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价上涨菜农感觉不到 菜价下跌市民感受不到

2010年05月20日 10:01  四川新闻网 我要评论

  菜价上涨,菜农感觉不到;菜价下跌,市民感受不到

  谁吃了我们的菜钱?

  今年以来,我国一些地区菜价波动十分明显,然而统计数据却与百姓的感受不对称;在不少情况下,菜价上涨菜农并不受益,吃菜一年比一年贵,为何出现这些现象?记者在鲁浙赣等地区进行了调查追踪。

  菜价回落了

  百姓没感觉到

  从统计数字看,近日来蔬菜的总体批发价格和5月初相比有了大幅回落。在北京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新发地市场,目前的蔬菜总体平均价格与5月1日相比,降幅已达到20%左右。以西红柿为例,5月初新发地市场的西红柿批发价达到每500克2.2元,到5月16日这一价格跌到1.45元,跌幅接近35%。然而,很多买菜的人却感觉不明显。

  记者在长椿街附近的一个菜摊上碰到了前来买菜的北京市民李阿姨,她对记者说:“电视上都说菜价大跌了,我天天买菜,为什么感觉不到跌了那么多?西红柿五月初就是3元多一点,这几天还是3元。”在杭州、南昌等地,不少市民的感受也大致如此。

  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现象呢?浙江省农业厅首席蔬菜专家赵建阳说,一方面原因是发布的监测数据多为批发价格,而和老百姓感受最直接相关的是零售价格;另一方面跟农产品的流通方式相关,从“菜园子”到“菜篮子”存在过多的中间环节,利润层层剥皮,价格层层加码。每道环节为了保证自身利润,涨价及时、降价却滞后。

  “从‘菜园’到‘菜篮’往往要经历菜农——菜贩——批发市场——零售——消费者这些环节,甚至还要多。每道环节都想利润最大化,自然就涨起来快,降下来却非常慢。”长期从事农产品流通的浙江省农华农副产品配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慧智说。

  菜价一路上涨

  菜农并没有增收

  在“蔬菜之乡”山东省寿光市,稻田镇西刘营村菜农刘明山家里种了一亩半地小黄瓜,他告诉记者,今年菜价是很高,但种菜利润并没增加。“小黄瓜春节价格最高时卖到了每斤9元钱,但当时天气冷、产量少,一个大棚一天只能摘三四十斤。尽管这几天价格跌到了每斤1元钱上下,但产量上来了,赚的反而比9元一斤时多。”

  菜农们告诉记者,因为没有定价权,因此自己并没有办法在蔬菜价格上涨时锁定利润。相反一旦菜价下跌或者是出现卖难的情形,亏本倒是常事。

  刘明山对记者说:“菜价多少不是我们菜农说了算,因为摘下的菜必须赶紧卖出去,否则就坏了。菜贩子收多少钱一斤我们就卖多少一斤,菜农的利润菜贩子说了算。”

  浙江省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农业园区负责人对记者说:“菜价无论大涨还是大跌,利润永远有保证的是菜贩,种菜的和消费者则占不到便宜。”

  普通百姓吃菜

  一年贵似一年

  一位杭州消费者告诉记者,总体上感觉吃菜是一年贵似一年。这位消费者算了一笔账,“去年这个时候青菜2元左右,今年要2.5元。茭白去年3元一斤,今年要4元。家里三口人吃饭全买素菜的话,去年10元钱就够一顿饭,今年要多花两三元钱。”

  农业部门人士分析说,除社会总物价水平在上升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蔬菜生产成本在节节攀升。在浙江嘉兴,有蔬菜种植户给记者算了笔账,土地价格每年都在上涨,城郊适合种菜的土地流转价格每亩达到了上千元。今年以来,种子、化肥、农药的价格也上涨很快,整个成本比去年提高了差不多20%。

  国家大宗蔬菜产业技术体系经济研究室李崇光教授的研究显示,自2003年后我国大中城市蔬菜每亩平均生产成本增长迅速,目前每亩平均成本已超过2200元,跟2003年相比增加了70%左右,远高于同期蔬菜净收益的增长速度。

  “尽管进入5月份以来,随着天气好转,各地菜价都明显回落,但主要蔬菜品种相比去年同期仍高出一到两成,这就是成本烘托的结果。”

  浙江省农业厅首席蔬菜专家赵建阳称,成本上涨对菜价的影响是刚性、不可逆转的。

  “吃菜贵”

  并非全是“天气原因”

  农业专家指出,透过菜价波动背后的怪现象可以发现,当前百姓“吃菜贵”并非全是“天气原因”,还同当前粗放的蔬菜小生产体系有关。因为小生产的涨价因素多,多层流通环节也会抬高菜价。

  赵建阳等人认为,灾害性天气给蔬菜生产带来的影响是难以预料的,但是粗放的产销体系带给菜价成本的上涨,可以通过努力加以消除。

  江西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尹小健认为,有关部门应该像抓粮食、抓生猪生产一样,加大对蔬菜生产的扶持力度。把城市建设征用菜地时收取的蔬菜基地补偿金,真正用于发展新的蔬菜生产基地。

  其次,要加大蔬菜生产的科技投入,提供更多高品质的蔬菜品种,以及高效的栽培和病虫害防治技术。以往我国提高蔬菜产量主要靠扩大菜田面积,黄瓜、西红柿等主要蔬菜单产不及发达国家一半。在菜田面积不可能进一步增加的情况下,如何通过科技投入推动粗放的蔬菜生产提高单产和效益迫在眉睫。

  赵建阳还建议:“通过发展形式多样的蔬菜专业合作社,提高菜农组织化程度以及和市场对接的能力。政府可以考虑在蔬菜产销中如何提高超市的积极性,开展农超对接,尽量减少中间交易环节,保证菜价合理涨跌。”

责编:王玉飞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