“我当时那会认为它拉稀呢,后来就是看肚皮流屎,那一天就从这拖出去两三只去。”

  

    就这样半年之内死了110只狍子。本想当年卖个好价钱,却成了泡影,老两口又着急又上火。

  

    围场县龙头山乡养殖户 王玉山:“损失百只,按实际经济价值40多万。就是说就要变成钱了却死亡了。”

  

    王玉山的妻子 李桂云:“一个是卖不了钱了,一个是养起来和它有感情了,痛心啊!掉眼泪啊!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王玉山找过四五个兽医,大家都没办法。于是他又找到了防疫站,经过对狍子的饮食化验,有了结果:原来狍子喝了洋井里受污染的水,才出现了中毒现象。王玉山从那以后改用自来水喂狍子了。

  

    


应该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可是王玉山更郁闷了。因为两个客户半年前就向他预定了40只狍子,可当时圈里仅有的20只还要留着繁殖。于是他就从其他养殖户那凑足数量卖给了客户。

  

    围场县龙头山乡养殖户 王玉山:“我为了保留住我这个客户,同时也是为养户着想,把狍子卖出去增加收入,变成钱,这样能够双方得利。”

  

    肥水不留外人田,从那以后王玉山产生了一个集体销售的想法,2002年在他的号召下,十几个养殖户组成了养狍协会,目的就是集体销售,王玉山担任了会长。他们把自己的协会和养殖情况上网公布,一些媒体做了相关报道,围场成了全国第一养狍基地。更多的客户慕名找到协会,养殖户也在迅速增加。

  

    记者:“一只狍子卖多少钱?”

  

    围场县龙头山乡养殖户 成占军:“要是带羔的卖7000多元钱一只。当年的就是4000多元钱一对。”

  

    


客户向协会预定了狍子之后,协会把每个养殖户预计卖狍子的数量登记在册,集体销售。

  

    2003年年底,一些客户打电话向协会共预定了80只狍子,大家把自己想卖的狍子数量一一报上来,李维明养狍子8年了,当时他本来要报16只的,可他只报了8只,一共才卖了1万多元钱,可是他有自己的小算盘。

  

    围场县道坝子乡养殖户 李维明:“我一看这效益好,我就不如留着它,留着它,尤其是当年产的羔,如果第二年配上种以后,它能多收入两千多元。”

  

    可是到了2004年6月份的时候,李维明却为他的狍子发起了愁

  

    围场县道坝子乡养殖户 李维明:“造成了圈里的拥挤,它基本上就运动不开了,公狍子多了,它互相顶撞。”

  

    狍子繁殖过多,已经超出了圈的承受力,李维明想了很多解决问题的办法

  

    


围场县道坝子乡养殖户 李维明:“没办法就得给它分圈,分以后你看这个圈,这母的就得给它单搁圈,公的就得一个公的一个圈,没办法在当间还得给它隔开。这一隔就多了些麻烦还得增加些投入。”

  

    心急如焚的李维明找到协会帮忙。当时正好有客户预定2005年的种狍,协会就提前帮李维明卖了20只。从那以后,协会完善了集体销售的方法,就是在养殖户上报数量的时候,结合实际情况分析数量是否合适。

  

    协会集体销售有了效果。一人赚钱、百人瞧。仅2004年一年养殖户就迅速增加了50几户。

  

    围场县龙头山乡养殖户 王恒:“这是两年龄的育成狍,狍子的生理特性很有特点,它在每年的9月初开始发情,很准。发情期基本上是在15天左右。怀孕9个月每年的6月份产羔。产羔就是双羔,极个别的也有单胎或三胎率。”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狍肉大大方方的走上了餐桌,目前市场价格是50到80元一公斤。狍皮以前就是鄂伦春族游猎服装的主要材料,现在因为货源紧缺,少有人开发。

  

    狍子的市场前景让围场县的养殖户吃了定心丸王林海在院子里养了18年狍子,现在他已经在围场坝上圈了2100亩地,计划养殖500只狍子,准备开发集餐饮、娱乐和狍子产品开发于一体的狩猎场。

  

    围场县四合永镇养殖户 王林海:“木兰围场在了代和金代的时候,也是打猎的地方,特别是清代已经正式被聘为皇家猎苑。在这140年间,清帝6代人在这打过100多次猎。所以说我们就是想充分利用这个文化积淀搞一个有特色的仿古式的狩猎场。”

  

    现在王林海已经投入了210多万,他要利用当地的旅游资源把狍子产业带动起来。

  

    围场县四合永镇养殖户 王林海:“只能是牺牲这一部分狍子,支撑这个产业。然后把这个狍血酒 、狍茸和狍子的整个肉食的这些东西:什么狍鞭,狍心脏等等。”

  

    


为了保证狩猎场的规模,王林海首先要扩大养殖规模。现在他正在大批量的收购狍子。当年协会的成立让养殖户们有了主心骨,可是现在象王林海这样不用依托协会的养殖户也有不少,但是只要是对这个产业有利的,协会并不干涉。目前围场的狍子已经销售到了我国的新疆、东北三省与江苏等十几个省份。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国际网站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 每周一至周五22:02--22:32 ,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敬请您的关注!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