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聚焦三农]云南曲靖:抗大旱 保饮水(2010.3.31)

2010年04月01日 00:11  CCTV-聚焦三农 我要评论

  

    目前,云南省正在遭遇80年来最严重的秋冬春连旱。其中滇中、滇东、滇西东部的大部分地区为百年以上一遇,且干旱仍在持续发展。位于滇东地区的曲靖市,是云南此次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大部分库塘干涸,蓄水量严重不足。受灾人口达319万人,超过全市总人口的一半,已造成132万人饮水困难。旱灾涉及全市所有乡镇及村委会,一些地区已发展成特旱。

     今年75岁李成芝老人是陆良县龙海乡的村民,记者见到她时,老人正和80岁的邻居谢淑珍,在一处山脚下取水。水是从岩石缝隙中渗漏出来的,为了尽可能地让水显得干净些,她们总会将水简单的沉淀一下后,再倒进桶里,尽管如此,取出来的水还是浑浊不堪。

     就是这样的水,老人们已经喝了好几个月了。每次取水,她们都要在这里等上三、四个小时。老人们告诉记者:如果不来,他们连这样的水都喝不上。

     两位老人已经挑不动水了,每次取完水,她们都是等儿孙过来帮忙挑回家。老人们说:活了七八十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旱。现在,她们最担心的是,如果持续干旱下去,这点浑浊的水都会没有了,因为她们感觉到岩石缝隙渗出来的水越来越少了。

     在云南省不少缺水的村庄 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样一口水窖 在降雨的时候 村民们将屋顶的积雨收集起来 储存到这个水窖里 以备不时之需 但是持续的干旱少雨 不少水窖已经见底了

     龙海乡核桃村有726口水窖,在春节前后,全村80%左右的水窖就已经干枯了,有的即使有点存水,也所剩无几,村民用梯子下到窖底淘水,也只打上来小半桶水。人畜饮水如此困难,其他的生活用水更是能省就省,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已经三四个月没有洗澡、洗衣了。

     陆良县的德格水库是一座库容在160万立方米的小一型水库。现在,这座水库已经完全见底了,库底板结的土块,就像石头一样坚硬,现在只能从干死的河蚌里头找到最后的几滴水。

     放眼望去,龟裂的库底,如同一个巨大的“梅花桩阵”,干死的河蚌随处可见,这里甚至成了一些重型货车的便道。而像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特例,记者走访了陆良县多个乡镇、村庄,干涸的水库、塘堰比比皆是。

     据了解:曲靖市从去年7月份开始,就没有出现过有效降雨,持续干旱8个多月,形成罕见的秋冬春三季联旱,旱情为100年以上一遇。其干旱时间之长、干旱程度之深、旱灾发生范围之广、造成损失之大,均为当地有气象资料记载以来的历史之最。

     由于曲靖市不少乡镇都是喀斯特地貌,土壤保水能力弱,水源流失快,也加剧了旱情的严重程度。陆良县龙海乡有人口25000多人,全乡仅靠两口机井供水,水源紧张可见一斑。如果这两口机井再干了,那就意味着全乡,要到30公里以外的地方取水。

     据曲靖市有关部门统计:曲靖全市库塘蓄水量仅为3.95亿立方米,比多年同期减少46.08%;库塘干涸554个,机电井出水不足128眼。受灾人口达319万人,占总人口的52.5%;已造成132万人、97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预测到5月底曲靖全市将有220万人出现饮水困难,占总人口的36%。当地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水荒”。

     由于不少地表水已经枯竭,村民们开始向地下寻找水源,当地人称为“龙滩” “龙滩”的水源是渗出的地下水,像这样一眼“龙滩”要满足周边1500多人的生活用水。由于水源紧张,每隔30分钟,抽水机就要停机一次,间隔20分钟之后 再进行抽取

     而“龙滩”并不是随便就可以找到的,只有靠近地下水丰沛的地方才有可能挖出来,在山区丘陵地带,几乎就没有“龙滩”。因此,一些村民常常要往返10多公里的山路到“龙滩”取水。

     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统计:截至3月26日18时,干旱已造成云南、贵州、广西、重庆、四川5个省区市,1893万人、1173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分别占全国的80%和75%,抗旱形势极其严峻。

     云南省副省长孔垂柱告诉记者,当地政府按照先生活后生产,先农业后工业的总体用水思路,建立州、县、乡、 村各级干部的责任制,加强供水的监督保障。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