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19375119-101e-003b-0ca7-0f7a37000000 Time:2019-05-21T07:33:03.8728749Z

[聚焦三农]幸福桥缘何成了伤心桥?(2010.5.29)

2010年05月29日 23:22  CCTV-聚焦三农 我要评论

进入[聚焦三农]>>

  

    一座大桥连连发生坠落险情,多人桥下伤亡,群众百万集资却打造出豆腐渣工程,幸福桥为何变成夺命桥?

    我们都知道,桥是用来方便行人通过的。可是在四川省通江县却有一座用群众集资建成的大桥,在落成后不久,就被当地政府封堵了,之后被群众疏通开,政府则再次封堵。十几年来,政府和群众就在这封堵和疏通之间,展开了拉锯战。

    5月22日,记者来到位于四川省通江县沙溪镇的沙溪大桥。看到200多米长的大桥南端,一块水泥板,挡住了人们的去路。

    说是危桥,可是,仍然有不少村民,陆陆续续从桥上通过。

    记者看到,这座桥竟然没有一根栏杆。由于桥面有二十多个深浅不一的大坑,很多行人就走在大桥的边缘上,令人不禁为之捏把汗。

    人们不禁要问,如此岌岌可危、令人胆战心惊的大桥,村民为什么还一定要从上面经过呢?

    原来,沙溪大桥是沙溪镇连接几个乡的咽喉要道,也是几万群众前往沙溪镇的必经之路。

    村民告诉我们,每天往返沙溪大桥的行人,要超过2000人。而这座没有护栏的桥,曾多次发生坠桥事故。最早的一次是在1998年,当时,村民李洪荣骑摩托车在凹凸不平的桥上经过,东倒西歪的摩托车,突然失控。

    在医院昏迷了九天九夜之后,李洪荣奇迹般地保住了性命。

    出院后的李洪荣,经常这样坐着发呆,自从十多年前出事之后,他再也没敢靠近过那座大桥。

    那么,这究竟是一座什么桥,为什么两侧不设栏杆呢?它又是怎么成的危桥呢?事情还得从18年前说起。1992年,为了解决沙溪河两岸群众的出行难题,在政府的组织下,采取受益群众集资捐款的方式,筹建沙溪大桥。当时,兴奋的村民,给这座桥起名叫“幸福桥”。

    捐款共筹集到资金100多万元,1992年秋季,由县交通局组织实施,大桥正式动工修建,并于1995年建成通车。

    然而,好景不长,这座大桥在通车后的第三年,也就是1997年,就成了危桥。记者见到了重庆交通学院出具的一份鉴定报告。报告说,大桥主孔拱肋已大幅度变形,控制区段拱肋严重破损。记者在大桥的底部看到,桥身的破损和变形,用肉眼都能看得出来。幸福桥用了两年就成了伤心桥,这样的建设质量,让当初参与集资的群众,感到非常气愤。

    1992年兴建,1995年通车,1997年就成了危桥,这确实令人匪夷所思。为减轻桥身重量,防止大桥坍塌,当地拆除了两侧的护栏和桥面的条石,大桥才成了今天这副摸样。

    不管群众害不害怕,悲剧还是在此后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就在李洪荣坠桥后的第二年,村民李新安,也从桥上坠落。所不同的是,医生的抢救,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群众集资建起来的便民桥,最后却成了伤心桥、夺命桥,这样的悲剧确实令人心痛。那么,新建起的大桥为什么成了危桥?导致豆腐渣工程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面对群众过桥难,当地政府又采取了哪些补救措施呢?

    5月23日,记者来到通江县政府,想就大桥修建时的情况,做进一步的了解。
知情人告诉我们,当年负责沙溪大桥修建的,是交通局下属的路桥公司。于是,记者又来到县交通局进行调查采访。

    然而,在采访中,一名村民向记者透露了大桥建设的一个关键人物。

    村民所说的谢大志,时任县交通局主管桥梁建设的副局长。沙溪大桥正是在他的监管和指挥下设计和修建完成的。几经周折,记者终于见到了这位已经退休的谢副局长。

    按照谢副局长的说法,当初整个大桥的修建是严谨科学的,只是有两三个石块把关不严,才导致了今天的结果。

    记者在专家的鉴定报告中看到,设计失误、所用的石材强度低、施工粗糙不规范,都是导致沙溪大桥质量问题的原因。

    采访中,几名当初参与大桥建设的村民,向我们透露了他们当年看到的一些情况。

    而听说记者在采访,两名当年路桥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打电话来反映情况。

    也许因为时间跨度大,当地政府已很难对当时的建桥责任者进行彻查。但是,面对大桥已经成了危桥,群众出门困难,政府采取的又是什么措施呢?多次坠桥事件发生后,政府在桥的北段竖起了这座水泥墙。然而,这个看似保护群众安全的彻底封堵措施,却让百姓叫苦不迭。

    而且,镇医院、中小学都在河南岸,如果沙溪大桥彻底封堵,几万名北岸群众怎么过河呢?

    按照政府的说法,村民可以绕行另一座漫水桥。

    而对于这座漫水桥,很多村民却叫它水漫桥。

    每年长达几个月的汛期涨水,村民都过不了河,他们的生活就很难想象。

    于是,镇政府和村民之间,就在堵桥和拆桥之间,展开了拉锯战。

    但是,坠桥悲剧却在这拆和堵之间,继续上演着。去年3月,又有一名行人坠桥身亡。从1997年大桥被鉴定为危桥,13年来,已先后发生5起坠桥事件。其中一个,还是一名十多岁的孩子。

    村民说,在没有其它桥可以走的情况下,如果学校能组织学生排队上下学,孩子坠桥的悲剧也许不会发生。但遗憾的是,平时放学孩子们却都是蜂拥过桥。然而与村民的说法不同,记者在学生放学高峰,却很少看到孩子们通过大桥。

    原来,由于最近不断有媒体对行人过危桥的情况进行报道,当地只好在每次记者到来期间,采取临时性措施。

    然而这样的措施,毕竟解决不了村民的出行难题,更不能从根本上保证孩子们的安全。那么,13年间,当地政府为什么没能彻底解决群众这个难题呢?
其实,三年前,四川省交通厅为沙溪大桥的重建,就已经拨付了195万元的资金,加上后来争取到的省财政厅45万元补助,沙溪大桥已经有240万元的修复资金。那么工程为什么迟迟未能动工呢?

    村民曾多次向政府建议,在资金缺乏的情况下,可以因陋就简建一条索桥。

    看来,仅是从上级争取到的沙溪大桥重建资金,修两条索桥都够了。所以,资金不应该成为工程难以启动的根本原因。百姓的民生问题是最大的事,无论以什么借口,都不该回避和漠视。如果真正把老百姓的出行难放在心上,13年间,或许还能想出更多简便而且低成本的方案来。

    这样,堵墙与拆墙的拉锯战继续上演,村民依旧走在岌岌可危的大桥上。尤其令人揪心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坠桥的悲剧再次发生……

    也许,当地政府的初衷是好的,希望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再建一座气派体面的大桥,给当年捐款的群众一个交代。但是,面对行人坠桥的悲剧一再发生,当地政府是否还应该以人为本、以生命为重呢?值得欣慰的是,就在节目播出前,我们得到消息,通江县政府将于今年汛期结束后启动沙溪大桥重建项目,最迟明年四月份竣工通车。到那时,当地百姓就能彻底告别夺命的大桥了。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