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岩石:A股已进入超跌底部 重申6月买股

2010年06月09日 16:30  国金证券 我要评论

  国金证券今日召开2010年下半年投资策略报告会,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金岩石认为,股市在绝望中落底在消费泡沫中升腾,目前 A股已经进入底部而且是超跌的,只是还没有进入极度悲观。

  会议上,金岩石再次强调6月份买股、12月买房的观点。

  金岩石认为,A股现在已经进入了底部而且是超跌的。08年金岩石在央视二套讲情绪性底部构成,下跌空间不超过5%。回顾当时界定情绪性底部的四个标准,回头看今天前三项指标都达标了,只有一个指标就是破净利率还没有出现,说明股市情绪面已经出现了绝望状态,只是还没有进入极度悲观。索罗斯讲过在绝望中落底,在疯狂中毁灭。用情绪面的疯狂来衡量情绪面的绝望,回顾一下07年股市和现在的股市在交易量上出现的差异,可以明确的看出,3478点和6124点在交易量和比例上,08年10月和当前的交易量的比例就是疯狂系数和绝望系数,股市在绝望中落底表明目前就是底部,而且这个底部等待楼市地震结束。

  以下为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演讲实录:

  金岩石:今天带给大家这样一个题目,股市在绝望中落底在消费泡沫中升腾。宏观经济有三驾马车,股市也有,基本面、资金面、情绪面。目前这个阶段,股市的三驾马车后边有一个余手就是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宏观经济政策目前以楼市作为风向标,所以我们看到,尽管股市的基本面非常健康,但是资金面开始收紧,情绪面开始犹豫,情绪面犹豫来源于政策对楼市的干预,股市为什么会遭殃是因为,这个阶段中国的楼市还仍然保持着城市化早期阶段的投资驱动模式。

  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我们可以简单的把楼市划分成三个阶段,毛坯房占主流的时候就是投资,装修房主流的时候开始进入投资、消费双轮驱动,当每成交10套房子,8套是二手房的时候我们才是消费驱动,当房子不是由消费决定是由投资决定的时候,我们出现了一个螺旋,股市、楼市螺旋作为投资品在一个水池中。水池中的鱼从哪里来的呢?因为我们的家庭,我们说妻贤子孝,代表了我们中国文化传统中最无耻的东西,他以男人为中心的社会,让孩子的生命、女人的生命维系男人的尊严,现在我们多了房子、票子,于是在房子和票子进入家庭之后,人们对孩子的依赖于逐渐让位于对房子和票子的依赖,所以家庭结构变了。

  我在上海主持头脑风暴有一集叫以房养老,以房养老、政府养老、养儿防老,我请一位老先生问他,我说你有没有儿子,他说有两个,我说你为什么没有选择养儿防老,他说我现在是养老防儿,儿子来了我知道,摸摸房本,儿子不走我知道想要东西,这就是我们中国在一个转型期。

  我们把传统社会的观念带进了现代社会,传统社会老人要给孩子成家立业就是取一房媳妇盖一个宅子,于是给我们一个梦想,在城市化进程中,让我们每个人都怀着一个念想就是居者有其屋,像当年杜甫一样安得广厦千万间,家庭已经离开了过去以男人的权威和孩子的成长作为传宗接代的家庭,逐渐转变为以女人为中心的家庭,票子看着老婆,老婆看着孩子,女人管两张纸,和谐社会我们才有了男人的称号,老公,就是老被公用。过去男人种一个田,现在田四个口形成了四块,因为一块是政府的,一块是公司的,一块是打工的,一块田是别的女人的。家庭的结构变化了,这时候我们看到,股市、楼市的互动,事实上把楼市的政策性振荡迅速传导到股市当中,使我们得到一个简单阶段,楼市地震股市遭殃,楼市休战股市反弹。

  为什么说现在已经进入了底部而且是超跌的,08年我在央视二套当时讲情绪性底部构成,下跌空间不超过5%,回顾当时界定情绪性底部的标准,四个标准,我们回头看今天前三项指标都达标了,只有一个指标就是破净利率还没有出现,说明股市情绪面已经出现了绝望状态,只是还没有进入极度悲观。索罗斯讲过在绝望中落底,在疯狂中毁灭。我们用情绪面的疯狂来衡量情绪面的绝望,所以我想让大家回顾一下07年股市和现在的股市在交易量上出现的差异。我们可以明确的看出,3478点和6124点在交易量和比例上,08年10月和当前的交易量的比例就是我们疯狂系数和绝望系数,股市在绝望中落底就是告诉大家目前就是底部,而且这个底部等待楼市地震结束,所以我不久前很清晰的讲,6月份买股、12月买房。

  中国经济正处在哪个阶段,一会儿东琪会给大家解读,股市下跌外部原因是什么,一会儿何华博士给大家解读,我把问题简化,我让大家看一看09年走出危机的原因,很简单全球简化就是五大货币区域,占全球GDP70%以上,货币增长,总量增长3.38%,中国领先全球 27.59%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是货币驱动,排名第一的是欧元,但是欧元代表的是27个国家,所以2009年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出现了。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超级货币大国,给我们带来了复苏、带来了崛起的梦想,但是不要以为我们真的富强了。大家再看三张表,货币我们占22%,生产我们今年超越日本占12%,但是我们看消费,我们不到日本的50%。我们大致可以看出中国是货币大国、生产强国、消费弱国,消费的数字应该是中国9%,美国53%,日本21%,欧洲14%,三张图给大家一个清晰的结论,未来中国要从货币大国走向消费大国,就又回到家庭,家庭消费如何提升,每个人用常识考虑一下,中国的家庭消费最大的支出是什么,我想第一是房子,房子关联的消费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住宅的压力。

  第二是孩子,我们之所以作为一个人口大国,我们的消费如此之低,是因为我们的一胎化政策,我们只要让城市人口能多生一个孩子,我们的消费就会提升25%,其他的政策其实都是辅助性。这是我想提醒大家,1978 年,我们实行一胎化政策,政策的批文原件上写着30年后我们将改变这个政策,也就是我们已经到了改变一胎化政策,提升家庭消费的时间了,那么,我们把城市化和房地产泡沫联在一起,中国的城市化能不能摆脱超级泡沫生成的过程。我再给大家看一个简单的概念,2015年全球十大超级都市,亚洲国家占多数,除了纽约圣保罗、墨西哥之外七个。

  我们换一个坐标系,发展中国家,除了纽约、东京都是发展中国家,一个简单的图告诉我们一个大家不愿意接受的结论,那就是亚洲发展中国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超级都市圈模式,超级都市圈模式,城市人口在增长的过程中,呈现二八分布,20%进入中心城市,所以到2030年中国会形成三大超级都市群,大北京、大上海、大珠三角,今天三大超级都市群是大纽约、大东京大珠三角,10年后我们就会看到大北京、大上海、大珠三角总计人口超过7亿。

  这样的概念下,超级都市加超级人口,加超级货币,等于超级泡沫。所以城市化,我们在超级泡沫中升腾我们就要理解如何在泡沫中生活,虚拟经济消费的升级事实上给我们带来了财富幻觉,使我们每个人在追逐财富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走进了一个怪圈。我们追逐的绝大部分财富都是我们不需要的东西,于是房子开始脱离消费者属性,三亚的房子涨了,开发商说房子是值得珍藏的。

  央视在北京周边做调查,看什么呢?看黑房率,晚上9—10点黑灯的房子就是投资的,亮灯的不管是租了还是没租就是消费房,现在平均超过70%,上海周边超过80%。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这就是黑房率驱动的城市化,背后是两个流动性,人口流动加货币流动,于是我们在这样一个概念下,在泡沫化的虚拟当中创造财富幻觉,转化为收入增长,在资产泡沫中逐步走向消费升级,希望我们能够在泡沫破灭之前让每一个人能够承受未来资产泡沫的风险,让我们整个国家能够在泡沫中升腾在泡沫中崛起。谢谢大家。

责编:王玉飞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