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5年沦陷2高管 前董事长李伟再被查

2010年06月01日 09:27  21世纪经济报道 我要评论

    夏寅,王传晓

    5年之内,北京旅游两任董事长先后沦陷。

    5月31日,北京旅游董秘李麟向记者证实,北京旅游前董事长李伟因涉及北京市门头沟区副区长闫永喜窝案,正在接受北京检察机关的调查。而此前的2006年12月11日,北京旅游另一位前董事长刘利华因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以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作为门头沟区国资系统唯一的上市公司,北京旅游股东方此前数次资本腾挪,均得到门头沟区政府的鼎力支持,而李伟正是居间运筹帷幄之人。随着李伟被调查,5年前他主导的北京旅游资本腾挪,亦写满悬疑。以“红顶商人”身份左右逢源的李伟,凭借和闫永喜的良好关系而处处得到政府关照,但终因深度涉入官场贪腐案件遭遇调查。

    而这一事件背后,地方政府的关键官员利用手中职权,以利益代言人的模式任意处置国有资产、肆意把玩上市公司等种种手段,才是此次李伟被查一案深远的根本原因,并留下了利益输送和决策风险的制度缺陷。

    保壳运动

    北京旅游2005年年报显示,李伟生于1965 年,曾任广东省普宁市医药物资公司副总经理、广东省普宁市潮宁集团房地产部经理、北京诺德金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2005年时,李伟出任北京旅游董事长,据称受门头沟区国资委全权委托,重组上市公司。

    在李伟任上,北京旅游顺利完成重组事宜。2008年8月,李伟卸任董事长,担任公司董事,直至2009年2月7日被公司以“长期联系不上、无故缺席董事会”为由罢免。

    北京旅游,原名京西旅游,1998年1月8日上市时,北京京西经济开发公司(以下简称“京西公司”)持有京西旅游71.43%的股份。

    而京西公司,系门头沟区政府下属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是京西旅游募集设立的独家发起人。2001年7月2日,改制为北京戈德电子移动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戈德”)。北京石龙工业开发区投资开发总公司、山东鑫源控股有限公司和天津南开戈德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北京戈德的33.333%股权,而后两家公司,皆拥有山东鲁能的资本背景。

    2002、2003年,京西旅游分别亏损6764万元和7619万元,公司也因此被ST,其间京西旅游屡次试图剥离旅游资产未果,与华远地产(5.88,0.00,0.00%)的资产重组也因多方分歧较大而告终。除此之外,公司还身负天津电源4000万元担保连带责任,并被中国银行(4.09,0.00,0.00%)天津分行提起司法诉讼。

    2004年,北京戈德及其三大股东,与天津中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天津中迈”)签署了重组协议,天津中迈受让了天津戈德持有的北京戈德18.33%股份,并约定天津中迈最终将受让北京戈德不低于72.02%的整体股权,但此项交易,也因上述4000万元的连带担保诉讼等因素而搁置。

    这时的京西旅游,仅前三季度就累计亏损2220万元,离三年亏损退市几乎一步之遥。

    红顶商人

    就在此时,功臣李伟在“保壳战争”最后关头闪亮登场,他时任北京京西新南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新南城”)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

    2004年11月22日,新南城从天津中迈手中受让了18.33%的北京戈德股权,成为北京戈德股东之一。很快,新南城的李伟和王绍凯进入新一届北京戈德董事会,李伟旋即被选为董事长,其后二人又被委派为京西旅游的董事候选人。紧接着,李伟又顶替天津戈德的李明智,成为北京戈德法定代表。

    李伟仅以18.33%股权,就成为北京戈德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进而掌控京西旅游,背后得到了门头沟区政府的全力支持。公开数据显示,新南城的股东有两位,北京至诚金茂投资有限公司持有49%,北京永定新南城企业管理中心持有51%。李伟担任至诚金茂的法定代表人并拥有30%的股份,间接持有新南城14.7%的股权。而持有新南城企业管理中心100%股份的门头沟区永定镇政府,才是新南城的实际控制人,却把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位置都留给了李伟。

    2004年12月2日,门头沟区国资委向李伟出具委任书,委托时任京西旅游董事候选人的李伟,作为京西旅游重组领导工作的全权代表。就这样,间接持股京西旅游仅12.18%的新南城,在地方政府的扶持下上演“单骑救主”的好戏。

    12月14日,即京西旅游正式公告新南城入股北京戈德的当天,门头沟区财政局就决定下拨3500万元预算资金,作为京西旅游的财政补贴款。而此前的2002年和2003年,京西旅游没有拿到一分钱政府补贴。

    但补贴扶持实际上并不是第一次,2001年,重组历程中的京西旅游,也因为得到政府800万元的补贴,从而顺利以净利润246万元勉强扭亏为盈。

    亏损的风险一时间大为减少。接下来,李伟又着手清理压在京西旅游头上的“4000万连带担保责任”。通过和天津电源的债权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天津办事处的协商,新南城与对方签署了《不良贷款债权转让合同》,信达公司将该笔债务甩给了新南城。

    赶在2004年底的12月21日,新南城作为4000万元债务的新债权人,立刻宣布无条件解除京西旅游对该笔债权的连带担保责任。

    经过种种努力,最终京西旅游以净利润281万元的数字,精准保壳成功。

    资本纽带

    但问题是,作为李伟左右逢源主要工具的新南城公司,其巨额运作资金从何而来?

    “2004年左右,土地市场比较混沌,新南城扮演着亦官亦商的角色,获得了巨额的土地交易利润。而李伟也通过运作土地资金,为门头沟国资委以及京西旅游的决策经营失误成功买单。”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说。

    2002年新南城成立时,身份是门头沟永定镇政府下属的以土地整合和开发为主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并拥有永定镇所辖土地资源的开发权、规划权、经营权和管理权,负责新南城地区35平方公里内的规划项目。

    除土地色彩之外,新南城公司也和门头沟区前副区长闫永喜关系甚密,闫永喜当时恰恰担任永定镇党委书记。2006年他当选为门头沟区副区长之后,分管区建委、区国资委、区石龙管委、区规划分局、区国土资源分局等实权部门,并兼任北京石龙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目前因受贿等违纪问题,受到有关部门的查处。

    “李伟的事比较复杂,跟闫永喜的案子有关。”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政府官员向记者透露说。

    李伟与闫永喜渊源颇深。李伟早年供职的北京诺德金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地址就在门头沟区永定镇冯村村委会大楼3层,而后来的新南城股东北京至诚金茂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为冯村村委会大楼2层。而冯村正是闫永喜仕途的起点,亦是其官场生涯最为辉煌的一段。1993年闫永喜出任冯村党支部书记,并使得冯村从人均收入不足千元的郊区村庄一跃成为北京市十强村、门头沟区首富村,2007年总资产就已超过110亿元。

    随着闫永喜的步步升迁,李伟主导的新南城也与之呼应。这才有了3500万元财政补贴、4000万元担保解除的保壳大戏。

    就在2004年保壳成功之后,另一方北京昆仑琨,紧跟着粉墨登场。

    2005年,北京昆仑琨以代为偿债的方式,从北京戈德手中取得京西旅游5000万股,由此以43.01%的持股比例成为京西旅游第一大股东。

    即便大股东发生了变化,但依然是李伟主政京西旅游。并在2006年10月9日更名为“北京旅游”。

    究寻幕后原因,原来北京昆仑琨公司,也是永定镇冯村的。昆仑琨95.33%的股权为冯村经济合作社所持有,公司法人代表闫永成,名字也与闫永喜只有一字之差。

    “一只苦苦谋求重组转型的旅游类股票,竟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见背后运作力量的能力不小。”一位市场人士感叹地说。

 

     

责编:任威风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