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大幅提高垄断企业上缴红利比例

2010年03月09日 16:09  广州日报 我要评论

    靠目前最高10%的红利上缴比例,解决垄断行业的收入分配不公只是隔靴搔痒,这个比例至少应提高到50%。

    政协委员蒋洪在本次两会上提交了实行阳光财政的提案,建议把国企利润进行全民分红。

    蒋洪委员的这个提议,其实并不新鲜,多年来,关于缩小垄断企业员工与

    普通民众收入差距的呼声不断,但在垄断行业已经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改革难度日益加大的情况下,这种呼声一直停留在呼吁阶段。

    众所周知,当前中国转变发展方式之难,根子在于收入分配格局的失衡,国强民不富,改革成果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要突破现有的利益格局,还富于民,最好的切入点莫过于通过规范垄断行业的收入和向全面分配红利,破除垄断利益集团对收入分配改革的阻碍。

    对于垄断行业收入与普通民众的差距,各界研究的成果可谓汗牛充栋,列举的数据也是触目惊心。2007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电力等垄断行业的员工收入是普通民众收入的12倍。即使按照最保守的数据,最高行业的年均工资是最低行业年均工资的2~4倍,而如果加上垄断行业中工资外收入及各种福利性收入,差距将进一步拉大。再以央企的收入为例,在2009年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央企利润仍然取得了不俗的增长,全年累计实现利润7977.2亿元,比上年增长高达14.6%。按照以往的规律,这近8000亿元的利润,高达95%基本是由排名前40的垄断企业创造的。

    但垄断企业创造的利润,在现有的分配体制下,却与全民无关。2008年,石油、电力、电信、烟草等行业的员工人数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其收入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60%左右。也就是说,这些垄断行业,不仅凭借着自己的垄断地位,享受着投资、信贷、税收等方面的国家政策,使得民营资本难以进入。而且,依靠垄断地位创造的利润,又通过企业内部分配,直接转化成了职工的高工资、高津贴和高福利。

    这种收入分配的严重不公,多年来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进一步拉大了这种差距。2007年9月国务院通过的《关于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意见》和财政部与国资委制定的具体管理办法,对于央企红利的上缴规定了三种类型:烟草、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五个资源性行业,上缴比例为10%;钢铁、运输等一般竞争性企业上缴比例为5%;军工企业转制、科研院所企业3年内暂不上缴。也就是说,央企利润的绝大部分基本上还只是在垄断行业内循环。

    因此,靠目前最高10%的上缴比例,解决垄断行业的收入分配不公只是隔靴搔痒。从长远看,解决垄断行业收入分配不公的关键是必须打破垄断,让民间资本进入,将转让垄断资本的收益全部用以弥补居民在养老、医疗和教育方面的欠账。但走出这一步,难度显然很大。

    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